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東宫備覽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東宫備覽卷二
  宋 陳模 撰
  師傅
  禮記文王世子篇曰凡三王教世子立太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太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觀太傅之徳行而審喻之太傅在前少傅在後入則有保出則有師是以教喻而徳成也師也者敎之以事而喻諸徳者也保也者謹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記曰虞夏商周有師保有疑丞設四輔及三公不必備惟其人語使能也君子曰徳成而教尊教尊而官正官正而國治君之謂也
  西漢賈誼𫝊曰昔者成王㓜在襁褓之中召公為太保周公為太傅太公為太師保保其身體傅傅之徳義師導之教訓此三公之職也于是為置三少皆上大夫也曰少保少傅少師是與太子宴者也宴謂安居故迺孩提有識三公三少因明仁孝禮義以道習之逐去邪人不使見惡行於是皆選天下之端士孝悌博聞有道術者以衛翼之使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太子迺生而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後皆正人也夫習與正人居之不能毌正猶生長於齊不能不齊言也習與不正人居之不能毋不正猶生長於楚不能不楚言也
  唐順宗本紀曰立為皇太子喜學萟禮重師傅見輙先拜
  本朝慶厯七年講筵讀賈誼𫝊論三公三少皆天下端士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上曰朕昔在東宫崔遵度張士遜馮元為師友此三人皆老成人至于遵度尤良師也
  紹興五年建國公出閤范冲除翊善朱震除贊讀上曰朕命建國公至資善堂見范冲朱震當設拜葢尊師重傅不得不如此
  臣某曰務學不如務求師雖夫人猶當知之况於教太子乎記禮者所載三王世子定師傅至於徳成而教尊教尊而官正官正而國治其所係甚大賈誼所陳教太子之說謂習與正人居不能毌正習與不正人居不能毌不正猶生長於齊楚之異其說愈明矣嘗觀春秋時晉悼公以羊舌𦙝習於春秋使教太子楚莊王之為太子也朝於嬰齊而夕於側師傅固未始不擇而事之亦必以禮也晉侯問鍾儀以君王何如對曰其為太子也師保奉之晉侯與魯襄公宴於河上問公年季武子對曰㑹於沙隨之嵗寡君以生然則春秋列國猶皆以太子為重師傅左右朝夕講究如晉公卒然所問皆得以平時所講學者而對况有道之長如三代者乎漢如叔孫通為太子太傅方髙帝意愛一偏廢立未定通力諌之可謂無忝厥職者矣文帝有一賈誼不用以輔太子乃出以傅長沙又傅梁王而使刑名之晁錯得以長景帝刻薄之資景帝又以周亞夫鞅鞅非少主臣而啟佑後人則畀之竇嬰田蚡輩賴武帝英偉猶未能轉移其習汲黯嘗以父任為太子洗馬武帝不終用之而江充乃得以投其姦然則漢猶不足以望春秋諸國况三代乎國朝東宫多用老成既已嚴師傅之擇見輒設拜又必重尊崇之禮則固宜仁廟孝廟皆為聖天子也講讀
  唐百官志太子侍讀無常員掌講導經學
  陳夷行傳曰夷行充翰林學士兼皇太子侍讀詔五日一入長生院侍太子讀經
  韋綬傳曰綬充太子諸王侍讀時穆宗在東宫方㓜綬以人間鄙説戲言以取悦太子憲宗不悦謂侍臣曰凡侍讀者當以經義輔導太子納之𮜿物綬乃罷本朝政和五年左庶子李詩言臣兼侍讀職當讀史竊惟史之所書善惡兼列治忽並載其間固有不足為皇太子讀者欲望許臣於所讀史每甄别遇有不足知者姑置勿讀庶幾皇太子為學日益而見聞一歸于正是日詔曰經以載道史以紀事皇太子始學當先稽古明道以趨先王之正而史之所載治亂紛錯是非雜揉智不足以勝之則汨亂其聰明非所先也可令東宫講讀官罷讀史書一導以經術迪其初心開其正路庶遵王之道而不牽於流俗焉
  宣和元年皇太子奏昨奉聖㫖令侍讀耿南仲講孟子今已講畢合續講大經臣竊以孔子之言詩曰邇之事父逺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臣於鳥獸草木之名固願多識以益淺陋况事父事君忠孝之道具在於詩尤臣務學所當先者伏望特降睿旨令耿南仲講詩從之
  靖康元年侍御史胡舜陟言中書舍人胡説之乞令皇太子講孝經讀論語間日讀爾雅而廢孟子臣竊謂孔氏之後深知聖人之道者孟軻氏而止耳說之何人乃以為百家而黜之使皇太子不聞七篇之義以開發智慧願詔東宫官依舊例先讀論語次讀孟子詔從之臣某曰學不貴乎博而貴乎精誦習不貴乎多而貴乎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氏有曰多聞守之以約多見守之以卓精且擇其卓約之謂乎東宫侍讀官始建于唐而必専導以經學本朝因之侍讀設官始於元祐伴讀説書始於嘉祐然則東宫講讀之官莫備於本朝而其所講讀亦未有不先經而後史也真宗皇帝嘗作元良述以示太子其略曰欲全其徳在修其身欲修其身在勤於學所以勤於學者必首及於讀易誦書閱詩觀禮而遺編舊史則次之至作勸學吟之意持以下原本俱缺





  東宫備覽卷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