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廷試策奏議卷第五

廷試策奏議卷第四 梅溪王先生文集 廷試策奏議卷第五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詩文前集目録

梅溪先生奏議卷第五

  代越帥王尚書待罪状

臣聞爲臣莫重於守官治獄莫先於奉法苟用法之際

㦯有𠩄失則曠官之罪将何以SKchar伏𮐃 聖恩出守

㑹稽未到任間有盗發某官王佐母冡SKchar其骨殖非特

王氏一門痛徹心骨臣忝係守臣心實憤之在律發冡

見尸者死兹盗之死冝矣有司議法以按問减二䓁又

以其妄引平人加徒𭛠流當時固疑其情重罪輕有司

第知守法而臣失不敷奏既巳㫁罪佐弟公衮以𡨚憤

不雪誓不共天手斬讎人自𭠘于府臣與官吏咸義其

舉已具始末奏聞且謂公衮𡚒不顧死以報母讎斬首

申𡨚詣府請罪雖有𠩄不許其孝莭實為可嘉盖

欲 朝SKchar敦奨其孝而特貸其罪也今来給舎奏議以

臣本府官吏故縱失刑尚荷 寛恩止以失出議罪臣

與官吏相與守法者也今乃法失於有司而志行於臣

子臣䓁之罪誠不可容伏乞 聖慈重行 朝典謹具

奏聞伏𠉀勑㫖

   又代上■郊祀天晴劄子

臣兹者恭惟 皇帝陛下遵 祖宗三載故事復行

郊祀之禮並見天地配以 祖考甚盛舉也然前期三

日風雨晦㝠中外憂之及 陛下御大慶殿齋𪧐群臣

在 庭雲隂忽𨳩天色澄霽用事之夕月星㓗明禮畢

賀旋愛日掦輝六軍萬姓罔不𭭕喜郊焉而假廟焉而

享昔聞其語今見其事臣官居侍従聀在近藩咫尺堯

天目若親覩其為慶抃實倍於常情萬萬也然天下皆

知 陛下孝徳精誠能感應之速如此臣獨謂 陛下

孝弟通神明至誠格萬物固不止一日也然往𡻕郊祀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載隂未有天地廓氛日月呈祥如今日之事者兹

盖由 陛下比年以来捴㰖𫞐綱福威自巳正𡍼開闢

SKchar清明故徳之動天不俟終日天人相與之際其昭

昭然如此臣伏望 陛下兢兢業業益加勵精新而又

新終始如一則天地交泰三辰著明長如郊祀之日誠

宗廟之福天下之𦍒也臣不勝至𩓑

  又代上劄子

臣比者伏𮐃 聖恩出守于越陛辭之日親奉王音

以東州災傷令臣檢放賑恤者臣仰体陛下惻怛之

誠不敢少怠入境之𥘉延見吏民訪問疾苦視事之日

首遣僚属分詣諸邑與縣令躬行阡陌同共檢視咸得

其實遂以𠩄傷䡖重等級减放其間有保甲𥘉以熟申

及揫歛之際實無𠩄有者與檢視有不盡之䖏有SKchar

訴者臣續巳覆實復與减放既而又得 聖㫖蠲免租

税以内帑代償百姓𭭕呼鼓舞莫不以手加額咸謂

陛下仁恩徳澤亘古𠩄無雖天地父母有𠩄不能及臣

又上躰聖意将本府𠩄有逋負積年公租私債貧不能

償者榜諭人户照應指揮令至来年蠺麦成熟然後理

還用是細民稍安流離復業庻㡬少副 陛下畏灾恤

民之意無任惶惧取進止

   又代上劄子

臣誤𮐃 聖恩出典藩府適承去秋灾傷之後上貽

陛下東顧之SKchar臣自到官夙夜惶惧每以催科為後撫

字為先比縁米價湧騰越人艱食除得㫖賑濟及乞糶

常平義倉外臣又令八縣官吏躬行𭄿諭凡有榖米之

家不問官户編民但以䓁第髙下積蓄多寡並令發廪(“㐭”換為“面”)

