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維子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東維子文集 卷第十二
元 楊維楨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鳴野山房鈔本
卷第十三

 東維子文集卷之十二

              會稽鐵厓楊維楨廉夫著

  記

   新建都水庸田使司記

 天地位而水為之脉絡運而天地之功成古者水病民神

 禹民治之功與天地等代之職水者雖小大不侔其得一

 日廢耶此周之匠人稻人漢之水衡水司空之官所由著

 而今之都水使者之司所由立也大德初司置平江曰行

 都水監泰定年改庸田遷松江以置不常人視為疣舍故

 棟其署𭔃署于它所至正元年重置司平江秩隆三品轄

 江東浙東西道官與風紀重臣交調御兼行工部事SKchar

 亦皆税司樂吏遴選郡縣守今咸受節制司之權崇勢重

 視昔有加八年都水使者左答納失里公來謂今 聖天

 子切切焉以東南租税之出重在三吳而三吳水國也故

 署都水司平江而官吏𭔃署地所事體弗稱先是請於朝

 得給官錢四萬緍仍得撥地羣治西財賦府故基(⿱艹石)干畝

 於是鳩工庀材經始於是年十月八日不三月告完中堂

 𢎞敞挾室靜宻幕司曹舍鱗次翼張旁爲繚垣前爲崇閎

 氣勢炎兀規模備具吳父老咸扶黎仰瞻嘖嘖稱贊以爲

 不自意垂白復見是司之新也既而郡工竣事長貳率僚

 屬位正新守相與舉酒落成幕元僚沙君來請于維楨頤

 有以記維楨考中呉水患自宋季兵部韓殿省郟亶父子

 經營規畫亦詳矣其漂陽五堰江隂十四瀆宜具大呉等

 瀆松江曰塘曰浦者凡一百三十有二志籍尚可稽也然

 未若我 朝知力足以興除其利害而德足以消其震盪

 漂忽之變也大德間三江陻塞平章徹里氏濾



財賦之原而後之為國者不能去矣宋置權務立交引法

貼射法又或弛禁以均賦茶户然有法無人則官與民反

病矣我 朝立轉運司于江西而江浙置提舉司三官與

民無交病之𡚁則司以法存法以人舉耳常湖之司併平

江而為一蓋又御饍之所在體隆事大與他日異故號都

司用四品印章増設監長一員幕司陞提控按牘𭧽昔時

署所痺陋至七年副提舉嘉禾張公霆發來始拓其地増

剏㕔事後樓若干楹都提舉東平趙公深又買民地開門

道建儀門二至正九年達魯花赤晋理翰笏禮公又重修

東樓即宋清風樓也樓乃其額之舊棟宇翬飛瞻仰改觀

司之署始雄而麗與事達魯花赤體稱三大役之賛成者

提控按牘吕君天祐也晋公嘗宴予清風樓上遂以記始

末請夫奉辟王食臣子事上之敬推恩施食臣子及下之

仁事上敢不慎厥職及下必承流于上方今 聖天子視

民如傷神窮煦君未嘗忘于一飲一食之頃其肯屬民以

自養乎居是職者有一豪之厲于下則畧大德于上其得

為奉法良吏乎予聞良長貳之為政察于下𫎇協于僚議

得肅子胥徒之役凡屬之吏効職而復期江之啇山之丁

