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門護城堤記

東門護城堤記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4

公安治倚江,江水齧岸者百有餘年,至近歲遂割城之半以予水。議者畫為三說以上。一曰,避勿與爭道也,將盡撤其堂皇閭井以就高。而公私困竭,不與者十常七也。二曰,築石堤於江之上流以殺水,堤虹傴而出,水勢北走,迤南一帶,庶免衝激。而勢湍速,投之石未必膠,委千金於洪流,途之人知不可也。三曰,疏二聖洲之故道,以分江勢。夫江身在南,水去原而就洪,疏之不勝淤也,策乃下。

會直指使者應公行部至邑,愀然歎曰:「江患逼矣。而江議迄無定畫,居者危危,若簀下之火。愚則處堂,抑豈無智者也?」江防使者徐公進曰:「適與薦紳父老言未竟也。邑三面負堤,而缺其東,孟公堤垂右臂下,楊令增其支為前障。往年江決,東門邑居漂盡者,左臂虛故也。邇來江患少定,幸萬一之復,而峻其左,可以墨守,此百世之計也。」應公曰善。是邦也詘,詘又不可以需,則為邑出鍰若干,監司郡大夫而下,捐貲各有差。閱月而堤成,邑士民相與歌舞於市,皆曰:微直指使者重念災國不及此。子輿曰:「以佚道使眾,則不怨。」況其不使,且為出貲以貸命也。一時善形家者,皆言邑形勢自西北來,後疊而前削,截之以堤則氣留,留則能為諸祥;且於邑為左,左,龍屬也,地宜豐,形勝之所資也。是役也興,盈庭之議頓止,自忠襄公以來,未之有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