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後集卷第十四

後集卷第十三 梅溪王先生文集 後集卷第十四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後集卷第十五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十四

  詩

   至日𭔃二弟

雲物書何䖏山城白帝旁鬂𢇁驚漸短日線喜𥘉長江

冷魚思復陽回㕍恋行小舟吾已具命下即還鄉

   懐二叔

二叔年髙甚天涯姪未帰一陽雲物動三峽夣魂飛丈

室懐明慶巍楼上静暉 皇㤙許帰去行矣叩林扉

   連日鵲喜東帰之祥也詩𭔃二弟

烏鵲枝頭竟日喧 皇恩應許返丘園荒蕪賦就同元

亮𭭕喜詩成異審言定有好音来象闕媿无遺爱在夔

門𭔃書預報梅溪弟洒掃吾庐辦酒尊

   白雲楼赴周SKchar飯追念行可

不到西䑓乆傷心憶旧㳺水流猶故沼行可甞引水植蓮子池

散只空楼丹荔誰祠柳今夏甞同食新荔于池邊清亝不對周徘徊

賦詩処淚下莫䏻𭣣

   𡘜陳阜卿

槐市声名早儒林行藝尊麟經無絶學烏府有危言半

歳甘泉槖頻年刺史幡凄凉道山旧今日㡬人存

識面登瀛日論心去囯時孟軻非好辯每淂公書有楊墨塞路語

祜有先知公在道山臧否人物有先見之明手筆今文伯神明古吏師

老成嗟不見㳅淚讀招詞公甞作招徐孺子詞

我守番君囯公時帥豫章詩筒續元白治境接龔黄㳅

落来䕫子𫝊聞侍

玉皇北門方卧護帝忽遣巫陽

邸報知凶訃傷心不忍言啚猶對徐孺人已䘮陳蕃

贈徐孺子啚杖屦欲三SKchar衣冠俄九原数行嬴愽淚瞑目有

餘痕公近䘮長子

   萝人贈范文正公集

平生敬慕范文正遺像向来祠楚東萝裏何人贈文集

見公端似見周公

   食筍

篔簹又復長纎纎頭角猶蔵味已甜吾友子脩三載别

不知稚子㡬根添

著庭食筍記當年屈指交㳺半鬼昔与阜卿員仲諸公食筍于著庭

謹護籜龍无恙否淂時張主想參天予昔在著庭甞禁取筍程太之有詩

云著庭謹護籜龍児飬就堅髙抗雪姿

䕫門雪裏竹萌抽味占盤飱第一流深憶江西陳仲㪯

如今无復𭔃猫頭江西猫頭笋極佳徃在楚東阜卿每以見𭔃

   㓂莱公取韋蘇州野渡無人舟自横之句増爲

   十字見于曽南豊所作公𫝊則知前軰作詩一

   言一句皆有来歴予用其說爲巴東詞記有新

   進士作詩云語當人意爲佳句何与𮧯郎野渡

   舟用其以觧嘲

野水𠕂經吟咏手一般景象兩般舟萊公相業𮧯郎句

付与詩人子細搜

  䕫硯

  有以硯来售者曰歙石璞稍巨色青而文細光潤

  而發墨児曺買之或曰非歙硯乃忠万石耳予莫

  䏻辨淂之于䕫目曰䕫硯因讀少陵平公淂硯詩

  則知三峽古亦出硯也詩以記之

一片䕫州硯千年禹鑿痕平公見尔祖王子淂其孫銅

雀今安有羅文世所尊聊同玄頴軰文字与吾論

   聞韶羙侍郎易任廣漢

帝眷甘泉旧綸恩換虎符神應馳北闕眼已見西湖

