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後集卷第四

後集卷第三 梅溪王先生文集 後集卷第四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後集卷第五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四

  詩

   州宅

鑑水稽山擁卧龍黄堂人似坐仙宫風流惟有兀才子

終日賦詩屏障中

   蓬萊閣

祖龍車轍遍塵寰只道蓬萊在海間空上望秦山上望

不知此處是神山

   清白堂堂與泉皆范文正公名之

錢清地古思劉寵錢清地名父老送刘寵処泉白堂虚憶笵公印綬

紛紛㑹稽守誰能無愧一賢風

   清白泉

聖人逹節猶憎盗志士清心肯飲貪試向卧龍山下酌

世間無似此泉甘

   𮗚風堂

簿俗澆風有萬端欲将眼力見應難但令心境無塵垢

端坐斯堂便可𮗚

   望月䑓

明珠遥吐卧龍頭漸𮗜清光萬里浮人望使君如望月

要湏如境莫如鈎

   秦望閣

𥿄上𮗚秦尚過秦那堪山作眼中塵為言髙閣登臨者

莫作秦人視越人

   望海亭

踏雪遥登望海亭扶枽日上卧龍醒㣲臣望處非滄海

只望尭天萬里青

   卧龍山

鑑水連天僅可容稽山照眼五雲濃只憂旱𡻕無霖雨

誰識東州有卧龍

   種山

决䇿平吴覇業成青山長占大夫名子胥忠義無生死

怒氣随潮到越城

   競秀閣

憲䑓高閣偶躋攀萬壑千岩指顧間山色元来本無競

人心自是錯看山

   蕺山

十九年間膽厭甞盤羞野菜當含香春風又長新芽甲

好擷青青薦越王

   八松

瀟洒荀家好弟兄秦封不汚有餘清鍾成一種棟梁氣

散作八方風雨聲

   右軍祠堂

欲弔右軍千載魂祠堂荆𣗥断碑存老僧相見話前事

問我蘭亭㡬世孫

   鵝池

鶂鶂能鳴異衆禽池邉墨客最知音世間多是山隂嫗

應恐悮猜君子心

   硯池

鳯翥龍蟠字字竒陶泓湯冰向斯池波心雨後一魚躍

猶似青年吞墨時

   題扇橋

右軍一畫千金重妙意寕容市嫗知明日重来堪一𥬇

管城那肯更臨池

   雷門

吴越興亡事若何譙門遺迹枕山阿大声曽作雷霆震

應𥬇人間布鼓多

   曲水閣太守蔣堂所建今号飛盖堂

王謝蘭亭乆寂寥茂林脩竹自蕭騷蔣侯近代風流守

曲水流觴意亦高

   西園

西園風物冠東州飛盖紛紛爛熳游惟有紅蓮幕中客

𠋣欄𦂯得片時留

   望湖亭

杖屨登臨望鑑湖湖中一半已湮蕪誰能更継東郡守

長使山隂水旱無

   吴先生祠

右軍宅化空王寺祕監家為羽士宫惟有先生舊池舘

春風帰在杏壇中

   賀知章祠

賀老祠堂枕鑑湖霓裳羽化宅荒蕪無人更問君王覔

轉使髙風千載孤

   鑑湖

胷中萬頃元才子方外孤標賀季真鑑水縈回三百里

風流何止两唐人

   禹廟

越囯遺民念帝功稽山庙貌勝卑宫少陵莫歎丹青落

𥿄上丹青自不窮

   菲泉

𣑽王宫近夏王宫一水清含節儉風越俗不知王好惡

泉名𨚫在酒名中

   禹穴

好古貪竒司馬迁胷中史記越山川如今禹穴無㝷處

洞鎻陽明石一拳禹冗道家謂之陽明洞天

   馬太守廟

