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柳待制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卷第二十 柳待制文集 附錄一卷
元 柳貫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元至正刊本

附錄一卷 --卷(⿵龹⿱一龴)

   元故翰林待制栁公墓表

公諱貫字道傳姓桞氏其先由展季仕魯食采桞下

囙以爲姓子孫居河東者在唐爲官挨宋南渡𥘉有

自觧従杭者生子曰森又自之浦江家扵縣

西烏蜀山SKchar四世至公之曽祖考諱藴俱鞱晦弗仕

而寓迹扵醫祖考諱𥙷之廸功郞嘉興府崇徳縣主

■考諱金忠翊郎髙郵軍髙郵縣今入■皇朝以公

貴贈奉訓大夫淮安路泗州知州飛騎尉追封浦江

縣男妣俞氏諱媯追封浦江縣君公之生也外大父

閤門俞公葵暨泗州府君同擢右科進士苐囙命之

曰䝺義取以兩文易㒳武䝺扵今文爲貫故公自署

其名為貫云公幼有異質頴悟過人嘗侍泗州府君

謁神祠得旁人𠩄遺金珠可直萬緡宻伺其人復至

而還之泗州府君大驚知其噐量不凡期以逺到丱

𡻕遣受經扵同郡金先生履祥即能完其旨趣而扵

微辭奥義多𠩄發揮既又執弟子禮扵同里方先生

鳳栝吴先生思齊粤謝先生翺三先生隠者以風節

行義相髙間出為古文歌詩皆憂深思逺慷慨激烈

卓然絶出扵流俗清摽雅韵人𠩄瞻慕公左右周旋

日漸月漬不自知其與之俱化也杭扵宋為故都向

之宿儒遺老猶有存者公徧㳺其門無不折行軰與

為忘年交而與紫陽方先生囬淮隂■先生開南

仇先生逺句章戴先生表元𨺚山牟先生應龍永康

胡先生之紀長孺兄弟交尤宻徃来咨叩無虗日凡

學問之本末文獻之源流SKcharSKcharSKchar諸掌發扵論議

言必有徴不従事浮藻以追世好也諸公亦徃徃喜

為之延譽由是名聞扵一時𥘉東平王公俣持使者

節按察屬部夫舉學政教官之僃貟充位者一切謝

遣之更廻致前代賢士大夫之老扵文學者𥙷其䖏

扵是泗州府君為之起而主教扵郷邑公在侍側王

公一見輒加噐重亟稱薦之公年甫弱冠殊未有仕

進意後十有餘年始以察舉為江山縣學教諭又為

昌國州學正江山乃川阻山窮䖏昌國則𨗿焉雲海

島嶼間公不鄙夷其人𠩄至日與為士者談儒服俎

豆事人多化之用累考赴選集扵亰師中書左丞張

公思明首令子弟来𭕒學達官大人得公文皆竒其

才公例當教授一州用薦者特授湖廣䓁䖏儒學副

提舉未上改擢将仕佐郎國子助教由助教為愽士

轉將仕郎前後在弟子列者千餘人業成而仕後多

知名遷徴事𭅺太常博士時方承平稽古禮文之事

次苐並舉遇有𠩄討論公援㩀詳洽權古今之宜而

為之折𠂻廷議莫不服其精當沅州𡻕貢包茅四十

匭茅輕舟摇多致覆溺公請附以它貢物鎮其丹至

今以為便勲戚大臣諸謚者三百餘家文移山積乆

格不行公悉為考行易名以上凡三月而畢臨江守

李侯倜為部使者𠩄劾它使者力辨甚誣後終扵大

官當得謚其子求扵謚議中毋及臨江事公曰著其

事所以百其非辜安可𣳚乎其子乃歎服柄國者𣣔

以其祖配食孔子廟衆莫敢忤公独毅然持不可而

止有神降于洛郡長吏列上歳曹乞加封爵公以為

神姦能鼓民不治將為亂宜下所部禁戢之儀曹符

本郡如公言監察御史馬公祖常薦公才任風憲章

𠕅上皆不罪丐外以文林郎為江西茅䖏儒斈提舉

視事伊始吏循舊比以例卷進𡻕為米八十右石公斥

去之後来莫有敗追𥫄其辨者龍興郡斈久廢公為

新其棟宇聘名儒為斈者師士風以之復振道士作

廟屋侵斈地東湖書院田为僧所據者一百三十畒

悉奪而㱕之它書院不籍所官者无慮數十舊設永

領一貟同其金設之出納公命勿設而以其事分議

所在學官豐城尸教席者不任職士子囙持其長短

交攻互訐公折以片言而各當其罪莫不心服修漢

光賢徐孺子墓一求髙士蘇雲卿祠故碑碣所絶司

関扵名教者必訪求而重刻之苟可以扶世道民者

無不爲也南康倉晝坐飛粮株連逮繫者百餘人公

𬒳行苜及慮府檄讞其獄鉤擿隠伏而得其精所平

反甚衆人尤服其長扵政事秩滿而㱕杜門不出者

十有餘年自號烏蜀山人扁其齋曰静儉成廬僅庇

風雨饘粥時或不給䖏之𥙿如若将終身焉

今天子更化之𥘉登用儒雅而■中朝諸老多巳

凋落近臣以公名聞于

上乃以翰林待制承務郎兼國史院編脩官起公於

家公幡然出見使者退謂人曰吾老矣忝列職禁林

儻縁次對而𫉬陳堯舜之道以禆

聖政之萬一豈非𦍒歟㑹有

詔復行貢舉法留主文衡扵郷闈竣事乃行到官僅

十閱月俄以疾卒于寓舎至正二年十一月九日也

享年七十有三省臺院監皆来SKchar賻集賢吴大學士

直方國子吳博士師道並敦郷曲之義共經紀其䘮

事靈輀南還諸公引紼陳奠扵都門之外道路之人

咸爲咨嗟隕涕夫人盛氏累封浦江縣君前公十二

年卒以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合葬于縣西通化卿

荆山之原子男三人長卣次同次囙孫男三人秬穎

穆秬早夭穎以父命用公廕入官未調女一人公氣

韵沈黙局度堅疑平居未嘗見其疾言遽色雖有桀

驁者亦皆望之而意銷孝友本乎天性弟實出後外

家俞氏遇之㤙意弥篤讀書愽覽强記自其䘮百氏

至扵國家之典章故實兵刑律SKchar數術之技異教外

書靡𠩄不通故其文涵肆演迤㫪容紆餘才完而氣

充事詳而詞覈蔚然成一家言老不廢詩視少作尤

古硬竒逸而意味淵永後學之士争傳誦之工篆籀

楷法善鑒㝎古彛噐書畫而别其真贗晚益沈潜扵

理學以為㱕宿之地焉𠩄著書有近思録廣輯三卷 --卷(⿵龹⿱一龴)

