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詩文前集卷第十

詩文前集卷第九 梅溪王先生文集 詩文前集卷第十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詩文前集卷第十一

 梅溪光生文集卷第十

   詠史詩

    㐲犧

 太古民淳事簡稀聖人牛首號包羲如今四海皆人靣

 心似山川更嶮𡾟

 六畫中含萬象殊洪荒一變遂歸儒河圖不授包犧氏

 民到于今目尚塗

    神農

 民食腥膻鳥獸同那知土榖利無窮後人只祀勾龍棄

 誰念艱難起帝功

    黄帝

 百年功就蛻乾坤鼎冷湖空跡尚存别有慶源流不盡

 皇朝葉葉是 神孫

    唐尭

 仁徳如天帝業𨺚四㓙不去付重瞳當時黄屋如傳子

 千古那知揖遜風

    夏禹

 洪流浩浩浸寰區民雜蛇龍鳥獸居長歎當時㣲帝力

 蒼生今日盡為魚

    啓

 堯舜與賢真可法夏王傳子(⿱艹石)堪疑謳歌自屬吾君子

 不是當時禹徳衰

   少康

虞仍靡艾共輸忠一族中興復禹功較徳宜SKchar漢髙帝

知音惟有貴鄊公

   桀

大禹辛勤造夏邦子孫何苦亊滛荒國忘不悟生平罪

翻悔當時不殺湯

   成湯

大乙興仁獸網中鳴條一𢧐遂成功歸来猶自懐慙徳

亊與唐虞巳不同

   髙宗

湏信精誠可動天髙宗一夣得真賢濟川不頼良舟楫

安得中興五千年

   紂

醸酒爲池肉作林深宫長夜恣荒滛何如早散橋倉粟

取臣民億萬心

   周文王

民疾啇辛(⿱艹石)冦讎三分天下二歸周文王終世全臣莭

不念前時羑里囚

   武王

八百諸侯㑹孟津民心天意緫歸仁湏知不食干戈粟

自有登山采蕨人

   成王

SKchar旦推誠相㓜沖流言交亂出居東誰云王是中才主

一啓金縢即悟公

   宣王

北伐南征萬國臣中興周室頼賢人崧髙千古英靈在

何獨當時降甫申

   幽王

文武基圖木易量可憐中葉壊幽王神龍流沬生尤物

赫赫宗周一𥬇亡

   秦始皇

鯨吞六國帝人寰遣使遥㝷海上山仙藥未来身巳死

鑾輿空載鮑魚還

   二世

始皇一怒逐扶蘇天欲亡秦果在胡翻𬒳四方黔首𥬇

不分鹿馬是誰愚

   漢髙帝

百𢧐功成漢業新咸陽置酒問群臣區區髙起王陵軰

豈識龍顔善用人

仗劍﨑嶇起沛豊祗将嫚罵馭英雄雖然䏻用三人傑

巳失啇山四老翁

   文帝

文帝興王自代来百金不費亦仁㢤後人不務師恭儉

萬户干門㡬露䑓

   武帝

武帝英雄𩔖始皇甘心黷武國㡬亡晚年頼有知人術

觧把嬰児付霍光

   宣帝

道雜覇王非羙事治先刑法少仁恩盖楊韓趙猶誅死

誰謂當時獄不𡨚

   元帝

徳化欲遵周𮜿轍刑名思革漢規模更生踈斥䔥生戮

元帝何曽善用儒

   光武

大命由来自有真子輿徒號漢家親湏知炎祚中興主

元是南陽謹厚人

欝欝葱葱瑞氣浮南陽兵起再興劉将軍大敵非常勇

文叔平生本好柔

   明帝

萬乗臨雍事老更橋門億萬㑹諸生永平大子真儒雅

只恨容人度未宏

   章帝

民苦䌓苛厭永平科除慘獄慰群情不窮竇憲欺君罪

𬒳寛柔壊典刑

   魏武帝

董吕裘劉電掃空阿瞞獨歩騁姦雄豈知𫞐備皆人傑

未肯全将鼎付公

   呉大帝

㧞刀斫案氣如虹獨𠋣周即立雋功一𢧐果摧曹孟徳

不妨髙枕覇江東

   蜀先主

曹公姦黠世無雙元徳雄才肯見容誰把荆公資覇業

一朝雲雨起蛟龍

   晋宣帝

四朝天子𭔃安危寡婦孤児豈忍欺見說五湖扛鼎日

又勝三馬食槽時

   晋武帝

早𡻕膺圖帝業光睌年何事政多荒筭来不用平呉好

畢竟呉平速晋亡

   元帝

金陵王氣為誰鍾五馬南浮一化龍四海民心共晋思

江東何事却従

   宋武帝

