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待制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柳待制文集 卷第十九
元 柳貫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元至正刊本
卷第二十

栁待制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九

題䟽

   跋范文正公與楊䖏士帖

汝南文正公之守越在落軄守饒徙潤之後於時楊

公適𨼆慈溪大𨼆山中聞公涖郡欵門納謁是将進

夫薤水之規而非欲要其區區觧榻之勤也閽𨽻抑

不爲報公聞而遣書厚謝其過鴻㝠鳳縹其企想爲

何如自古君子之相与固有欲見而不能求之而不

應者則夫一時㑹面輸心之益未必果能貸夫終身

尊徳慕義之誠𠩄以先憂後樂而繫天下國家之重

者楊公不爲無助㢤公薨迨今二百九十八年而此

書故在餘姚徐氏適購得之餘姚去慈溪不數舍而

近文獻𠯁徴将不止是而巳

   䟦范賢良手帖

宋之中葉尚論世家范氏最盛髙平成都人門煒燁

角立相朢吾郷蘭溪之范雖稍後出而學術之正掩

于前聞紫陽文公集註論孟載二范氏其一成都太

史公淳夫其一蘭溪賢良公茂明心箴九十六字發

心徳之淵奥示郷學之𫈣圍而的然系濓洛之統緒

不可誣也此賢良公与従子觀國手帖其家猶寳蔵

之然則曲阜之履文貞之笏豈能獨珎㢤

   䟦王給事射中帖

宋之敵國称契丹女真然渡江前後國勢有難易故

邦交之禮未免随世重輕淳熈中孝宗臨御滋乆

誓雪讎恥之志日益拳拳給事王公實以中書舎人

為賀金國正旦使奉幣北庭因燕命射意将以是弱

我公一發破的固有以張中國之威而禠𣃼裘之魄

矣于時衆正在朝四維未殄公一儒臣單車衘使乃

能折衝禦侮扵尊爼間尚得謂之無人乎㢤此公還

次嘉禾𠩄荅親舊手帖既喜途中不甚極寒而又以

射中為偶然其言誠切有味使當引弓抽矢之際内

志一有不正秪以貽辱命之羞示行己之恥蕳牘雖

存人将唾視之亦何𠯁以為子孫奕世之重㢤至順

辛未公之元孫君起涖官吾邑以帖示予故予識其

後以歸

   䟦蔡忠恵公談讌帖

蔡忠恵公之扵書如孫呉兵法竒正相生不可端倪

固當為宋書苐一矣此談讌帖用粉紙作草茟意奕

奕入神盖粉紙不㽞墨行草尤難也

   䟦李陽冰篆天清地寜四大字

曹尊師正順傳寳其先世象州使君𠩄藏唐李監篆

天清地寧四大字偉竒勁挺宐非少温不能作矣按

是四言出老子下經天地清寧者道之用也克其用

則萬物以生而侯王以天下正道固無為而無不為

學其學道其道之四言者其𫞐輿乎昔李監之為是

書巳莫知其𠩄囙而象州之得是書亦豈能𨒫計裔

孫之為是學用是道㢤然則謂世間有形之物必有

其兆茲可徴矣今尊師将摹本託諸鐫刻故予為識

下方

   䟦趙承𭥍書顔魯公麻姑壇記

顔書麻姑碑有大字本小字本小字楷法尤精緊比

舊石燔毀山中雖重刻已無復當時茟意此趙文

敏公自用其體作書虗一真士不以蔵之括蒼名山

而囙仙都道友聶澹泉之請慨然援而與之澹泉方

住杭之報㤙觀云将求貞石刻之山中昔方平之過

經盖欲東之括蒼則麻源括嶺固羽車龍駕𠩄嘗

往来者也安知按行蓬莱不𣸪見麻姑仙爪爬背時

耶此亦一仙都彼亦一仙都寳書𠩄在虹氣經天又

能獨謂神仙狡獪變化而少之耶然則虚一澹泉

其皆法籙尊嚴而𠯁以當纂懿流光之盛者耶

   題山谷書士大夫食時五觀

禮始諸飲食而飲食之𠩄由以始又不可以莫之思

也黄太史平生薄滋味晚𡻕𠕅竄蜀𬞞食終日至㫁

葷血其知𢈲味腊毒之戒者矣食時五觀用衲僧存

𮗚之法為君子省察之具一則曰計功二則曰忖已

三則曰離過然則道業之成應受此食是為正事良

樂萬■九鼎夫何加扵我㢤太史書蘭亭之變此卷 --卷(⿵龹⿱一龴)