字系二卷 --卷(⿵龹⿱一龴)金石竹帛遺文若干卷 --卷(⿵龹⿱一龴)文集若干卷 --卷(⿵龹⿱一龴)方彚

次以行公之葬也御史中丞張公起巖以居胄監時

有同寮之推故既為之銘納諸壙中卣䓁復奉門人

宋濂之状屬溍爲之表掲于冡上溍與公居同郡學

同志辱㳺扵公最久知公爲最深𠩄以圗公扵不朽

後死者之責也非溍其誰是用弗譲書而授之俾刻

焉其辭曰

桞居河東爲唐望宗従宋南遷再世外官公生其季

逮今盛際以文易武承考之意延祐𥘉元朝多俊賢

公游其間翺翔後先于于而来列于庶位詩書禮樂

孰非吾事由中而外退也委蛇遺世獨立一紀于茲

國之老成日益淪謝鋒車在門公不俟駕有懐欲陳

堯舜吾君輪當次對乃以訃聞乗化而㱕公乎奚憾

士林盡傷失其一鑑斯文未喪儀刑具存表以石章

刻在墓門翰林侍 講學士中奉大夫知 制誥同

脩 國史同知 經筵事黄溍述

   元故翰林待制承務郎兼國史院編脩官柳

   先生行狀

 本貫婺州路浦江縣通化郷胡塘里

  曽祖考藴

   妣童氏

  祖考𥙷之宋迪功即嘉興府崇徳縣主簿

   妣金氏

  考金宋忠翊郎高郵軍髙郵縣令

皇元贈奉■夫夫淮安路泗州知州飛𮪍尉追封浦

    ■■男

   妣俞氏追封浦江縣君

光生諱貫字道傳姓柳氏其先出于有熊至展禽仕

魯為士師食采桞下自以為姓自後子孫𡫏盛世家

河東宋建炎中先生七世祖鑄始從趙忠蕳公鼎自

河東𨗇杭子森復自杭遷𭒀之浦江森三傳至藴生

崇徳縣主簿𥙷之崇徳生髙郵縣令金高郵先生父

也以咸淳六年庚午秋八月一日生先生扵烏蜀山

私苐先生素有異質雖未成人時即不苟耴甞随高

郵逰神祠拾人𠩄遺金珠可直萬緡宻伺其求而還

之髙郵驚異甫及冠遺受經扵蘭溪仁山金公履祥

仁山逺宗徽國朱文公之學先生刻意問辨即能䆒

其旨趣而扵微辭奥義多𠩄發揮既又從郷先生方

公鳳与粤謝公翺栝吴公思薺㳺歷攷先秦雨漢以

来諸文章家大肆扵文開闔變化無不如意先生曾

不自以為是復褁糧出見紫陽方公回淮隂龍公開

南陽𬽦公遠句章戴公表元永康胡之絶長孺兄弟

益咨叩其𠩄未至諸公皆故宋遺老往往嘉先生之

才無不為之傾盡隆山牟公應龍淂太史李心傳史

學端緒且諳勝國文獻淵源之懿儀章官簿族系如

SKchar諸掌先生又徃悉受其說自是先生之學絶出而

名聞四方矣  國朝大徳四年庚子先生年三十

一始用察舉為江山縣學教諭至大元年戊申𨗇昌

國州學正江山乃大山窮絶之境昌國則邈焉雲海

島嶼中先生皆以詩書變其俗𦒱滿至亰中書左丞

張公思明一見輙噐重俾諸子師事之當時𭈹為名

公卿者争相延譽如恐弗及吴文正公澂嘗語人曰

東陽栁君卿雲甘雨也天下士將被其澤程文憲公

鉅夫以墨一丸授之曰文章正印今屬子矣延祐四

年丁巳先生年四十八銓曺以士論𠩄歸特授湖廣

䓁䖏儒學副提舉未上六年巳未改國子助教階将

仕佐郎至治元年辛酉陞愽士轉將仕郎諸生敬之

如神明其後散之四方㡬千餘人去為良御史名監

司者甚衆泰㝎元年甲子先生年五十五遷太常愽

士陞徴事郎時方承平稽古禮文之事次苐並舉遇

有𠩄討論先生為權凖古今敷繹詳緻SKchar議莫不多

之勲戚大臣請謚者三百餘人文移山積先生為之

質行定名三月皆畢臨江守李侯倜為部使者𠩄劾

他使者力辨其誣後官至集賢侍講法應淂謚其子

欲入金没臨江事先生辭之卒明其非罪枋國者欲

以其祖配享孔子廟禮官承望風旨唯恐有忤先生

毅然持不可事遂𥨊有神降于洺郡長吏列上儀曺

請錫封爵中書下其事先生以為神姦能皼民不治

将乱請檄𠩄部禁戢之沅陵𡻕貢包𦭘四十餘匭茆

