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桯史 (四部叢刊本)/卷十五

卷十四 桯史 卷十五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元刊本

桯史卷第十五八則

          相 臺岳 珂

    淳熈内禪頌

中興 三朝授受之懿追嫓堯禹一時薦紳名士親

逢 盛際濃墨大字以侈千一之遇者間有之而史

不多見三松王才臣子俊者家廬陵以文鳴江西嘗

作 淳熈内禪頌一篇其文贍蔚典麗余甲戌𡻕在

九江才臣自蜀東歸嘗訪余而出其藁其文曰惟皇

上帝簡在 宋徳誕集 大命于我 藝祖厥𥘉造

草昧 相時之黔淪胥于虐浮頥沈顚靡所底定其

孰躋之繄 我是恃寜濡 我躬俾即于夷塗匪位

之懐 我圖我民匪天 我𥝠惟 我有仁八聖

嗣厥理益以厚厥澤動植是洽堪輿是塞叶氣兹有

羨以溢于罔極計其攸鍾是必有 甚盛徳使之横

絶今古焜燿典冊而後天之報施乃不爽厥則惟我

髙宗克靈承于兹屬時陽九 天歩用艱犬羊外陵

狗䑕内訌民罔奠居皇綱就淪惟我髙宗克宏濟

于兹左秉招揺右提干將 灑掃函夏復壽炎籙

兹惟難能哉典時神天歴載三紀民生春熈治象日

舒曽靡是居俾 聖嗣是荷兹惟難能哉惟我壽

皇紹大歴服 聖謨無所事改慮我則闡之俾益

光 聖治無所事改爲 我則熈之俾益昌 志靡

一不繼 事靡一不述 我興問寢明星在天 我

往視膳麗日在户起敬起愛 用家人禮祀越二十

八曽靡間厥肇思篤于親爰釋大位 髙宗神

孫伊我 聖子 我是用禪 先後惟一𮜿皇乎休

哉𮟏古之茫赫胥大鴻橧庥繩書不可攷也巳羲圖

炳文民用有識孔刪自唐登載益煥惟堯聖神談者

稽焉蕩蕩巍巍匪天弗則遜于虞嬀首出帝典重華

是仍亦以授禹由姒以降莫返于古𥘉或以謂臣堯

舜禹之事懿矣揆之於 今其可儷歟臣曰奚直儷

之耳堯陟元后七十載遭時不易洚水滋儆才者十

六未宣乃庸凶族有四未麗于辟日叢萬㣲以悴于

厥𠂻式時元徳歴試罔不績主𥙊賔門天人交歸焉

于廟受終夫豈其艱舜生登庸越其在位歴載各三

十宅帝即真又三十有三稽圖揆齡九秩式有衍脫

躧萬乗兹非其時哉惟我 髙宗春秋五十有六惟

我壽皇春秋六十有三 黄屋赤霄委而弗留

從容退居靡俟大耄以 今准昔其决孰需焉以虞

易唐嬀變而姒惟械于位廑廑釋厥負(⿱艹石)爲天子

父以天下養後丗無傳焉惟我 壽皇聖孝孔時

力靡遺餘愛敬旣䆒熈以 鴻號錫𩔖湛恩燕及

人老 鉅典盛儀輝赫萬丗惟我 皇上聿駿前躅

日肅輿衛來覲來省翼翼如也愉愉如也以昔視

今其孝孰𨺚焉故曰奚直儷之耳臣惟昔者封禪典

引正符等篇其事至末矣侈于麗藻以掞不朽矧

今宏休 軼于古始頌聲弗宣不其缺歟作 宋一

經以駕帝典顧瞻朝著將有人焉臣賤不敢與兹事

堯極立民康衢有謡載在萬丗不以賤廢臣誠不侫

請試效之謹拜手稽首而作頌曰太𥘉SKcharSKchar孰䆒孰

營羲儀圖之靡麗于成有聖惟勛䟽之㵸之斧其不

條而荒度之匪丗不阜匪穹不佑可燕可守而勛以

不有乃遜于華與丗爲公何以告之曰允執其中華

述厥志亦以命文命率克念厥紹以共闡厥盛皇皇

惟天而勛則之絶徳與功紹者克之我瞻我稽閱丗

惟千泯泯棼棼曽莫闖厥藩天將𨳩之必固培之厥

培以豊古尚克回之豈惟回之視培淺深軼而躙之

視我 斯今粤𡻕己酉二月壬戌 天仗宵嚴 彤

廷曉蹕穆穆 壽皇如天斯臨羣后在位奉承 玉

音曰予一人實倦于勤退處北宫以篤于親赫是大

 寳𢌿我 聖子 聖子惟睿天命夙以啓不吝于權

 盍居乃功釋焉不居惟 壽皇之公 壽皇之公其

