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維子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東維子文集 卷第二十六
元 楊維楨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鳴野山房鈔本
卷第二十七

東維子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二十六

            會稽鐵厓楊維楨廉夫著

 墓誌銘

  高節先生墓銘

先生諱侣字君友姓嚴氏子陵三十五世孫也嚴本荘姓

以漢明帝諱易之子陵以高名著史冊耕富春山釣桐水

年八十終娶梅氏西京夀春尉福女生茂茂生隆隆生卓

由是而降踰唐厯宋衍為四家甲家傳格為先生曽大

父潤玉大父自中考也俱不仕先生生而有竒氣讀書不

為覔舉計從學鄉先生漢英賈公賈公得於復齋趙公趙

公得于潛室陳公陳公親授于晦菴朱子此其淵源也貴

官至釣臺必訪先生𭄿之仕則曰漢雲臺諸将仕非不赫

赫今子姓無聞吾鼻祖去之一千三百有餘年而高風逺

韻與富山桐水相爲峙流士奚必以仕而貴哉某不敏願

爲嚴子陵賢子孫足矣居家教授生徒有褁粮自甌越來

者宋相文山氏客謝翺竒士也雪夜與之登西臺絶頂祭

酒慟哭以鐵如意擊石復作楚客歌聲振林木人莫能測

其意也暮年建汐社爲會取晚而有信翺卒無子與社中

友買地臺南𦵏之築許劒亭憲使盧公摰髙其義爲之書

嘗游錢唐偕石塘胡公山村仇公過孤山酧林處士岳鄂

王墓卒有動于中告二人曰某常時如此親必不安亟㱕

及門遽有中天之别擗踊氣絶者數四治喪祭二用朱子

礼廬墓三年不税衰絰不見賓客有白燕巢墳木事母益

䖍母卒哀毁成疾幾不起每至生旦服墨縗哀慟踰它時

所居堂名以髙逺取郡守王秘已釣臺書院語至順辛未

冬十月晦疾革呼其子淵曰吾年已踰六十不稱夭奉祖

祠四十年復上田教養無忝吾死何憾平疇西地吾已買

諸官死必𦵏是遂遊越(⿱艹石)干年為至正丁亥始克𦵏賢者

故事有易名門人黄廷玉等私謚曰高節復請諸郡守祠

於祖祠西小室娶黄氏宋榜眼進士黄蜕曽孫女子一淵

也越十年丁酉余以建德理官過釣臺淵從予謁祖祠遂

登雙臺訪子陵釣迹因酹高節君墓又訪臺南謝竒士SKchar2

余為竒士立阡表明年淵持廷玉所為状來謁曰謝竒士

表于吾子(⿱艹石)有待先子之行應銘法其待如竒士幸吾予

銘之遂銘曰

 於古風渢乎胡可追千有百禩不畫厥岐不背厥馳暟

 乎不知其後時我銘其人維高有填維高有填維逺有遺

  馮處謙墓銘

至正丙申秋余以建德理官道富陽抵友馮頤家頤伯仲

氏曰升與豫皆相次去世豫之子宣衷衰前拜曰宣不孝

先子以早年没外邸且六年未克𦵏今年冬某月日将祔

吉峴祖墓次幸先生哀而賜之銘庶先子不悼不百齡不

孝孤不無蓋覆余與頤為昆弟交三十年嘗銘其伯考父

寺丞公考仁山公伯氏升余又銘豫尚忍換筆耶君名豫

字處謙宋承信郎僉嘉興府𠫊事從周孫集賢殿脩撰驥