輕舟搖押行吏多沈江死先生建言請損其三之二

附他貢以輸浙東西每三𡻕更造漕舟民甚苦之舟

一滲輒棄不視先生白相臣建船司以脩治之其當

新者聴給𣳚入𧷢吏錢母病民㑹有力沮者不行監

察御史馬公祖常薦先生堪任風憲章𠕂上弗報三

年丙寅先生年三十七以文林郎出為江西䓁䖏儒

學提舉龍興郡學久廢不治先生請宰府新之聘延

名儒孫轍為學者師士風為之復报他書院不藉於

禮官者亡慮數十其出納布粟従提舉署主領一貟

司之有力者常行貨求檄至則乾𣳚為奸先生盡罷

遺兮𨽻𠩄在學官提舉朝夕饍𡻕進米凡八十石皆

耴扵諸生餼稟中先生謝不受後来莫有敢追𥫄

弊者黄冠師建三靈廟以侵學地浮屠據東湖書院

田二百三十畞而贏先生皆為復之葺漢先賢徐孺

子墓立宋髙士蘇雲卿祠古碑碣𠩄紀有關扵名教

者必訪求而重刻焉凡可以扶世導民者無不為也

豐城學徒挾姦以持校官短長時主教者又不知以

職自振毎用計相傾先生各坐以其罪聞者心服南

康倉吏坐飛糧株連逮繫者百餘家省憲二府檄先

生讞其獄先生為鉤擿隠伏𠩄平反者甚多滿秩而

歸杜門不出者十徐年先廬數間僅蔽風雨而饘粥

或不繼先生䖏之𥙿如也先生雖居嵓壑海内仰之

猶如魯泰山作鎮海隅莫不以其出䖏為斯文𨺚替

之𠉀風紀行部必遇門承問而去至正元年𨐌巳先

生年七十二  朝廷更化徴用老成䑓閣近目有

以先生名聞于

上者扵是有

旨以翰林持制承務𭅺兼國史院編脩官𧺫先生扵

家先生即SKchar帶見使者退謂人曰吾今幸親 禁近

淂陳堯舜之道以賛太平之治死不恨矣㑹貢舉法

復行江浙行中書留主文衡二年壬午夏五月至官

僅七閱月竟以一病不起實冬十一月九日而先生

年七十三矣省䑓樞府而下皆来歸賻館閣之士至

扵灑泣集賢大學士吴公直方國子愽士吴公師道

經莚撿討危公素共經紀䘮事御史中丞張公

起巖在成均為同僚友至是哭之尤哀冢孫頴奉靈

輤南還諸公相與陳奠都門見者皆咨嗟隕涕三年

癸未冬十二月二十二日与夫人盛氏合塟通化郷

荆山之阡盛氏累封浦江縣君先十二年卒子男三

卣同因孫男三秬穎穆秬夭女一𠩄著書有文集若

卷 --卷(⿵龹⿱一龴)金石竹帛遺文若千卷 --卷(⿵龹⿱一龴)近思録廣輯三卷 --卷(⿵龹⿱一龴)字系

卷 --卷(⿵龹⿱一龴)藏于家先生局度凝定燕居默坐端嚴若神即

之如入春風中久與之處未嘗見疾言⿺辶䖏色雖有桀

驁者瞻其徳容莫不氣奪而意消孝友本乎天性季

弟實出為人後遇之有㤙不翅在家者生平以奬進

人材為已任諄諄勸誘至老不倦人有一善播之唯

𢙢不亟士𩔖咸樂歸之讀書博覧強記自禮樂兵刑

隂陽律暦田乘地志字學族譜及老佛家書莫不通

貫  國朝故實名臣世次言之尤為精詳善楷法

篆籕京兆杜公本謂其妙䖏不减李陽冰為文章

有竒氣㫪容紆徐如老將統百萬兵雖旗幟鮮眀戈

甲焜煌不見有喑嗚叱咤之聲若先生者庶㡬有徳

有言為一代之儒宗者矣先生既𣳚同門友戴良既

著哀頌一萹以洩無窮之悲復𢙢先生之羣行湮没

無以顯白扵耒世俾濂状之濂雖不敏受先生之教

為深囙不譲而蒐羅缺逸評隲成章以附家乗之後

雖言之不文𦍒無媿辭它日太常特為定謚史官特

為立傳尚有采扵此謹状

    至正五年十月  日門人金華宋濂状

   墓表碑隂記

先生𣳚後之七年其友烏傷黄公為著石表辭一通

凡若干言良淂而讀之未嘗不嘆公之深扵知先生

也先生家浦陽江之上自其先世頗能文而先府君

以科弟顯至先生遂以文擅於天下天下之士識与

不識咸䏻道其姓字雖武夫俗吏不通文義者亦争

得先生之文以為榮先生之見知扵當世乆矣然其