西霖雨思賢甚仙槎到漢無書梁形萝𥧌大厦待公扶

閲報之夕萝韶美大書兄字于梁間

書𣣔臨卭去公俄廣漢行湖欣遇房相詩擬和刘兄為

郡人生貴還鄉晝錦荣无従陪杖屦老我𣣔帰耕

   臈日与同官小集八陣㙜𮗚武侯新祠

伏㡬何時臈又逢天涯尊酒記㳺従未於山下祠黄石

且向江濆謁卧龍青眼共看官舎桞白頭相對雪天峯

虎符𩓑逐桃符換万里帰心一片濃

   梅雪

同僚文字三杯酒臈日江山八陣㙜冷有人嫌吾似雪

清无塵染客如梅

   十八日迓虞叅政于西城竹亭去歳亦以此日

   送之

兩年此日此江濱賔迓向来帰去賔兀坐茅亭竹應

林間不著送迎人

   讀東坡詩

  學江西詩者謂蘇不如黄又言韓歐二公詩乃押

  韵文耳予雖不䁱詩不敢以其說為然因讀坡詩

  感而有作

東坡文章冠天下日月争光薄風雅誰分宗𣲖故謗傷

蚍蜉撼𣗳不自量堂堂天人歐陽子引鞭遜避門下士

天昌斯文大才出先生弟子俱第一天人詩如李謫仙

此論㝡公誰不然詞无艱深非淺近章成韵盡意不盡

味長何止飛鳥驚臆說紛紛㡬元稹有言歐公詩味短者王介南云行人

㪯頭飛鳥驚之句味亦甚長渾然天成无斧鑿二百年来无此作誰

与争先惟大蘇謫仙退之非過呼胷中万卷古今有筆

下一㸃塵埃无武庫森然冨摛掞利鈍一従㸃檢莫

年海上詩更高和陶之詩又過陶地闢天𨳩含万彚少

𨹧相逢亦應避北斗以南能㡬人大江之西有異議日

光玉㓗一退之亦言䏻文不能詩碑淮頌聖十琴操生

民清庙離騷詞㫪容大篇騁豪怪韵到窘束尤瑰竒韓

子於詩盖餘事詩至韓子将何譏文章定價如金玉口

為䡖重専門學向来斈者尊西昆詩无老杜文無韓净

掃書亝拂塵几瓣香敬為三夫子

   除日

蝸舎三年别䕫門兩歳除盆雖具肴簌儺不是鄉閭𭬒

馬喧新集桃符換舊書何如杜𨹧老守歳阿咸居

   元日

元日年年見天涯意故長詩篇示宗武春色酌瞿唐白

髪又新歳黄甘非故鄉弟兄團拜処帰去𩓑成行酒名瞿唐

   趙果州送黄柑金泉酒

元日書来自果州甘三百顆酒新蒭賢於齊下六従

好佀平陽千戸侯老矣惟思醉鄊去帰欤且種木奴休

使君厚意吾先辱媿乏瓊瑶報所投

   四日雪坐間有江梅水仙花因目曰三白

孤標相對楚天涯寒不能威意自佳消淂廣平公援筆

此花真是鉄心花

   右梅花

葉抽書帶秀文房玉表黄中耐雪霜淂水成仙㝡風味

与梅爲弟各芬香

   右水仙花

不来平地只山巔端爲民貧故見憐未到立春猶臈月

忽成三白定豊年

   右雪

   人日㳺磧

好遨蜀風俗䕫人貧亦遨今日日為人傾城出江臯遨

頭老病守呼賔酌春醪帰来及𥘉皷繁灯照霜毛

   榖日立春

榖日逢春日江天弄佳氣𬞞盆雜蒿韭一箸異鄉味西

疇農事動問我帰何未豈无二頃奚用五馬貴

   双鵲

双鵲喳喳首向束佀将喜報主人公主人只欲東帰去

帰作左原田舎翁

   王抚幹贈蘇黄真蹟酬以建茶

蘇黄文章外翰墨亦莫加蘇淂魯公法黄自成一家𦘺

无塵俗㸃瘦或風雨斜可爱如其人敬之无迩遐真蹟

落人間蔀屋生光華我无一字蔵天遣来三巴吾宗東