㑹稽䟽鑿自東都太守功從禹後無能使越人懷舊徳

至今庙食賀家湖

   吴越王廟

一劒功成三節还尽将錦秀褁江山斗牛氣㓕英灵泯

廟比昭王屋一間

   望秦山

洛思昔有人思洛秦望今無客望秦回首長安在何處

誰能念彼下泉人

   少㣲山

出郭舟行十里間少㣲山近若蕡山山中處士已長徃

㸃客星雲外閑

   梅梁

結實㡬調商鼎味成材宜作禹祠梁世間何𡻕無風雨

鉄鎻無端誤見殃

   窆石

越俗流傳素可疑退之詩云越俗不好古流傳失其真禹陵窆石果何時

只應便是專車骨未可呼爲𣳚字碑窆石形真有数字磨滅不可曉或以

爲古碑

   和昌齡弟見𭔃

經年游官思家鄉枕間魂夣長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甌越相望數百里

魚雁来徃安能常水緑蓮紅王儉幕我愧才踈筆常閣

居官不事羡長卿執一無𫞐猶子莫昔年姜𬒳今獨眠

何時更作三珠連左原風物亦不惡溪蓴抽𢇁蕨吐

阿連春艸詩篇好𭄿我帰来宜及早代笠亭前烟雨中

共把鋤犁寕待老

   懷喻叔竒巳邜

結得賢関雁塔因東州相遇益相親凌雲三賦我慚馬

清唱百篇君勝秦冀北郡空殊昔别江東日暮倍傷神

同年四百二十六莫逆論交能㡬人

   次韵周尭夫贈睡香

長向春前臘後開要将風味闘梅魁名従廬阜夣中得

根自鄮山嘉處来風拆錦嚢香不断日烘寳盖翠成堆

定湏移向梅谿去栽伴吾廬桂與槐

   送陳元佐游四明

鑑水悠悠接鄮川宦情客况两凄然扁舟乘興梅花月

樽酒送行燈火天我似鄭䖍官舎冷君如馮子主人賢

虞庠春榜無多日行看香名動日邉

   聞禮生日二月二

桃水仲春月蓂階𩀱莢生添丁慰盧老小子慶徐卿禀

得中和氣看成逺大名青春已如許勉力継家声

   次韵趙𮗚使鴛鴦梅

奴視紛紛晳與休芳心那肯貯離愁結成氷玉岳湛侣

開伴紵羅施鄭流影照婵姢如並卧枝横清淺似双浮

不知他日調金鼎勝得櫻桃氣味不

   亡友孫子尚藁塟㑹稽山大禹寺之側某至官

   八日出郊訪其墓不𫉬明年春𬒳命祀禹訪而

  得之又明年春再徃酹酒因植栢十根𡘜之以

  詩

疇昔相知似弟昆那知半世死生分無縁更飲盃中物

想見能修地下文有媿乘車⿱苑土元伯僅同觧劒弔徐君

他年黛色参天處是子㑹稽山下墳

   子尚墓種栢

子尚乃如許牡年墳巳荒我来親種柏含淚待蒼蒼

   鄭夫人挽詞

好谿太守非常好慈母端如孟母賢熊膽調成真噐業

魚軒游徧舊山川顔間日有平反喜方外時修香火縁

身世九齡家萬石定應含咲向重泉

   錢夫人挽詞

忠孝之家女亦良教傳彤管有遺芳藁砧舊擢儒林秀

桂子新飄月窟香方擬魚軒霑寵渥遽驚風𣗳変凄凉

稽山鑑水青春暮薤露声中恨更長

   連月不雨農事失時府帥决獄廪飢徳政動天

   霈然而雨某吟成律詩一章以賀

旱魃為灾罕似今霈然一雨慰群心非関菩薩觧為澤

自是使君能作霖躬慮滯囚𡨚尽釋廣開義廪恵尤深

佇公帰囯調元氣散尽愆陽與伏隂

   次韵濮十太尉喜雨

去𡻕秋大水民食方苦艱丁壮尚流離而况白與班今

春又不雨事與安危関使符下列郡呼雩舞童鬟𭠘文

責老龍貪睡何癡頑我聞救灾術廼在人事間興師古

有衞决獄唐称顔年因弔伐有雨送軺車還嗟此旱魃

虐和氣知誰干半𡻕幸一雨人心寕不𭭕麥秀禾可植