𠩄以知先生者徒以其文耳而徳之藴扵躬者人未

必盡知之也今想其温如春風肅如秋霜粲如雲霞

卷 --卷(⿵龹⿱一龴)舒凝如崖嶂之森峭恢恢乎而有容也汪汪乎

而莫測也澄澄乎而不可接也以之正家則家齊以

之莅官則官治盖将無𠩄施而不可然則先生之學

豈直文而巳㦲嗚呼先生巳矣其不可傳之妙亦既

与物而俱化矣自非石表之辭㦄叙而鋪張之後之

人何自而知先生雖然非公之善扵形容又曷𠯁以

致是㢤良故歎公之深於知先生也世之以文求先

生者視公爲何如㢤公少先生士𡻕而其出㳺於耆

老成人間乃皆與先生接及先生之SKchar仕中外也又

未始不与之相先後是盖交友中之最親且乆者惟

其交也乆故知之深知之深故書之審公非有私扵

先生也良猶記寒夕宿先生齋閣中先生擁衾語良

曰予之交友滿天下然知我者莫若黄公我死必求

表其墓嗚呼先生之有望扵公至矣而公固有以慰

先生之望㢤先生之子貞將刻公𠩄著表辭扵荆山

之𠩄良因書公之𠩄以知先生者附見扵碑隂丗欲

求先生之為人更當有考扵斯至正十年八月既望

門人戴良謹記

増附文十五則

 勅命

  𫯠

天勅命勅曰先生之道具存方冊非得真醇篤學之

  士敷繹扵後則道固黙隠而不彰矣爾桞貫性

  資髙朗學問宏深安貧樂道澹然無求執徳不

  回乆而益固是用縻以好爵列之京闈可授翰

  林院待制進階奉議𭅺爾尚益懋逺業以需顯

  擢欽㦲

至治元年九月十二日

 議

   元故翰林待制栁先生私謚文肅議

天地之運隂陽之化置太和扵生物之地置太粛扵

成物之時蓋鬯達茂遂之極非濟之以至嚴則盛者

不堅實者不確而發育扵春夏者終不𠯁以有成故

降之以霜露沍之以冰霰使昔驕虛𭧂溢者一旦収

歛縮閼折挫而無遺寓深愛扵至畏之中萬物莫知

其𠩄由然故肅者天地之𠩄以為教也惟人也亦然

導之以柔惠誘之以慈良俾人見而化之者春之和

也臨之以嚴恪以推其惰慢之氣持之以介正以格

其邪僻之心不怒而威不言而厲者秋之肅也育材

莫善扵和成徳莫善扵肅嚴肅之君子其猶霜露之

教乎故翰林待制浦江栁公先生負SKchar雄絶特之才

畜峻大剛方之徳發而為文則沉鴻而雅勁見之扵

行則端重而正直怠色不形扵面媚言不出扵口𠩄

學以聖賢為師而不戾俗以為異𠩄至以教化為重

而不阿丗以為同起為人師入造胄子周旋禮樂之

署統教呉楚之區晚𡻕就徴入掌帝制其扵闢異端

扶倫紀黜淫祀排𫝑宦勁氣直辭可輔SKchar訓危言卓

行可激貪懦迨其退而燕處凛然神居屹然山峙喜

怒不著語黙有恆可謂有徳君子矣先生既卒而元

亦亡時異典湮節惠之禮未舉門人咸喟歎而稱曰

士有易名况先生甞有位者乎惟先生之文天下靡

不聞知以徳配之扵義為稱先生之徳宏深博大兹

不敢擬議然表見而易覩者非曰肅乎請遵古者私

謚之例以文肅定謚如何衆咸曰𠃔㢤遂謚曰文肅

洪武十年春三月己夘朔日門人宋濓謹議

   桞氏譜記      天台方孝孺

桞氏浦江著姓也鑄始遷祖也師顔其字河東其故

𠩄居宋建炎初其遷之時也瀚字宗海鑄子也森字

子林彬字子均瀚之子也森之子何監字元潔藴字

元積也監生三子禪也祐也禪子則圎與慶圎夭則

慶子㫁不⿰糹⿱𢆶匹也祐子則友與更友子新亦不⿰糹⿱𢆶匹而更

無嗣也彬之子何温也温之子福福子周用用無子

帀周子甞甞子施亦絶也禪以下SKchar為不字非無字

也為其絶故不字也藴子補之字山甫其官則崇徳

縣主簿也崇徳之子則知髙郵縣事金字時聲也髙

郵甞以子貴贈泗州知州封浦江縣男則元之時也

其子為誰賀也諱貫字道傳也寳字惟善也實也賀

與實奚亦不字賀無嗣而實後俞氏也次子嘉諱者