竒■相生𠩄謂孫吴之兵也葢粉帋不受墨最難作

字太史為之乃更遒密此吾徒𠩄以朢之而𠕅拜也

   䟦范文正公八帖

    三哥節推手蕳

歐陽公撰公神道碑言五代之際世家蘇州而冨鄭

公誌公墓叙公之先始居河内後徙長安公此帖乃

SKchar聞祖先元是藍田人藍田在長安西則五代以

上譜亡久矣其謂天平立碑欲訪祖宗文字及先代

官告并三哥自傳聞事令集中不載盖公有此志而

未及為耶三哥者其尊属也又謂郷中多不𤍨地卑

使然或囬換得數項髙田則婚嫁可以SKchar朢扵以見

公尊祖敬宗出扵真誠而他日買田𭣣族之意實權

輿扵是然則出當盛際而屹為一代宗臣子孫百世

其由来逺矣

    許下帖

此行次許下荅■聖帖中云示及省𤗒兒子與李教

授謝家兄弟俱過省兒子即忠宣忠宣皇祐元年

士公以慶暦八秊由鄧州求守杭眀年三月十一日

次許淂書正南省放進士時也欽聖不著姓今亦莫

可考而籖題蔡欽聖扵何𠩄㩀㢤

    翰長帖

此荅翰長學士帖不知爲誰言近以此事謁見今聞

彦國之好不復言之亦甚减憂其先憂後樂之意何

如㢤盖慶暦中鄭公𠕅使契丹和好始㝎中國於是

息兵垂五十年彦國鄭公字也𠩄云邉上乏人且勉

従事或稍寜息即有丘園之請則公爲西帥時耳至

恐門户一變有勃出勃  祻不惟公家子孫𠩄當

服𭙶而凡士大夫皆當寫置坐右以比盤杅几杖之

戒者也

    朱氏三帖

右文正二帖忠宣一帖皆与長山朱氏文正前帖末

明道二年表姪延之領後帖題慶暦五年延之領

景祐四年十一月自蘇徙知潤州明年寳元元年

正月十三日赴(⿰氵閠)前帖首云今月十七日至丹陽禮

上月日似矣而秊与譜頗不合慶暦五年公自右諫

議大夫叅知政事除資政殿學士知邠州後帖云大

郎来此既不修學又無事与它勾當兼異姓㤙澤卒

難淂便次陳乞語出真誠不為矯飾知為公言無疑

盖公𢆲孤随母適淄州朱氏登祥苻八年進士苐時

猶以朱為姓後乃復范氏及貴乞用南郊恩贈朱氏

父太常愽士而以䕃官其子弟三人此𠩄謂七哥豈

公同母弟耶前帖称秀才後帖遂稱官人則𥙷官後

書也朱氏扵公有長育㤙宜扵死䘮患難極意料理

動靜休戚必置懐抱至扵居官臨滿直湏小心㢘㓗

稍有㸃汙則晚莭飢寒可憂更防児姪不識好惡之

戒此其忠𢈲惻怛之意溢扵言間雖子孫世守之可

也忠宣帖緘題云尚書右㒒射范某外封且識以髙

平郡公印必晚𡻕在相府𠩄遣公之父子以忠義傳

心一筆一畫皆謹𢈲有法度視夫𨅶急如飄風驟雨

者為何如㢤

    尹師魯二帖

景祐二年公上論遷都事与吕文靖異議黜知饒州

秘書丞集賢校理余靖言加罪言者非太平之政坐

落職監均州酒稅而太子中𠃔館閣校勘尹洙又言

范某義兼師友乞従䧏黜亦坐貶崇信軍莭度掌書

監郢州酒稅此二帖皆尹公在郢時公𠩄遣問若

曰日給外月月有横費家家如之至扵収檢邠酒候

送鄧醖合花蛇散和方送上此見朋友有捄䘏通財

之義而惟君子樂道爲能盡之也其後公鎮鄧尹公

再貶監均州酒稅與疾来鄧以存沒託公則公之扵

尹可謂生死不易其諒者矣然楊洪二公䟦語苐二

帖是自均来南陽時且以不湏与衆云云爲戒今帖

中無此語然以動止休勝及報他貧且安也䓁語則

非在均時矣恐此䟦非此帖也前帖衘縫有王𢈲之

順伯隂文十六字印知為順伯𠩄蔵順伯臨川王和

父之孫好古愽雅為中興苐一徽文公与之友善集

中載其書問可考也田元均諱况盖謚宣蕳云

   韓魏公与徐州孫龍圗書跋

汝南文正公皇祐三年以户部侍郎出知青州充淄

濰等州安撫使明年壬辰公年六十四徙知頴州夏

五月二十日行次徐州而薨時孫威敏公守徐實為

公治喪具赴告于魏公魏公方𠕅判郷部遣文致奠

併移書威敏請令幹吏同辦惜一老之不愸歎保障

之無人情至辭衰有䔍棐時二人之意先是公守鄜

延大臣謂公不當与趙元昊通書請斬公威敏知諫

院上書為辨乃淂降知耀州則威敏之扵公可謂有

始有卒之知而亦豈𥝠𢈲公㢤此帖今蔵范氏固當