减價與官米並糶遂𫉬廣濟免致失𠩄又自新春以米

彌月不雨播種失時民心嗷嗷朝不遑夕臣退思厥咎

實由臣荒政𠩄SKchar因思古人致雨之術每求之於人事

間深慮刑獄有𡨚致傷和氣遂於今月𥘉六日親至囹

圄踈决滯囚仍分遣官僚徧决縣獄又集僧道軰就府

治焚脩凢山川廟貌靡不祈禱臣亦晝夜齋𬞞不敢少

SKchar神明鍳臨果若有感忽於𥘉八日得雨連夕霶霈農

事復興民情大恱夫曰雨曰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皆陛下聖徳𠩄致其

膏澤𠩄及固不止一方而臣喜雨之心獨倍常情者盖

縁臣𠩄領州連年水旱民不聊生儻更数日不雨則事

有大可憂者今一雨三日有年可期臣與闔境吏民不

勝𭭕欣鼓舞感戴 聖恩之至

   又劄子

臣去秋 陛辭之日親奉玉音諭臣以 永祐𨹧

昭慈宫崇奉事件臣仰見聖心䔍孝著於𡙡牆雖堯舜

之徳何以加此臣至越之𥘉首朝𨹧廟瞻望松柏不勝

悲涕凢薦𥙊之物崇奉之具脩造之費臣仰躰聖懐罔

不盡力臣輒有區區愚忠敢不冐死以聞切見SKchar脩

造每年一小脩三年一大脩率以爲常此固 陛下奉

先罔極之心臣子𠩄冝奉行而不SKchar也然臣切謂𨹧寝

𠩄在神靈是依神道貴幽理冝安靜若頻𡻕倄造不無

震驚故古不修墓聖人非薄於其親意謂寜親莫如寕

神是乃孝之大者今SKchar宫棟宇巳固器用巳備松柏巳

茂 陛下崇奉之心亦可謂至矣臣欲乞自今以後不

必以三年大脩每年小脩為拘但令本府常預備瓦木

工匠之𩔗以俟不時之湏凢遇棟宇或損則更之器用

㦯舊則新之松柏㦯枯則𥙷之如是則工𭛠不繁而丹

䑾常新𡻕月寝乆而𨹧廟愈安以昭先帝儉徳之恭以

稱 陛下寜神之孝不勝𦍒甚

  又代上五劄

聞唐社牧論兵謂上䇿莫如自治夫内脩政事盖自

治之䇿也任賢使能又自治之要者昔漢以汲黯寝淮

南之謀晉以謝安破符堅之衆唐以陸贄濟奉天之難

國家寳元慶暦西夏叛命 仁宗皇帝以經略安撫

之任付之范仲淹韓𤦺軍中有一韓一范西賊破膽之

謡兵不大用而元昊巳服今我與虜强弱不敵惟當以

人才勝之苟得伏莭死義如汲黯軰則謀當自寝風流

雅望如謝安軰則敵當自退忠謀讜論如陸贄之徒則

難當自觧兼資文武宏材偉畧如韓范二臣則虜當自

服𠩄謂一士止百萬之師一賢制千里之難者也臣又

聞范仲淹𥘉以言事得罪 仁宗尤爲宰相吕夷簡𠩄

𢙣斥逐于外及西方用事 仁宗思用仲淹夷簡亦力

薦之仲淹果䏻成功夷簡不失爲賢相今邉境未寜正

是側席求賢之日臣𩓑 陛下以 仁宗之心爲心大

臣以吕夷簡之事爲法相與任用天下之賢才以爲排

難觧紛之計仍詔侍従䑓諌監司郡守各舉人才勿遺

踈賤朝奏暮召如恐不及如是則異人軰出可以供

陛下之任矣夫猛虎在山藜藿不采國有人焉難當自

消自治之術莫大於此

臣恭惟 陛下屈巳便民和戎福國真帝王盛徳之事

然虜情多詐殊不可測愈和愈態巳露夫未至而言

常以為虗及其巳至則又不及臣切謂俻敵之術莫若