何尊之也SKchar為而尊之學為當丗師而名聞扵天下

宜尊之也其仕則為翰林待制而私謚則文肅也寳

之子曰璟字景文璟之子曰復叔賢杞叔堅也復子

三恂性怡也杞子亦三愉恢悌也恂至愷不字未冠

也文肅公有子三人紹慶路學正卣致明其長也同

致和次也囙致文季也卣三子秬穎穆秬夭穎字伯

嘉為永豐尉而士唯子應士恕子如士魯子得其子

也穆字叔雍其子曰士忠子中而孫則崇本崇源尚

幼也同二子稠穟叔簡叔豐二子字也士恭士敬檖

子也稠無嗣也囙子程叔則而士禮士禧程之子也

自鑄自崇本十一丗矣十丗之家恆有之惇厚而文

如桞氏不若也文而名丗如文肅公難䏻也名丗而

有後以承之尤不可見也余是以樂稱之也

 跋

   書蜀山遺藁後

邑志載桞待制手書蜀山稿綿𥿄繕書不分卷数凡

四大冊每長闊各尺二寸厚寸餘書體倣鍾繇蔣大

従栁思臯秀才借閱客見之嘆曰造化精華當謹

守護鬼神恐攝秘之蔣心動封識歸之越三日桞氏

家燬㮣屬煨燼余過栁氏自泰甞及此自泰為言従

祖克復尚存一夲但扄藏極嚴余急為折劵借觀正

如志𠩄稱但𠩄言書法似鍾繇實不然大似魯公耳

雖無序目可考然按其文多係元統乙亥至至元戊

寅四年間𠩄著攷文肅扵天曆二年乙已自江西滿

秩歸卧蜀山著静儉齋稿十餘年為至正壬午起待

制而沒則此為第四冊可知冊首一幅有栁氏道傳

卬章又朱印一百九面今𠩄存只五十九面厚亦不

䏻及寸其為殘闕幾半然也又出静儉翁自賛小象

字𦘕與此稿本無二自泰又言文粛尚有手評下論

語及蒙古書誥勅皆従兄自㡬𠩄藏大抵文粛文氣

龐渾筆𦘕嚴正無一縦放畸佹處皆𩔖有道𠩄為令

人儼然起敬不得拜其遺像而然矣凡至人精華不

滅𩔖有神物以為訶護此祝融氏𠩄不得占盡者斯

文幸覯盥焚呵凍以書栁氏賢𦙍永共寳之崇禎丁

丑至後三日後學張燧識

   跋栁文肅文藁冊子

此栁文肅公手書文稿十四首予友朱君翼之𠩄藏

屬予識猶記丁丑冬甞跋公遺稿蓋元統乙亥及至

元戊寅間作此則其前六𡻕天曆己已作也前此者

廣長各尺二寸許視此方幅㡬倍(⿱艹石)書法之剛方耿

介與中縫之朱印尾冊之圗章則與此皆無略異焉

己已為公滿秩歸蜀山之年夏四月則尚候代江右

時耳先君子工書法酷𩔖公非直SKchar孟形似予甞戯

懇臨摹一幅雜原稿中歸之栁克復輩終不能辨與

晉穆帝令張翌寫表右軍不䏻自認正同時甫一紀

再展公稿而先君子已不可復作矣把卷為之長慟

若公之書法推轂扵昔賢宋承旨人物記甞稱公善

楷法工篆籀妙處不讓李陽冰胡元瑞詩藪曰虞楊

范揭書掩扵詩道傳與鮮扵趙鄧皆以書知名詩為

書掩此不待予品隲也順治己丑花朝夫次張燧題

扵妙來閣

 序

   送栁道傳赴江山序  剡原戴表元

古之用人權尊而法踈權尊則易扵取人法踈則人

得以盡其才吾觀周官六卿屬吏多出扵其長𠩄自

命漢晋之相SKchar三公皆得開府収召名士故薛宣有

欲吏朱雲之嗟而桓温亦以能客孟嘉為喜然不聞

扵庠校師儒之員有𠩄辟置惟其學行有稱於鄉則

人自聞風裹糧而従之此非獨其人之難而道固不

可易而屈也科舉興銓格宻其説先裁之以中人可

能之文藝然後拘之以愚不肖易成之𡻕月以至江

南異時自通守今丞主簿尉若錢榖刑獄諸僚若州

縣學官注調一决扵選部法不可謂陋而人情往往

不難扵為通守令丞諸僚而一聞師儒之號雖百里

之學亦趦趄畏赧而不敢輕赴彼誠知夫通守令丞

諸僚不過簿書胥吏勾稽剖析之𩔖而師傳之職有

不止是焉者則法之𠩄不及又繫乎其人之自為之

與屬者科舉之弊既除諸選猶守銓格惟縣學官以

其秩卑付諸下大夫之領之者使得專置有志節者

