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序

梅溪王先生文集 序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廷試策奏議目録

  梅溪王先生文集序

  知人之難堯舜以為病而孔

  子亦有聴言𮗚行之戒然以

  予𮗚之此特為小人設耳若

  皆君子則何難知之有㢤盖

  天地之間有自然之理凡陽

  必剛剛必眀明則易知凡隂

  必柔柔必暗暗則難測故聖

  人作易遂以陽為君子隂為

  小人其所以通幽眀之故類

  萬物之情者雖百世不能

  也予嘗𥨸推易説以𮗚天下

  之人凡其光眀正大疎暢洞

  逹如青天白日如髙山大川

  如雷霆之為威而雨露之為

  澤如龍乕之為猛而麟鳳之

  為祥磊磊落落無纎芥可疑

  者必君子也而其依阿淟涊

  囘互隐伏紏結如蛇蚓頸細

  如蟣蝨如鬼蜮狐蠱如盗賊

  詛祝閃倐狡獪不可方物者

  必小人也君子小人之極既

  㝎扵内則其形扵外者

  談舉止之微無不發見而况

  扵事業文章之際尤𠩄謂粲

  然者彼小人者雖曰難知而

  亦豈得而SKchar㦲扵是又嘗永

  之古人以驗其説則扵漢得

  丞相諸葛忠武侯扵唐得工部

  杜先生尚書顔文忠公侍郎

 韓文公扵夲朝得故叅知政

 事范文正公此五君子其𠩄

 遭不同𠩄立亦異然其心則

 皆𠩄謂光眀正大踈暢洞逹

 磊磊落落而不可揜者也其

 見扵功業文章下至字畫之

  溦盖可以望之而得其爲人

  求之今人則扵太子詹事王

  公龜齡其亦庶㡬乎此者矣

  公妃以諸生對筞庭中一日

  數萬言被遇太上皇帝親擢

  以冠爲士遂取其言施行之

  及佐諸侯入册府事今上皇

  帝扵初濳又皆以忠言直節

  有𠩄禆𥙷上亦雅敬信之登

  極之初即召以爲侍御史納

  用其說公知上意以必復土

  彊必雪讎恥爲己任其𠩄言

  者𦱤非脩徳行政任賢討軍

  之實而扵分别邪正之際尤

  𦤺意焉尋以邊兵先律廷議

  不咸上䟽自劾除吏部侍郎

  不拜去為数郡布上㤙恤民

  隐蚤夜孜孜如饑渇嗜欲之

  切扵已去之日民思之如父

  母其䖏閨門居鄉黨則又親

  親敬故隆信義務敦

  人孺子亦藹然有忠厚廉遜

  之風平居無𠩄嗜好頋喜為

  詩厚質直懇惻條暢如其

  為人不為浮靡之文論事取

  極巳意然其規撫宏骨骼

  𨳩張出入變化俊偉神速世

  之盡力扵文字者徃徃反不

  能及其他片言半簡雖㦯出

  扵脫口肆筆之餘亦無不以

  仁義忠孝為歸而皆出扵肺

  腑之誠然非有𠩄勉强慕傚

  而為之也盖其𠩄禀扵天者

  純乎陽徳剛眀之氣是以其

  心光明正大踈暢洞逹無有

  隐蔽而見扵事業文章者一

  皆如此海内有志之士聞其

  名誦其言𮗚其行而得事心

  無不歛袵心服至扵小人彊

  以一時趨向之殊或敢巧爲

  謗然其極口不過以爲迂

  闊近名不切時務至其大莭

 之偉然者則不能有豪髪㸃

 汚也然則公扵五君子者迹

 雖未必皆同而心實似之故

 自其布衣時嘗和韓詩数十

 百篇守番及䕫則又適葛

 杜顔范之遺𭏟皆嘗新其祠

  宇以𦤺歆慕之意盖亦毎自

  比焉嗚呼公之必為君子盖

  不待孔孟尭舜而知之矣予

  昔官中秘直西省皆得與公

  為寮辱公知頋甚厚及来守建

  康則公殁㡬十年而其子聞

  詩適官府下相與道舊感慨

  𭭔欷一日出公遺文三十二

  卷属予敘之予盖三復焉而

  拊卷太息也公之行事今某

  官莫俟子齊既状之而故端

  明殿學士汪公聖錫取以誌