皆願岀除而服勤于其土宿垢剗刮大課流通蓋事上之

敬盡而及下之仁亦至矣宜并書為來勸普公字景淵那

海憲監之嗣也趙公字伯淵屢厯臺憲張公字彦榮亦由

宣徽推擇而至云

  杭州路重建北門迎恩館記

杭為宋行在所宋既内附以其地置行中書省行宣政院

財賦都府肅政府轉運儒學醫金帛雜造語司鱗比棋布

歳時朝廷遣使者須詔昔宣錫命金幣斧龯裘貂上尊與

夫名山大川古宫刹祠廟御香寳器不絶于道使至之日

省憲而下百司庶府之官無不奔走戒金革儀汶聲妓部

曲導前擁後以為郊迎之禮益逼以迎官寺則失諸慢曠

以迎上舍一驛之外則過子勞故酌其地于郊𨵿之外以

為迎送之次此北門之館所由立也館剏于至元元年

恩之額書于右丞圖魯公至正十二年秋七月紅巾冦枕

燬館冦退越三月而監郡觀閭氏倡捐已俸命仁和縣屬

吏首起其廢為屋此若干楹堂室𠫊軒洎垣墉門宁更衣

之亭治飪之厨凡坐臥飲器用之行無不完整且更書其

顔為迎㤙尊皇華之出也興工於是年十一月某日告成

公遣仁和丞某來請記余謂周官之法凶禮無力政刀政士功也

杭城不幸罹朱鬂氏兵燹之餘而力政是舉非所謂時屈

而舉贏者乎抑論之力政有緩急緩不得舉急不得廢迎

恩之館為皇華使者之賓送奉王制而尊天使臣子之敬

也朝覲貢賦送往而迎來又臣子之忠也執忠與敬臣道

在兹而可以一日廢乎宜不得與時屈舉贏者律之也其

費緡錢若干不書其廢興始末以爲記然公之爲政知所

先後其興𡚁子城郭殘破之餘者蓋不止是出風教者先

聖大成之宫䂡礪死節者忠臣血食之廟及倉庫關梁之

要害圖已陸續而舉予又當附春秋義筆削焉以爲民力

重云至正十三年正月日記

  淛西憲府經厯司題名記

淛西肅政司經厯也憐帖木公語予于帥正堂曰凡官寺

署所必有顯名非徒志歳月著爵里編其名位于此將有

辨名實子彼者可不畏哉吾幕府舊有石登載殆已徧今

石承其後請予記以文子讀柳子忠丞壁記曰由號𮗚實

使後之居于斯者有以敬于事公之言蓋知所敬者已予

嘗論朝廷選官莫難于法則之司而尤莫難于賓佐之寮

也賓佐者得人其時義也大立節也貞執法也確議事也

詳𠃔一司之法則其有一𥝠而撓者乎故憲幕府得一良

經厯一道之政無不理三尺之法无不信職于兹者可不

敬哉然則題名之誤也豈爲金石美觀而已哉後之覧者

當有知公之敬者敬其事如柳子之所言者也公字文卿

河西人起身臺譯史性忠朗峻直有文武才畧以從大夫

某公平冦有功升是選云至正癸已九月丙寅記

  海漕府經厯司記

至正八年十二月甲子重建海漕府成初府理所就吳人

漕萬户朱張氏之故居也厯六十餘年𡚁不可支矣今始

撤而新焉且𢷌其比而大之經厯司署所在𢷌内而常熟

江隂千户所前三年而剏者在府東偏遂轉為經厯司仍

治署所于城之東比隅常熟江隂土木功竟府長貳將其

幕賓寮各正位卜亭相與舉酒落其成而經厯孫公來謁

予曰始憂府署役大弗即成今幸官不知損民不知勞訖

有成功以及於幕署也中偏表裏同一華煥願子有以記

之予謂春秋一門一闕之作必書謹王制重民力也今海

漕之署制得為民力有遺焉幕署之痺陋併得轉其便而