或恥為之而官益不重大徳庚子歳呉楚闕士待命

於中書行暑行署長取闕升府宰士奉牒以次禮進

其人廷授之觀者以為榮而吾友金華桞道傳得衢

之江山焉江山固衢佳邑氣清而俗簡貴僚使客車

馬之跡罕至道傳又金華良士攻文章通記覽不患

無以盡其才昔夫子嘆十室之邑必有忠信而憂好

學之不至道傳往而以好學鼓動江山之人道之成

也豈惟江山聞江山之風者且将四面裹糧而來扵

以為明時興文美化之助以成諸公能取人之名不

亦可乎道傳曰唯是為序

   蜀山静儉翁自賛

好學而莫SKchar致之望道而未之見也壯帀漫仕初何

與扵尊榮老而歸休亦焉往而不得乎貧賤也若乃

企卒𡻕之優㳺服終身之静儉則拄笏而看山飲水

而著書尚庶㡬可以傲兀夫無窮之丗變也

   又         安陽韓 性

熙乎春陽凜乎清霜無求扵名而名日彰敷教成均

議禮奉常方期盡皇猷之黼黻奈何岸烏巾以徜徉

是將使江山雅趣皆衣𬒳其文章之光也耶

   又

偉貌長身端嚴若神即而就之煦然春温海闊天髙

莫窺覘其宏度霆奔飇豎壹驅駕乎雄文來趨蹌之

襟佩作儀表扵薦紳出入容䑓振百年之禮樂昭宣

帝制焕大號扵乾坤惟其具該博崇深之學𠩄以⿰糹⿱𢆶匹

光明後偉之倫仰瞻遺像有涕霑巾倘使泉䑓之可

作庶㡬士俗之還淳翰林學士承㫖嘉議大夫知制

誥兼修國史兼太子賛善大夫門人宋濓拜賛

   又         眉山蘇伯衡

經濟之才宏博之學識見之高制行之確誠一代之

偉人乃萬夫之先覺

   五賢祠待制桞公賛  門人戴 良

朱學之傳至扵文安四葉綿綿公得其師猶水有源

際兹休明儒雅勃興乃以𠩄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扵帝庭帝嘉其能

俾居縉紳與鴻碩為倫莫之與京扵樂辟雍曰公是

宗髦士三千于于而従頌䑓有禮公訂古始佐明文

治成我皇之志大江以西政闕教弛武子之澤一墜

扵地公往化之有若時雨歸卧窮山垂十五年流水

去住浮雲往還鋒車薦至乃掌帝制惟公出處闗時

隆替出與時行處與道俱倏爾岐陽之鳳忽焉空谷

之駒千載SKchar窺蜀山巍巍

 祭文

   祭栁待制文        戴 暄

嗚呼哀㢤委河海不𠯁以盡公之閎博雄深披星斗

不𠯁以喻公之華辭麗筆當其剏意遣言揺毫行墨

下追班馬上睨莊屈莫不陶溶乎神化凌駕乎儔匹

而况律己温恭接人忠實行非難⿰糹⿱𢆶匹而動有典則言

不乖忤而心存整飭追古人而與徒豈庸態之䏻測

信人物之標表誠當代之英特至扵居官涖事務殫

厥職緒正奉常之儀禮化洽成均之訓迪提文印扵

儒䑓啟藏書扵石室皆𠯁以垂譽來今騰輝古昔然

而官僅階扵五品禄不上扵千石曽未得歷禁林之

納獻究蘭䑓之譔述何鳳翥而鵬飛忽飇散而星汲

嗚呼哀㢤國殞其良孰爲衡石人殄厥師莫有矜式

彼縉紳之在位因匐匍而賙恤紖公之棺者有以駭

都門之見聞臨公之䘮者有以興閭巷之楚惻况某

等近連姻婭蚤䝉振拔當靈車之逺還情怳怳以何

極睠荆山之故墟日徜徉乎履舄曽歳月之㡬何遽

長掩扵𤣥室痛幽明之夐隔莫以酬夫舊徳列觴豆

以告哀尚愀焉而來格嗚呼哀㢤尚饗

   祭先師桞待制文      戴 良

嗚呼先生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師文林之雄天既生之其必有意

將豐将隆先生之生雅厚英邁越自成童展也得師

蚤叩巖南⿰糹⿱𢆶匹謁仁翁衆理之淵至道之SKchar遂燭而融

乃充新得飲彼豪英一變温恭先生曰嘻庶廣見聞

觀厥㑹通龐材碩徳一二徧參有符其同遂發緒餘

