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茶頌

東茶頌承海道人命作 艸衣沙門意恂

(第1頌)

后皇嘉樹配橘德 受命不遷生南國 密葉鬪霰貫冬靑 素花濯霜發秋榮 姑射仙子粉肌潔 閻浮檀金芳心結

茶樹如瓜爐 葉如梔子 花如白薔薇 心黃如金 當秋開花 淸香隱然云


(第2頌)

沆瀣漱淸碧玉條 朝霞含潤翠禽舌

李白云 荊州玉泉寺 靑溪諸山 有茗艸羅生 枝葉如碧玉 玉泉眞公常采飮


(第3頌)

天仙人鬼俱愛重 知爾爲物誠奇絶 炎帝曾嘗載食經

炎帝食經云 茶茗久服人有力說志


(第4頌)

醍醐甘露舊傳名

王子尙 詣曇齋道人于八公山 道人設茶茗 子尙味之曰 此甘露也 羅大經瀹湯詩 松風檜雨到來初 急引銅甁離竹爐 待得聲聞俱寂後 一甌春雪勝醍醐


(第5頌)

解酲少眠證周聖

爾雅檟苦荼 廣雅荊巴間 采葉其飮醒酒 令人少眠


(第6頌)

脫粟伴菜聞齊嬰

晏子春秋 嬰相齊竟公時 食脫粟之飯 炙三戈 五卯 茗菜而已


(第7頌)

虞洪薦犧乞丹邱 毛仙示叢引秦精

神異記 餘姚虞洪 入山采茗遇一道士 牽三靑牛 引洪至布瀑山曰 予 丹邱子也

聞子善具飮 常思惠見 山中有大茗 可相給 祈子他日有甌餼之餘 乞相遺也 因奠祀後 常令家人入山獲大茗焉 宣城人秦精 常入武昌山採茗 遇一毛人 長丈餘引精至山下 示以叢茗而去 俄而復還乃探懷中橘 以遣精 精怖負茗而歸


(第8頌)

潛壤不惜謝萬錢

異苑 剡縣陳務妻 少與二子寡居 好飮茶茗 以宅中有古塚 每飮輒先祀之 二子患之曰 古塚何知 徒以勞 意慾屈去之 母苦禁而止 其夜夢一人云 吾止此塚三百餘年 卿二子 恒欲見毁 賴相保護 又享吾佳茗 雖潛壤朽骨 豈忘翳桑之報 及曉 於庭中獲錢十萬


(第9頌)

鼎食獨稱冠六情

張孟陽 登成都樓詩云 鼎食隨時進 百和妙且殊 芳荼冠六情 溢味播九區


(第10頌)

開皇醫腦傳異事

隋文帝微時夢 神人易其腦骨 自爾腦痛 忽遇一僧云 山中茗草可治 帝服之有效 於是天下 始知飮茶


(第11頌)

雷莢茸香取次生

唐覺林寺 僧志崇 製茶三品 待客以驚雷莢 自奉萱草帶 供佛以紫茸香待客云


(第12頌)

巨唐尙食羞百珍 沁園唯獨記紫英

唐德宗 每賜同昌公主饌 其茶有綠花紫英之號


(第13頌)

法製頭綱從此盛 淸賢名士誇雋永

茶經 稱茶味 雋永


(第14頌)

綵莊龍鳳轉巧麗 費盡萬金成百餠

大小龍鳳團 始於丁謂 成於蔡君謨 以香藥合而成餠 餠上飾以龍鳳紋 供御者 以金莊成 東坡詩云 紫金百餠費萬錢


(第15頌)

誰知自饒眞色香 一經點染失眞性

萬寶全書 茶自有眞香 有眞色 有眞味 一經點染 便失其眞


(第16頌)

道人雅欲全其嘉 曾向蒙頂手栽那 養得五斤獻君王 吉祥蘂與聖楊花

傅大士 自往蒙頂結庵 植茶凡三年 得絶嘉者 號聖楊花 吉祥蘂 共五斤 持歸供獻


(第17頌)

雪花雲腴爭芳烈 雙井日注喧江浙

東坡詩 雪花雨脚何足道 山谷詩 我家江南摘雲腴 東坡至僧院 僧梵英 葺治堂宇 比舊加嚴潔 茗飮芳烈 問此新茶耶 英曰 茶性新舊交 則香味復 草茶盛於兩浙 兩浙之品 日注爲第一 自景祐已後 洪州雙井白芽漸盛 近歲製作尤精 其品遠出日注上 遂爲草茶第一


(第18頌)

建陽丹山碧水鄕 品題特尊雲澗月

遯齋閑覽 今建安茶爲天下第一 孫憔送茶焦刑部書 晩甘候十五人 遣侍齋閣 此徒皆乘雷 而摘拜水而和 蓋建陽丹山碧水之鄕 月澗雲龕之品 愼勿賤用之 晩甘候茶名 茶山先生乞茗疏云 朝華始起 浮雲皛皛於晴天 午睡初醒 明月離離於碧澗


(第19頌)

東國所産元相同 色香氣味論一功 陸安之味蒙山藥 古人高判兼兩宗

東茶記云 或疑東茶之效 不及越産 以余觀之 色香氣味 少無差異 茶書云 陸安茶 以味勝 蒙山茶以藥勝 東茶蓋兼之矣 若有李贊皇陸子羽 其人必以余言爲然也


(第20頌)