附之𥙊文与之並𫝊可也

   䟦蔡忠恵公帖

清溪爲泉州属縣此帖必忠恵守泉時𠩄作盖忠恵

以皇祐間請郡便飬遂得来泉一尉貪墨扵政未爲

大害而忠恵猶按彂其𥝠曽不少恕扵以見旌别㳤

慝古之君子未嘗不以之自任提刑司封莫𦒱其人

𠩄謂承制不別状者按宋制景徳中置諸路提㸃

獄公事以朝臣充副以武臣閤門祗候以上充天聖

間罷■道二年復置内殿承制武階官在崇班之上

此或其副未可知也觀光以此相示澷志𠩄聞若夫

尚論忠恵書法亦何俟予言㢤

   䟦范文正公黄素小楷伯夷頌

文正公以寳元元年赴潤道謁狄梁公廟為之作記

立碑又十三年皇祐三年鎮青社用黄素小楷書伯

夷頌𭔃蘇才翁蓋去公薨半𡻕耳扵是公屢以言事

忤㫖出殿外服知其道之莫可行也𠩄以仰睎古人

而扵伯夷之清風梁公之大莭竊深慕  公之迹

可以諒公之心矣𠩄謂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

非其徴乎

    睢陽五老圖

睢陽五老圗今蔵姑蘇朱氏朱氏故兵部𭅺中諱■

之裔盖郎中在五老中其次四作圖時年八十有八

矣其孫後以金兵迫逐渡江僑居姑蘇間畢氏世𫝊

是圖遂以地入畢氏而易得之圖為朱氏物數丗尚

寳藏無恙而其曾孫徳潤復以藝文逰縉紳大夫間

丗澤之滋於是乎在自兩河失守棄家南徙是不一

姓問其系緒且吃吃莫能道况望其寳有先丗遺像

而尚論其丗如吾朱氏者哉

   跋蔡乆軒書謝丞相遺事

宋有天下晏安三百年固學術扶持之力而小人乗

間抵𨻶亦或藉為惡直醜正之具元祐姦黨慶元偽

學所以誣衊正士銷沮元氣者如出一軌然格人元

夫不遏其披猖横潰之鋒而徐為覆護圖回之計未

甞不深致意焉嗚呼亦天相之矣徐嚞一蚩妄人而

欲詆誣文公售其姦欺使惠正在當時不有以顯斥

其非而隂折其萌則貽禍斯文将豈在秦李下耶此

惠正遺事出乆軒蔡氏乆軒親西山先生孫𠩄言宜

有考是可以正史氏之失矣予故得而具論之

   跋胡古愚鑾坡小録

麟䑓備太史記言之職而北門掌書命唐宋之制然

也今併屬之翰林專且重矣記言一職耳而孫覿撰

麟䑓故事上中下三卷載纂述論撰之制已不勝其

詳今古愚𠩄次小録殆孫志也然特備古愚之𠩄經

見而前後沿革猶有待而後具循序而升近在旦夕

予願因古愚續録而有請焉

   跋張魏公書心經

紹興二十六年魏公既𦵏其母夫人還次江陵上書

論和議之害䑓臣湯鵬舉承咸陽風𭥍劾其覬望𠕅

用有詔前特進張浚依舊永州居住又明年戊寅紹

興二十八年也SKchar山妙喜老人與公爲世外交乃遣

其徒了賢自浙入湘問公安否公爲手書此經以贈

𮗚其用茟沈著結體静深無一茟出離䂓矩繩尺之

外然公𥘉未甞以書名世特其勁偉之氣充積干中

故形之茟畫自然無毫髮之遺恨也賢甞住豫章上

藍徽文公集有爲賢題魏公帖䟦語豈即此經耶

   跋鄭左丞𠩄蔵中朝諸老手帖

延祐中

上方紹隆文治𦒿俊在服天下庻幾日朢隆平平陽

鄭公實朝夕左右弥綸潤飾以成其豐洽之㓛者也

于後公分藩持莭久次外服元老大臣懐想不置移

書問勞囙其蕳櫝之存固可以想見衆賢和朝之盛

矣某疇昔承乏班行甞得瞻朢諸公履舄之末光仐

従公竊觀翰墨扵典刑淪謝之後貞元舊臣獨豫

齋王公迂軒趙公与公如大鼎之三趾爲四方之具

瞻大雅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請歌以夀公又曰

維仐之人不尚有舊請并歌以爲世鑒焉

   題袁仲長𠩄蔵松雪翁書洛神賦

洛神賦大令嘗屢書之世傳十三行者以其𠩄見入

石非可遂以爲㩀也栁誠懸謂人間合有數本則固

不止是豈他本誠懸亦未之見耶此松雪老人𠩄書

全萹雖自用其體然應規合矩可謂善學大令者欤

今人觸目𧸛本一見便疑其非然不知其中固有不

可以偽為者矣微仲長盖未𠯁以語此

   䟦晋卿𠩄得牟方仇三公詩卷 --卷(⿵龹⿱一龴)