從子承信君生三子長𫎇没次革次觀革以孝義式鄉里

外中書以義士旌其門義士生三子曰升曰頤曰晋觀生

二子一即君次仁君於伯仲居四蚤喪父義士公撫之如

已子君友悌長氏不翅同母出一門數百指怡怡恂恂内

外無間言義士公值生日以饒君以里之困乏者𭄿分援

劉子曰惠君子君子得其福惠小人小人得其力利出者

禄友怨徃者禍人公是其言又嘗謂人能羣者以分能分

者以禮義士公逝歳時月旦相其長氏必請合族綴食之

禮惟恐不及君爲人高元剛直讀書通大義與人友尚氣

節痛逺鳥習之交状貌魁梧美鬚髯逹官要人皆折勢位

友之曰君固我朝人也薦之仕則辭曰吾剛不能售以磷

吾直不能售以回薦者謝而止娶李氏宋朝劒知府桂孫

女一子宣也君𢢽𢢽戒曰瘠地民材勞也沃地民不材饒

也汝母恃驕棄學使吾有沃地懼也宣力學訖為名士生

于大德已酉八月八日以暑疾卒于杭至至正九年五月

十三日也得年四十有二銘曰

 不厲而剛剛不壆不橋而直直不跼小夫匍匍等禽犢

 欿然我信無不足天路中止匪不禄𭔃言特義聞者服

 矧曰有子子式轂長轂遐行續前躅

  姚處士墓誌銘

君諱椿夀字大年其先出唐開元宰相崇曽孫祕監合嘗

守睦因家焉至六世孫為祕簿宗之宗之子三人一居峨

溪曰二府君是為君八世祖曽大父思晟登宋景定壬戍

榜進士第階承節郎大父潼翔宋鄉貢進士父元慶隐居

不仕妣王氏司諫某女君幼機敏不習羣兒㺯長丰姿偉

特讀書輒了大義闢樂育館舍聘海内名師儒教子弟及

里中兒君性端直平生無二言與人交始終見底裏于義

利曲直必嚴其卞郷鄰有爭者不直有司直于君得一言

即解去歳飢周人之急惟恐弗及稱貸者久則焚券與之

創世濟橋峨溪工橋置亭歳五六月施茗飲饘粥予行者

行者不勌橋西古松篁萬立築亭名深靜又搆層屋曰松

麓賢士夫往來必延致其中觴咏笑談至忘朝夕邦大夫

馬公薛超吾道經桐廬聞君枉道過門以處士禮禮之邑

侯周古達都等皆嘗問政于君君必以利害中民覈者鑿

鑿言之民便其言者甚衆晚勉其弟桐夀曰兄老病無官

情第齒壮學裕必厠名仕版圖光其先桐夀因自奮北覲

得餘干校官君娶袁氏吉水教授某女也子三曰雋先卒

次粲次采孫男四曰德元德懋德祥德瑞君生于大德庚

子五月十三日没于至正癸已十月十九日得年五十有

越三年十一月六月窆于桐君山北孝仁之原又一年其

子粲謁余理官次再拜泣曰先子介不樂仕無功德可書

然孝友行于家任恤行扵里者不得文章家一言以示不

朽非先子不幸粲不孝也粲辱爲先生徒幸先生賜之銘

按其客鄉貢進士魏鈞状爲之誌而銘曰

 桐之岡虯蚪桐之瀨秋秋孝原一培山水相繆是爲峨

 溪姚處士之坵

  故處士馮君墓誌銘

君諱天瑞字通甫世居和州之馬江縣曽大父某本郡幕

府長曽祖妣黄氏大父某隐德不仕祖妣慶氏君自幼機

警讀書不事章句務大義善屬文見人善必稱道不已見

惡則嫉之如仇試藝不售借逕于郡史復自厭其筐筴之

習竟辭歸卒業于儒築草堂青山之麓日以書史課子招

延賓客爲觴詠之樂兵興藩間以屢徵不應遊檄入境不

敢犯勇士門鄉里稱爲季世之全人乙未夏六月以疾終

于寝榮年五十有九娶張氏先一年卒生子一人居仁由

帥府經陞調分水丞遷京兵馬女一人適同里汪晋再娶

