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平賈氏千秋錄後記

東平賈氏《千秋錄》後記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34》和《元遺山集/卷34

東平賈氏,自真定三祖始見譜諜。始祖曰鎮州都督法曹諒,再世為大理少卿瑾,次為司封員外郎、贈尚書右丞杓。次為給事中、史館修撰、中書舍人緯,累贈尚書令、太師、魯國公,葬獲鹿西北三十里之牛山,翰林學士陶穀碑銘在焉。次為左正諫議大夫、樞密直學士、贈尚書左丞琰,即給事中之第五子也。次為殿中丞、贈工部侍郎汾。汾之昆弟,六歲神童,十六擢進士第,參知政事致仕黃中。次為太常少卿、直昭文館、知廣州昌齡。弟,魏國文元公、判都省昌朝,即工部汾之兄,而著作郎、贈太師注之子也。次為宣奉大夫、知饒州蕃,蕃即太常昌齡之第三子,而朝散大夫常之兄也。常行第四,左丞益謙出此房。次為光祿大夫、知鄆州公直,知饒州蕃之子,范丞相希文之外孫,致仕於鄆,因而家焉。次為知滄州君文,大觀中武舉第一人,策問選將,以仁智勇對,其說累二千言。次為顯謨閣直學士、尚書戶部侍郎偉節,嘗著《勸弟侄修進書》,與滄州君文皆鄆州公直之子也。次為都水內監使者洵,滄州之長子,宋末奏補,金朝初出官。次為蔭補贈明威將軍棣。次為山東東路按察司知事炤,明昌五年經義進士,嗜古學,尚友嚴子陵、陶淵明、白樂天、邵堯夫,號「四友居士」,故詩有「高風希四友,古學守三玄」之句,即今東平河倉提領起之父也。

自法曹而下,有言行文筆見於紀錄者,魏國文元公《戒子孫文》二首。仁宗朝議裁減浮費,文元建言:「將相戚里之家,多占六軍,耗縣官衣糧,而為私門奴隸,在京不啻數千人。浮費可減,孰此為急!」朝議是之。仁宗朝戚里之家,兄弟補邊,多不聽許。仁宗以語文元,文元對曰:「母後之家,自昔固多蒙恩。今陛下重惜爵賞,不肯輕授,非惟示天下以公,抑亦保全外家之福也。」太平興國寺災,文元以《易》《春秋》進戒,因言:「近歲屢災寺觀,天意蓋有所在。可勿繕治,以稱陛下畏天威、重民力之意。」上從之。

康定間,劉平為元昊所得,邊吏告以降敵,議收其族。文元時為御史,建言:「漢殺李陵母妻,陵不能歸,而漢有後悔。真宗撫王繼忠家,而其後竟賴其力。事固未可知。今收其族,恐貽後日之悔。」上從其言而止。慶曆四年,元昊歸石元孫,議賜死,文元言:「自古將帥被執而歸,多貰其死。」上從之。

都水君知邳州,州新去湯火,殺僇之餘盡為俘虜,故州有戶曹而無籍民。君建白都統府,願出金帛贖生口,由臧獲而良者凡七百三十餘人,州有籍民始於此。皇統中,改陝西轉運使。適歲饑,民無所於糴,君拜章乞賑貸,未報而民益急。君輒開倉救餓者,坐專擅,奪四官,降刺石州。既而改內監,督燕都十三門之役。郡眾聚居,病疫所起,君出己俸市醫藥,有物故者,又為買棺以葬之。

某不敏,常被省檄,登左丞公之門。公嘗由諫議大夫出刺寧化,不半歲政成,州人為立生祠。祠喪亂後故在也。大安初,知河中,有旨宣諭:「河東南北,百姓艱食,而絳、解尤甚。朕以卿朝廷舊臣,夙著德望,可兼南北路安撫勾當,仍以便宜許之。」公至鎮,移他州餘粟以活饑民。

汾晉受兵,遊騎已及晉安,公命老幼婦女乘城,悉兵東下,鉦鼓之聲聞數十里,遊騎為之宵遁。晉安獻牛酒,犒師而還。官吏請曰:「吾州兵力單寡,自救不暇,公乃往援晉安。設吾州有警,何以備之?」公笑曰:「君未之思耳。吾救晉安,所以守河中。」

正大初,公致政閑居鄭下。哀宗即位,史官乞因《宣宗實錄》,遂及衛紹王。初虎賊弑逆,乃立宣宗。宣宗之人至謂:衛王失道,天命絕之,虎實無罪,且於主上有推戴之功。獨張左相信甫言虎賊大逆不道,當用宋文帝誅傅亮、謝晦故事。章奏不報。爾後舉朝以大安、崇慶為諱。及是,朝議謂公大安中參知政事,宜知衛王事,乃遣編修官一人就訪之。公知其旨,謂某言:「我聞海陵被弑,大定三十年,禁近能暴海陵蟄惡者得美仕。史臣因誣其淫毒驁狠,遺笑無窮。自今觀之,百可一信耶?衛王勤儉,重惜名器,較其行事,中材不能及者多矣。吾知此而已。設欲飾吾言以實其罪,吾亦何惜餘年!」朝論偉之。

某初及公門,三往而後見。及見,頗賜顏色,問及時事,輒一二言之。若有當於公之心者,公移坐就之,以至接膝,留連二十許日。某獻詩云:「黃閣歸來履舄輕,天將五福畀康寧。四朝人物推耆舊,萬古清風在典刑。鄭圃亦能知有道,漢庭久欲訪遺經。帝城百里瞻依近,長傍弧南候極星。」公答云:「見說才名自妙年,多慚政府舊妨賢。物華天寶無今古,鳳閣鸞台孰後先。鄭圃道尊何敢望,漢廷書在子當傳。莫言老眼昏花滿,及見風鵬上九天。」公又敕諸子、賢卿台掾、翔卿閣門:凡某京師用物,月為供給之。其曲相獎借如此。

某北渡後,獲從公從孫河倉提領起遊。起字顯之,少日為名進士,資稟信厚,生長見聞,藹然有名門之舊。仕東平行台,歷平陰簿、提領堂邑歲課、提點河倉。惠養疲民,歡謠載路。某嘗以三口號紀之云:「今年堂邑有清官,三尺兒童也喜歡。縣帖追來不驚擾,丁絲納去得餘殘。」「休言清慎少人知,三十年來更數誰?今代取魚須密網,東州新有放生池。」「三歲終更舊有期,吏民安習枉遷移。平陰奪得來堂邑,卻是行台未盡知。」

壬子冬十月,自真定來東原,顯之以此本見示,且徵後記。某以賈宗名德相望,奕葉公輔,宋以來文士極口稱道,如蔡內翰君謨、王臨川學易、劉先生之哀挽,屏山李君之純《故人外傳》《過賈侯故居》及《上賈明府求易說》等二詩具在,尚何待不腆之文?雖然,某以晚進小生,辱大賢特達之遇,且於顯之有通家之舊,使公家名德懿範不白於後世,概之門生故吏之義,不亦甚闕乎?謹述家傳所未載者三數條如右。

冬至日,河東人元某斂衽書。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