某年長扵晋卿而出逰諸公耉老間乃在其後扵時

𨹧陽牟公居霅新安方公居杭如成都兩石笋之相

朢人固知為神物而不可狎近之也然二公之扵晋

卿皆能破去崖岸折軰行而交之則二公之鑒賞豈

私一晋卿者㢤方韶父劉元益吾郷前軰而某之執

友也韶父國子進士元益太學内舎生甞与𬽦仁近

在亰庠同業最久且故兵後皆以詩鳴其貽書介晋

卿以謁者固将引而進之扵道非有𠩄覬為利逹計

也今五公相⿰糹⿱𢆶匹下地而晋卿与予亦既老矣然自其

時而𮗚之則世好之酸醎巳戞戞乎不能以相入特

未知後是又如何耳晋卿装治三公贈詩成卷 --卷(⿵龹⿱一龴)因識

之其末如此

   題髙尚書畫雲林𤇆嶂

房山老人𥘉用二米法寫林巒𤇆雨晚更出入董北

𫟍故為一代竒作然不輕扵著茟遇酒酣興發或好

友在前𮦀取縑楮研墨揮毫乗快為之神施SKchar設不

可端倪仐俗工極意臨摹豈䏻得其仿佛㢤昔米元

嗜石見輒𠕅拜子𠩄甚愛其能脩容乎

   跋張直夫先生𠩄得家樞宻四詩

樞宻家公之奉使祈請此何如時盖辭命方申而運

祚巳去夷然姜里之拘痛甚秦庭之𡘜公之是心知

有名義而不知有死生春秋之用深切著明固一世

偉人㢤扵時吾郷張直夫先生亦以大學諸生従

狩京都公一見待以國士雖其言議曲折㮣莫能

而贈言在紙尚𢢽𢢽如也先生之嗣子樞寳蔵益謹

復為辞請亰兆杜原父用𨽻古書之繫于其後貫従

樞借觀作而言曰夷齊之事扵啇為烈而太公謂其

義人扶而去之然則公之𠩄以自靖自獻而

世祖皇帝之𠩄以函容覆護之者是皆綱常大計之

攸繫漢唐末際胡可擬㢤公詩四章其一雪山辞也

著㱕㓗之意与朋友共之其属朢先生則誠在矣宜

樞有以表見之也

   䟦葉南康撰書俞果齋先生墓誌

果齋先生學𠯁以致用而湮鬱弗偶一時牧伯之賢

欽其行義至則欵門願交如陳蕃之扵徐孺子李及

之扵林君復亦𠯁以表世而厲俗矣葉史君其髙苐

弟子也實爲製文銘墓且即書之掲徳振華不其至

㢤然予扵史君則重有嗟焉使其晚莭有以自靖則

手澤之存雖与魯公同諒可也嗚呼悕矣

   䟦仙都府君王公手書碩畫

昔仙都府君讀資治通鑑取其有𨵿扵天下𢧐守大

計者凡九則手書之題曰碩畫蔵于其家時則南北

分裂畫江自固時也其後魯齋先生彂篋得之装池

卷 --卷(⿵龹⿱一龴)識夫爲學之大用固在扵此一道相承将以推

之事㓛豈曰呻吟佔畢之末而巳也自淳祐庚戌

池迨今元統乙亥閱𡻕八十有六而貫始従其家借

𮗚撫事變之滋異攬遺墨而興嗟則夫新亭舉目之

感又将若之何而自巳耶

   跋歐陽公二帖

此歐陽文忠公二帖用澄心堂紙作書舊蔵起居舎

人范公家仐其六世従孫俊出以示貫囙与亰兆杜

原父同觀貫前後見公集古録跋尾真迹百十華意

轉摺与此脗合無二况杼山劉公南澗韓公平園周

公丹稜李公石湖范公𦒱覈𡻕月審訂交㳺一一詳

具正公在西府時𠩄作杼山定為荅蔡忠恵帖帖中

頗有殘缺賴平園題語尚𠯁證也後帖𠩄謂吾儕言

取信盖各自有病痛固𠩄以深砭忠恵而亦前帖

用快太過之意不寜二公将百世之下誦繹其言者

寛鄙敦薄庸有巳乎范氏之澤積久不泯又可因是

而㮣見之矣

   跋中書舎人潘公与方新州帖

里中方祖茂字仲實家蔵宋中書舎人黙成先生潘

公遺其祖新州太守手帖一𥿄由新州𥘉筮為徽州

祈門主簿将之官時𠩄得其言當官唯㢘勤不茍為

上不患人不已知又謂老夫起白屋㦄仕二十六年

無一畞可耕一椽可居然俯仰無愧怍正自可樂葢

舎人公与蘭溪范少𠈃為婣家而新州范之自出又

壻其家愛之深故戒之切也予忝桑梓晚出多及與

潘范方三氏子孫㳺今去之二百年而子孫之出扵

三氏者往往尚皆以詩書傳業祖茂又能寳祕此帖

視如曲阜之履文貞之笏則其世澤之滋有引勿替