華氏生子二人長居義後更名榮由京都鎮撫調神武清

軍衛知事遷華亭縣知縣次居禮未仕女一人適同郡鄧

英公生于大元元貞丁酉九月四日没于大明龍鳳乙未

六月二日時淮句兵梗未得返故丘權厝周家圩之原戊

申冬合張氏兆歸𦵏于邑東東山祖塋之次是年秋居仁

偕榮衰駢拜手雲間邸次乞一言銘墓石且為孝子禄養

不得扵事生而得先生大事扵送終孝子孤之心亦揚矣

是敢乞銘于先生辭不𫉬為之銘曰

 金以不祥躍𠔃璧以有用SKchar吁嗟先生兮是為全人

  喬山處士翟君墓誌銘

君諱德興字宗起姓翟氏喬山野人其自號也世居無為

州濡湏之巢縣曽大父某自巢遷和州之含山父福遂占

籍焉兵變君挈家避地滁州閲三月而没藁𦵏全椒縣之

明山娶同邑司氏君没四年後卒于太平州藁𦵏采石之

麓子二人長桂次清女一人滿兒適同里孫倌桂以才名

簡知今 天子於南京授千夫長部落于同僉趙公征進

宣徽安慶九江等處以功升鎮撫清京城廣武衛百夫長

君生于大元大德甲辰殁于至正壬辰四月初五日享年

四十有九洪武二年桂遷柩于明山復𨗇妣柩采石合𦵏

於巢之瞿家嶠而閩之原先逺日桂來拜手草𤣥閣次日

不孝孤生齒未丁壮不幸天所恃又三年失所怙零丁孤

苦藉祖考澤得以簉名仕版禄食于朝而三釜之養不能

一勺及親此不孝孤終天之憾也倘死又不得當代大手

筆紀其卒𦵏地所不孝之罪𭈹天何以自贖是敢斤先生

從子明具状以乞銘吾重違其情畀之銘曰

 父溘先𠔃無以家母去棄兮又以遥於乎孝子之天

 天曷呼淮之西𠔃江之東歸合兆𠔃兆既同於乎孝子

 之天天終從

  又銘曰

 玉韞兮火烈木定𠔃風危親弗𫉬兮莫予追匪今兹𠔃

 我罹吁嗟翟氏之子兮我又何悲

  淵黙先生碣銘

至正十四年三月二十日壬午淵黙先生余君卒既𦵏其

友及門人問易於會稽楊維楨維楨曰先生深静而寡言

嘗自號淵黙宜從曰淵黙皆應曰宜其子安禮又先生門

人殷奎状來請銘先生諱曰强字産荘姓余氏其先閩之

古田人十二世祖謁仕宋官至吏部尚書受知徽宗即既

徽宗手書余尚書祠額賜其子孫曽大父諱佑大父諱鄭

父諱與可皇武夷書院山長自號藍溪始居崐山為崐山

人先娶趙氏無子再娶陳氏先生初藍溪為李後姓李氏

至先生始復姓余云先生年十四喪父能自樹立極力于

學脩習客止歳趨圈豚如老成人既長學通六經百氏博

貫精析退然不知有餘且善屬文根抵六經不淆異説其

書有尚書補註(⿱艹石)干卷蔵于家嘗為舉子業已而厭其剽

取傳註支延蔓衍其言不足傳逺遂絶意弗為居一畮之

宫叱咤之聲不聞于外足迹未嘗一至庸貴富人門鄉人

盡聞先生然終身有不識先生為短長瘠肥者世夀五十

有二配潘氏生子二人長安禮次安禧女二人長適王居

敬次適許淵𦵏州南一里先塋之左𦵏之日朋友逺近必

至余𭧽來崑山與友者纔四三人耳今余亦老矣去年一

人卒先生又卒烏乎余尚忍銘先生耶銘曰

 𩦺之譾而飯駿之𫟍麟之孌而豢兒之圏瑲鳴衝璜擇

 地而淺吁嗟淵黙孰云其蹇

  尚絅先生墓銘

先生諱徳嘉字立禮姓衛氏其先渤海人七世祖文中宋

朝散大夫兼侍講始居殘唐六世祖上達大中大夫禮部