州秀文翰俱可嘉䄂中出至宝双眸洗昏花帰槖今不

貧持柱東南誇何以報嘉貺龍團建溪芽

   予雪詩云不来平地只山巔朱鈐幹和云不䏻

   下乞俗人憐志在潔已陳知録云只可在山如

   去年志在恤民王抚幹云散作人間大有年志

   在潤物三子之志雖不同皆可嘉也各用其句

   作三絕以贈之又以一絶自貺

無喧室對山頭雪雪照无喧室湛然高㓗似人人亦似

不䏻下乞俗人憐

   右贈鈴幹

不道世人貧可憐乱飄宇宙𣺯厨烟居高潤下澤自普

只可在山如去年

   右贈知録

時哉臈後立春前散作人間大有年㑹合風雲洒天外

不湏只在蜀山川抚幹未甞出蜀故勉之

   右贈撫幹

在地在山无不可去年今年同不同銀杯縞帶逐車馬

何佀蓑笠随渔翁

   右自况

   春雪禁体物

立春三日餘霏霏下人間胡不瑞嘉平天於此偏慳忽

従何処来頃刻堆塵寰𭠘𨻶妙䏻入遇圓巧成環侵SKchar

到肌骨㸃綴生容顔凝積遽如許掃除良亦艰牧羊念

大窖擁馬愁藍関我時巴峽𮗚眩晃迷江山認峯失白

塩問俗非烏蛮豈无㒷可乗扁舟正冝還

   十四日登真武山

山中松柏㡬經春壁上亀蛇妙入神羽士相看咲相語

使君老似去年人

白塩卓立群峯外真武山頭平視之試上白塩峯頂望

未知真武孰高卑

瑩煌灯火如星斗夜夜人間望此山来向元宵試灯火

却移星斗下人間

   秃筆

管城人已老後軰頗相侵問汝中書否猶言欲盡心

   二月𦍤日詣學講堂前杏花正開呈教授

孔壇昔栽杏魯人呼東家當時三千株化工无等差雩

風長其實教雨濯其葩木与聖化俱芬芳无迩遐數株

能白紅開向天之涯况於芹藻間相看意殊嘉對之懐

哲人甘棠何以加不比曲江春秪名及第花又異仙家

桃徒尔蒸红霞𩓑言廣封殖䕫魯同光華

   泮宫杏花乃閻紫㣲為教官時所殖復用前韵

同年紫㣲公昔㳺 帝王家穿楊百歩間妙不毫厘差

桂窟擢高枝杏園賞仙葩手移曲江根不惮川塗遐翺

翔夫子壇栽植泮水涯花好實亦成諸公欣拜嘉我耒

節中和数𣗳紅交加不見紫㣲郎如對紫㣲花滿堂爛

𫀆賦詩麗綺霞大勝𤓰李桃欲報无瓊華

   甘露堂前有杏花一株在脩竹之外殊有風味

   用昌𥠖韵

桃李未吐梅英空杏花嫣然作小紅孤城絶塞也不惡

一株綽有仙家風高枝半出脩竹外醉臉略与江梅同

䕫州花木不多有封殖嘉𣗳知誰功春光忽到刺史宅

天氣正在中和中不同浪蘃落瘴霧自有甘露滋芳叢

我来歳律驚兩換帰㒷遥指吳江楓曲江往事何𠯁萝

願為老圃安吾窮明年花開我何処小園数畆蕭㙜東

蒼蒼烟雨記巫峽酣酣詩句吟梅翁梅圣俞詩杏花酣酣春正明

   送王撫幹行甫

之子来䕫子春江又緑波分符慚政拙賛畫頼才多翰

墨妙揮染詞章工琢磨扁舟先吾去送别柰愁何

   郡圃无海棠買数根殖之

少𨹧詩史有遺闕海棠名花輙湮沒孤芳千載逢蘇仙

竹篱一咲嫣然發我従蜀錦亭𫟪范文正公守番昜種海棠于郡圃名

亭曰蜀錦遥入蒼蒼烟雨窟綺霞曉抺神女肌香醪春醉明

妃骨鮮鮮𢇁蘃垂更嫋㸃㸃燕脂匀未歇半含𣣔吐

勝情沐露梳風睡明月為開酒尊苦多病欲揷一枝羞