徴之扵此吁可信㢤祖茂距新州五世其従父兄樗

實為請題故書以歸之

   跋舊本瘞鶴銘

銘在潤州焦山下刻扵崖石久而崩摧覆壓故不𣸪

淂其全文歐陽文忠公以舊記称王義之書為非人

疑頋况号華陽真逸而此書類顔太師沈存中真以

為况至董逌書䟦則謂陶𪪺景甞居華陽故自号華

陽𨼆居𪪺景著書不称建元直以甲子紀嵗今曰壬

辰曰甲午則壬辰梁天監十一年甲午十三年也弘

景以天監七年㳺海岳住㑹稽来永嘉至十年還茅

山十二年弟子周子良化去𪪺景為作傳即十一年

在華陽可知也又謂往時卲興宗𦒱次其文闕四十

二字而六字不完又有六字不知其次今按此闕三

十四字而八字不完又當𦒱求他本或質之崖石庻

得其真耳

   書婺本易程氏傳後

易程氏𫝊版本惟婺學舊刻經東莱成公校定最為

完善皇慶癸丑之燬版不存矣而故家𠩄蔵亦多散

落予舊有是本擕至亰師囙与臨川吳先生四明𡊮

先生談次及之異日呉先生請用他書貿易予曰何

用易遂舉以歸吴氏南還求之數年不可得且託張

君子長従朋友借本校正亦不可得至元丙子秋至

城与子長㑹重言及之子長忽曰前是數日有人持

是書詣予求售視其卷 --卷(⿵龹⿱一龴)有服膺齋官書印意其為州

學故物以先人嘗為教官懼戓人之議吾廋也故辞

今當為子謀之明日子長以書来子其直統鈔十楮

㱕而即用故帋𧚌潢示存古之意焉仐讀易者必曰

自程氏計其梓行扵江浙閩楚無慮數十本大抵取

便帋墨易扵轉售魯魚亥豕随閲随得承訛踵𮘸𥫄

為故常成公𠩄校本文公素𠩄称善學者何自知之

而予獨拳拳求索仐茲偶得以為𢈲幸其与俗好異

焉例如此識于卷 --卷(⿵龹⿱一龴)末示吾子孫其勿䡖棄

   蘇長公書登州海市詩後題

右蘇長公書自作登州海市七言古體詩一章凡十

二韵集有小序而此不著登州岸東大海每春夏之

交扵波濤晻靄間見城郭邑屋樓臺觀闕叅差隐見

而人物車輿𮪍従禆販之類往来𮦀遝不啻通都要

區之突出乎前里俗夸言海市以為異餘時莫之覩

也長公以元豐八年八月自陽羡起知登州十月十

五日至登二十日召為禮部貟外郎念竒觀之非時

而兹㳺之莫𠕅乃瀝誠致禱扵海神廣徳王之廟明

日見𠩄謂海市如春夏焉因作詩紀異視昌𥠖公之

謁于衡嶽不亦異體而同苻㢤儒者語常不語惟海

市之云涉扵竒詭佛言幻境豈近是耶然則盈天地

間一氣耳其屈伸消息固有忽然而成形亦有窅然

而莫知其終始者矣海為㱕墟魚龍物恠何𠩄不有

則夫翕是百物之精而使光景變化随感随應為城

邑樓觀為人物車騎尚皆神之𠩄為而造化之迹也

黄太史云東坡乞得海市不時見神物亦愛魁礧之

士乎此𠯁以明長公之心矣夫奚疑㢤

   題朱文公手書二詩後

此二詩興𭔃高邃不類常作文公謂為李後主手寫

詩而不眀其何人𠩄製雖書贈𠦑昌要必有𠩄為矣

文公以淳熙八年八月改提舉淛東常平茶鹽命既

下乞奏事之任十一月已亥見上延和殿遂以十一

月戊申視事𠦑昌諱景愈姓潘氏文公婣家吾婺人

當文公趨朝道經蘭溪𠦑昌追送扵釣䑓一時崇論

竑議必有及扵道學不明人心不正而難言之者故

書此以識其感然以䟦語𠩄舉弘景之詩之意而深

求之則亦可以㮣見抑後主既書是詩偉矣而復以

無生混茫者亡其國其為啇鑒何如㢤况今又後之

數百年豈道學卒不可眀而人心卒不可正也欤予

扵是而重有嘅焉

   䟦潘黙成鄭北山二先生帖

中書舎人潘公宣政始用而以言議一忤於宣政紹

興𠕅召而以直道終忤扵紹興風莭嶢然繫乎天下

之朢矣晚𡻕退休里居与資政宣撫鄭公以名誼相

尚為忘年交鄭公帥蜀數年受誣秦氏卒斥死南荒

而潘公巳不復見然則二公之所以自靖自獻扵剛

毅直諒而不囬者豈不𠯁以增吾郷邑之重㢤此卷 --卷(⿵龹⿱一龴)

