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詩文前集卷第十五

詩文前集卷第十四 梅溪王先生文集 詩文前集卷第十五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詩文前集卷第十六

梅溪先生文集卷第十五

  䇿問

問六經皆經聖人之手其大法尤著於始終之際樂亡

於秦禮廢於漢姑勿論焉可也詩書昜春秋首未具存

其可以不知耶詩三百文王之詩非不多也何以首於

関雎頌有三莫先於商莫後於魯也何以終於商頌三

皇五帝皆聖人也非無言道之書何以獨取於堯而以

之首五覇皆賢君也非無命誓之文何以獨取於秦而

以之終三昜所始義各不同周昜何以先乹而異乎連

山歸藏之法六十四卦法相受也何以不終於旣濟而

終於未濟之時春秋之作在平王世也不始於孝恵二

公而始於𨼆豈果以其遜國之賢乎二百四十二載皆

編四時以成年也而終於哀十四之春豈果在扵木絶

火王乎論語者六藝之唯襟也始於學而終於堯曰其

義安在孟子七篇擬聖而作者也始於梁恵終於盡心

又豈無說耶夫紬金匱石書之書者良史之才也終於

𫉬麟猶有其㫖作凌烟𦘕像之賛者文士之筆也始於

河間亦有所法况六經之嚴而語孟之奥乎𩓑與諸君

究其所以然勿云議論安敢到而畧之也

問自古帝王所以敦厚風俗者必以儉徳為本而毎以

身率之禹惡衣服以率夏文王卑服以率周文帝身衣

弋綈以率漢是三君皆古之大聖賢均以儉徳先天下

為風俗者也禹尚儉而天下以儉應之故夏之世其所

尚者皆忠質文王尚儉而天下以儉應之故當時在位

者皆有羔羊之徳焉至於文帝尚儉不下禹文王而天

下應之者或如如夏周之世故賈𧨏陳政事之書謂帝

身衣皂綈而富民墻屋𬒳文繡豈漢民習秦人奢侈餘

俗而未昜⿺辶䖏革耶不然何上以敦朴示之而下不以敦

朴應之也我 國家自祖宗以来世以恭儉化下肆我

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而儉徳猶著御寢衾禂至以

黄綈為之常服止用縑繒雖累經澣灌而不昜然當時

民間猶有以金為飾者於是詔自中宫以下母得衣銷

金貼金等服臣庻犯者一切置於法由是天下化之而

皇祐嘉祐之間風俗淳羙連于三代之上矣 主上皇

帝藴仁儉之資清中興之業尤謹厥徳惟懐永圗可謂

同符 仁祖並羙禹文者也邇者近臣獻言謂州縣尚

用金翠爲衣服首飾貴賤之分混然無别請加禁止聖

訓丁寜命有司以前後詔條申明之徳至渥也議者尚

慮逺方富民狃於循習未能⿺辶䖏革射利之徒興造販鬻

而不知畏又慮州縣奉行之吏不能遵守教條或暫禁

輙而縦之無以仰副吾君敦朴之化必𣣔令行而禁止

如 仁祖之世不使年少書生得以獻太息之書如之

何則可

問才難乆矣堯舜之時野無遺賢所與治天下者止於

五臣周家濟濟多士而用一婦人以足十亂之數不其

然乎之歎冝其發於吾夫子也自兹以降治不逮古而

人才愈難必責以五臣十亂之儔則千古爲無人就其

時而求之冝莫盛於武宣之際班孟堅嘗枚舉其人而

賛之以侈一時之盛武帝自公孫丞相至金日暉凢二

十有七人宣帝自簫太傅至張敞凢二十有四人亦可

謂盛矣然攷固之言猶有可疑者焉其稱武帝人才也

則曰漢之得人於茲為盛是以興造功業制度遺文後

世莫及至稱宣帝人才也則曰皆有功迹見述於世參

其名臣亦其次也固盖以宣帝二十四人可為武帝名

臣之次耳今即其人而攷之宣帝之相則有如有聲之

丙魏固非公孫洪石慶輩之所可及其将則有忠武如

趙營平又非衞霍輩之所可及廷尉則有如于定國治

民則有如龔黄又非趙禹張湯酷吏比也校其人才(⿱艹石)