為之可不書乎議者有疑漕幕署無風紀𠩄𨵿刑名𠩄𭔃

軍旅賦徭嬉脩之屬金出納者一歳兩漕耳簿書期㑹一

利刀筆掌之有餘也何足稽清選之才六品之秩哉曰非

也魚龍之國去天子里逺武夫忛檣與文肌被髮之族鄰

險易之相伏也利害之相乗也一幾弗登一微弗防漕政

之成敗國家之治忽保焉句稽情偽之辨不辨期㑹征役

之嘗不當未論也居幕司而贊畫諾者其可無其人乎此

吏部選其幕賓僚不减選於其府長貳也幕之長於經厯

次曰知事照磨不夾輔幕元寮者也三人者各職其𠩄當

為以相其府長貳之𠩄不逮其得以一日自是SKchar閑之署

而不知有累賢勞者乎且異時公卿牧守之選由兹而起

則知居是司者其人皆沛然有以周天下之用也尚矣併

書為記使繼孫公而來者不徒思其署舎之勞而已也孫

公名震字仲逺金陵人起青臺書史憲延師閫至行垣屬

SKchar多獻可替否今輔漕政廉縝勤敏府署之成贊謀之力

尤多獻知事鄧繪字元素金臺人照磨衛𫞐字衡甫洛陽

人峝寅叶恭益有雅譽云

  海鹽州重修學宫記

至正六年夏六月松陽葉侯繇守令重選為海鹽州下車

之三日率僚吏及校官弟子員詣學行釋奠禮顧瞻學宫

循託圯壞戚焉曰司千里之政化者長吏也為政化之𠩄

出者學校也今圯壞廼爾何以長吏政本哉於是與校官

吏議唭𠩄當葺理者捐捧金為之先發學廪見儲復征其

宿道訃得中統鈔若干緡遂鳩工庀村計日竣事侯躬冐

袢暑視其役不少憚夫成殿素淺偪一遇祭奠則樂無𠩄

署更剙樂軒燕居閣肖聖象其上勢壓且不支扵役最艱

費最大名修而實則作也東西廡為從祀先賢之舍象設

采色剥蝕者復章四齋室宿弟子員凉燠失宜者今且明

敞深潔以至庖偪庫庾井匽無不完飭經始扵是年之七

月四閱月而訖工明年春州之士李桂水克剛等以其事

來請子維𬓲願有以述歳月併諸著侯績余聞海斥鹵之

邦牢盆民去文飢卉服之夷不逺不易以禮善化也久矣

侯不鄙薄其民不律以枉役惠文而以禮義之其用心仁

矣 皇元之興将百年子孫長治外夷嚮化者大抵學校

維持之力耳予悼近之長成者方以操切為術急切功赴

利為能視學官為儒者迂務正化之𠩄自出茫乎弗講故

嘗論守令不識政俸壹以操功爲術㓛利爲能者雖立學

官與秦史燔書籍滅學校者同科耳嗚呼若而人者不負

學校 明制守令重選哉侯不鄙海邦首務立綱陳紀爲

治法而不敢一日廢庠序之教可謂識治道循吏可以副

學校明制守令重選以非海邦之民之大幸哉仰侯之爲

政以崇學爲先而承上以直臨下以簡化通民和而爭訟

日應刑罰日省傳曰教者民之寒暑也不可不時事者民

之風雨也不可不節(⿱艹石)侯之故又可謂節事而時其教者

也是宜書侯名彦中字大中嘗以才敏有風操爲江南行

御之臺架閣管勾所至皆有休績可紀助成者同僚達魯

花赤也先不花同知劉塔失徐晟判官牛世安栗興祖教

授黄棟也程工洽使者州史沈嗣昌徐士毅學吏徐志仁

學直郭子傑也

  長興州重修學宫記

余客遊呉興涉長城界見新田辟統誦聲相聞入其境夜

漁不取䱆篁葦問無嘯聚入郭挈壺氏之職謹孔聖之廟

斥而新焉問為政則州長魯忽逺侯之化閱六年而成矣

