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桯史 卷八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元刊本
卷九

桯史卷第八十二則

          相臺 岳 珂

    九江郡城

九江郡自梁太清始奠湓口湓口乃漢灌嬰所築也

灌井在焉故余家晉盆杅事猶有冢居城中城負

面山形勝盤据三方阻水頗難於攻取 開寳中曹

翰討胡則踰年不下或獻計於翰曰城形爲上水龜

非腹脇不可攻從之果得城至今父老指所由入云

在北闉新倉後郡治之前對康廬有峰曰𩀱劔 乾

道間蜀人唐立方文若來爲守謂翰實屠城而李成

等㓂亦嘗入郛殘其民取隂陽家說意劔所致乃闢

譙樓前地築爲二城夾樓矗其上謂之匣樓曰匣實

藏劔江人相勸成之有日者過其下曰是利民而不

利於守立方聞之不以爲意居一年果卒官其異如

此立方故知名嘗爲中書舎人終之年六十八

    日官失職

近丗清臺占候頗失其守雖試選甚囏多筌蹄之學

以故證應之驗視前丗爲䟽 開禧丙寅二月丙子

余在京口章以𥘉居戎司薌風亭余涖事𢈔中歸過

之小酌握手庭下日方申忽覺天半砰鍧有聲甚厲

矯首正見一星南隊曵尾如帚逶迤乆之始滅相與

歎異未㡬而兵釁開江淮荐饑死者幾半 嘉定巳

巳五月辛亥余里居晚浴散歩西圃暝色將至從行

一僮忽卬而驚嘑視之亦一星大小如京口所見而

色紺青尾𦦨煜煜自南徂北行頗迅亦隱隱鳴于空

中時虜酋易位䝉韃闖其境兵禍紏結數年猶不解

則所隊之方蓋有妖焉余不甚習變星二星所偶見

皆白晝出太史且未嘗問亦不聞 奏報其它𨇠度

微忒意必不能詳也

   紫宸廊食

余爲扈簿日 瑞慶節随班 上夀 紫宸殿是𡻕

虜方拏兵北邊賀使不至百官皆 賜廊食余待班

南廊日巳升見有老兵持二髹牌至金書其上曰輒

入 御厨流三千里既而太官供具畢集無帟幕限

隔僅以鐐竈刀机自随緜蕞簷下侑食首以旋鮓次

𭧂脯次羊肉雖 玉食亦然且一小楪如今人家海

味楪之制合以玳𤦛而金托之封其兩旁上以黄紙

書品嘗官姓名以待進 黼坐既御合班拜舞用樂

伶人自門急趨折檻以兩䄡爲作止之節廊下設纈

褥寘爼于前有有核爵以銀而厚其脣爲之一耳頗

不便於飲上鐫 紹興十二年某州所造蓋和議成

而舉彌文責之外郡以期速集也每舉酒玳合自東

廡入廊饌繼至適盧𣗥簿子文在旁因言此 藝祖

舊制在汴京時 天造草昧一日 長春節欲盡宴

廷紳有司以不素具奏不許令市脯隨其有以進仍

詔次序勿改以昭示儉之訓如錫宴貢院前二醆止

以菓實薦無品食蓋當時市之者未至耳其第三醆

亦首以旋鮓云余聞之典儀吏曰它日戎贄在 廷

則百官皆稱夀而退無 賜食七十年矣此乃適因

其不來而舉行者故竊志之

    阜城王氣

崇寜間望氣者上言景州阜城縣有天子氣甚明

徽祖弗之信既而方士之幸者頗言之有 詔斷支

隴以泄其所鍾居一年猶云氣故在特稍晦將爲偏

閠之象而不克有終至 靖康僞楚之立踰月而釋