田里庶少安上紓當宁憂吏責亦稍寛我家蕭峯下山

長路漫漫東臯有先業頗亦知艱難帰耕願及早免起

将蕪嘆

   叔父寳印師徃永嘉妙果院未年而退弟子

   徳純住龍翔一日帰省其師亦退居林下緇素

   挽留之乃遁扵異郡不踰月間師弟子相継退

   休識者高之目為僧中二踈某𥨸禄将一考矣

   有媿二高僧因書一絶庶㡬他日或蹈其高躅

   云

掛冠林下近来無誰謂僧中有二踈應𥬇紅蓮幕中客

故園三經已荒蕪

   𭔃黄簿文昌

六一移書責司諌聱隅間命避徂徕兹風不作己乆矣

吾子所為何壮㢤在列諸公顔有媿附炎群小瞻應摧

要湏終始全名節莫遣心随利禄回

   次韵濮十太尉題禹穴

寰瀛三十六名郡越在東南雄四鎮宛委周回三百里

屮木山川有光(⿰氵閠)秦山鑑水藴秀異人物風流夸漢晋

傳聞禹穴自太史好古無人若為問韓退之詩云越俗不好古㳅傳失其

杖屨飄然㝷洞天照眼千岩若攅刃細看盤石心愈

疑遐想丹書氣猶振禹貢無傳豈其闕遁甲𠩄書何足

訓𢑱倫叙自九畴錫水土平繇五行順洛書六十有五

字王業巍巍此途進八卷飛沉天與泉兹說荒唐理難

信吾儕去古恨大逺企首難窺禹牆仞穴傍有井清且

甘一酌端䏻洗驕吝

   薛師約撫幹召飯于圎通寺主僧瀹茗索詩

緑暗梅欲雨風薫麥初秋官舎厭卑𣺯僧廬訪清幽儒

餐慣𬞞飯道話便茶甌鑑湖倘容覔杖屨時来游

   潘知縣弟撫幹和詩復用前韵

堂堂紫㣲公氣節横清秋風流属猶子胷𡋹羅竒幽詩

篇粲華蕚名字宜金甌州縣𦕅爾耳行矣天池游

   酬冨陽張叔清縣尉

尺素遥傳到越城入懷珠玉照人明登科雅服才名早

筮仕喜聞官業清空把交情對山色采詩有吴山空對越山明之句

令音問讀潮声怱怱作荅無他語莫羡人間勢利榮

   周徳貽得子以錢果為貺僕不𫉬為湯餅客賀

   之以詩

双鯉来従古𡹴州喜聞英物誕東州清和時節緑隂滿

秀異谿山佳氣浮分貺金錢意殊厚欲為湯餅客無由

乃翁指日身龍虎况有竒兒氣食牛

   喻叔竒迎侍赴桐川榜其堂曰戯綵書来求詩

   𭔃題一絶

桐州綵捧蹔宣威首闢萱堂上夀巵堂上慈顔𥬇還語

老莱文采媿吾兒

   女子生日五月十二日

吾女何時見薫風欲半時年齡今稍長礼法要湏知好

讀班SKchar誡休吟謝女詩萱堂有慈母淑徳可為師

   范文正公祠堂詩并序

寳元間文正范公自(⿰氵閠)徙越治先風化一日𫉬廢井于

州治之西澄而新之易舊堂築新亭俱名曰清白規官

師也閱𡻕浸久舊刻弗存紹興戊寅秋吏部尚書王公

来師是邦暇日㑹僚属于兹堂酌泉煑茗修范公故事

慨然歎曰自漢迄今守兹𡈽者亡慮数百人莫賢於范

堂與泉盡其甘棠也記其可以不刋又謂公自筮仕SKchar

桐川典郡帥邉𠩄至立祠獨越無有於典爲缺於是求

公遺像得之於其家比它本爲真乃命工繪之即其堂

而祠焉明年閏六月庾申躬帥幕僚祀之某作詩以紀

盛事

堂堂范公真天人配我 仁祖爲元臣材兼文武懷經

綸先憂後樂不爲身上與䕫卨相等倫正色朝端批逆

鱗三黜愈光名愈聞一麾東游禹𠩄廵作詩懷蠡祠季

真卧龍山麓井乆湮綆而汲之清且新堂于其旁記厥

因名標清白埀不泯規爾官師意諄諄洗貪濯盗思還

淳人亡迹在嗟己陳断碑徃徃埋荆榛後人不識真天

人但能日飲堂中春越以清白堂名酒使君好事賢且仁治民