未幾州庶老介吾學徒劉巽來謁學記曰長興吳夫㮣王

之城池也昔為縣令陞州學本邑人宋少傅劉公涉所建

金虜燹餘自縣東従今太平橋東縣今趙汝譢建義門杏

壇藂桂堂張公明増建藏書閣而条之且規始具我 朝

至治間州長微都魯丁重修禮殿而堂閣門于廢而不立

有矣至正五年長魯忽達侯至朔望必眎學宣 教修凡

繫風紀者與淳師老德譜行之州之士以文學備采擇

屋者往往興焉然學之營繕事重民刀未果十年夏六月

侯始勸諸好義捐俸金為之倡知州韓公惟德因而和之

  者州史俞文淵儒之趨事者劉坦吳鼎趙良珪也殿

增 隆   翼屋二中堂從廡及兩厦四齋欞星大成

之門庖     然 新堂隂復創亭曰光霽閱三月

告成廢興始末當有 未得能名文者而韋遇吾子焉願

有以書之余歎三代之衰庠序之教皆苟道也久矣漢為

近古其教無聞蜀得文翁立學始變鄒魯之俗東都興北

州之學者僅稱常山宓恭耳況其下  乎三代而下學

校之興廢固基乎循吏之得失也我 朝州縣所在有學

雖 教有官作教之効則守令今非人而欲學校之教行

亡矣學校之教居而望風俗之變難矣朝廷以教化責

令今 以教為治寛假歳年其効始著烏乎吾是以知循

吏之効之急于得人也吾於庠序之化又必久于其道而

後成也文 而下不又有⿰糹⿱𢆶匹乎朝家設學之意不為勿負

乎民之望于大夫士者不在是乎是可書已侯字得之世

家北庭平章保 公之適子也嘗遊成均兩膺郷薦𠩄至

風采政事皆 可稱道者云

  長洲縣重修學宫記

有元 天下自京師達郡縣咸建學宫急教以為王化基

也今天子文致太平尤以教養人材為大務往往以行藝

興而學官益重以長洲由呉縣析也始以驛舍為孔子廟

大德六年縣從移驛材搆治所而學始廢矣至元再元之

年縣長元童以禮𭄿郡人陸得原新之閱未二十年而殿

堂齋廡僅支風雨藩庸破盪往來成溪而况殿墀未墁泮

池未俗從祀未有像龕校官未有次舍講室未有文序弟

子員未有几憑師生交病非所以嚴學校之規也至正八

年某月某日教諭王季倫始至顧瞻嘆曰此非創始之罪

校宫因陋之罪也且厲其歳租皆乾没於奸宄之徒非一

日積矣迺白于監縣奄都刺使力陳于郡守蕭公黜其奸

之充者而租入稍還其舊由是制其出八取廪稍之嬴起

廢補缺而長洲之學始於他邑枝同稱完羙而克以財力

相其成者則陸氏婿徐君某為首而郡人黄公某次之至

正九年某月日起作明年四月某日告成而季倫年勞亦

書滿矣扁舟道淞上尋余三泖澤中請書其事予聞孟子

論教必先於足食食不足教無𠩄於施長洲地下而水悍

歳弑五十萬碩民避其役不啻如猛虎而暇治禮義哉司

殷於其縣者懃乎其難矣而况學之人又從而盜焉學政

不舉固也予曩在姑胥熱知季倫氏有文有學又有治事

才天不廢斯文於長洲而季倫氏以史館修寫勞來為其

縣師予親見其施設有方田之據於浮屠者復之欺於佃

履其畝而政之然後汰其不學無行濫於藉者三十餘

人而禮其知名之士以率上下焉宜其養𥙿而教有成功

也奄刺侯崇師重道蓋不下元童氏而蕭公於士實有擇

敬而季倫𫉬其敬且信為獨至一時臣家豪右又樂𭄿相

之扵是亦可以知季倫氏之為師儒者呉邑之士來游來