還童振枯神驗速 八耋顔如夭桃紅

李白云 玉泉寺眞公 年八十餘歲 顔色如桃花 而此茗淸香滑 熟異於他者 所以能還童振枯 而令人長壽也


(第21頌)

我有乳泉 把成秀碧百壽湯 何以持歸 木覓山前獻海翁

唐蘇廙著 十六湯品 第三曰 百壽湯 人過百息 水踰十沸 或以話阻 或以事廢 始取用之 湯已失性矣 敢問 皤鬢蒼顔之大老 還可執弓挾矢以取中乎還可雄登闊步以邁遠乎 第八曰 秀碧湯 石凝結天地秀 氣而賦形者也 琢以爲器 秀猶在焉 其湯不良 未之有也 近酉堂大爺 南過頭輪 一宿紫芋山房嘗其泉曰 味勝酥酪


(第22頌)

又有 九難四香玄妙用

茶經云 茶有九難 一曰造 二曰別 三曰器 四曰火 五曰水 六曰炙 七曰末 八曰煮 九曰飮 陰採夜焙 非造也 嚼味嗅香 非別也 羶鼎腥甌 非器也膏薪庖炭 非火也 飛湍壅潦 非水也 外熟內生 非炙也 碧紛縹塵 非末也 操艱攪遽 非煮也 夏興冬廢 非飮也 萬寶全書云 茶有眞香 有蘭香有淸香 有純香 表裏如一曰純香 不生不熟曰淸香 火候均停曰蘭香 雨前新具曰眞香 此謂四香


(第23頌)

何以敎汝 玉浮臺上坐禪衆

智異山 花開洞 茶樹羅生 四五十里 東國茶田之廣 料無過此者 洞有玉浮臺 臺下有七佛禪院 坐禪者常晩取老葉 曬乾然柴煮鼎 如烹菜羹 濃濁色赤 味甚苦澁 政所云 天下好茶 多爲俗手所壤


(第24頌)

九難不犯四香全 至味可獻九重供 翠濤綠香纔入朝

茶譜小序曰 甌泛翠濤 碾飛綠屑 萬寶全書云 茶以靑翠爲勝 濤以藍白爲佳 黃黑紅昏 俱不入品 雲濤爲上 翠濤爲中 黃濤爲下 陳眉公詩云 綺陰讚蓋 靈艸試奇 竹爐幽討 松火怒飛 水交以淡 茗戰而肥 綠香滿路 永日忘歸


(第25頌)

聰明四達無滯壅 矧爾靈根托神山

智異山世稱 方丈


(第26頌)

仙風玉骨自另種 綠芽紫筍穿雲根 胡靴犎臆皺水紋

茶經云 上者生爛石 中者生礫壤 萬寶全書云 産谷中者爲上 花開洞茶田 皆谷中兼爛石矣 萬寶全書又言 茶芽紫者爲上 面皺者次之 茶經云 綠者次 筍者上 牙者次 如胡人鞾者蹙縮然 犎牛臆者廉襜然 輕飇拂水者涵澹然 此皆茶之精腴也


(第27頌)

吸盡瀼瀼淸夜露 三昧手中上奇芬

茶書云 採茶之候 貴及其時 太早則味不全 遲則神散 以穀雨前五日爲上 後五日次之 再五日又次之 然而予驗之 東茶穀雨前後太早 當以立夏後爲及其時也 其採法 徹夜無雲 浥露採者爲上 日中採者次之 陰雨中不宜採 東坡 送南屛之謙師詩曰 道人曉出南屛山 來試點茶三昧手


(第28頌)

中有玄微妙難顯 眞精莫敎體神分

造茶篇云 新採 揀去老葉及枝梗碎屑 鍋廣二尺四寸 將茶一斤半焙之 候鍋極熱 始下茶急炒 火不可緩 待熟方退火 撤入篩中 輕團數遍 復下鍋中 漸漸減火 焙乾爲度 中有玄微 難以言顯 品泉篇云 茶者水之神 水者茶之體 非眞水莫顯其神 非精茶曷窺其體


(第29頌)

體神 雖全猶恐過中正 中正不過健靈倂

泡法云 探湯純熟 便取起 先注少許壺中 祛蕩冷氣傾出 然後投茶 茶多寡宜酌 不可過中失正 茶重則味苦香沈 水勝則包淸氣寡 兩壺後 又用冷水蕩滌使壺涼潔 不則減茶香矣 罐熟 則茶神不健 壺淸 則水性常靈 稍俟茶水沖和 然後分釃布飮 釃不宜早 飮不宜遲 早則茶神未發 遲則妙馥先消 評曰採盡其妙 造盡其精 水得其眞 泡得其中 體與神相和 健與靈相倂 至此而茶道盡矣


(第30頌)

一傾玉花風生腋 身輕己涉上淸境

陳簡齋 茶詩云 嘗此玉花勻 盧玉川茶歌云 唯唯覺兩腋習習淸風生


(第31頌)

明月爲燭兼爲友 白雲鋪席因作屛 竹籟松濤俱簫涼 淸寒瑩骨心肝惺

惟許 白雲明月爲二客 道人座上此爲勝

飮茶之法 以客少爲貴 客衆則喧 喧則雅趣乏矣 獨啜曰神 二客曰勝 三四曰趣 五六曰泛 七八曰施也


(跋文)

艸衣新試綠香煙 禽舌初纖穀雨前 莫數丹山雲澗月 滿鍾雷笑可延年

白坡居士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