 孰發之念我 髙宗中心怛之始時春秋五十有六

 嚮用康寜以燕遐福亟其與子于宻退藏其子爲誰

 繄我 壽皇 壽皇承之匪亟匪徐二十八年四方

 于于國是益孚生齒益蕃于野于朝肅肅閑閑 聖

 子重暉如 帝之𥘉於千萬年曽靡或渝孰條不根

 孰委弗源念我 髙宗允遜孔艱匪 髙宗是懐

 藝祖之思洗時之腥仁涵于肌靈旗𦦨𦦨平國惟九

 其酋旣貸矧彼羣醜吾 子吾 孫吾士大夫毋刻

爾刑顧質之書爾有嘉言爾則我告我賞我勸如彼

害何悼不以干戈而置詩書維彼槐庭謂匪儒弗居

列聖一心諱兵與刑維鯁言是聽惟大猷是經鍾我

髙宗啓我 壽皇爰及 聖上篤其明昌惟是四條

式克至今 藝祖 髙宗 壽皇之心匪時匪今振

古之式式勿替厥度亦以燕罔極 帝開明堂百辟

來賀四夷攸同莫敢或訛不肅不厲不震不竦焯其

舊章貽我垂拱勛迫大耄乃禪于華華逮陟方俾夏

建厥家孰如 髙宗及我 壽皇與齡方昌而遽晦

厥光帝降而王功弗徳之逮庸不列五帝而祖三代

孰如 我皇惟徳崇崇 顯號鴻休蔚其並𨺚維時

壽皇萬壽無疆日三受朝衮冕煌煌維時 皇上治

益底厥極 親心載寜萬邦以無斁萬姓謳歌于室

于塗㣲臣作頌以對于康衢又自作序其後謂元次

山言前代帝王有盛徳大業者必見於歌頌蓋帝王

之丗以詩頌爲一件最緊切事專設採詩之官以搜

求之重以其時教養有方人人能文故郊祀天地則

有頌祀四嶽河海則有頌講武𩔖禡則又有頌薦魚

獻鮪等事亦皆有頌後丗於詩頌既不甚經意而能

文之士亦不丗有鴻烈麗藻率不相值且如有肅宗

復兩京之功又適有元結能作頌有憲宗平淮蔡之

功又適有韓愈栁宗元能作碑(⿱艹石)雅是以其功烈益

大彰明灼著足以傳示無極韓碑一爲人所磨易以

叚文昌之作便俳諧淺陋讀者悶然厭之豈復能有

所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俊於前輩無能爲役亦詎敢謂能文然

所述 淳熈内禪頌郷曲一二鉅公皆盛有所穪道

以爲可以庶幾古作者墮在山林無階上徹蓋十有

六年于兹屬者士大夫或惎之俾自附於東漢傅毅

之義上表投進亦試擬作表章一通矣又念齒髮如

許恐有干澤之嫌以召簡書朋友之譏亦不果進也

顧藏之家以自致其意云才臣蓋師誠齋誠齋亟稱

其文有發而爲文自鑄偉辭其史論有遷固之風其

古文有韓栁之則其詩句有⿱⺾⿰𩵋禾黄後山之味至於四

六踵六一東坡之歩武超然絶塵崛竒層出自汪彦

章孫仲益諸公而下不論也小技如尺牘本朝惟山

谷一人今王君亦咄咄逼之矣挾希丗之寳而未應

時之須可爲長太息等語嘗游 京師上史館書述

此頌之意以杜篤自况階薦得官𥘉任徑爲成都帥

幙歸遂棲遲衡泌其節亦可觀云

    愛莫助之圖

  建中靖國𥘉韓文定忠彦當 國黨禍稍解天下吐

  氣鄧洵武爲起居𭅺乗間以紹述 熈 豊政事爲

  言上意雖不能無動而未始堅决也鄧氏有位中

  丞者曰綰成都人在 熈寜𥘉倅寜州嘗上言 陛

  下得聖臣行青苗良法臣以寜州民心歡恱者占之

  天下可從知矣惟 陛下堅守勿變毋惑流俗王荆

  公喜薦于 上遂階召擢是時蜀士在朝者咸唾罵

  之綰有唾罵從汝好官須我爲之之語洵武蓋其子

  也自度清議必弗貸且有駟不及舌之慮懼文定知

  之未知所以回 天者憂形于色有館客者聞之獻

計曰新法者神考所行之法也韓𤦺實嘗沮之爲條

例司所駮 先帝以其勲勞弗之罪今忠彦得政而廢

新法是忠彦能紹述𤦺之志也忠彦爲人臣尚不忘

其父 上爲天子乃忘其父兄耶誠能以此爲 上

别白 上必感動洵武喜謝不及造SKchar如其言 玉

色愀然亟俞之於是 崇寜改元天下曉然知其意