二帖前一帖是潘公居里時荅友𠩄作後一帖則鄭

公在益昌時潘公嘗貽書問𠉀此其復簡𠩄謂記念

拊存欽佩不忘者其相輔以仁相勉以義必非世俗

浮夸溢譽之常言前輩交情真切懇至尚可以爲攬

古者之一鑑詩曰維桑与梓必恭敬止而况翰墨猶

存典刑未泯予其無歆豔乎

   題重摹唐本諸葛忠武侯像下方

右漢丞相諸葛忠武侯畫像重摹王齊賢家朱文公

𠩄識本齊賢姓王氏諱師愈丞相魯文定公従父文

公作寧菴記𠩄云侍講王公是也諸子即謂伯海兄

弟伯海諱瀚SKchar官主管仙都𮗚是生魯齋先生其家

寳蔵忠武侯此像錦褾玉軸極其潢飾之羙矣魯齋

先生自少獨慕忠武侯之大莭至摹此像刻石齋中

比年子孫不振以像㱕富民而石亦皴剥予甞即家

訪得之搨SKchar數本旌徳令劉君粹𠂻与予同有嗜古

之癖囙以其一𭔃之粹𠂻愛其名茟而惜其澷漶不

真復求善工移寘縑素𭔃書請題按文公撰侍講碑

文叙其學出扵郷先生潘公而受易論語說扵龜山

楊公令長沙日汶上劉子駒廣漢張敬夫皆居郡中

囙得逰従講貫則従子駒借像臨摹而請敬夫題賛

盖是時也文公扵慶元乙夘題辞謂子駒劉丈而兄

呼齊賢兩家夙有事契故親之耳是年𥘉改慶元距

三君子之亡巳久又四年而山頽梁壊公亦已矣忠

武侯有佐王之才而時則不偶有經世之略而用則

不究乃其所立之正所志之大則自伊𫝊而下一人

而已像傳于唐要有所據卽而觀之所謂有儒者氣

象而庶幾禮樂者尚可槩見於兹藏于子駒臨于齊

賢而宣公贊之文公識之其以是哉然則粹哀其亦

知所慕乎謂世變日下而無有聞風興起焉者則吾

不信已

  題唐臨吳興二帖

臨書昉於右軍而滋盛於歐禇惟其過之是以似之

耳於時諸葛政馮承素趙模韓政又專事蘭亭其後

臨學之家稍稍相㳂而起今蘭亭及鍾王郗謝諸帖

臨本猶有存者然鉤摹響榻又各殊品鉤摹以填白

易失精神響榻非至精至熟則不能近之此吳興二

帖方圓轉折應規入矩出扵能筆無疑鮮于公謂得

之駙馬都尉楊氏楊氏慕李和文王晉卿之為人好

蓄法書名帖嘗臨其家所藏眞迹衘幅識以副騑書

府印刻之第中之清讌堂此葢其未臨時本也鮮于

公官婺時與成齋王先生為文字交故輟以贈之而

自著其所出扵後神物亦得其所歸哉使留之困學

齋中則六丁亦取之上天矣予從雲卿借觀因為二

帖志喜如此

  題劉原父書莊子秋水篇

昔予讀歐陽公集古錄知其所記古器物形製量數

篆刻字畫必經劉原父侍讀反覆論辨而後定原父

之學不可及矣而其翰墨世少見之今觀鄉相魯公

家𠩄藏原父手書莊子秋水篇大約字盈千餘筆墨

鮮潤楷法豐美出入蔡薛間信一時書苑之珍哉原

父初以蜀烏絲䦨作書魯公所得特臨本耳亦且餘

二百年優孟之似孫叔敖以其形似有不可揜焉者

耳亦孰知相馬之法固當求之驪黃牝牡之外哉

  題坡翁書寄鄧道士詩

此蘇長公寄鄧道士詩作於惠州而書扵容州盖遷

海南時也猶子遲者文定公長子湧泉先生紹興中