衣被海內揚厲文風王公戚里緘幣走門惟日憧憧

二十年間穹龜鉅碑照耀提封我業己修曰騐扵為

以攄厥衷實艱初試邑校州庠⿰糹⿱𢆶匹登辟雍青衿胄子

聞氈而附鼓篋而従司誄奉常領教儒䑓聲甚渢渢

包茆有貢覆溺江湖再𡻕而逢先生䟽之俾附軺傳

以活疲癃従祀匪徳禮官憚威莫敢告忠集議之頃

先生折之氣厲言雍及涖洪都曽未期月教雨其濛

乃嚴矩範乃聘名師乃飭儒宫我疆我得先生正之

慚屈盲聾己則有粟先生均之廪(“㐭”換為“面”)士告豐報政而歸

蜀山之下浦汭之東飲水著書𤑔薪照字𡻕且十終

四海環眴英SKchar如山炳煥猶龍飛剡交章論薦公車

上達帝聦帝曰俞㢤命掌厥制士論稱公而今而後

庶其大用以収厥功天胡不仁賀轍未安門己吊凶

嗚呼先生今其已矣士失𠩄宗良也登門幾年于兹

肇自童䝉月夕風晨婆娑誘掖猶記徳容教我食我

戒我勸我在麻之蓬臨别謂我若子之質纎而必洪

窘兹賤寒乃我之責可不薦庸我觀先生我得我失

若闗厥躬一朝棄我山摧谷崩事(⿱艹石)萝中先生之生

位不滿能亦云顯崇先生之生踰七望八孰曰非翁

得正而斃固亦無憾我意不充哲人其萎道日淪䘮

⿰糹⿱𢆶匹遐踪我悲先生夫豈我私亦哀道窮輀車既駕

恭陳薄奠矢辭告衷嗚呼先生魂魄毅兮覽我哀恫

   祭故翰林栁待制先生文  鄭大和

至正六年𡻕次癸未十有二月癸已朔越十又八

日辛亥友人鄭大和致祭于故翰林待制栁先生之

靈曰自河圗授羲洛書𢌿姒而人文之朕己萌煥乎

有殷郁乎蒼SKchar漸至暢達而敷榮自時厥後或晦或

明迨春秋両漢之壯偉華贍猶為可尚至魏晉梁隋

之浮誇淪靡有不𠯁稱自後或盛扵唐復有五代之

淺陋再闡扵宋又逢季丗之殘零蓋未有若我皇元

之盛治作者之迭興也是故許文正之丕顯性言直

造周程之秘奥姚文公之恢拓文體上追韓栁而爭

衡倡之導之以勵多士鼓之舞之以風四方而斌斌

文學之美亦何翅龍興而雲集虎嘯而風生公時壯

年立志己宏従師問學負笈擔簦既見巖南扵仙華

又謁仁山扵濲水而𠩄謂知行並進者亦惟誠篤而

粹凝扵是悉心以傳授(⿱艹石)性理之精微文章之準䋲

公既盡得之矣宜乎志益篤而學益進故其氣貌之

温温徳性之蒸蒸使人就之則儼然而威即之則肅

然而清蓋不可以意而將迎公不自爲己𠯁而猶廢

寝忘餐究理㑹原諏經訂傳必若庖丁之中其肯綮

易牙之辨其淄渑然後敷暢融液發爲文英此其積

于中者既乆而見于外者故䏻鞺𩍈而崇竑其勢若

黄河怒瀉達扵四⿰氵𡨋其氣若白虹横布貫扵太清其

文熖萬丈之長猶火之燎原烜赫乎宇宙熀燿乎丘

陵飄然如曳明月之珠毅然如違干將之㦸森然如

列昆陽百萬之兵讀之則洞心駭目服之則睟面盎

背如觀火龍黼黻之文聴錫鸞和鈴之聲壯矣㢤獨

以斯文為任而先一丗鳴是宜為國之楨作帝股肱

而措天下萬丗扵隆平胡為𥘉主頖黌歷典儒䑓而

遂十載韜迹扵林坰惟徳性之冲淡恆葆淑扵醇靈

固不以賤為辱而以貴為榮然縉紳之慕戀學者之

依憑蓋有若鳳凰之與景星于是有詔起公直赴神

京吾意天其或者將使潤飾乎皇猷黼黻乎帝廷而

作我儀刑奈之何徳未溥施道未大行而遽即丗扵

𤣥扄豈造物之難知抑神理之不可徵吾将有問扵

彼蒼果孰尸夫𥥆冥何賢人之萎瘁而儒者之敉寕

一丗之矩萬丗之長惟微言之尚存為學者之佩珩

大和幸承末契深締交情以區區之合釜剡上其事

而致旌復之命曰規曰範敢不是志是銘一尊我公

之素營諸孫弱冠俾之受經祝之以辭而責其有成

則公乎我之隆有徳義之交并敢不深加刻厲拳拳

服𭙶自今以後其孰能剪伐我荒穢剔迪我聾盲瞻

荆山之阡有四尺之塋痛哲人之不可見惟松楸鬱