位逆豫既僣遂改元阜昌且祈于金酋調丁繕治其

故嘗夷鏟者力役彌年民不堪命亦不免於廢也二

僣皆阜城人卒如所占云

    𡊮孚論事

孝宗𥘉政𡊮爲右正言一日亟請對論 北内有

𥝠酤言頗切直 光堯聞之震怒 上嚴於養志

御批放罷中使持璽封至堂時陳文正當 國史文

惠爲參預未知其倪啓封相顧周測文惠曰 上新

即位而首逐一諌官未得其名此决不可請俟審奏

翌日遂朝方扣榻以請 玉音峻厲遽曰謂已行下

矣尚何留文惠奏曰陳康伯固欲速行而臣不欲也

臣有千慮之一願留身以陳班退文惠問孚何罪也

上諭以䟽意曰是非所冝言不逐何待曰 陛下亦

知徳夀宫中無士人乎曰何謂也曰 北内給事

無非閹人是惡知大體(⿱艹石)非幾箇村措大在言路時

以正論折其萌芽此曹馮依自恣何所不至 上竦

而悟 天顔少龢文惠進曰不特此事爭臣無故賜

罷天下咸以爲疑而欲知其故若以此爲罪則 兩

宫之間且生四方聞之必謂 陛下方以天下養而

使北内至於有此非供億不足而何必不得已而

去當因其自請而聽之可耳 上釋然霽威曰善將

退復前曰後之日復當 五日之朝願 陛下試以

意白去孚儻可以 上皇意留之尤盛徳事 上許

諾既歸自 北宫亟召文惠而諭之曰 太上怒袁

孚甚朕所以亟欲去之昨日方燕 太上賜酒一

壷親書 徳夀𥝠酒四字於上使 朕跼蹐無所文

惠曰此 陛下之孝也雖然終不可𭧂其事居數日

孚請祠得守永嘉郡既而文惠又奏諌官以直言去

非 邦家之美請以職名華其行遂除直秘閣外朝

竟不及知自是纎人知譛之不行亦無復投隟者一

言回 天體正𧨏得 兩宫慈孝終始無間此舉寔

足以權輿之云

    鸚鵡諭

蜀士尚流品不以𫝑詘 乾道間楊嗣清有聲西

州清議推屬𥘉試邑有部使者不欲名頗以繡衣自

驕怒其不降意誣劾以罪趙衛公方爲左史聞之不

俟車亟徃白廟堂曰譬之人家市猫于鄰卜日而致

之將以咋䑕也䑕𭧂未及問而首抉雕籠以噬鸚鵡

其情可恕乎當 國者問其繇告以故相與大𥬇劾

牘竟格不下嗣清仕亦不顯有弟曰嗣勲位至從

橐其清名亦相伯仲云至今蜀人談謔以排拫善𩔖

者爲猫噬鸚鵡王中父嘗爲余道而忘其所爲邑之

    月中人妖

逆曦未叛時嘗𡻕校獵塞上一日夜歸笳鼓競奏轔

載𮦀襲曦方垂鞭四視時盛秋天宇澄霽卬見月中

有一人焉𮪍而垂鞭與巳惟肖問左右所見皆符殊

以爲駭嘿自念曰我當貴月中人其我也揚鞭而揖

之其人亦揚鞭乃大喜異謀繇是益决徳夫兄至蜀

安大資與之醼親言之夫妄心一萌舉目形似此

正與投楮天池者均耳月妖何尤

    牸牧相衛

先塋吕田原之北二里許有山焉不合如礪土名

曰焦庫有周氏墳其間篁木蔽翳泉甘草茂牧者趨

之 嘉定癸酉四月甲午正晝有詹氏子十九歳牧

一牸墳側方偃于背鄰之二兒甫齓戯于旁有虎出

于薄直前搏牸二兒癡不識爲虎擲瓦礫嗾而逐之

虎顧牸不肯去二兒𠋣徙觀稍前乃縁登木牧子念

其家貧惟恃此以耕不勝憤徑歸取斧將以殺虎其

父在田不之知毋視其來也遽問而告其故顧東作