守婺愛其山水清淑因留居之婺有蘇氏寔始于是

是詩空海念公得於吾婺其為湧泉家物無疑但不

知空飛無迹與少林壁觀法有同有異否空海其有

以復我哉

  題宗忠簡與妹壻朱主簿昉帖

忠簡請回鑾諸表奏與諸葛忠武侯出散關二疏皆

執理不回發義激烈以其出於血誠故也公之從曽

孫誠出公與妹壻朱主簿彦昭手帖示予所謂将兵

冒暑隨分粗遣又謂投老任事𠩄責甚重更藉爹祖

積善之庇存四五年庶有絲毫可霑骨肉藹然仁義

之言而孝弟忠信之實不可揜矣盖此帖是由京口

滏陽時𠩄遣使天心未厭姦蘖不萌豈但骨肉藉

其絲毫之霑将神州全壁社稷靈長實嘉賴之嗚呼

臧孫有後予之𠩄望於誠者肆其在是

  跋趙文敏行書千文

呉興公少時喜臨智永千文故能與之俱化自登顯

仕賀書名頗厭人求索有出縑楮䄂間輙盛氣変色

深閉固拒之乃巳然名士大夫相知之厚与挟貴而

来者間亦欣然行茟好事之友又或鼔勇㫄噪至其

淂意自謂追迹古人亦近世書家之一竒㢤此卷用

蜀中粉箋作書而正草𮦀出不區區泥古而无一毫

窘束之態今人欲以摹印脫墼之工而望闖其藩難

   題子長作謝太𫝊王右軍𦘕賛後

世言晉室崇者荘尚玄虚公卿大夫以清談相髙卒

至扵蹙囯短祚而王謝二氏尤為人門之望尤不為

公論𠩄貸者也嗟乎以是而論一代風俗似矣而人

物物論固未之盡律以吾孔氏家法則夫優劣可否

庸可置而弗論㢤以謝太傅之沉識雅量桓温冲玄

在其併苞翕受之中一談𥬇項操縦闔闢之而彼固

莫之知其籌䇿為何如乃若王逸少之忠規清裁料

殷浩不𠯁以恊和中外重計安危先事進誡而深以

㩀形势消乱萌為制勝之一機逮其誓墓不仕此固

髙世之莭謂軋扵王述取居其下則淺之為知逸少

矣比安扵導文雅誠(⿱艹石)過之而謂逸少惟以書名不

幾扵藝掩其善者乎必(⿱艹石)吾文公先生之言安固有

心中原然亦為清虚𠩄絆展拓不去千載之論至是

定矣予困吝中子長佳友時時以文字相激彂近復

以𠩄著太𫝊右将軍畫象二賛𭔃予使寓目焉子長

之厚意其将有益扵予予頋曷𠯁以當之㢤昔予考

覈人物而以為晉之清虚其究殆起於季漢矜尚名

節之徒知以名檢自勝而不知其流遂至扵是而莫

之止也嗚呼安得中行之士而与之論中庸之道㦲

因併諗之子長儻然之乎

   䟦趙文敏帖

往予在亰師従文敏最親且久竊甞有SKchar扵書法曲

折盖書雖末藝而必以學為槖籥識為機括而區區

求精扵華墨之間者朢造其閫域難矣盖文敏之書

根扵英姿敏識而成扵清機絶鑑非可以一蹴至也

猶記寒夕宿齋中文敏談餘試濡墨覆臨顔栁徐李

諸帖既成命取真迹一一覆校不惟轉摺向背無不

絶佀而精采彂越有或過之予問其何以能然文敏

曰亦熟之而巳然則習之之久心手俱忘智巧之在

古人猶其在我横縦闔闢無不如意尚何間㢤戴生

良頗好書而未知其方故以文敏一帖遺之而薦其

所見聞者若是生其即是有發則予莫之知也

   題倪生蘭亭二十本