歌者尚率聖人之教以副師儒如之望并無忽其前功又

将葺子従者無窮也季倫字季倫番陽人故宋職方郎仁

𠃔之子孫云至正十年五月十六日記

  紹興新城記

至正十二年秋九月越人築新城明年春三月告成郡髙

年余文昌等謁金錢唐次舍以記請且道其事始末曰城

本宋南渡蔪蘄王韓世忠之𠩄築闢而廣之周垣凡四十

五聖入我朝七八十年馴至圯廢淮夷梗化挻禍于大江

之南狼籍州郡如無人之境守封𭛌者始思城郭之所恃

而我紹興距築唐即百里近錢既陷越人皇皇焉挈㓜扶

老走山浮海以遁不知長林大藪賊之鳥合鳥鈔者尢

甚則又犇播來歸户以數計者萬又五千時則浙東肅政

府分鎮子越而僉事冩滿呫穆公勞徠吾民者實有以為

之𠋣也既而集父老喻之曰城池大役也豈易勞吾民然

勞子始而利厥終錢唐大方面賊直扺行垣者以城池之

廢也始蘇界常湖賊越門而去者以城池新固也汝民所

自聞幸相與懲茍且思經久之圖民始難之公又為條告

其貲刀光輟俸金率郡縣吏及郡之民饒於則者不足則

以田為之賦粮二十石上出若干緡錢築(⿱艹石)干丈尺四十

石上數倍之三名五石助貲辨各有差無田者傭工而就

食民乃悦來如子𦗟父事量功命司不期月落其成城為

趾厚凡四尋為身盡尋有四尺面凡七尺外鍵銅石而又

壘辟四尺為埤堄戍有木譙衛有校聨藺石渠荅之具無

不整備城為趾門凡五水門者六四門又各為甕城唯趾

焉重門以代甕城門皆梁石為洞上各置望樓又𠋣北之

蕺山為代虎之亭城既新門亦稍更舊名東五瑞水曰朝

京東南稽山今會稽水曰東門西常西喜今曰常禧水曰

澄清西北西郭今曰承恩水曰拱辰北曰昌安今曰泰安

水曰永定南水曰植利今曰興利役大事重非名文家無

以書吾子郡人也幸有以屬比其事于石不唯識廢興歳

月且俾越之人萬子孫知有金湯不㧞之固與民社相永

永也余惟春秋城内與外者凡二十有九聖人一一書之

謹王利重力也而城虎牢之書責鄭有而不守覆棄為冦

資則知城築興於要害者固亦春秋之所許也而况於越

襟夫海肘長江申禹氏之廵印句踐氏之伯基有固者之

雄藩也其得與𮎰城野郭夷而眎之乎吁一方之役小四

海之繫大一時之勞蹔萬世之利求也雖然城之掌固也

者不易成之守固者尤人易守非直三廵三鼔蚤之戒也

忠義為之維道德為之維道德為之基衆心為之憑守固

之工也職於是者尚思有以勵已德結人心攄臥薪之忠

憤以無忘昔人執𬽦之義以雪吾 大國之恥其可也不

然守政不修舟人皆敵國也雖有金湯吾為此懼是為計

公系出國族通文史嘗為南臺監察折獄辨訟扶𣗳名理

嚴嚴有丰采云

  重修西湖書院記

厲人臣之風化者曰忠曰清其推風化於綱常之地者又

實繄乎六經之道聖賢以之而立教時王以之而致治嘻

斯亦尚矣杭之西湖書院故宋鄂王之第也宋季更國子

監入我朝建書院祠三賢三賢者處士林公逋郡守白公

居易蘇公軾也岳以精忠死國其大節無異議者處士以

潔身獨善合乎道之清蘇白皆𢙣忠鯁有遺愛實禆於風

化而無忝於六經之道以祠之不可廢者至正十有六年

春浙省丞相金紫達公浙西監憲丑公各捐俸金新之比

明年大閱暮兵益衆聚廬益隘軍棲於寺𮗚演於庠序院