尚書又自錢唐徙華亭建炎初大中公從叔大中大夫禮

部侍郎膚敏扈蹕南渡亦居華亭五世祖棫脩職郎國子

博士高祖瑞操朝奉大夫衛尉少卿曾𥘵僑大中大夫軍

器監丞祖宗武通奉大夫資政殿大學士考謙入國初以

世官後授温州路冶中弗就妣黄氏繼張氏男三先生其

長也在壆不好押弄就外傳日誦經籍數千言不逮諸子

百氏靡不言究性孝厚慤誠晚年以風節自持失儷二十

有八年不二娶平居篤於人倫恬於𫝑利弱冠時左丞郝

公嘗辟為儤使君辭曰吾弗能為奴隸也宣慰羅公舉以

茂材授潮州路儒學正君又辭曰觸瘴毒以貼親SKchar吾弗

敢也自是不出户庭者三十年布衣菲食以終其身每戒

其子曰汝不躬耒以耕佃人者及汝籍之食者宜予之以

恩汝從父縛佃以督逋于解而未之逋亦終不負汝識之

至正壬辰盜起剽州里解散者十室而九先生獨守祖考

室曰吾舍此将何之冦至吾有抱室死先祠下耳其孝誠

之篤如此甲子春疾作其子謁醫却之小差忽曰四月九

日之夕吾當逝矣且曰汝父平生無以過人僅不忝所生

耳父書具在汝讀之為君子母有失德玷吾世胄又母狗

世俗作浮屠事壞吾家法言畢而逝生至元二十四年

亥十月十七日卒至正十四年甲午四月九日享年六十

有八娶任氏中憲大夫浙東道宣𢠢副使任公仁發女子

男二長仁近次復孫男二皆㓜以是月二十九日𦵏余山

之原距逝之六年仁近犹𮕵衰来拜吾淞次舍乞銘予曩

來淞以友兄先生先生逝保官侈不及走喪次業将醊其

墓與二三友私謚先生先生嘗自詋尚絅翁宜以尚絅易

名又不辭而為銘表之墓石

 曽子輿(⿱艹石)華元娶不更管又安世年不出死不兵仲統

 樂志遺世榮陶子給力恩必矜磋磋兼德集以成凊規

 若訓貽厥仍我謚以絅夫何疑

  雪溪處士邵公墓誌銘

于嘗客雲間雲間陸先生嘗稱胥水之南多世家邵吕陳

陸其尤也先生自其先館邵氏幾七世厯凡一百五十年

又云邵氏家老侍僮亦自高曽曾𤣥皆世其職業禄養爲

一家之世臣予求世家於近代三葉而不替者少矣矧六

葉七葉乎客有持先生状雪溪公者抵予次舍爲雪溪之

壻倪𤦺也以墓文爲請即胥水邵也子欣 其世澤爲之

次而銘公諱彌逺字子猷自𭈹雪溪有譜爲康節公十世

孫也髙祖宗穆流避兵火渡江至華亭遂家焉曾大父德

隆父思听皆儒業教子以經術父天驥以易經中宗待𥙷

國朝崇學選士就試入郡庠升賽序弗居公待𥙷君冡子

也通五經博涉羣子史爲文取辭達不喜雕繪身服朴素

亦不喜𮪍乗絶志仕宦有𭄿之仕者則曰仕不在吾在吾

(⿱艹石)孫耳嘗戒其孫之仕曰古之博學深謀而不遇時者衆

矣今之遇者大抵尸未腐而名已滅(⿱艹石)輩其戒哉暮年假

佛老學洗慮輕財急施至飯沙門賑飢民無𮅕民依而聚

廬者無慮百十家所居四面大渠恚建石梁台園地苐宅

之東風日佳時必移觴豆以燕悦其親守義塾于先規年

雖餘師生廪餼不輒廢也壮年喪偶懲閔子之寒弗維室

付妾御之慈愛者保有諸幼預營生域逮精舍守以浮屠

而尊吾聖人像設其中嘗慕漢東平王蒼以為善最樂又

喜唐張公藝忍字為家法迺輯經傳言(⿱艹石)以忍者為百善

百忍圖州里多傳之為𭄿性不嗜酒客至必與飲飲輒醉

醉輒放歌客亦無不樂者喪明者十年家事傳于家子南