通下情開言路昔建炎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難起扵以下壅蔽虜壓

境而不知倉卒渡江禍㡬不救今外議匈匈謂虜人有

窺伺之心深恐中外壅蔽不以實聞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覆轍不可不

戒欲乞 陛下廣視听通群情俾㳂邉帥守中外臣子

凢有𠩄聞並以實奏勿以張皇為罪切直為諱如是則

虜之動靜可以備知事之未至可以預備社稷之福天

下之𦍒也

臣聞財用不足最為今日之患議者㱕咎生財無術思

得𬋩蕭劉晏之徒用之臣以謂財有限而用無窮生財

不如莭財省用斯䏻足用昔漢文帝時有玉帛和親之

費然而貫杇粟陳海内冨庻者由文帝以敦朴先之宫

室𫟍囿車𮪍服御無𠩄増益故也我 仁宗皇帝慶暦

間西方用兵北虜増幣天下亦多情事矣而歛不及民

用度不乏者亦由仁宗以儉徳化下故扵多事之間内

不失治民到于今稱之朝SKchar自和議以来𫞐臣務為苟

安之計凢百用度悉如太平全盛之日中外化之競為

侈靡府庫匱乏實此之由往𡻕 陛下焚金翠近又以

損名齋親為之記帥下以躬盖無愧於文帝 仁宗矣

然財用猶不足臣妄意切謂奢侈之風㦯未痛革無益

之作無名之費SKchar未盡除至若内降之恩未䏻盡絶名

器之假未䏻無濫宫禁近習使令之𢾗不無過多軍容

教坊伶倫俳SKchar之徒不䏻無非時之横賜凢此之𩔗可

省者省之可罷者罷之㝡節財之要術當今之急務臣

又聞唐徳宗納裴延齡之奸謀有天子𥝠蔵之財號瓊

林大盈二庫陸贄諌之甚力謂冝散其小儲而成其大

儲損其小寳而成其大寳臣𩓑 陛下以文帝 仁宗

之險徳為法以徳宗之𥝠心為戒凢天下財賦之入悉

㱕之戸部仍擇知取予之臣以司出納之柄如是則将

見粟腐大倉錢流地上上下皆足公私並濟矣

臣聞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又聞四夷不恭抜

卒為将今夷狄外侮正是注意将帥㧞擢行伍之時臣

切𮗚朝SKchar𪧐将固亦有人顧𠩄用何如耳賢而有重望

者可用為大帥以捴天下之兵𫞐如唐用李郭之徒賴

之以為安危䡖重不可止令為一藩帥以泯𣳚其才其

次驍勇善𢧐者可使當一面如漢黥彭之𩔗亦可責其

捍禦之功不可置之閒䖏至扵駕馭之術尤不可驕之

爵賞𠩄加必俟有功而後可若任用之𥘉先為之極它

日立功其将何爵以加昔 藝祖皇帝許曺彬莭度

使而不⿺辶䖏與其後彬𠕅立大功方加莭龯卒保冨貴為

國勲臣臣近𮐃宰執傳 聖㫖除某人為淛東捴𬋩令

臣待之加厚者如某人亦當今之名将可備急難之用

𠩄謂冝當一面者也 陛下固已得之矣其它如某人

比者尚SKchar有之咸冝㧞擢以為閫外之𭔃至扵駕馭之

術更乞如臣𠩄陳如漢髙之馭黥彭量才而任使 藝

祖之待曺彬冨貴以俟異日庻可以望其立大功亦𠩄

以保全之也

臣聞居家者必謹藩籬置皂隷以為冦盗之防建國

