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雪齋文集 (四部叢刊本)/序

松雪齋文集 序
元 趙孟頫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目録

   諡文

 初

世祖皇帝以䧺才大略混一區宇武㓛既成思得通本學

 古之士以弻成文治乃遣使四出搜訪遺才故翰林

 學士承 旨趙公用臺(“士”換為“亠”)臣言首膺是選公宋宗室子

 也風采凝峻入見

世皇上竒之謂神仙中人自是大加任用敭SKchar館閣荐登

 華顯公扵諸經無𠩄不通而尤𮟏扵書甞作傳註以

 發其㣲律呂之學得不傳之妙辨

郊祀配位之禮㝎

光天門扁之名條分縷析皆有根據兹非公學問之可

 師者歟素有志莭遇事敢言議法刑曺一去深文之

 弊條事政府屡犯權臣之威佐郡治則平反役卒之

 𡨚興學校則奨勵勤苦之士兹非公政事之可法者

 歟彂為詞章䧺深髙古柄文衡掌

帝制有古作者之風兹非公文章之可宗者歟官登一品

 名髙四海而䖏之恬然若寒素未甞有矜已驕人之

 𮎛兹非公徳行之可尊者歟而又善書絶倫篆隷行

 楷各臻其極縫掖之士皆祖而習之海外之國知公

 名得其書褆𥫄珎蔵如獲重寳鍳品古器玩物法書

 名畫一經輒能識其年代之久近製作之工拙此

 又公學問文章之緒餘也宜乎弻亮

五朝寵數優渥而非他詞臣之可比嗚呼非

世皇有公平廣大之度則無以網羅勝國之賢非公有博

  雅淵深之學則不䏻藻飾太平之羙

君聖臣良可謂無愧扵前古者矣謹按謚法徳羙才秀曰

  文好古不怠曰敏謚曰文敏克稱其情

   封贈

宣命

上天眷命

皇帝聖𭥍翰林學士承𭥍榮禄大夫知制誥兼脩國史趙

  孟頫可贈榮禄大夫江浙䓁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

  追封魏國公謚文敏宜令准此

     至順三年三月  曰

右内翰文敏趙公文集若干卷乃其子

雍𠩄編𩔖者也㒒年十四五時已知世

有松雪翁而未遂一拜床下至治初元

會試京師則公己歸湖眀年而公捐 --捐

館又十五年㒒来官是州而墓木巳拱

矣平生願見卒不可淂僅及識公二子

因從假是集觀之若制誥若碑誌記

序銘贊若詩若樂府與它雜著皆

讀之一再過益信公為世𠩄稱慕者

名非虛也然猶惜今人徒稱公書法

妙絕當世而未知公學問之博識𧼈

之深詞章之盛乃以其㳺藝之末蓋

其𠩄長是固不得爲知公也抑㒒又嘗

見公𠩄著書古今文集注皆其盛年手

𠩄自寫此又集外之文人尤未之知耳公

聲名動當時故雖海外遐邦得公一

言一字靡不貴重況得全集而𮗚之

乎又況得親炙之者乎㒒旣以是集

歸之而仲穆復俾序其首㒒謝不敢

而穆婁言之因念㒒自㓜蚤聞公名及

長而毎以不識公爲恨今雖𥨸禄公之

郷而九原不可作欲執鞭而何從使得

託名集中豈非至𦍒顧戴帥初與公

同時而相知者旣已序扵前矣㒒何

敢復僭而亦何敢評公之文旣亟譲

不𫉬則書其集後以致平生嚮慕之

私而己仲穆其子雍字也至元後己

卯春三月朔長沙何貞立謹書

吴興趙子昂與余交十五年凡五見每

見必以詩文相振⿲氵身攵子昂才極髙氣極

爽余跂之不能及然而未甞不為余盡也

最後又見于杭始大出其平生之作曰松

雪齋詩文集者若干卷 --卷(⿵龹⿱一龴)屬余評之余惟

人之各以其材自⿰至支 -- 𦤺扵世必能相及也而後

相知必相知也而後能相為言余扵子

昂不相及而何以知何以言乎子昂曰雖

然必言之余日必言之則就吾二人之今

𠩄㦄者請以杭喻淛東西之山水莫羙

扵杭雖児童婦女未甞至杭者知其羙

也使之言杭亦不敢不以為美也而不如吾

二人之䏻言何者吾二人甞身厯而知之

而彼未甞至也他日試以其說問居杭之

人則言之不能以皆一彼𠩄取扵杭者異

也今人之扵詩之扵文未甞身厯而知之

而欲言者皆是也𦍒甞厯而知之而言之

同者亦未之有也子昂未弱冠時出語已

驚其里中儒先稍長大而四方萬里重購

以求其文車馬𠩄至填門傾郭淂片紙隻

字人人心惬意滿而去此非可以聲色⿰至支 -- 𦤺

而子昂豈謂其皆知我㢤故古之相知者

必若韓孟歐梅同聲壹跡綢繆傾吐而後

為遇而後世廼欲望此扵道途觧后之間則

又過矣余評子昂古賦⿰冫麦 -- 凌厯頓迅在椘漢

之閒古詩沈涵SKchar謝自餘諸作猶傲睨髙

適李翶云子昂自知之以為如何大徳戊戌

仲春既望剡源戴表元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