貞𮗚間蘭亭始出趙模諸葛政馮承素韓政實専臨

榻之事而禇河南虞永興諸公又别臨之乃若蔡君

謨薛紹彭黄魯直米元章之在宋尤以此爲愽稚中

一竒事㝎武本最先入石而扵其間又有肥本痩本

五字損本不損本之異自重鐫别刻相望而起歐六

一集古録䟦尾凡九首而尤有耴扵蜀寳月本畢少

董家聚古法書蘭亭本多至三百賈魏公亦数十本

如玉枕則以燈影縮而小之者耳世之𦒱論蘭亭往

往以⿱觧虫 -- 蟹眼懸針金龜八字細舋杵痕决其真𧸛是未

必然臨書如𫝊神寫照區區求之形似抑巳末矣昔

予甞従縉紳先生俻論茲事因倪生仲權以此卷 --卷(⿵龹⿱一龴)

示姑即其𠩄聞試一諗之

   䟦文長老𠩄藏曺泰宇戴帥𥘉詩

藥師奉化名寺有大沙門經公畢萬通天台教觀有

文而不自耀今萬夀華國文師其上首也經公少従

其郷曺泰宇先生學而及交戴帥𥘉先生二先生常

往来𭕒之㳺息以經公之雅裁好賢無斁故也泰宇

不娶無子死𠩄為詩文多散軼帥𥘉最得夀其藳卷 --卷(⿵龹⿱一龴)

稍有𫝊者此卷 --卷(⿵龹⿱一龴)華國𠩄次泰宇一詩尚其遺墨帥𥘉

二十五詩則經公得之𠩄見而手録之者耳其末繫

經公律絕五首雖楮墨不完手澤𠩄在尤可以識象

環之感矣予不及識曺先生而𭧽時聞諸戴先生固

巳知其為脩愽冾之士觀戴先生𠩄作衰詞又知

其論著諸經𢘤有成說疲精耗思扵㫁編殘蕳之中

而不能貽之永久此太史公𠩄以必欲寘之金匱石

室蔵于名山以待後世豈過計㢤扵是戴先生下地

且二十年前脩浸逺後武亦稀雖近在州里語其姓

名或吃吃不䏻荅者有矣華國樷林宿徳乃能慨想

遺風圎融義際使茲文句幸免湮墜以克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羙

存十一扵千百抑賢矣乎

   題趙龍潭草書坡公赤壁二賦

自頃浮沉班綴頗嘗SKchar聞中原文獻之緒而龍潭翰

墨獨未之見今此卷 --卷(⿵龹⿱一龴)赤壁二賦草法森然自旭素閑

栖而上泝芝靖𭔃方圎平直扵振迅𭰗厲之中泰和

盛際其流風遺韵尚彷彿目間也然疑後賦末幅十

三行茟𫝑散緩如驅六州塞下之児寘之王謝子弟

之行周旋歩武自覺蹙然失措要之碧落碑詎容有

𧸛本㢤

   䟦楊文元与劉子固書

右楊文元公与劉子固縣尉手帖一紙今蔵劉氏家

𥿄墨尚如新盖公坐以學黨久斥起爲祕書郎稍遷

将作少監㽞官亰師子固其里中子𥘉筮爲尉致書

通問扵公而公小楷細書以荅之無一茟少縦且以

臯陶之兢業曾子之戰兢者深寓期勉之意則知公

心學之正造次之間純眀儼恪如臨君師雖尋常小

夫竿櫝必致其敬謹又以是平居接引後進壹是中

和之𠩄著見者如此想其一時感彂興起為何如㢤

然則子固亦必有以當公飭厲之𢈲而無媿者矣三

復降歎而以其帖還之劉氏





栁待制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