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傳13 東觀漢記
卷19 傳十四
傳15 


目录

蔣疊编辑

  蔣疊,[1]字伯重,為太僕,久在臺閣,文雅通達,明故事,在九卿位,[2]數言便宜,奏議可觀。《書鈔》卷五四

  【校勘記】

  1. 「蔣疊」,不見范曄《後漢書》,不知為何時人。
  2. 「位」,此字原脫,姚本、聚珍本有,結一廬舊藏本、百衲本、陳禹謨刻本《書鈔》亦皆有「位」字,《唐類函》卷四七引同,今據增補。


丁邯编辑

  丁邯高節,[1]正直不撓,舉孝廉為卿。[2]《書鈔》卷七九

  【校勘記】

  1. 「丁邯」,不見范曄《後漢書》。聚珍本注云:「司馬書劉昭注引趙岐《三輔決錄注》云:「邯字叔春,京兆陽陵人。」」
  2. 「為卿」,姚本、聚珍本無此二字。


須誦编辑

  須誦為郡主簿,[1]獲罪詣獄,引械自椓口,口出齒,獲免。《書鈔》卷七三

  【校勘記】

  1. 「須誦」,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為郡主簿」,此四字與下句「獲罪」二字原無,姚本、聚珍本有,陳禹謨刻本《書鈔》引同,今據增補。


周行编辑

  周行為涇令,[1]下車嚴峻,貴戚跼蹐,[2]京師肅清。《書鈔》卷七八

  【校勘記】

  1. 「周行」,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為涇令」,涇縣屬丹陽郡,「為涇令」與下文「京師肅清」毫無關涉,其下當有闕文。
  2. 「跼蹐」,原誤作「跼跡」,姚本、聚珍本作「跼蹐」,陳禹謨刻本《書鈔》同,今據改正。「跼蹐」,恐懼貌。


劉訓[1]编辑

  訓字平叔,[2]拜車府令,[3]其夏東州郡國相驚,[4]有賊轉至京師,吏民驚,皆奔城郭上。[5]訓即夜詣省,欲令將禁兵據門以禦之。[6]《書鈔》卷五五

  【校勘記】

  1. 「劉訓」,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2. 「字平叔」,此三字姚本、聚珍本無,陳禹謨刻本《書鈔》、《唐類函》卷四七引同。
  3. 「車府令」,《漢書.百官公卿表》云:「太僕,秦官,掌輿馬,有兩丞。屬官有大廄、未央、家馬三令,各五丞一尉。又車府、路軨、騎馬、駿馬四令丞。」《續漢書.百官志》云:「車府令一人,六百石。主乘輿諸車。丞一人。」
  4. 「其夏」,此二字姚本、聚珍本作「時」,陳禹謨刻本《書鈔》、《唐類函》卷四七引同。「州」,此字原誤刻為「周」,姚本、聚珍本作「州」,《書鈔》其他刻本、抄本皆不誤,今據改正。
  5. 「上」,姚本、聚珍本無此字,《唐類函》卷四七引同,而陳禹謨刻本《書鈔》有此字。
  6. 「禁」,姚本、聚珍本作「近」,陳禹謨刻本《書鈔》、《唐類函》卷四七引同。


梁福[1]编辑

  司部災蝗,[2]臺召三府驅之。司空掾梁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審使臣驅蝗何之?災蝗當以德消,不聞驅逐。」時號福為直掾。《類聚》卷一○○

  【校勘記】

  1. 「梁福」,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2. 「司部」,即司隸校尉部。


范康编辑

  范康為司隸校尉,[1]務大綱,性節儉,常臥布被。[2]聚珍本

  【校勘記】

  1. 「范康」,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2. 「常臥布被」,此條不知聚珍本從何書輯錄。


宗慶编辑

  宗慶,[1]字叔平,為長沙太守,民養子者三千餘人,男女皆以「宗」為名。《御覽》卷二六○

  【校勘記】

  1. 「宗慶」,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喜夷编辑

  喜夷為壽陽令,[1]蝗入輒死。《書鈔》卷三五

  【校勘記】

  1. 「喜夷」,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卜福编辑

  卜福為廷尉,[1]執謙求退,上以為太中大夫。《書鈔》卷五三

  【校勘記】

  1. 「卜福」,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翟歆编辑

  翟歆,[1]字敬子,父于,以功封臨沮侯。歆當嗣爵,以母年老國遠,上書辭讓,詔許,乃賜關內侯。《御覽》卷二○一

  【校勘記】

  1. 「翟歆」,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魏成编辑

  魏成曾孫純坐訐訕,[1]國除。《御覽》卷二○一

  【校勘記】

  1. 「魏成」,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孫」,此字原脫,聚珍本有,今據增補。


畢尋编辑

  利取侯畢尋玄孫守姦人妻,[1]國除。《御覽》卷二○一

  【校勘記】

  1. 「畢尋」,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段普编辑

  首鄉侯段普曾孫勝坐殺婢,[1]國除。《御覽》卷二○一

  【校勘記】

  1. 「段普」,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邢崇编辑

  夕陽侯邢崇孫之為賊所盜,[1]亡印綬,國除。《御覽》卷二○一

  【校勘記】

  1. 「邢崇」,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陰猛编辑

  陰猛好學溫良,[1]稱於儒林,以郎遷為太祝令。[2]《御覽》卷二二九

  陰猛以博通古今為太史令。[3]《御覽》卷二三五

  【校勘記】

  1. 「陰猛」,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2. 「以郎遷為太祝令」,聚珍本無「以郎遷」三字。此條《玉海》卷一二三引作「陰猛好學溫良,以郎遷太祝令」。
  3. 「為」,聚珍本作「遷」。


張意编辑

  張意拜驃騎將軍,[1]討東甌,備水戰之具,一戰大破,所向無前。《御覽》卷二三八

  【校勘記】

  1. 「張意」,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沈豐编辑

  沈豐,[1]字聖達,為零陵太守,為政慎刑重殺,罪法辭訟,初不歷獄,嫌疑不決,一斷於口,鞭杖不舉,市無刑戮。僚友有過,初不暴揚,有奇謀異略,輒為談述,曰:「太守所不及也。」到官一年,甘露降,芝草生。《御覽》卷二六○

  【校勘記】

  1. 「沈豐」,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蕭彪编辑

  蕭彪,[1]字伯文,京兆杜陵人,累官巴郡太守,父老,乞供養。父有賓客,輒立屏風後,應受使命。父嗜餅,每自買進之。《御覽》卷四一二

  【校勘記】

  1. 「蕭彪」,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


陳囂编辑

  陳囂,[1]字君期,明《韓詩》,時語曰:「關東說詩陳君期。」《御覽》卷六一五

  【校勘記】

  1. 「陳囂」,范曄《後漢書》未載,不知為何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