必保山海之險選岳牧之臣以禦外敵慿𨹧之患今朝

SKchar以江淮為蔽障以守帥為長城江淮守臣比它䖏為

尤重冝扵文武臣中擇其才勇智畧可為爪牙者付之

陛下親加敦遣勉以忠義資之以粮假之以兵俾其守

死勿去則我有𠩄恃而不恐敵有𠩄惮而不敢窺苟非

其人則必為敵𠩄輕誤事非少除授之際尤不可不謹

又川蜀之地去朝SKcharSKchar逺尤為虜𠩄窺伺緩急之際𫝑

必不能相應在兵法有攻東南僃西北者虜情難測深

恐虗聲在此而屬意在彼臣以為冝増重四川帥臣之

𫞐俾其便冝従事遇臨機應敵之際不必請而後行仍

選大将屯重兵于外以為急難之援如是則 陛下可

以寛西顧之憂矣

   ⿰糹𨈡

臣違逺 清光殆将一𡻕待罪近甸𥨸祿無𥙷至若乃

心惓惓王室顧雖食息不敢少忘兹者恭聞 敦遣大

臣出𭛌道路風𫝊有如上貽 聖慮者 陛下焦勞宵

旰僃見詔音宣誦之餘軍民感泣况臣忝居献納論思

之聀其可以中外為拘喑黙不言乎輙以管見條陳五

事一曰求人才二曰通下情三曰省浮費四曰擇将帥

五曰選江淮之守増蜀帥之𫞐狂妄猥陋冐瀆 天聦

政猶爝火不足禆日月之光然愚忠𠩄激有不能自巳

者伏望 陛下采愚者一得之慮赦微臣萬死之罪略

賜施行不勝𦍒甚

   代王尚書辟陸宰状

臣叨膺 聖𭔃待罪近甸其𠩄領州號為浙東帥府属

邑有八山隂負郭而最大近知縣許某到官方及旬浹

⿺辶䖏死其後任某亦巳物故縁山隂係是緊切不可缺

官去䖏臣𥨸見前㑹稽知縣左奉議郎陸之望為治寛

平持巳㢘㓗長於撫字蔚有政聲㑹稽士民僧道䓁前

後屡經本府及監司舉留状牘其存某人今方罷官適

㑹山隂缺宰臣遂令暫攝聀事邑人咸喜臣今欲依條

令辟舉陸之望充山隂知縣以慰一邑士庻之心臣如

妄舉甘伏 朝典伏乞 聖慈特賜 俞允

   又代上劄子

臣恭聞 太行皇太后靈駕發引有日陛下遵奉遺

誥凢營奉之費悉出慈寕不以一毫病民以彰 皇太

后仁儉之徳四方聞之罔不欽歎臣待罪近甸祗奉𥨊(“爿”換為“丬”)

園雖欲竭犬馬之奉効蟻蝼之誠而不可得至若邦

𠩄管河道橋梁𪧐食頓次及一行事務臣已分遣官属

一一幹治臣亦身督其𭛠無敢怠惰者約至十一月𥘉

旬悉皆辦集将来 梓宫渡江决不誤事庻㡬少效臣

子報稱之聀上寛 陛下哀戚憂念之情臣無任

   又

臣𥨸聞往𡻕 徽宗皇帝梓宮御舟進發之日凢津梁

堰閘並不拆毀今来伏准橋道頓遞使報 大行皇太

后梓宫御舟八尺五寸比舊加太其𠩄過之䖏城門橋

堰𫝑不免毀臣伏聞行朝臣庻稱頌 聖徳謂日者奏

請 SKchar宫發引利行甲方然毀民居稍多 陛下惻然

曰兹豈未利耶乃改行乙方仰見 聖心仁孝愛民如

此臣庻感激至扵流涕臣今欲乞依徃𡻕 徽宗皇帝

梓宫御舟丈尺之数津梁堰閘免致拆毀庻𫉬仰承

陛下仁孝之徳遵奉大行皇太后慈儉之訓不勝𦍒

甚如𮐃 俞𠃔伏乞睿㫖速賜施行取進止



梅溪先生奏議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