逺過之而固乃以彼為莫及此為次之何耶夫所謂人

才者必其勲業名節之有大過人也彼阿世如公孫酷

虐如張湯搉利如桑弘羊皆治世之罪人也而以此為

得人又何耶有是君斯有是臣武帝君徳不逮孝宣逺

甚固嘗譏武帝改文景恭儉羙宣帝侔徳商周其於人

才當亦如之今乃復SKchar彼而劣此又何戾耶固生東都

之𥘉去武宣之世為未逺且親為國史必知其人才之

始未意其品藻之必當也况是賛尤膾炙人口而見録

於選今乃可疑如此其必有說以辯之

問爾雅者所以通詁訓之指歸叙詩人之興詠釋古今

之異言通方俗之殊語多識鳥獸草木之名可以愽物

而不惑兹其所以為百代指南歟舊說皆言周公所制

又言史佚教其子以爾雅又言孔子教魯哀公學爾雅

晋郭璞亦言興於中古盖指周也是則爾雅之出逺矣

今閱其書而攷之則非周公之制甚明小雅稱張仲孝

友盖宣王時人也而釋訓篇則有張仲孝友之釋衞淇

澳之詩曰如切如瑳如琢如磨盖羙武公也而釋訓則

有過學自修之釋式㣲之詩為𥠖侯作也而有㣲乎㣲

之釋猗嗟名𠔃刺魯荘公詩也而有上為名之釋其釋

詁釋言釋訓諸篇大柢皆訓釋詩書之辭悉出周公之

後而云周公所制非矣又釋嵗名則曰周曰年釋𥙊名

則曰周曰釋周公豈自稱其國號以别夏啇耶又於釋

地篇叙十藪之名舉魯晋秦宋楚呉越齊燕凢九國継

之曰周有焦護是數國在周公時固未有封者周公又

豈自卑宗周以配列國耶以此知爾雅断非周公作也

漢人嘗有以是問楊子雲者矣子雲以為孔子門人㳺

夏之徒所記以觧釋六藝者也是亦意云爾亦何以驗

其出孔氏徒也或云爾雅實周公所制而張仲孝友之

𩔖乃後人所足猶春秋絶筆之後弟子續之至孔丘卒

之𩔖其說又如何𩓑與諸君辯之

問有創業之君有守成之君有中興之君三者之時不

同而應之者亦異音房元齡嘗以創業為難魏鄭公嘗

以守成而不昜元次山之頌中興也又以宗廟再安為

事之至難然則三者皆未可以難易断也請借漢以論

之髙帝創業者也而不足於文使生文帝時未必能興

聖賢之治文帝守成者也而不足於武使生髙帝時未

必能建艱難之業宣帝中興者也然英雄不及髙祖仁

厚不如文帝使生二帝時其武功文徳亦必有所不如

者西京三君盖亦各以所長而生遇乎時以成其名者

歟至於光武雖號中興之君而功兼創業治兼守成意

者其文武两全功徳兼備者也然馬伏波對隗SKchar之問

乃謂光武不如髙帝我 神宗稱漢唐之治亦及文宣

而不及光武夫創業守成中興皆難者也而兼之者為

尤難西京三君各䖏其一而擅其名光武兼三者之長

而稱之者或以為不如或有所不及何耶共惟 主上

以神聖之資濟艱危之運徳邁周宣而俯比光武兼三

者之至難而取之以至兼賢於古人逺矣諸生幸生聖

時目擊盛事願攷三者之難易與漢四君之SKchar劣以發

明我 主上之鴻勲盛徳

問昔夫子繋易謂何以聚民曰財對子貢問政以足食

為三者之首財用者誠有國之急務尤急於艱難多事

之秋也 國家前日無事用度失節常賦之入猶不足

以支𡻕費一旦加之以師旅錢榖之問遂至於廟堂調

發既繁經費百出官田鬻矣度牒行矣坊名借矣下富

民獻𦔳之令殫州郡公庫之噐矣而獨不及民仰見聖

徳之至渥也然議者謂財非天雨而鬼輸之未有不取

諸民者雖賦歛不明出於朝廷而科率毎潜行於郡縣

勤恤之詔非不丁寕有司迫於辦事所不暇顧况今日

虜情叵測和與戰猶未决也和則有嵗幣而坐困吾財