白髪照眼千株未𮗚蜀囬首十年深憶越往在㑹稽訪諸名园海棠

何人好事呼名友姚魏不容矜閥閱曾端伯十花詞目海棠日名友

牡丹不与凝香有地胡不植負郭无園何処謁不煩飛鵠䘖

子来自買芳根帯花掘明年髙堂来燕子想見繁紅映

林樾栽花老守在何許㕍蕩山中采薇蕨慿誰為問花

消息有萝遥驚山突兀自慙不是召伯棠那淂詩人歌

勿伐

   𡘜純老永嘉僧住福州夀山予表叔也有名行

忽淂潜澗書驚聞壽山死𨳩書未終讀老淚洒盈𥿄夀

山僧中傑蕭洒如𣈆人識高行孤㓗匈无一㸃塵少年

赱江湖叢林參大士莫年住甌閩道價高逺迩桑下不

𭻍恋急流猛抽身我欲掛衣冠帰欤逺公親遽聞新塔

成巳塟堅固子无由訪圓澤空對瞿唐水

   次韵喻叔竒松竹啚

應王子猷相愛未許秦皇帝可秦畫我同年作三友

歳寒節操宰官身

   𭔃巫山圖与林致一喻叔竒

啚𦘕巫山十二峯緘題遥𭔃舊㳺従煩君子細看山色

不似老夫帰意濃

数千里外共明月十二峯頭望故鄊我對此山無萝𥧌

萝魂只在㕍山傍

   䕫路十賢

   屈大夫

大夫楚忠臣哀哉以讒逐遺庙大江濆醒清今古獨

   嚴刺史

将軍頭可断詎肯以城降斯可爲忠矣至今名此邦

   諸葛武侯

卧龍起南陽不爲鼎一足託名蜀丞相相漢非相蜀

   少𨹧先生

子美稷卨志空抱竟无用䕫州三百篇高配風雅頌

   陸宣公

敬輿避讒謗閉門不著書活人集名方炳然仁𧨏餘

   𮧯丞相䖏厚

𮧯侯守盛山賦詩十二首䏻以堯事君遂令詩不朽

    白文公

賦詠窮三峽樂天在忠州苟不以直道亦如元與刘

    柳文公

柳公本書生忠勇著岳鄂盛山戮姦吏餘威震夷落

    㓂莱公

莱公經濟業志在巴東詩斯人不復見亭上秋風悲

    唐質肅公

子方筮仕𥘉牛刀割魚復一朝峩廌冠風采百僚肅

   續訪淂七人

    宋大夫

述志哀正則陳詞諷灵脩讀君九辨章悲楚非悲秋

   源丞相乾矅

傑人SKchar䕫子相業光開元故宅半赤甲荒凉今不存

李貽孫䕫州斤壁記

   李左相適之

罷相避同列衘杯楽聖人那知偃月堂中有丞相瞋

   李丞相吉甫

公在忠州日人高長者風忮心無後段寕媿賛皇公

   温御史

誰坐綉衣石曽落金吾膽不戮擁靴人至今有餘憾

   程伊川

軻伋誠明學弟兄傳以心易㣲於九師閉門自鈎深

   黄太史

豫章官逸逺直筆非謗史天遣来黔涪詩鳴配子羙

   柏架

青銅柯葉勝杉松帯淂清凬下卧龍日莫㣲凉起高架

移床却扇坐従

   次韵林江州題高逺亭

眼明庐阜翠横空疑是雲頭屹夏峯遺迹君應懐聖治

圣治峯在太平㒷囯宫故家我亦念帰宗山南帰宗寺乃逸少旧𨼆遥瞻瀑水

三千尺猶隔巫山十二重亭上主人高更逺天然丘𡐍

在心匈

   登制勝楼

梁棟翬飛百尺楼江山滿目壮䕫州鳥穿雲過白塩去

魚透浪来清瀼㳺控扼地臨三峽險朝宗水㑹百川流

古今制勝人何勝天下竒才忠武侯

   𠕂用前韵

下視瞿唐縹渺樓規模雄壓十三州良籌合向暇時運

緩帶冝来高処㳺列障四時環坐好大江千古抱城流