之新者隨毁乎章光禄張公諗其故長院者白之明日令

下驅部伍徒營翼院之缺者𥙷之𡚁者易之弱不支者壮

之賢三諸像彰施粉繪六經版籍重加修補句聖黒黝煥

焉曄焉視舊觀為有加於乎庠序風化之𠩄出况是院也

孤臣之精忠三賢之清節關於風化者又細故公惕 神

㑹而於戎馬之隙振斯文於既往起清風於後來使岳林

蘇白四君子之澤與六經之道同於不朽其功於名教豈

曰淺哉功既考山長應子尚承功名公命徴余文於雲淞

之上勒石以紀歳月且使後之人知光禄公之休武而脩

文者𩔖此故予不辭為之書至正二十年四月八日記

  華亭胥浦義冢記

𦵏不得埋曰棄不得其屍曰捐衣以周身棺以周衣槨以

周棺土以周槨禮也自夷鬼陀林之教行始有畔中國之

禮而忍棄其親者人心之陷溺也久矣吁可憫哉淞之民

𩔖不以禮𦵏其親者人謂無丘陵之地則有何之水火亦

勢使之然也仲尼觀延陵季子𦵏其子其坎深不至於泉

淞之𦵏也獨無坯土可窽乎此華亭夏居尚忠義冢之所

以作也得不食之地子胥涇之東周垣一里所為之封域

名義冢使藏無地者歸焉什伍曹其子孫氏各樹識表而

 有異可展享之托又規也地一隅爲精舍俾浮屠者主之

 以掌其籍焉其有貧不克𦵏者又出資力以助之於乎君

 之用心亦仁矣文王更𦵏朽骨而天下恩之宋世良賀蘭

 祥輩收瘞暴骸而境旱得雨夏君之仁其不有感於天人

 乎吾聞君之先人清潤處士嘗憫人積喪不足土者捐金

 粟至于斛緍弗討義冢之舉其又不爲善繼先志者乎余

 固樂書其事而况居重有請也於是乎書君郡之義門教

 武公孫字文承直郎鎮江路府判官棄而歸隐益讀書習

 禮文事又剏立夏黄書院以祔享其外祖橋隐公其好古

 崇禮𩔖此

   睦州李侯祠堂記

侯諱士龍字士龍姓李氏世客汴之亳州祖某繇世将轉

郡守侯生而有膂力身不滿七尺精厲𦂳悍其膊腕𭛌破

硬上可用甲指掐行蝨自㓜憙𧢲觝戲長投石投距絶等

倫後誦孫武子書志萬人敵淛師帥某聞其人聘致帳前

試其(⿰弓爪)矢𠆸走馬逺垜二百步馬上及臂連五發連五中

衆大操以為特竒試犀劒光指牛領限尺寸位數一擊領

斷不差分釐又工老君拐法雙股連環百斤鋭力上下舞

如本月鋒氣簿人毛髮𥪡立歙寇金鈴氏恃驍武無敵侯

禽之復縦以利械又禽之以功自千夫良長陞徽州判官

同知睦州兼民兵摠制在職撫農閱兵民仰之如父𠋣之

如堅城時淛帥升樞閫于睦養士至數十萬梟将凡十有

八部獨稱侯為巨擘曲兵過城樞命侯出關迎送西兵毫

革無動金倉氏入冦相埠樞集諸将議侯建上中下䇿樞

不用上用其下衆潰将皆擁主遁侯獨乗奔雷馬挾步卒

數十人乗丙夜突戰敵不備被傷甚衆又乗鋭取其敵将

首縣馬項底出萬人中萬人皆辟易莫與抗渴奔金沙泉

取所佩藥視従者云吾報主盡矣勿令敵斫吾顱遂飲藥

𠋣馬而視逝時至正丁酉十月四日也年二十有五閱若

干曰示夢睦老人曰吾死已作神矣尚能扞菑剟惡以利

吾睦人明年春睦人為立祠錦沙墓𠩄請余文為志昔魯

御縣賁父SKchar賁職魯君誄而表之侯死職其職烈未上聞

司文事者盍有志故吾為志諸祠且係之誄曰於李侯生

