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筆兩篇

匪筆三篇 某筆兩篇
作者:魯迅
1927年11月26日
述香港恭祝聖誕
本作品收录于《三閒集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語絲》第一五六期。

  昨天又得幸逢了兩種奇特的廣告,仍敢執紹介之勞。標點是我所加的,以醒眉目。該稱什麼筆呢,想了兩天兩夜,沒有好結果。姑且稱為「某筆」,以俟博雅君子教正。

  這回的「動機」比較地近於純正,除希望「有目共賞」外,似乎並不含有其他的副作用了。但又發生了一種妄想。記得前清時,曾有一種專選各種報上較好的論說的,叫作《選報》。現在如有好事之徒,也還可以辦這一類的刊物。每省須有訪員數人,專收該地報上奇特的社論,記事,文藝,廣告等等,匯刊成冊,公之於世。則其顯示各種「社會相」也,一定比遊記之類要深切得多。不知CF男士以為何如?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午飯之前。

      其一

  熊仲卿榜名文蔚。歷任民國縣長,所長,處長,局長,廳長。通儒,顯宦,兼作良醫,尤擅女科。住本港跑馬地黃泥湧道門牌五十五號一樓中醫熊寓,每日下午應診及出診。電話總局五二七零。

  (右一則見九月二十一日香港《循環日報》。)

  謹案:以吾所聞,向來或稱世醫,以其數代為醫也;或稱儒醫,以其曾做八股也;或稱官醫,以其亦為官家所雇也;或稱御醫,以其曾經走進(?)太醫院也。若夫「縣長,所長,處長,局長,廳長。通儒,顯宦」,而又「兼作良醫」,則誠曠古未有者矣。而五「長」做全,尤為難得雲。

      其二

  徵求父母廣告余現已授中等教育有年,品行端正,純無嗜好。因不幸父母相繼逝世,余獨取家資,來學廣州。自思自覺單身兒子,有非常之寂寞。於是自願甘心為人兒子。並自願傾家產而從四方人事而無兒子者。有相當之家庭,且欲兒子者,請來函報告(家庭狀況經濟地位若何),並寫明通訊地址。俟我回復,方接洽面商。閱報諸君而能介紹我好事成功者,應以百金敬酬。不成功者,當有謝謝。申一○六通訊處廣東省立第一中學校余希成具。

  (右一則見同日廣州《民國日報》。)

  謹案:我輩生當澆漓之世,於「徵求伴侶」等類廣告,早經司空見慣,不以為奇。昔讀茅泮林所輯《古孝子傳》,見有三男皆無母,乃共迎養一不相干之老嫗,當作母親一事,頗以為奇。然那時孝廉方正,可以做官,故尚能疑為別有作用也。而此廣告則挾家資以求親,懸百金而待薦,雒誦之餘,烏能不欣人心之復返於淳古,表而出之,以為留心世道者告,而為打爹罵娘者勸哉?特未知閱報諸君,可知廣州有欲兒子者否?要知道倘為介紹,即使好事不成,亦有「謝謝」者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