後山植木成隂日誰識十年前故侯

   送宋山甫知縣

君住眉山我永嘉老来邂逅楚天涯无詩不和已成杜

有酒相呼如在家官聀未高名滿蜀人才如許邑為巴

且将異日作霖手潤澤河陽一縣花

   六月一日

天涯逢六月深憶别家時甲申六月一日离家行也亦云逺帰欤

何太遟殊方冣炎𤍠多病想扶持天遣西来意端令啖

荔枝是日食新荔枝

   食荔枝

荔枝𥘉熟飣金盆手擘䡖紅子細看凬味由来太竒絶

不教容易到長安

妃子園中荔子竒莫因名號起猜疑清時入坐非尤

一洗烟塵頼好詩

詩史堂種㡬時 䡖紅曽入少陵詩殊方競續櫻桃献

万𣗳争先尔獨遲

   拾荔枝核欲種之戯成一首

海味正思瑶柱羙䕫門又見荔枝紅炎方入貢自妃子

郡圃欲栽如白公楽天種荔枝于忠州有詩官滿猶為十年計實成

湏待二星終不湏更論何時喫前種後𭣣人我同楽天戯楊

万州種荔支詩云聞說万州方𣣔種愁君淂喫是何年

   㓜女生日

林鍾蓂四莢吾女此時生日向炎天永月従前夜明提

携仰慈毋教誨頼諸兄𩓑汝康而夀人如少藴清

   詩史堂荔枝歌

君不見詩人以来一子羙莫年流落来䕫子賦詩三百

六十篇西瀼東屯客愁裏何人作堂畫遺像𭣣拾光芒

榜詩史堂前何有有荔枝𣗳猶未老熟獨遲世人貴早

不貴晚倘非我軰誰賞之涪𨹧昔遭妃子汚万顆包羞

莫䏻訴瀘戎一經少𨹧擘至今傳誦輕紅句少𨹧傷時

淚成血一㸃丹心不磨㓕散成朱實滿炎方凬味如詩

兩竒絶楽天曽𦘕忠州啚自言香味人間无楽天詩云爵疑天上

味嗅異世間香君謨亦作閩中譜陳紫声名重南土何如詩史

堂前株正是一飯孤忠餘人為世重物亦重端如丈人

屋上烏巴啚閩譜合避路奚用品第分錙銖搀先熟者

如楊盧但可与之作前驅閩娘十八婢妾尔将軍大𣗳

真傭奴我生四百餘年後来作先生㳺処守登堂三嘆

荔正丹聊效栁人祠子厚安淂先生今復生添賦䕫州

歌一首少𨹧有䕫州歌十首要使荔枝之名長不朽

   周行可挽詩

我始来夔子公先在計㙜江山同吊古文字共銜杯馬

運言尤力天高聴未回懐人萝不見西望肺肝摧

大事同生日佳城近故丘空㽞丹灶薬忍望白雲楼偃

折恩誰継澄清志未酬傷哉⿱苑土元伯執紼竟無由

   過客談梁彭州之政不容口聞為虗額所困欲

   引去予𩓑其少𭻍以福千里輒𭔃惡詩

籍甚吾年友彭州譽正馳那因困虚額⿺辶䖏欲丐真祠勿

謂徒勞耳終湏曰教之家傳治称最自有九重知

   食薏苡粥

夔州𠕂見夏炎瘴侵我肌両股忽浮腫百藥竟未治或

言薏苡良可以作粥麋𢙢坐伏波謗腹中有珠璣

   十賢堂栽竹

六月修篁帯雨移丁寕護取歳寒枝十賢清節髙千古

不是此君誰與冝

   詩史堂荔枝晚熟而佳預約同官共賞偶成參

   差摘實分餉因誦廬陵先生詩云人生此事尚

   難必况𣣔功名書鼎𢑱復用前韻以歌之

詩史堂前荔支晚尤羙髙壓瀘戎與妃子姓名猶未聞

峽中風味惟應自皮裏試将逺况江瑶柱正似騷人擬

良史我来嘆息頥屢支殊方爭献惟𢙢遲汝今已晚何

用好不是少陵誰眼之貴妃游䰟遭血汚五坐悲懐何

以訴惟有雲安𠕅拜人悶觧䕫州両絶句少陵䕫州觧悶十一絶及