時燕月會必至花竹間其衣冠濟濟然傳儀亦潦潦然如

常時至正已亥夏病癰閱月餘悉召子若孫曰吾逝矣永

訣不少亂或謂公直知宋滅為樂者儒而悟理者𤢜不然

乎生宋德祐甲戌殆今至正己亥七月享年八十有六娶

馮氏先卒男一南也庶三應奎應参應元女三孫五煥炳

燁經綸女孫八曾孫五垠堮埏垓炳子也麟煥子也是年

九日六日𦵏某坵生域銘曰

 言有文行有馴蒼藝之教儆後昆厯年百五十而家有

 世臣引夀及耄終弗亂神君子謂善之澤言之人

  故處士倪君墓誌銘

吳興倪處士名驤字子舉没且𦵏已九年其嗣子璨猶涕

泣於其父之執楊維楨曰璨不幸早孤居喪無已聞先子

没若干年又不遑以名顯而墓道之石又不及求文章家

者銘重璨不孝惟先子隐德不仕其亊業亡稱于世而人

之知者益鮮非吾子以其及知書之何以仲先志且藯藉

後人耶維楨為文靜先生門生也先生處士之父某父事

先生遂與處士為弟兄處士銘何辭吳興之倪氏始顯于

兵焉監押某公至文静始大處士自幼喜讀書有逺志長

與先生自為師友研極名理非世儒𠩄能解嘗走京師以

其𠩄學干貴人不合即遂絶仕宦志人勸之仕則曰吾賴

廕免耒耜勞苦得稱處士苕中足矣去家之北三里𠩄

爲毗山有園池花竹之勝先生且 家舍其中處士時侍

先生遊息于此登山臨水或坐盤石竟日無一言怱有所

得則寫之於琴琴不足又寫之於畫琴最善水雲逺意無

俗師趣數節族畫亦有求工于人識者謂與今髙吏部爭

拙法於海岳菴至正元年處士之生四十九矣忽謂家人

曰買臣五子當富貴吾明年五十當逝矣於是預爲棺歛

𦵏埋之具明年果得疾告其父曰驤平生一言一行母欺

暗室母負于大人矣惟溘先於大人不克報罔極爲終天

恨天實爲之奈之何哉疾亟之日夕尚疏喪儀爾其子戒

勿用吳教俗樂問夜何其二鼓矣曰盍秉燭我坐令家人

勿哭遂暝至正壬午九月六日也父文靜先生淵母鄭氏

男四長璨次肅次璋皆習舉子業女三長適𨵿元禄次許

適楊詠未行次在㓜孫男一承孫是年十一月十七日𦵏

于烏程縣昆山塋之北銘曰

 四十九已知非又知死生可知處士不仕非不時五十

 焉用富貴為長苕之曲山之昆處士之墓蔵于斯視後

 不朽吾銘詩

  元故陳處士墓誌銘

吳興吳淑巽公嘗以産至禮事余過余錢唐次舍談其徒

之好學者陳君善曰吳人師余數學子文獨君為義理學

又曰陳氏代以貨榷其鄉君始典學鑿鑿乎期輩古之人

端木生不學孔氏終貨殖耳此余稱其好學也敢以見先

生後余二十年過吳興而君與吳公俱已隔世無幾趙伯

陽氏将君之子嗣亨来謁銘因為之感而銘諸君名良能

字善之其先自陳武皇生湖之長興白石里子孫至今蕃

衍為君望姓郡城之南曰六老堂文地君之考徳新號恒

齋者始徙居焉曽祖世昌祖日裕皆奕世有隐行君自幼

機敏恒齋公意有屬輒能先事承之公善而撫之曰六吾

門者必是子也長習國字學干禄于執政者不合即退閉

門讀書務求聖賢㫖趣皆思呉公以躬行之要其言曰在

正心心正則上合天理近當人情盡此之謂忠推此之謂

恕時時誦習其語以自儆莫年治生貲業益𥙿復拓居之

北徧刱宅一區蒔花竹設器玩奉恒齋公以老壽九袠乃

終君居喪水漿不入口者三日喪紀一遵朱氏家禮歳時

祀享極扵精誠親所耆好必其荐之緇黄淫祀皆屏去不