宋武英雄世莫加長驅千里定中華衆機不據金湯險

自剖乹坤作両家

   齊太祖

天厭金刀水徳終一時人望屬䔥公能論魏武周文亊

獨有區區謝侍中

   梁武帝

不法先王治用儒捨身傾國事浮屠堪嗟餓病䑓城日

曽得空王救死無

   簡文帝

青𢇁白馬渡江来宫殿酣酣盡委灰 -- 灰 不觧開門納挑捧

空悲明鏡不安䑓

   陳武帝

一旦𫞐臣外召君巳知天帝欲興陳江准(⿱艹石)道無神物

誰報齊兵至夀春

   後主

臨春閣上醉流霞狎客酣歌興未涯江左半無陳日月

君臣猶聴後庭花

   魏道武

火舉南征破弱燕拓開中土奠山川功成(⿱艹石)更䏻修徳

自可延年度厄年

   北齊神武

浮圖入海天已魏鸚鵡興謡運啓齊鄴下兵興黄螘死

營中星隕衆驢嘶

   齊後主

峩冠食禄鷄開府揺尾承恩大郡君将士焉能死征𢧐

盍驅爾軰赴三軍

   周文帝

傳檄東征賀六渾親迎天子入長安剰栽沙𫟍千株栁

長使齊軍破膽寒

   隋文帝

孽后邪臣造釁端房陵幽閉𢫎深𡨚一朝变起宫闈内

方信當時用婦言

   煬帝

汴水東流岸栁春龍舟南下錦㠶新鳥聲𭄿酒梅花𥬇

咲殺隋亡亦似陳

   唐太宗

仁義誰云不可行文皇親見治功成徳𢑱可惜身先死

豈信人間有太平

   髙宗

正𮗚基圖極盛𨺚誰将神噐付昏童倒持利柄歸房闥

仙李枝柯一剪空

   明皇

天寳君臣玩太平梨園弟子奏新聲貴妃一𥬇天顔喜

不覺胡塵暗兩京

   粛宗

張后宫中巧弄𫞐上皇西内老誰憐杜陵獨念君臣義

長向雲安拜杜䳌

   徳宗

虜箭侵陵御幄時君臣相顧不勝悲难平猶自推天命

盧𣏌奻邪竟不知

  憲宗

叛將連頭就典刑元和功業九■成晩年誤信妖人術

禍自丹砂藥裏生

  文宗

輦路青青春草多凭髙無語涕滂沱禁中夜召詞臣語

受制家奴可柰何

   梁太祖

天下人心共惡梁祇應無柰虎狼彊可隣千尺黄河水

投盡清流始㓕唐

   唐荘宗

十年征戰不知勞三矢功成意氣豪自咤身為李天下

焉知禍起郭門髙

   晋髙祖

玉帛和蕃辱巳深那堪割地侈戎心關南一䧟腥膻後

遺患寥寥直至仐

   漢高祖

石氏君臣盡播遷晋陽兵起據中原早知只有三年漢

何似捐 --捐軀報晋㤙

   周太祖

岀鎮雄藩勢已危擁兵乗釁襲京師誰知一代生靈主

元是雕青郭崔兒

   周世宗

髙平决𢧐破劉旻北取三関速(⿱艹石)神大業未成天命改

殿前㸃撿是真人

   許由

肥遁箕山不可㝷髙名不朽到于今尚留昔日洗耳水

為洗世人爭兢心

   后稷

洪水横流四海飢教民稼穡務三時後王欲識艱難業

讀取豳風匕月詩

   伊尹

窮居樂道自躬耕那肯要君用割烹湯后不加三聘禮

未應改志爲蒼生

   箕子

諌君不聴念君深𬒳髪徉狂自鼓琴千古共傳箕子操

一時難悟狡童心

   比干

諌君不聴盍亡身豈忍求生却害仁不向天庭剖心死

安知心異世間人

   伯夷

避紂窮居北海濵㱕来端爲有仁人武王不聴車前諌

餓死西山志亦伸

   太伯

太伯髙風不可追鴈行接羽共南蜚莫言断髪便無用

猶有𠛼蠻慕義歸

   太公

隠迹蟠溪七十餘釣灘清淺鬢䔥踈滿懐韜畧為香餌

只釣文王不釣魚

   周公

明堂攝政朝群后四海流言孺子疑何亊召公猶不說

丹心惟有鬼神知

   召公

䑕牙雀角豈䏻欺召伯聦明聴不疑南國政成公巳去

甘棠長結後人思

   齊威公

諸侯九合霸圖成晋宋江黄盡㑹盟惟有召陵功最直

包茅不貢故来征

   晋文公

逆旅栖栖十九年五蛇夾負遂升天却慙不及齊威正

卿相由無管仲賢

   宋㐮公

小國爭盟禍莫迯託名仁義直徒勞殺人𥙊鬼寜非忍

猶自臨戎惜二毛

   秦穆公

秦穆平生善用兵孟明三敗始功成後人不識兵家勢

異議紛從勝負

   楚荘王