荔枝(⿱艹石)遺像空存食不血滿目烟霞明自滅何人種此星

㡬終一𣗳團團味竒絶君不見南賔木蓮有華何足圖

樂夫過慮重㸔無樂天在忠州𦘕荔支木蓮二啚水蓮詩云山中風雨無時節明日重看得

又不見洛陽牡丹妖艶何必譜六一區區記風土天

生此果更此株夏日之時見子餘趙㐮書疑炎方張火

傘夕訝庭𣗳栖赤烏双頭瑩(⿱艹石)玉一瑴細骨輕於錢五

銖陳江閥閱如崔盧兹産於閩必争驅甜無中邉大勝

蜜醖醸不假蜂爲奴永安宫西郡掌後折簡呼賔老太

守時方炎𤍠㑹苦稀事好乖違意徒厚手摘髙枝贈丹

實歌和前篇搔白首嗟一餉之樂𠔃天亦慳於老朽

   伏日與同僚㳺三友亭

炎天過小雨伏日生㣲凉新亭㑹僚友故事開壷觴

陽四望亭去年瑞白堂故事泉汲卧龍乳茶烹團鳯香緬懐去年今

跳珠出詩章

   分韻得炎字

兩載夔子囯尤苦夏日炎穉金又云伏老夫猶未潛呼

賔江上亭風雄雨纎纎仰知 九重心勃欎念閭閻

潛底作明遠楼詩云閭閻多勃欎有媿此閑身

   制勝樓有元豊間太守王延禧及計䑓郡僚過

   客唱和詩大書于版𡻕乆事漫命筆吏𠕅書之

   記以𢾗語

周室禾黍過者傷漢宫威儀見之喜神州乆没餘楚蜀

太平聲詩存有幾制勝樓頭詩数版仍是元豊舊臣子

體尤猶存前軰風氣象如樓頗竒偉人雖不見典刑在

事尚䏻言文獻是歳月侵尋自漫㓕愛禮存羊那忍毀

百年陳迹一旦新不問升沉與工鄙一洗向来官職眼

獨刋無盡張居士張無盡詩獨刋石

   雷聲

雷已先聲雷𨼆𨼆雨宜灑道即紛終為言風伯不湏怒

天下蒼生正望雲

   某二年于䕫𥨸食而已無徳於民尤無功於學

   校泮宫諸生相與肖其象而祠之意固厚矣然

   非所宜得呈蘇校授

一麾出守喜来䕫日與諸生泳聖涯𥨸取於城勉忠孝

来䏻如衮進文詞従公于邁誤成頌爾貌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何足祠

為語廣文休作記麄沙大石定磨碑

   聞得呉興

莫年身似杜𨹧翁㳅落烏蛮白帝中 聖主哀憐不終

棄乞祠𨚫得水晶宫

   七夕呈同官

今夕何夕夕云七天孫有巧不𩓑乞舉盃遥指河漢頭

但𩓑帰耕學牽牛我無腹中書可晒亦不曬衣随俗軰

緱山未訪仙祖㳺䕫門聊與嘉賔㑹星河動揺三峡流

人間天上同新秋鵲巳成橋動歸翮我亦一枝栖可得

時聞昜任淛西遂可還鄉矣

   别䕫州三絶

朅来夔子両經年恰是忠州白樂天種柳栽花一般意

媿無名徳比前賢

夔峡民淳獄訟稀使君無事只吟詩才踈政拙形容陋

𭰹媿邦人爲立祠

陳圖入眼渾如夣回首江山又夣間万里白雲遮望眼

   贈牟童子

牟家六歳好男児誦得夔州太守詩好把五車書尽讀

早成頭角上天池

   别同官

両年𥨸禄古夔州邂逅諸君亦宦逰為郡不才真下下

同僚多𦔳𨚫SKchar優及SKchar便合扁舟去行李聊為一飯𭻍

摻别相期可無語君親恩重各冝酬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