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村家藏槁 (四部叢刊本)/序

梅村家藏槁 序
清 吳偉業 撰 清 顧師軾 撰附錄 景武進董氏新刊本
目録

Page:Sibu Congkan1668-吳偉業-梅村家藏槁-8-1.djvu/4Page:Sibu Congkan1668-吳偉業-梅村家藏槁-8-1.djvu/5Page:Sibu Congkan1668-吳偉業-梅村家藏槁-8-1.djvu/6Page:Sibu Congkan1668-吳偉業-梅村家藏槁-8-1.djvu/7

哀江南賦通天表愁殺前朝侍従臣苦被人呼吴

祭酒自題園石作詩人 湘江渺渺恨無窮囬首蒼

梧夕照中生恐移根難得地國香零落付秋風 老

去偏工幼婦辝请看獨坐撚吟髭鴻臚初唱面如玉

恨小兒君年少時 國初诸老盡𫝊神余家舊蔵遂園禊飲

國及新得之王麓臺汪陛交小照皆禹鴻臚葦也為先生寫此真休笑一錢都不

值残縑足抵夜光珍

 右吴梅邨先生行看子為禹慎齋寫照頋元昭

 補景皆未署年月同時題詠亦無一存考先生

 殁扵康𤋮十年辛亥壽六十有三禹生少後當是

 先生六十許時作也同治戊辰七月余購得得輒題

 四絶句徵同人和焉梁谿後學秦湘業并識

樂府歌行氣最奇賁園秋色上吟髭睂間無限

興亡恨祗有蒲團忍草知 嘗向東風向畫蘭

琴邊清泪墨花寒斜窺淺立姗姗意多恐飄零

不忍看        宗源瀚

祭酒風流儼若存一業香草伴吟䰟

𤋮朝雨露無私澤空谷當年早受恩 冷坐蒲

團意可知乞歸詩在就徵時鐵厓異代容私㳤合

把朝衫換白衣     辥時雨

蕭瑟真憐庾子山空餘詞賦動江𨵿白衣難結漁

樵侣青𤨏重登侍徔班吴地親朋趍日下淮王雞

犬望雲間滋蘭𣗳蕙無露意憔悴聊看

 己巳夏五月     施補華

人言堯幽囚SKchar言舜野SKchar目斷蒼梧泪不止先生

頭白髮垂耳遺骨千年蛻扵此梅邨先生過曇陽觀訪文學博詩

妙畫尚通靈生綃尺幅横依然沈家令愁絶庾

蘭成鴻臚寫真葦潭沱若為情熏香供作黄

金佛添取彈琴卞玉京

 澹如夫子命題駿公祭酒小景初秋苦𫝑不能

 長吟勉賦一章请正己巳秋七月三日𡊮㫤呈槀

生平愛誦梅邨集煙墨縱横老淚弹自有文章

追庾信翻憐雞犬别劉安厰盆SKchar落空餘恨宫

扇凄涼泜獨看艾灸睂頭瓜噴鼻襲錢應識此

心難        王麟書

 禹慎齋為梅邨先生畫象同治间吾郡秦君

 澹如官杭州得之因徽時流題泳合𠩄自作凡

 六家此本今歸上虞羅學部振玉比刻吴氏

 家蔵槀成借橅卷耑并錄諸诗附後董康记

梅村家蔵稿吾友授經得諸都門廠肆斠

栞既竟識其鈔刻源流增併卷數復以式

通髻齔之嵗便誦吳都文獻之徵恆SKchar

左属為偶語概厥平生先生以曠世逸才

遭眀末造著西銘之籍夙冠淸流弹烏程

之黨聿彰風節留都移宦養望人師太學

上書訟𡨚朝士時則四凶柄國疉壊家居

群冦滔天延及京邑薄日堕景莫挽虞淵

之沈幽蘭坐燎遂入鼎湖之夢宗社既覆

圖籙有歸而稽小腆之紀年非無烈士證

南疆之逸史亦有頑民龍漢浩劫之經朱

噣焉食螢火秋光之記碧血猶凝即至閩

粤流離人懷毅魄匪獨江東餘閏身殉孱

王𩔖奮螳臂扵生前SKchar潔蝉蜕扵物外靡

不食甘薇蕨心苦卷施炳正氣而特書表

骨香而署集芝焚蕙歎羽換宫移大患有

身為親而屈母氏欷歔之語兒死誰依故

人慷慨之吟詞悽絶命悔一錢之不值入

九地而餘悲余情信芳人間何世蓋自呵

壁問天以後見諸文字欝為聲音者索偶

搜逑無此奇痛而香草之拾始老宿以逮

童蒙藻采所敷起宫閨以訖異SKchar亦自有

著作者無此風行焉嗟乎生也有涯情難

遣此過SKchar墟而欲泣恐近婦人渉洞庭而

無言獨思公子義𤋮巳易遐想羲皇淮南

既仙猶存賔客望水天之杳渺閒話滄桑

覩册府之飄零抱残灰燼山中終𨼆書𫝊

入洛之交期海上乞師色動登臺之慟哭

素心泉路死負侯嬴晞髮陽阿生慚皋羽

河山有異曾無風景之殊陵谷己𨗇試續

夢華之錄初徵博士始改元和閒坐宫人

重談天寳下銅仙之鉛淚親見駝街眺玉

女之淸矑寓言驍箭倡家質子坐傷年鬢

之秋窮巷空廬追憶宴㳺之好固宜執珪

憔悴病尚越吟援筆SKchar2綿怨同蜀魄桑乾

蓬轉擬嗣宗之詠懷麥秀黍離賦子期之

思舊河梁五字降將彂之而惨顔雍門一

