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江子

東江子
作者:沉謙 清
本作品收录于《檀几叢書

太初,氣之始生於酉仲;太始,形之始生於戌仲;太素,質之始生於亥仲。三氣相接,至於子仲,剖判分離。輕清爲天,重濁爲地,中和爲萬物。東江子曰:荒哉,其言也有至理焉!夫陰生午中,午於月焉爲五,於日爲中。炎暉赫曦,陰伏而人弗知。衆正?進,邪伏而人弗知。膂力方剛,老伏而人弗知,亦猶是矣。逆而測之則質衰於午仲,形衰於未仲,氣衰於中仲,至酉仲而復生,故盛之極,衰之始;衰之極,盛之漸也。

或問太極,曰:予何知也。朱子曰:太極只是一個理字,是矣然有象焉。雞、鳥、卵、梅、李、核,包而不宣,渾而不解,皆太極也。故曰:物物有太極之理,亦物物有太極之象。

心屬火,火飪食養人。生土育物,其勿戢也,則焚堂燎地之水多於天,女之血盛於男。然非天雨不能生草木,非男不能育人。

鳥不借甲於龜,其用足也。水?濡於窮陰,火鼠嬉於烈燄,其性便也。君子治民,不便其性,不足其用,不真其體,是謂變其體、竭其用、亂其性。

牝雞司晨而家索,豔妻煽而美廳,野鳥入室而主去,雜寶至而相結,何徵者則察乎,其誘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