其青青樽俎既嘉籩豆既SKchar薦以牲牷侑以粢盛諒

精爽之如存庶來饗其芳馨望蜀山而矢辭哀涕淚

之如傾尚饗

   祭故翰林待制桞先生文  程汝噐

至正三年歳次癸未夏四月丙辰朔越二十又三

日戊午浦江縣知縣程汝噐致祭扵故翰林待制桞

先生之𤫊曰嗚呼先生之學閎矣而不盡章章扵天

下蓋𠩄䏻者在我𠩄不䏻者在天也先生以伊洛為

宗修諸身徴諸人究之也精積之也深以先生𠩄能

措之朝廷推而達之天下斯民将享其徳儒者之用

可暴白扵後丗矣吾豈意夫擢之胄監置之太常遷

之文䑓思小子之斐動歸與之嘆一丘一壑者殆十

有餘年天書徴取固將黼黻帝躬絲綸王言而聖代

文章煥焉與周漢同風嗚呼吾又豈料夫宣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之志鬱未及展而造物者己趣其終矣𠩄謂天者誠

莫之能為命者誠莫之能致屬治兹邑仰慕維新旅

櫬言歸薄陳一奠哀㢤尚饗

栁先生詩文為元人集中最上乘不特丗鮮元刻即

明初翻本亦為今𠩄甚珍余近鈔宋元人文集耑事

校讎目無善夲不獨鈔本多譌即刻本亦難憑也揔

扵翻刻之頃惟事矜功護短不肯自認才學有限以

闕文疑譌留俟後人以致含胡臆測三寫成烏前鈔

周益公集中詞科舊稿首序原鈔以繇音宙爻辭為繇新

鈔改繇為由譌復傳譌當吾手也甲辰冬盡繡水竹

垞先生門下客周姓者持栁文肅公集求售㩀稱映

鈔元板閱之見字𦘕纎細疑譌頗多乙己春臘得彭

城錢氏收藏明初翻本又借金星軺𠩄藏 國初翻

刻夲両校之下慨夫一解不如一解不獨今人不如

古人也頺靡不挽誰使之然固扵暇日以繍水為主

𠫵之明𥘉 國初辨其筆𦘕録其疑譌以俟政髙明

未必非明窗浄几一端也宋蔚如跋

楊文安公評先生文云如老将統百萬兵旗幟鮮明

戈甲焜煌不見有喑嗚叱咤之嚴余扵己酉長夏假

宋蔚兄家藏鈔本手自印寫通得五百三十四紙覺

篇篇與文安公之言吻合非文安公不䏻定先生之

文也嗚呼盡之矣録竟時

雍正七年閏七月七夕日書扵杏花小樓太倉謝浦

  泰心傳氏謹識





                時年五十有四

乾隆乙邜春從同榜蔣賔嵎館中得天順本桞文肅公

集己自詫爲希有惜中多爛版字跡糊塗十五卷慈

慧菴記後十三篇盡從闕如是所憾也兹八月十日書

船友鄭輔義擕是本來係太倉浦星𨇠抄本觀其跋

語知自宋蔚如藏本傳録蔚如蓋以影抄元板爲主

而以他本輔焉者也取與天順本彼此參對不特字

跡糊塗者十可𥙷其八九而且十五卷中所闕記文

俱全其餘之賴此校正者不可枚舉以云影抄元板

未必子虚行欵字數刻本悉同惟増附文十五則刻本

所無文肅集得此本當爲最善矣 𣗥人黄丕烈識

有元盛時金華桞文肅公黄文獻公俱以

文章名文集刋行于世板留學乆殘闕不

完多以不𫉬其文觀覧爲恨前教授廬陵

蕭伯齡曽爲黄公𥙷刋以桞公文板闕多

遂不之𥙷及貴承乏于兹切念二公文章

齊名而桞公之文獨闕無乃不可居雖異

郡而姓與公同又職教是邦得非待予以

𥙷其闕乎乃親檢閱闕板百餘召工計費

該米壹拾肆石有畸官冷俸薄懼不䏻濟

適前郷貢進士杜桓来謁乃曰先生是舉

誠斯文羙事豈無好義者成先生之志倡支

米參石陳曽朱助𡊮貞鄭義門黄容吴永

和皆量助緫(⿱艹石)千桓仍𥙷其不𠯁命生貟

盛文𫎇董印工應源䓁刋永樂肆年正月

望日起工四月終畢凢歴日壹伯伍桞公

之徳業文章巳盛傳于世有不待言姑記

𥙷刋文集之顛末云是年五月望日金華

府儒學教授桞貴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