弹孟甞聴之而雪涕可謂掬傷心之抱奏

國之音不無危苦之辝惟以悲哀為主

者也若夫朱顔獨秀何殊鄴下之聲華白

髪填詞亦𩔖江𨵿之蕭瑟論其身世則似

蘭成事寫天家恍見草堂之忠愛箋成後

學儼奉詩聖之馨香論其歌詠則似少陵

莘荘結構(“冉”換為“冄”)應標野史之名法曲淒涼無異

蔡州之望論其心迹則似遺山寳繢品題

雅合鷗波之論畫浮屠贈答差同天竺之

求書論其文采則似松雪儗人必倫望古

遙集詞客有哀時之作拾遺本良史之才

中州深故國之思王孫稱遺臣之雋兼茲

數者伊其戚矣雖梨洲舊説糾及無韻之

文而長慶嗣音麗軼前人之製是以聲𫝊

河滿播扵

禁中𧰟溢錙豪寵以

宸翰以視漢帝讀子虗之賦恨不同時宋

主興奇才之歎聞諸他日情事不侔契合

則一鹿樵紀在知身後大獄之誣西齋書

存儷蘇氏斜川之集斯則弔鄧尉詩人之

墓足語吟魂披婁東耆舊之編無慚作者

云爾宣統辛亥二月汾陽王式通序

余老歸空門不復染指聲律而頗悟詩理以爲詩之道有不學而能者有

學而不能者有可學而能者有可學而不可能者有學而愈能者有愈學

而愈不能者有天工焉有人事焉知其所以然而詩可以幾而學也閒嘗

趣舉其說而聞者莫吾信頃讀梅村先生詩集喟然歎日嗟乎此可以證

明吾說矣夫所謂不學而能者三侯垓下滄浪山木如天鼔谷音稱心而

衝口者是也所謂學而不能者賦名六合句取切偶如鳥空鼠喞循聲而

屈歩者是也此非所以論梅村之詩梅村之詩其殆可學而不可能者乎

夫詩有聲焉宮商可叶也有律焉聲病可案也有體焉正變可稽也有材

焉長楛可攻也斯所謂可學而能者也若其調之鏗然金舂而石戞也氣

之熊然劍花而星芒也光之耿然春浮花而霞侵月也情之盎然草碧色

而水綠波也戴容州有言藍田日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

間以此論梅村之詩可能乎不可能乎文繁𫝑變事近景遙或移形於跬

歩或縮地於千里泗水秋風則往歌而來哭寒燈擁髻則生死而死生可

能乎不可能乎所謂可學而不可能者信矣而又非可以不學而能也以

其識趣正定才力宏肆心地虛明天地之物象陰符之生殺古今之文心

名理陶冶籠挫歸乎一氣而咸資以爲詩善畫馬者日天閑萬廐皆吾師

也安有撑腸雹腹蟬吟蚓竅而謂之能詩者哉元黄金碧人其罏鞲皆成

神丹而他人則爲掇拾之長物么絃孤韵經其杼軸皆爲活句而他人則

爲偷句之鈍賊參苓不能生死人朱鉛不能飾醜女故日有學而愈能有

愈學而愈不能讀梅村詩者亦可以霍然而悟矣竊嘗謂詩人才子皆生

自間氣天之所使以潤色斯世而本朝則多岀詞林然自高青丘以降若

李賓之楊用修者未易一二數也豐水有𦬊生材不盡而產梅村於隆平

之後以錦繡爲肝腸以珠玉爲咳唾置諸西淸東序之間俾其鯨鏗春麗

眉目一世幹材小生不自量度猥欲以煩聲促節流漂嘈囋爭馳尺幅之

上豈不誖哉余故略舉學詩之說以引其端世之踸踔短垣呼囂相命者

聞余言固將交綏引去而余以老髦才盡目瞪吻燥自詭於儛書焚筆者

亦可以有辭也順治庚子十月朔虞山蒙叟錢謙益再拜謹序

   附錄致梅村書

 謙益白荒村草具樵蘇不㸑昔賢峴山夜宿以乳羊博巿沽比之吾軰

 豈非華筵高會乎别後捧持大集坐卧吟嘯如渡大海久而得其津涉

 詞麗句淸層見疊岀鴻章縟繡富有日新有事採剟者或能望洋而歎

 若其攢簇化工陶冶今古陽施陰設移歩換形或歌或哭欲死欲生或

 㐄夜而啼或當餐而歎則非精求於韓杜二家吸取其神髓而佽助之

 以眉山劍南斷斷乎不能窺其籬落識其阡陌也諷誦久之不禁技癢

 遂放筆爲敘引非謂樸學謏聞足以遂盡來美亦聊於唱歎之餘少抒

 其領略使人知天人之際可學不可學之介岀自心神本乎習氣眞如

 内典所謂多生異熟不思議熏習者庶幾無幾倖其不能而鏃礪其可

 學爲斯人少分箴砭提醒眼目耳信心衝口便多與時人水火豫章徐

 巨源規切不肖爲文晚年好罵此序一岀恐世之詞人樹壇立坫者又

 將鉗我於巿矣不敢自秘輙繕寫求政唯篋而藏之不惟爲魏公藏拙

 亦可謂免我於死也老人放言未知執事何以命之大集謹封題奉歸

 記室禪誦之睱未能釋然或鏤版或副墨早得賜教以慰湯饑是所顒

 望也煙老有SKchar痂之癖或可傳示以博一笑太虚小阮褰帷虞山想當

 枉駕可圖接席江右𧰟曲盈緗溢縹西崑香奩塞破此世界矣老先生

 何以應之附及一笑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