惑伯兄蚤世奉丘嫂以禮事仲兄情好怡如撫孤姪恩摯

如子交友以信遇宗族以仁厚與同閈諸老月為鄉飲以

相樂扁𠩄居堂曰庸齋士友至者必欵留觴詠乆益不勌

君為人識髙量𢎞兼善論裁不尚同不詭激鄉之人受其

言視其行以為則惟恐過差聞于君即有聞必陳誠𭄿止

故其卒也咸思其人而哭之生于至元二十六年已且閏

十月二十日殁于至正十年庚寅八月十八日得年六十

有二娶施氏子男一人嗣亨孫男二人惟一習舉子業惟

讓尚㓜是年十二月十五日𦵏于烏程縣三碍鄉陳彎子

塢先塋之次用治命也嗚呼君孝友儀于家忠信行於州

黨學不為詞章而究名理行不為厓畧而趨平常是無愧

于名齋且名處士者宜得書而銘之銘曰

 學以遵所聞孝行于厥家叶言確而人允行果而人趨

 禄則不足慶有餘我銘其人後不誣

  青門處士墓銘

予讀漢唐史至公孫𫐠黄巢脅取隐士如李業周朴輩至

於餘毒海而不免則𢡖至鼎銘烏乎隐者之生亂邦幸而

免于殁官寺不幸卒為人𠩄知乃致毒其身右此不亦可

哀已哉青門處士魏一愚氏無非仕才冦杭者亦不知訪

其人矣而處士訖于市門卒溷而勿露越三四年以病卒

正寝後三月冦復至處士之廬與堞舍同燬方諸述巢時

隐人之不幸處士何幸哉是宜録其人書之不使與齊民

同殆也處士性醇懿靚深恒怕外撓閉置一身宻屋中如

處女然雖重客至不得面周親謁請或一見即送平日危

坐閱所蓄書凡萬卷 --卷(⿵龹⿱一龴)然無他至制作味其㫖而已其言行

可為人勸者疏以示諸子兄積為(⿱艹石)干帙處士生某年死

至正十六年正月七日也男六人女三人其孤本仁持其

友王謙状來謁銘予在杭時識其人遂為銘銘曰

世之否無全士疾以𢦤兵以死吁嗟青門如處子𮗚之

 毀節之微卒完所歸木以止木棺也出左傳

 挽辭附

  蘇先生挽者辭敘

公諱大年字昌齡西澗其自號也世家廣陵性開爽元直

有碩學竒才不受公卿辟舉丰姿音吐文辭翰墨權謀智

所皆絶岀時輩至正癸已兵興走徐州上大将䇿策天子

聞而想見其人嘗官編修明年廣陵陷涉江隐隐吳市門

又明年淮兵渡呉拜公市門起諮主公誓一言捄砧鑕

萬萬命定伯休兵公即冠竹服薜力乞骸骨恣往還笠澤

松陵間别號林屋洞主庚子春扁舟泛三泖入寉城訪予

草𤣥閣曰子閣誦十年起欔上第如劵取物柰鼠輩方擲

偃月散死爭得失子宜蹇且退又曰竟疽疳内潰腹背潰

吾将與子枉酣傎蹈瞪光景之耳癸卯秋予登天平石

壁入城見公大堂公出妻子  事案黎園舊部東為予

留十月別明年詭抱櫝山君貽余文二百十言竒譎甚律

詩右未有知魁紀公者何知年定約邀大小雪七十二弁

約未赴而公逝瀕終自著墓誌文告其子曰吾年近七十

無憾憾者𡙇靈武覲 鋤龍山為喬宜中死誓耳烏乎公

夢矣九京不可作矣死之後若干日與公所逰成某陶某

周某相承祭于淞之干将山杪各賦挽者辭予辭曰

 飄飄蘇仙公浩氣凌八表游戲濁世來眼㿟古今了

 却上食蕺台下視燕支沼 遺書於世人翩(⿱艹石)鶩鴻矯

 雙雷蒼翠開清約随空杪 髙樓舊明月照我夢皎皎

 見爾林屋天 屋天夜如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