方殷家無男子乃集里婦數人譟而從既至二兒觀

酣嬉𥬇自(⿱艹石)牸以角拒虎爪嚙無完革矣牧子視牸

且困揮斧大呼欲以致虎虎果舎牸來時木影漏日

刄環舞翕霍有光虎益自縮作𫝑奮迅欲以攫取牸

少憩力甦乃前𨷖虎舎牧子與之相持牧子氣定更

進虎又舎牸牸與牧迭抗虎如此者彌半日頃羣婦

莫之孰何旣而山下民聞者持梃讙嘑來漸多虎遂

棄而去牸牧竟全余時𠋣堊冢下僕輩親見之來告

遣視民方環睨虎猶未逸也畜而義不忘衛所牧牧

子亦克念其家奮不顧死皆可尚二兒不知畏不𬒳

搏噬東坡沙上抵首之說諒可信云

    解禪偈

余嘗得東坡所書司馬温公解禪偈其精義深韞眞

足以得儒釋之同特表其語而出之偈之言曰文中

子以佛爲西方之聖人信如文中子之言則佛之心

可知也今之言禪者好爲隱語以相迷大言以相勝

使學者倀倀然益入於迷妄故余廣文中子之言而

解之作解禪偈六首(⿱艹石)其果然則雖中國行矣何必

西方(⿱艹石)其不然則非余之所知也忿氣如烈火利欲

如銛鋒終朝常戚戚是名阿鼻獄顔回安陋巷孟軻

養浩然冨貴如浮雲是名極樂國孝弟通神明忠信

行蠻貊積善來百祥是名作因果仁人之安宅義人

之正路行之誠且乆是名光明藏言爲百代師行爲

天下法乆乆不可掩是名不壞身道義修一身功徳

𬒳萬物爲賢爲大聖是名菩薩佛於虖妄者以虚辭

岐實理以外慕易内脩滔滔皆是也豈若是偈之坦

明無隱乎盍反而觀之

    玉虚宻詞

徽祖將 内禪旣下哀痛之 詔以告宇内改過不

吝發于至誠前一夕即玉虚殿常奉眞馭之所百拜

宻請祈以身夀社稷夜漏五徹焚詞其間嬪嬙巨璫

但聞謁禱聲而莫知其所以然明日遂御玉華閣召

宰執書傳位東宫四字以付蔡攸又一日 欽宗遂

即位寔 宣和七年十一月辛酉也明年正月巳已

赤白囊至 徽祖夜出通津門以如亳社斡离不旣

退師龍徳行宫在京口纎人乗間有劔南自奉之

疑奉表亟請歸 京師 駕至睢陽李忠定

詔迎謁見于幄殿既辭遂出所焚詞藁俾宣示宰執

百官忠定家有藏本焉其辭曰奉行玉清神霄保仙

元一六陽三五璇璣七九飛元大法師都天教主臣

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再拜上言髙上玉清神霄九

陽緫眞自然金闕臣曩者君臨四海子育萬民縁徳

菲薄治狀無取干戈並興弗𫉬安靖以 宗廟 社

稷生民赤子爲念巳傳 大寳于今 嗣聖庶幾上

應天心下鎭兵革所冀邇歸逺順宇宙得寜而基業

有無疆之休中外享昇平之樂如是賊兵偃戢普率

康寜之後臣即寸心守道樂處閑寂願天昭鑒臣弗

敢妄將來事定復有改革窺伺舊職𫉬罪當大已上

祈懇或未至當更乞垂降災咎止及𦕈躬庶安 宗

社之基次保羣生之福五兵永息萬邦咸寜伏望眞

慈特賜省鑒臣謹因神霄直日功曹吏賫臣宻表一

道上詣神霄玉清三府引進僊曹伏願告報臣誠惶

誠恐頓首頓首再拜以聞於虖禹湯罪已其興也勃

焉 聖心其有以得於天矣按蔡絛國史後𥙷載

徽祖教門尊號爲玉京金闕七寳元臺紫微上宫靈

寳至眞玉晨明皇大道君與此不同意 歸美之稱