矣洵武復進一圖曰愛莫𦔳之圖以 豊 祐人才

分而爲二能紹述者居左惟温益而下一二人而列

于右者皆指爲害政蓋舉朝無遺焉於左列之上宻

覆一名曰蔡京謂非相京不可 上覽而是之洵武

 亦馴致政地卒之成蔡氏二十年擅 國之禍胎

 靖康裔夷之酷者此圖也𥘉 神宗旣用荆公隨亦

 厭之綰薦荆公之子雱 宸筆中出以綰操心頗僻

 賦性姦回論事薦人不循分守遂罷中丞知SKchar州夫

 洵武以左史薦宰相以庶僚變 國論可謂不循分

 守者矣是以似之者歟

     慶元公議

 趙忠定旣以議者之言去 國善𩔖多力爭而逐韓

 平原之權遂張公議譁然日有懸書北闕下者捕莫

 知主名太學生敖器之陶孫亦有詩其間曰左手旋

  乾右轉坤羣公相扇動流言狼胡無地歸SKchar旦魚腹

  終天痛屈原一死固知公所欠孤忠頼有史長存九

  原(⿱艹石)遇韓忠獻休說渠家末代孫一時都下競傳既

  乃知其出於器之平原聞之亦不之罪也器之後登

  進士第今猶在選調中

      楊艮議命

  蜀有楊艮者善議命游東南公卿間瞽而多知自云

  知數言頗不碌碌其得失多以五行爲主不深信珞

  琭諸書 嘉泰辛酉來九江太守易文昌祓留之徧

  見郡官余適在周夢與坐上時韓平原得 君權震

 天下夢與因扣以所至艮屏人愀然曰是不能令終

 夫年壬申金也申爲金位有坤土以厚之故金之剛

 者莫加焉目曰劒𨦟從可知矣是金不復畏它火惟

 丙寅能制之蓋攴干納音俱爲火而履於木木實生

 火火且自生生生不窮雖使百錬終能勝天理之自

 然哉凡人生時主末今乃遇之兆已成矣且其月辛

 亥其日己巳四孟全備二氣交戰雖以致大受之福

 亦以挻衝擊之災今術者亦頗知之多疑其丙寅𡻕

 病死以爲不可再值其實不然蓋火炎金液外強中

 乾以剛遇烈赫赫然天地一鑪鞴萬物一橐籥孰可

郷邇是年顧當兆禍耳未疾顚也年運于夘火爲沭

浴氣㣲而敗灰 -- 灰 燼鎔竭不能攴矣然受物也大非盡

其用弗可一陽將萌亶其時乎夢與相顧動色謹志

之𠕋弗敢言及余官鎮江偶遇之適林緫卿祖洽

餉軍興檄吳江𡊮丞韶入幕丞登科人有雋才余問

其命曰辛巳丙申丁亥壬寅余謂亦俱在四孟而丁

壬丙辛皆眞化且於格爲天地徳合尤分明遂扣艮

說因以爲擬艮作而曰惟其太分明所以非韓比

特二化氣皆生韓自此却不及之遂一𥬇舎去旣而

艮言皆大驗乃歎其神𡊮近𡻕以薦者改秩爲宰蓋

方晉未艾也

    獻陵䟽文

獻陵嗣位未幾而有狄禍躬蹈大難以紓京邑之酷

天下歸其仁 炎興中天 八駿忘返髙景山𥘉以

訃聞 朝野縞素皆有攀龍髯泣烏號之痛任元受

時爲下僚率中原搢紳爲位佛宫以致哀焉作䟽文

二篇以叙其志文澹意眞讀者灑涕其一曰時巡萬

里羣心乆阻於望霓𡻕閱三星凶問奄傳於馳馹哀

纒率土𡨚薄層空臣等跡忝簮纓心増荼蓼從君以

出始慙晉國之亡臣御主而還終愧趙王之養卒攀

  號靡及摧殞何窮嘗聞無罪而殺一夫尚復有辭而

  請上帝矧兹二紀䘮我 兩君義不戴天扣九𨵿而

  無路禮應投地庶十力之可慿爰竭蚍蜉之誠仰干

  龍象之馭恭惟 大行孝慈淵聖皇帝夙躋上聖遽

  辱多艱嗣服幾年躬勤庶政屈尊絶域本爲生靈已

  深露蓋之嗟更劇輬車之痛遺弓安在慿凡莫聞熏

  修唯藉於佛乗升濟式資於僊駕恭願神游超越睿

  識圎明區脫塵空來即寳華之法㑹兠離響滅常聞

  金鼓之妙音更冀大覺垂慈三靈恊佑護持正法𨺚

  丗祖中興之功摧伏諸魔雪懐王不返之怨其二曰

  僊馭賔空載嚴遐薦法筵撤席更罄餘哀恭惟 大

  行孝慈淵聖皇帝蹈千仞之淵氷脫羣生於塗炭皇

  天降割裔土告終萬乗墨縗將禦徐戎之難六軍縞