律已惟公遵登堂感㮣懷斯文刻石繪像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芬丹青

炳燿如麒麟凛然如生見如親躬修祀事率幕賓手酌

寒泉羞澗蘋一酌清我僚吏民再酌為囯清簮紳要将

清白風無垠庶俾范公遺志伸公乎為仙為明神為澤

為瑞為星辰當宁焦劳思若人九原喚起清邉塵

   次韵梁尉秦碑古凨

 㑹稽秦頌徳碑丞相李斯篆世傳在秦望山莫知所

 在教授莫君好竒SKchar古搜訪尤力有言碑在何山者

 莫以語某何山見於圖經在秦望東南疑其真秦望

 也某欣然欲徃職有所拘以告㑹稽尉梁君梁慨

 而行登山果見之碑石僅存字磨㓕巳尽墨片𥿄而

 還作古風長韵具記始末因次其韵且記吾三人好

 事之癖亦以示後人也

SKchar嬴遺迹存者希世傳石鼓稽山碑石鼓榆楊得韓子

文與二雅争驅馳秦碑夸大頌功徳埋𣳚草莾無人知

或言出頂石猶在上有虎豹龍蛇螭神蔵SKchar護荆𣗥蔽

崖懸磴絶登無岐廣文好竒穴SKchar禹梅仙喜事僧㝷支

攴遁昔㳺越中好山水梁仙𪧐雲門訪古迹扵曽我賛其行要親覩勿受世俗

流傳欺望秦望秦两嶄絶何山壁立東南涯豊碑屹植

最高處不知磨㓕従何時剔苔掃墨了無有模糊片𥿄

亦足竒濃雲䨢䨴黯將雨古木槎牙蟠老枝帰来走筆

出險語訶政叱斯同小兒詩成得得冩𭔃我詞嚴意偉

法退之我聞秦人㓕六囯酷若犬磔臨江麋先王法爲

秦所負負秦况有秦有司五經灰 -- 灰 飛儒濺血尭舜周孔

何能爲上蔡獵師妙小篆奴視俗体徒肥皮東封太山

南入越大書深刻光陸離沙丘風腥人事変SKchar飢族赤

誰嗟咨漢興萬事一掃去惟有篆刻餘刑儀磨崖𣣔作

不杇計其如暦数不及期蚩尤五兵紂⿰氵𭝠噐人物羙惡

寕相庇我雖過秦愛遺畫南山入望頻支頥不湏嶧陽

訪𬃷刻不用迁史觀雄辭虚堂黙坐對此𥿄閉眼暗想

君勿嗤要知秦碑𣳚字本𨚫𩔖周雅無辭詩

   府師王公中秋宴客蓬萊閣分茶賞月于清白

   亭某以幕尞與焉坐上成二絶

使君開宴小蓬瀛幕客参陪亦與荣茗煑寒泉飲清白

酒斟佳月賞分明

白髪青衫老幕官蓬莱秋月两年看興来端欲乘風去

不怕瓊楼玉宇寒

   又和趙仲永撫幹二首

氷輪飛出暮雲端更向蓬莱頂上看端似虹橋翫金餅

絶勝華屋見銀盤光浮酒靣杯尤滑清入詩腸句不寒

又與鑑湖添勝事一時賓主尽鴛鵉

千岩競秀越王州地勝錢塘與虎丘龍卧半天頭吐月

鑑湖千里影㴠楼宴開秋色平分際人在蓬壷最上頭

負良天更輸我此中此夜两年游去𡻕中秋與同僚賞月蓬莱閣今復

與府㑹旧㳺諸公皆不在焉

   再和

峥嵘髙閣SKchar雲端萬𡋹千岩坐上看八百里湖寒鑑莹

二千年囯卧龍盤金風吹靣掃殘暑明月入懷生嫩寒

說神山正相偶醉中端欲駕仙鵉

家在東嘉山水州玉簫丹竈古仙丘两年秋月登蓬

千里鄉心繞謝楼作賦端同北窓裏思帰長詠大刀頭

與君何日脫塵鞅杖屨逍遥物外游

   又用看字韵酬趙仲永

紅蓮分幕忝同官秋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揮並席看句好湖山添秀氣

談清齒頰帶㣲寒

   故参政李公挽詩三首光字太發

一代高明學三朝骨鯁臣淮南惮長孺楚囯忌靈均死

尚憂王室生寕問大鈞姜山同峴首千古淚行人某比見畨