力士𠔃於李侯死厲鬼𠔃辟吾惡𠔃離吾祉𠔃誄吾以文

立忠𮜿𠔃離去聲

  二陸祠堂記

唐人詩稱陸敬輿為華亭人君子論三代以下王佐人物

仲舒孔明後即及敬輿足以重地靈扵是邑矣

兵未之建白余謁淞學舍釋奠禮以祀者乃有二雋焉問

之庶老則曰陸士衡士龍也二陸自昭侯遜來世為華亭

谷谷之傍有山曰崑陸氏之先𦵏焉機雲之生時人以玉

出崑岡比之因名山山之北又有機雲雨山亦以兄弟得

名邑士曹君繼善於山之隂剏屋(⿱艹石)干楹祠二陸像其中

名二陸祠堂且曰崑之隂其故宅其懐鄉詩有婉孌崑山

 隂聲如鍾少有異才文章冠卋雲六歳能屬文與機齊名

 中州之人號曰已雋末節成都王皆遇害嗚呼文章至東

 京之秀敝矣建安諸子傑然角立而士衡兄弟乃得以名

 文蓋也中州之人見之如景星慶雲誠可謂一時之雋矣

 獨惜其急於㓛名至末還昌蹶豈非文章擅名者得名者

 夫間氣之𠩄鍾而去就弗是者皆未知聖賢之學歟至今

 士之入吳者咸仰二髙之遺風而未嘗不悼華亭夜鶴不

 清淚之悲也堂以祠之盖邑人不忘其郷故而祭之以社

 之義以為人物之凖君子之論缺如也然崑秀傑之氣代

 未嘗絶華亭秀傑之士亦代未嘗无即余之論以其未得

 夫間氣之鍾者益自勉以其未得夫聖賢之學者益自儆

豈非曹氏建堂之意乎名世者作果符吾言吾於士人夫

敬輿之祀之嘆殆亦免矣夫

  魚浦新橋記

至正十三年秋八月蕭山縣魚浦新橋成浦耆老許 呉

來謁予錢唐曰浦之西北距淛江東南明越扺台婺商旅

提攜樵蘇負荷者此乎道焉晨出莫返奔渡拏舟不無蹴

蹴蹋覆溺之患縣主簿趙君某領帥檄來鎮于兹兵事既

飭大協民望爰集耆老而告曰是浦為民涉之病盍易舟

而梁乎浦民咸響應無忤詞橋不三月而底于成長凡五

百尺洞十有五洞楹十有六隄其兩旁棧板欄翼亘其長

吁昔無而今有刱實功之難也橋岀没于潮汐之險又難

先是紅冦陷枕君方莅政浦之西南依山徼羣惡少乗隙

虐民民相挻解散盡君按捕之一境賴以安今橋成又免

民於險阻即向者弭盜安民之心復推其効於是橋也愿

子誌以文且為趙君頒余曰出事於昔人之所難而得於

今日之𠩄易非誦之不可以橋於昔也惠而知為政者尠

(⿱艹石)趙君之不可難於是橋謂惠而知為政者非歟鄭子

産春秋惠人也至捐一車則人皆以為笑彼溱洧之可涉

民猶病之况是浦之難奚啻十倍長吏以民者可以不知

為政乎西門豹鑿十二渠渠各有橋至漢長吏以橋絶馳

道相比不便欲合三梁為一橋鄴父老確弗從以為西門

君法式不可更長吏終𦗟之惠政之及人者至今照耀吏

冊程子曰一命之士苟存心於利物於人必有所濟趙君

之存心得之矣浦民歌誦當不减鄭輿人之頌君之法式

當與鄴父老同一確守非百世之利也哉浦父老復以橋

名謂於是顔其橋為惠政吁君之惠政不惟是也君名誠

字君實世家于渤云銘曰

 江水湯湯界浦之𭛌涉浦作渡民病于杭趙君為政惠

 而有方誰謂浦廣不可以梁惟彼梁也西門之光也德

 之長也民之不能忘也











維子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