 其墓矣故予因不復著獨論

 其心如此別扵篇端以告天

 下之士使有以識其𠩄謂光

 眀正大䟽暢洞逹者言言凛

 凛𥘉未嘗随死而亡也以是

 勝𥝠起懦而相與師慕其萬

 一在朝廷則以犯顔納諌為

 忠仕州縣則以勤事愛民為

 軄内外交脩不遺餘力使君

 悳日躋于上民生日遂于下

 國歩安强隐然真有恢復之

 𫝑則公雖云亡而其精爽之

  可畏者為無憾扵九原矣嗚

  呼其亦可悲也乆聞詩亦好

  學有立能守其家云

   余耒守温每扵公睱輒

   梅溪王忠文公遺文因之

   有得於心以為政事之資

   者多矣公之文集舊有刋

   本而朱文公代劉共父為

   序論其心為特詳𡻕久故

   壞前守何公文淵劉公謙

   相継掇拾扵蠧腐之餘重

   為刋扳盛傳扵今而少保

  黄文簡公淮為序則專論

  其道也文公之序載扵大

  全集中惜重刋者遺之余

  為表而SKchar諸卷端使人知

  公之文章事業皆夲扵道

  而道又夲扵心也噫知公

  之心者莫如文公文公天

  下萬世人物之衡鑑也則

  其序可得而遺㢤

  天順六年冬十月朔旦

賜進士出身中憲大夫温州府

  知府莆田周琰識

 梅溪先生王忠文公文集序

 道在天下無物不備無時不

 然夲之扵民彛達之扵事業

 昭昭乎不可泯也然而不著

 之扵文章垂之扵訓典SKchar

 以扶丗立教化今而傅後是

 故古之聖賢立徳立功立言

 不可偏廢也嗣是而⿰糹⿱𢆶匹作者

 世豈無其人歟温郡梅溪先

 生王公十朋家食時敏扵力

 學愽䆒經史旁通傅記百家

 由愽反約擇精守固其扵天

 理民彛之懿忠孝立身之本

 體認真切凝然以斯道自任

 紹興間對筞大廷日盈萬言

 援經證据切中時病髙宗親

 擢首選試以民事僉判紹興

 府自後厯官侍従䑓諌出知

 饒䕫湖泉四大郡八爲太子

 詹事以龍圖閣學士致仕每

 爲權要忌嫉而執徳不囬粤

 在侍従䑓諌時屡上奏䟽其

 扵君臣父子之大倫國家之

 權柄賞罰之當否時事之得

 失臣僚之邪正衆論之是非

 民情之休戚軍政之利害時

 㡬之審决虜讎之不可不復

 國恥之不可不雪剖析詳眀

 論議鯁直皆𠯁以闡聖道垂

 丗教惜乎當時不能盡用也

 其為郡時布上㤙恤民隠導

 掖撫摩直欲之扵平康之

 SKchar身在外服而心存朝廷漢

 唐循吏殆不是過其著為雜

 文詩歌率皆渾厚雅淳和平

 坦蕩不離扵道徳仁義紫

 朱夫子謂其禀乎天者純乎

 陽徳剛眀之氣是以其心光

 眀正大踈暢洞達如青天白

 日而見扵事業文章者一皆

 如此確㢤至論也盖其當代

 之立徳立功立言可謂無媿

 者矣後之人雖欲無傅其可

 得乎文集舊嘗鏤板𡻕久䆮

 癈郡之前大守何公文淵訪

 扵其家得錄夲若干卷殘缺

 錯SKchar不可緝理㑹陞除侍郎

 而去然其心未嘗忘也未㡬

 前御史劉公謙⿰糹⿱𢆶匹守是郡旁

 求愽訪乃得其刻夲扵黄巖

 士族蔡玄可家命郡學教授

 何㶇重加訂正鳩工刋刻用

 廣其傳贊成其事者貳守徐

 公恕通判劉公寛推官宫公

 安暨邑SKchar周紀䓁與有力焉

 扵乎公之心畏天憫世之心

 也公之道聖賢𠩄傳之道也

 不𦍒狙扵人事之變遷迫扵

 氣運之衰微而不得卒𭕒其

 志徒託空言扵編簡之中其

 亦可悲也夫披閱是編者因

 其言以求其心因其心而逹

 諸用可以致君為堯舜可以

 躋治扵𨺚平使人皆知吾儒

 之道有功扵斯丗豈曰小𥙷

 云乎㢤淮故不揆鄙陋而僣

 為之序

 正統五年夏四月望日榮祿

 大夫少保户部尚書兼

武英殿大學士知 制誥

國史捴裁同郡黄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