打开主菜单

坤上

坎下

「師」,貞丈人吉,無咎。

丈人,《詩》所謂「老成人」也。夫能以眾正有功而無後患者,其惟丈人乎?故《彖》曰:「吉,」又何咎矣!

《彖》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用師,猶以藥石治病,故曰「毒天下」。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兵不可一日無,然不可觀也。祭公謀父曰:「先王耀德而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故「地中有水,師」,言兵當如水,行於地中,而人不可知也。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兇。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兇也。

師出不可不「以律」也,否則雖臧亦兇。夫「以律」者,正勝也;不「以律」者,奇勝也。能以奇勝,可謂臧矣,然其利近,其禍遠;其獲小,其喪大。師休之日乃見之矣,故曰「兇」。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錫命。

夫師出不先得主於中,雖有功,患隨之矣。九二有應於五,是以「吉」而無復有咎。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賞有功而萬邦懷之,則其所賞皆以正勝者也。

六三:師或輿屍,兇。

《象》曰:「師或輿屍」,大無功也。

九二體剛而居柔。體剛則威,居柔則順,是以無專權之疑,而有錫命之寵。六三體柔而居剛,體柔則威不足,居剛則勢可疑,以是不得專其師而為,或者之眾主之也,故「兇」而「無功」。

六四:師左次,無咎。

《象》曰:「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王弼曰:「得位而無應,無應則不可以行,得位則可以處,故『左次無咎』。」行師之法,欲左皆高,故左次。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屍,貞兇。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屍」,使不當也。

夫以陰柔為師之主,不患其好勝而輕敵也,患其弱而多疑爾,故告之曰:禽暴汝田,執之有辭矣,何咎之有?既使長子帥師,又使弟子與眾主之,此多疑之故也。臣待命而行,可謂正矣,然將在軍則不可,故曰「貞兇」。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夫師始終之際,聖人之所甚重也。師出則嚴其律,師休則正其功,小人無自入焉。小人之所由入者,常自不以律始,惟不以律,然後能以奇勝。夫能以奇勝者,其人豈可與居安哉!師休之日,將錄其一勝之功而以為諸侯、大夫,則亂自是始矣。聖人之師,其始不求茍勝,故其終可以「正功」,曰:是君子之功邪?小人之功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