  素咸聲義帝之𡨚自憐踈逖之蹤莫效纎微之報唯

  慿妙果式助神遊恭願法證三乗趣超十地如天子

  名爲善寂萬有皆空如丗尊身入𣵀槃一眞不㓕然

  後神明𦔳順中外恊謀載木主以徂征併修先君之

  怨奉梓宫而旋葬仰慰在天之靈元受上湯中丞啓

  珂固嘗書之義不忘 君直不蔽姦忠信之至也

  徽祖上賔洪忠宣蓋嘗於燕京憫忠寺肆筵以奠是

時方身縻異境(⿱艹石)於郡國禮制之外因心薦嚴雖前

無此比亦不失臣子盡誠之𧨏云

    李敬子

南康屬邑曰建昌脩水經焉 元祐尚書李公擇

居其上宗𣲖皆承素業以儒名有曰敬子燔者登進

士第爲禮部易經魁授岳陽郡愽士其祖母黄氏死

敬子請解官與諸叔俱行䘮義聲振一時旣復分教

襄陽武帥某者敬禮之敬子獨不答適郡有醼敬子

預坐間言及𡻕薦事寮屬咸起囁嚅帥曰郡有賢儒

爲師楷詎可舎不薦皇及其它敬子作曰燔之無功

名念乆矣此决不敢當帥怒罷酒然終欲牢籠之敬

子岸然弗屈郡庠有櫺星門居營幕之左昬夙啓閉

之不時軍士以爲病請于前校官削學地置軍門旣

數載矣敬子顧必復之軍吏讙呶不服上之府帥乗

此欲擠之文移頗侵學官敬子解其意一夕解印綬

遁去城𨵽以狀白帥徑以聞且劾擅去官守有 詔

免所居官敬子旣歸躬鋤耰其樂不改治廟祀裁古

今彛制爲通行家事繩繩有法度築室曰耕讀以待

學者横經其間士爭趨之輿議亟稱其賢嘉定辛

未 詔除大理司直朝路欣欣望其來敬子力辭且

曰燔茍固丘園非所學特冐焉立 朝懼越其分請

得以幕議賛澄清之最遂添差江西漕屬方其居郷

時士子向風不逺千里至晦庵朱先生在建陽敬子

實師承之其源流蓋有自云

    黃潜善

宣和六年春東都地震後三月又震宫殿門皆動有

聲旣而蘭州地及山之草木悉没入地而山下麥苗

乃在山上驛書聞朝廷 徽祖爲之側席時方得

燕兵端釁日侈 上心向䦨遇災而懼臨朝謂羣臣

曰大觀彗星之異張商英勸 朕畏天戒更政事雖

復作輟 朕常不忘五月壬寅遂罷經撫房於是時

事危一變矣㑹遣右司𭅺中黃潜善按視回乃没其

實以不害聞 天意遽回六月 詔天下起免夫錢

圖卒固燕黃驟遷户部侍𭅺 建炎中興復以攀附致

鼎軸殺陳歐陽逐李忠定撤備納㓂皆其爲

也維揚渡江以覆餗賜罷迹其媕阿患得之心蓋巳

見於在庶僚時矣遺臭千載言之拂𭙶

    郭倪自比諸葛

郭棣帥淮東實築二城倪從焉余兄周伯吏部時在

其幕府毎從東閤游見其論議自負莫敢攖者一日

 持扇題其上曰三顧頻繁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意蓋以孔明自許竊恠之以爲少年戯劇妄標置耳

 嘉㤗開禧間倪位殿巖賔客日盛相與慫慂眞以爲

 卧龍復出遂逢當軸意以興六月之師吳衡守盱眙

 過見之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倪迎謂曰君所謂洗脚上船也子生西

 陲如斜谷祁山皆陜隘可守而不可出豈(⿱艹石)得平衍

 夷曠之地掉鞅成大功顧不快耶陳景俊爲隨軍漕

 先行燕之中席酌酒曰木牛流馬則以煩公衆咸𥬇

 之余至泗正暑見其坐上客扇果皆有此兩句然後

 知所聞爲不誣也倬旣潰于符離僎又敗于儀眞自

 度不復振對客泣數行時彭灋傳師爲法曹好謔適

 在坐謂人曰此帶汁諸葛亮也傳者莫不拊掌倪知

 而怒將罪之㑹罷去遂止傳師豪士以恩科得官依

 錢東巖之門不伈伈顧宦督府嘗欲舉以使虜而不

 克遣終老於選調云



 桯史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