撫幹言公在謫所及埀死之際所言皆天下大事潘乃公之壻也

方靣功尤著朝端氣最剛身能縳元濟城不䧟睢陽思

𡚒少連笏耻同𡊮盎堂永嘉瞻五馬遺愛可能忘

公在南荒日迹危名愈尊芝蘭坐竒禍瓜葛醖讒言斥

去𫞐臣力生还聖主㤙衞公精爽在何用些招魂

   九日與同官㳺戒珠寺用去年韵

九日重登古蕺山劳生又得片時閑菊花今𡻕殊不惡

蓬鬂去年猶未班藍水楚山詩興裏鑑湖秦望酒盃間

醉中同訪右軍迹題扇橋邉踏月還

   𩔰仁皇后挽詞三首代安撫王尚書

媯汭嬪天子塗山毓聖人聦明配昭献慈儉継宣仁湯

沐寕𥝠已園陵不病民鴻休耀彤管無復数娀㜪

八帙年無憾三仁謚有輝囯朝 仁宗皇帝宣仁皇后大行皇太后皆謚日

瑶池燕仙侣窆石⿱苑土遺衣忽覩龍輴去猶疑騩馭帰聖

情哀不尽淚向禹陵揮

代邸迎帰日炎啚喜中興觧将天下飬惟有聖人能方

慶朝長樂俄驚望献陵𥨊園祗奉處擁紼淚埀膺

   胡氏挽詩婺女人嫁陳氏王尚書弟婦也 王作墓志

婺女生賢女端宜配徳星登堂飲姑乳調膽教兒經

舎春猶盛孫枝葉已青韓碑紀遺懿彤管継芳馨

   次韵喻叔竒追感去冬天衣之游

去年同會𩔖高陽蠟屐登臨雅興長可但山光向人好

更欣天氣為吾良路經禹穴𭰹懷白目對秦峯逺憶黄

天衣在秦望山下按朱育對四皓黄公者乃越人也日線又添人正逺尺書千里

尉相望

   次韵劉判官大辨見贈

篋蔵詩墨尚澄鮮長記東嘉共綺筵游宦俱為蓮幕客

異鄉重見菊花天謝池一別真成夣鑑水相逢似有縁

小小園林吾欲老看君功業上凌烟刘丁丑在永嘉同郡燕卽席作詞有

凌烟多少功業之句

   趙仲永以 御茗宻雲龍薫衣香見贈仍恵小

   詩次韵

天上人回餅賜龍香沾衣䄂十分濃明珠照室光生𧰟

三絶全勝萬石封

   仲永再和三絶復和以酬

間世宗英學海龍交情尤爲野人濃天香御茗分竒紀

盡是慇懃手自封

手汲寒泉碾小龍天香一炷滿衣濃與君慷慨論時事

吐丹心上實封

長記中秋踏卧龍尚餘詩興至今濃羡君豪邁如韓子

聮句猶容李正封

   𭔃題周尭夫碧梧軒

鳯凰梧棲竹實食胡爲使之在枳𣗥開軒種梧髙㡬尺

鳯𠔃凰𠔃𦕅爾息莫羡風㣲燕雀髙一飛定展冲天翼

覧輝瑞世鳴朝陽此梧長向人間碧

   留别民事堂

二年宦東州民事了無𥙷俯仰媿斯堂何以報 明主

故家簫峯下帰耕及春雨平生甽畆心感槩𦕅自許

   題𩀱峯資𭰹堂

書生𥿄上誦糟粕釋子舌端談葛藤道在湛然方寸地

不知深造有誰能

我到雙峯㝷寳月為𭻍一𪧐話資深但能造得儒宗語

使是能傳佛隴心

雁山門户此中入南北两峯相對尖我與林泉有盟約

問師覔取一峯潜

千峯巳見見雙峯甌越山川在眼中吾祖吹簫定何所

㑹湏乘鶴訪遺風双峯之西南亦有吹簘峯

堂名石刻两俱存令我深懷舊長官學道資深更𭰹處

居安能使庶民安周開祖昔令楽清有遺愛堂名乃開祖所命

   𪧐靈岩贈長老敏行

藍輿謝公嶺杖屨矩羅室净名訪維摩一菴僅容SKchar

僧𦘕屏中徃徃多八十平生看不足靈岩最竒絶老禅

蜀中来心印傳佛日脚力窮天下稱此為第一兹山昔

未開蔵閉最深宻倘不遇 熈朝造物肯容出孫公賦

天台勝地尚遺俟我欲續金声願借山中筆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