周衰夷狄最跳梁楚入春秋勢更強䏻用一言存㓕國

賢㦲猶有一荘王

   魯隠公

唐堯授舜由天命太伯奔呉避聖人魯隠効顰端可𥬇

遜威不正自巳身

   威公

菟裘有意身将老社圃無端釁巳萌篡魯由来因羽父

過齊争柰遇彭生

   荘公

先君出㑹不生還魯弱無由可報𡨚禰廟豈冝姜氏見

荘同何忍與讎婚

   閏公

慶父衰姜産禍芽齗齗魯道可勝嗟武闈難起無人救

季子来㱕未足嘉

   僖公

僖公能継伯禽凮盛徳揄楊魯頌中惟有春秋用王法

不䡖一字曲褒公

   文公 

時無閏月那成嵗廟有先君豈上賢魯國従来秉周禮

文公何事獨無天

   宣公

東門無道敢欺天過市哀姜語可憐和氣致祥乖致異

如公自合大無年

   成公

周室孤危若旅人諸侯誰復肯来臣成公不朝是天子

假道京師㑹伐秦

   㐮公

侯伯誰修二霸公大夫專政自㐮公堂堂魯國車千乗

翻在三家掌握中

   昭公

昭公失國寓乾侯方伯無人肯見SKchar如晋⿺辶商齊徒取

祗縁不用子家謀

   定公

春秋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事紛然齊魯干戈㡬載連(⿱艹石)使真儒長見用

来㱕何止汶陽田

   哀公

諸侯失政倍臣僣中國無君左袵專欲問哀公後来亊

春秋書止𫉬麟年

   鄭荘公

天地深恩詎可忌𥧌生忠孝両俱巳身従何出翻囚毋

國是誰封敢射王

   齊㐮王

諸児惟薄可曽修敝笱詩包両國羞何事春秋九諱惡

祗縁能報祖宗讎

   齊項公

敵國行人詎可䡖等閑戯笑禍胎成胥閭竟日知何語

囬首齊郊巳𬒳

   鄧祁侯

舅甥柸酒結綢繆豈忍隂懐盗賊謀不聴三臣言亦是

未湏深罪鄧祁侯

   晋獻公

齒𩬊衰殘志慮昏讒興婦口可心寒不知尤物䏻為禍

却為驪SKchar𥨊(“爿”換為“丬”)食安

   楚靈王

章華䑓就國𬒳繇徴㑹諸侠意氣驕楚衆巳離猶不悟

近臣徒為頌祁招

   楚懐王

懐王誤與虎狼親身死咸陽一旅人見說國人懐舊徳

楚雖三户亦巳秦

   呉王夫差

西施未必觧巳呉祗為讒臣害覇圖早使夫差誅宰嚭

不應麋鹿到姑蘇

   越王勾踐

機㑹由来貴速投姑蘇事與㑹稽侔謀臣不早麾兵進

嘗膽徒勞二十秋

   頴考叔

衣冠肉食謾紛紛誰觧柸𦎟感悟君頴谷封人雖賤士

却䏻純孝至今聞

   石碏

人情誰忍棄天倫公獨䏻将義滅親何惜一時誅賊子

不妨千古作純臣

   孔父

春秋死難止三人皆欲求仁未得仁莭義可書惟孔父

勝如仇牧勝如荀

   仇牧

春秋死難止三人皆欲求仁未得仁仇牧捐 --捐軀為君父

不如孔氏勝如荀

   荀息

春秋死難止三人皆欲求仁未得仁荀息捐 --捐軀為𥝠暱

也勝賊子與姦臣

   𥙊仲

庻子雖賢寕奪嫡人臣惟聖可行權區區𥙊仲何為者

賣國容身豈足賢

   管仲

小莭區區豈足羞功名未𩔰分纍囚平生自有真知巳

寕患威公怨射鈎

   大夫種

狩罷呉郊鳥兎空果烹獵犬廢良弓大夫自為知㡬晚

豈是陶朱計不忠

   范蠡

乆與君王共苦辛功成身退肯逡巡五湖渺渺烟波闊

誰是扁舟第二人

   李廣

李廣才名漢世稀孝文猶自未深知輟飱長歎無頗牧

翻惜将軍不遇時

隴右英豪真有種将軍才氣更無雙功髙不得封侯賞

祗為當時殺巳降

   婁師徳

忤意由来勿校難誰能唾面自令乹直湏事過心平後

方服婁公度量寛

   狄仁傑

武火方炎李欲灰 -- 灰 忠良何力可能囬斗南人有擎天手

為向虞淵取日来

   徐有功

獄興羅織䧟忠良公亦㡬遭虎口傷蹈死救人人免死

論功何止漢于張


梅溪先生文集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