不欲以自名耳唐武宗㑹昌投龍文稱承道繼玄昭

明三光弟子南嶽上眞人今茅山龍虎閤皁實有三

壇符籙徧天下受之者亦各著稱謂或者 帝王之

號又有其别殆未可知也

    太歳方位

建隆三年五月 詔増修大内時太歳在戌司天監

以興作之禁移有司毋繕西北隅 藝祖按視見之

怒問所繇司天以其書對上曰東家之西即西家

之東太歳果何居焉使二家皆作歳且將誰凶司天

不能答於是即日涖撤一新之今丗士大夫號於逹

理者毎易一榱覆一簣翦翦拘泥不得即决稽之聖

言思過半矣

    逆亮辭怪

金酋亮未簒僞封岐王爲平章政事頗知書好爲詩

詞語出輒崛疆愸愸有不爲人下之意境内多傳之

且驟施於國東昏疑焉未及誅而有霄儀之禍宗族

大臣以亮有素譽因共推戴旣立遂肆𭧂無忌佳兵

苛役以迄于亡然其居位時好文辭猶不輟余嘗得

其數篇𥘉王岐以事出使道驛有竹輒詠之曰孤

  瀟瀟竹一叢不同凡卉媚春風我心正與君相似只

  待雲梢拂碧空又書壁述懷曰蛟龍潜匿隱滄波且

  與蝦蟆作混和等待一朝頭角就撼搖霹𮦷震山河

  旣而過汝隂復作詩曰門掩黄昏染緑苔那回蹤跡

  半塵埃空亭日暮烏爭噪幽徑草深人未來數仭假

  山當戸牗一池春水遶樓臺䌓花不識興亡地猶𠋣

  䦨干次第開又嘗作雪詞昭君怨曰昨日樵村漁浦

  今日瓊川小渚山色捲簾看老峰巒錦帳美人貪睡

  不𮗜天花剪水驚問是楊花是蘆花一日至卧内見

  其妻几間有巖桂植瓶中索筆賦曰緑葉枝頭金縷

裝秋深自有别般香一朝揚汝名天下也學君王著

赭黄味其詞㫖已多圭角蓋其蓄已不小矣及得志

將圖南牧遣我叛臣施冝生來賀 天申隱畫工於

中節使圖臨安之城邑及呉山西湖之勝以歸旣進

繪事大喜𣊺然有垂涎杭越之想亟命撤坐間軟屏

更設所獻而於呉山絶頂貌已之狀䇿馬而立題其

上曰萬里車書盍混同江南豈有别疆封提兵百萬

西湖上立馬呉山第一峰遷汴之歳已弑其母矣又

二日而中秋待月不至賦鵲橋僊曰停盃不舉停歌

不發等候銀蟾出海不知何處片雲來做許大通天

障礙虬髯撚斷星眸睁裂惟恨劔鋒不快一揮截斷

紫雲腰子細看嫦娥體態明年竟遂前謀使御前都統

驃𮪍衛大將軍韓夷耶將射鵰軍二萬三千圍子細

軍一萬先下兩淮臨發賜所製喜遷鶯以爲寵曰旌

麾𥘉舉正駃騠力徤嘶風江渚射虎將軍落鵰都尉

繡帽錦𫀆翹楚怒磔㦸髯争奮捲地一聲鼙鼓𥬇談

頃指長江齊楚六師飛渡此去無自墮金印如斗獨

在功名取斷鎻機謀垂鞭方略人事本無今古試展

卧龍韜韞果見成功旦莫問江左想雲霓望切玄黄

迎路余又嘗問 開禧降者能誦憶尚多不能盡識

觀其所存寓一二於十百其桀驁之氣已溢于辭表

它蓋可知也犬狺鴞鳴要充其性不足乎議軟屏詩

正隆事迹以爲翰林脩撰蔡珪所作詭曰御製反覆

它作似出一機杼或者傳疑益訛抑其餘皆出於視

草亦無所致詰録所見者聊以寓志怪云洪文敏夷

堅支景僅載其二它不傳




桯史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