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乾上

坤下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春秋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君子道消,雖有國,與無同矣。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初六:拔茅茹,以其匯,貞吉,亨。

《象》曰:「拔茅」「貞吉」,誌在君也。

自「泰」為「否」也易,自「否」為「泰」也難。何也?陰陽易位,未有不誌於復,而其既復,未有不安其位者也。故「泰」有「征」,而「否」無「征」。夫茍無「征」,則是終無「泰」也而可乎?故「坤」處內而不忘貞於「乾」,斯所以為「泰」之漸矣,故「亨」。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群也。

陰得其位,欲包群陽,而以承順取之。上說其順而不知其害,此小人之吉也。大人之欲濟斯世也,茍出而爭之,上則君莫之信,下則小人之所疾,故莫如否。大人否而退,使君子小人之群不相亂,以為邪之勝正也,常於交錯未定之間,及其群分類別,正未有不勝者也,故「亨」。

六三:包羞。

《象》曰:「包羞」,位不當也。

三本陽位,故包承群陽而知羞之矣。

九四:有命,無咎;疇離祉。

《象》曰:「有命無咎」,誌行也。

君子之居「否」,患無以自行其誌爾。初六有誌於君,而四之應;茍「有命」,我無庸咎之矣。故君子之疇獲離其福。「疇」,類也。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系於苞桑。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九五,大人之得位,宜若甚安且強者也。然其實制在於內。席其安強之勢,以與小人爭而求勝,則不可。故曰「休否,大人吉」。恃其安強之勢,而不虞小人之內勝,亦不可。故曰「其亡其亡,系於苞桑」。「休否」者,所謂「大人否」也,小人之不吾敵也,審矣。惟乘吾急,則有以幸勝之,利在於急,不在於緩也。茍否而不爭,以休息之,必有不吾敵者見焉,故「大人吉」。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否」至於此,不可復因。非傾蕩掃除,則喜無自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