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一 梁書
卷四十二 列傳第三十六

臧盾 弟厥 傅岐

卷四十三 

臧盾 弟厥 傅岐

目录

臧盾编辑

  臧盾字宣卿,東莞莒人。高祖燾,宋左光祿大夫。祖潭之,左民尚書。父未甄,博涉文史,有才幹,少爲外兄汝南周顒所知。宋末,起家爲領軍主簿,所奉卽齊武帝。入齊,歷太尉祭酒、尚書主客郎、建安、廬陵二王府記室、前軍功曹史、通直郎、南徐州中正、丹陽尹丞。高祖平京邑,霸府建,引爲驃騎刑獄參軍。天監初,除後軍諮議中郎、南徐州別駕,入拜黃門郎,遷右軍安成王長史、少府卿。出爲新安太守,有能名。還爲太子中庶子、司農卿、太尉長史。丁所生母憂,三年廬于墓側。服闋,除廷尉卿。出爲安成王長史、江夏太守,卒官。

  盾幼從徵士琅邪諸葛璩受《五經》,通章句。璩學徒常有數十百人,盾處其間,無所狎比。璩異之,歎曰:「此生重器,王佐才也。」初爲撫軍行參軍,遷尚書中兵郎。盾美風姿,善舉止,每趨奏,高祖甚悅焉。入兼中書通事舍人,除安右錄事參軍,舍人如故。

  盾有孝性,隨父宿直於廷尉,母劉氏在宅,夜暴亡,左手中指忽痛,不得寢。及曉,宅信果報凶問,其感通如此。服制未終,父又卒,盾居喪五年,不出廬戶,形骸枯顇,家人不復識。鄉人王端以狀聞,高祖嘉之,敕累遣抑譬。

  服闋,除丹陽尹丞,轉中書郎,復兼中書舍人,遷尚書左丞,爲東中郎武陵王長史,行府州國事,領會稽郡丞。還除少府卿,領步兵校尉,遷御史中丞。盾性公強,居憲臺甚稱職。

  中大通五年二月,高祖幸同泰寺開講,設四部大會,衆數萬人。南越所獻馴象,忽於衆中狂逸,乘轝羽衛及會皆駭散,惟盾與散騎郎裴之禮嶷然自若,高祖甚嘉焉。

  俄有詔,加散騎常侍,未拜,又詔曰:「總一六軍,非才勿授。御史中丞、新除散騎常侍盾,志懷忠密,識用詳慎,當官平允,處務勤恪,必能緝斯戎政。可兼領軍,常侍如故。」大同二年,遷中領軍。領軍管天下兵要,監局事多。盾爲人敏贍,有風力,長於撥繁,職事甚理。天監中,吳平侯蕭景居此職,著聲稱。至是盾復繼之。

  五年,出爲仁威將軍、吳郡太守,視事未期,以疾陳解。拜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七年,疾愈,復爲領軍將軍。九年,卒,時年六十六。卽日有詔舉哀。贈侍中,領軍如故。給東園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布各有差。諡曰忠。

  子長博,字孟弘,桂陽內史。次子仲博,曲阿令。

弟厥编辑

  盾弟厥。厥字獻卿,亦以幹局稱。初爲西中郎行參軍、尚書主客郎。入兼中書通事舍人,累遷正員郎、鴻臚卿,舍人如故。遷尚書右丞,未拜,出爲晉安太守。郡居山海,常結聚逋逃,前二千石雖募討捕,而寇盜不止。厥下車,宣風化,凡諸凶黨,皆涘負而出,居民復業,商旅流通。然爲政嚴酷少恩,吏民小事必加杖罰,百姓謂之「臧虎」。還除驃騎廬陵王諮議參軍,復兼舍人。遷員外散騎常侍,兼司農卿,舍人如故。大同八年,卒官,時年四十八。

  厥前後居職,所掌之局大事及蘭臺廷尉所不能決者,敕並付厥。厥辨斷精詳,咸得其理。厥卒後,有撾登聞鼓訴者,求付清直舍人。高祖曰:「臧厥旣亡,此事便無可付。」其見知如此。

  子操,尚書三公郎。

傅岐编辑

  傅岐字景平,北地靈州人也。高祖弘仁,宋太常。祖琰,齊世爲山陰令,有治能,自縣擢爲益州刺史。父翽,天監中,歷山陰、建康令,亦有能名,官至驃騎諮議。

  岐初爲國子明經生,起家南康王宏常侍,遷行參軍,兼尚書金部郎。母憂去職,居喪盡禮。服闋後,疾廢久之。是時改創北郊壇,初起岐監知繕築,事畢,除如新令。縣民有因鬬相毆而死者,死家訴郡,郡錄其仇人,考掠備至,終不引咎,郡乃移獄於縣。岐卽命脫械,以和言問之,便卽首服。法當償死,會冬節至,岐乃放其還家,使過節一日復獄。曹掾固爭曰:「古者乃有此,於今不可行。」岐曰:「其若負信,縣令當坐,主者勿憂。」竟如期而反。太守深相歎異,遽以狀聞。岐後去縣,民無老小,皆出境拜送,啼號之聲,聞於數十里。至都,除廷尉正,入兼中書通事舍人,遷寧遠岳陽王記室參軍,舍人如故。出爲建康令,以公事免。俄復爲舍人,累遷安西中記室、鎮南諮議參軍,兼舍人如故。

  岐美容止,博涉能占對。大同中,與魏和親,其使歲中再至,常遣岐接對焉。太清元年,累遷太僕、司農卿,舍人如故。在禁省十餘年,機事密勿亞於朱异。此年冬,豫州刺史貞陽侯蕭淵明率衆伐彭城,兵敗陷魏。二年,淵明遣使還,述魏人欲更通和好,敕有司及近臣定議。左衛朱异曰:「高澄此意,當復欲繼好,不爽前和;邊境且得靜寇息民,於事爲便。」議者並然之。岐獨曰:「高澄旣新得志,其勢非弱,何事須和?此必是設間,故令貞陽遣使,令侯景自疑當以貞陽易景。景意不安,必圖禍亂。今若許澄通好,正是墮其計中。且彭城去歲喪師,渦陽新復敗退,令便就和,益示國家之弱。若如愚意,此和宜不可許。」朱异等固執,高祖遂從異議。及遣和使,侯景果有此疑,累啟請追使,敕但依違報之。至八月,遂舉兵反。十月,入寇京師,請誅朱异。三年,遷中領軍,舍人如故。二月,景于闕前通表,乞割江右四州,安其部下,當解圍還鎮,敕許之。乃於城西立盟,求遣宣城王出送。岐固執宣城嫡嗣之重,不宜許,遣石城公大款送之。及與景盟訖,城中文武喜躍,望得解圍。岐獨言於衆曰:「賊舉兵爲逆,未遂求和,夷情獸心,必不可信,此和終爲賊所詐也。」衆並怨怪之。及景背盟,莫不嘆服。尋有詔,以岐勤勞,封南豊縣侯,邑五百戶,固辭不受。宮城失守,岐帶疾出圍,卒於宅。

【史論】编辑

  陳吏部尚書姚察曰:夫舉事者定於謀,故萬舉無遺策,信哉是言也。傅岐識齊氏之偽和,可謂善於謀事。是時若納岐之議,太清禍亂,固其不作。申子曰:「一言倚,天下靡。」此之謂乎?[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七三年五月版《梁書》爲本校。
 卷四十一 ↑返回頂部 卷四十三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