戰則興師百萬千里餽糧有不可勝計之費将取之官

耶而公帑竭矣将耶之民耶財盡民怨何以爲國古者

兵未嘗不用而財未嘗不給耶抑不知生之以何術理

之以何人耶伊𣣔上不乏用而下不及民其必有說

問少康祀夏配天不失舊物議者以爲SKchar於漢髙帝孝

宣信威北夷功光祖宗班固以爲侔徳商宗周宣光武

身濟大業中興漢室馬援以爲不如髙帝太宗除亂致

治功徳兼𨺚史氏謂比迹湯武庻幾成康其言之常否

果如何 主上興衰撥亂紹復大業方之前代何如主

也𩓑併陳之

問戰國之軻况西京之雄隋之通唐之愈皆著書立言

羽翼聖道世以大儒稱之議者不以爲過然五君子者

果孔氏之徒歟心無異傳道無二致固冝迭相推尊無

或操戈相伐可也今攷其書乃或不然况非特不尊軻

也且列於十二子而非之雄非特不尊况也且有同門

異户之斥通雖以雄爲振古竒人而不許其道愈推尊

孟氏醇疵况䧺至河汾則無一言之及然愈嘗自比孟

軻矣後世亦不能無異同之論夫道之所在人所共尊

道不在焉人所同抑今尊之則命世大才仰之則諸子

也尊之則軻雄之間抑之則異户也尊之則聖人之徒

抑之則張衡數術之伍也尊之則聖人之脩抑之則𣳚

而不說尊之則㤗山北斗抑之則木強人也尊之抑之

者其公心歟其𥝠意歟豈好巳同者有相黨之心故𥝠

有以尊之歟好巳勝者有相䡖之意故妄有以抑之歟

尊之者是則抑之者坐蔽善之罪矣抑之者是則尊之

者䧟虚羙之失矣二者必居一於此也𩓑考其實而詳

辯之

問十八章之經夫子爲弟子曽參作也參以孝名世爲

孔門賢弟子雖曰禀自然之至性盖亦出於侍坐之際

開宗明義之力焉然參之言行俻見於語孟諸書不知

其終身之大節能不負聖人之教而脗合於是經者果

何語也夫子嘗自謂行在孝經使曽子果能盡是經之

言也則行與夫子同矣然參雖賢未可以擬聖人是於

經必有所未盡而行事不能無少戾也夫孝於徳爲至

於行爲大參既以孝稱冝無媿於淵騫之列矣乃反不

預四科何耶諸君自兒時巳能誦十八章之語其於岀

孝入弟之際必不叛是經敢問曽子之孝其有得於經

者何語其未盡於經者何事與其不與於四科者果何

謂也

問君子讀書稽古豈徒對聖賢而巳哉必曰古人可作

吾誰與歸心有所慕則将學其爲人而以其身比之也

歴觀古人自比於前脩者多矣亦各不同有以不如巳

者自比有以勝已者自比自比以不如巳也能自謙矣

而有志者卑之自比以勝已也能自強矣而好謙者妄

之孔子賢於堯舜而𥨸比老彭有以見聖人謙徳之至

也人比曽西以管仲則艴然不恱謙何在焉孟子乃以

是取之何耶至諸葛武侯自比管樂或羙其徳之謙或

陋其志之卑亮果謙乎卑乎君子必有以䖏之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韓愈自比孟子雄愈非軻敵而以軻自期有以見君子

自強之志也崔浩自比張子房志亦可嘉矣議者乃不

許之何耶至杜子羙以詩人𥨸比稷𢍆人或賞其忠或

指其妄甫果忠乎妄乎君子必有以處之也諸君潜心

古人之際其必有以自况将比於不如已者歟則懼其

志之卑非自強之道将自比於勝巳者歟則懼其言之

妄爲謙徳之累必𣣔自謙而不失之卑自強而不失之

妄如之何而可𩓑商榷古人之外且各言其志

問古之人皆有師自聖人至于士一也雖師未必賢於

弟子弟子未必盡如師固可因流䆒源見形知範矣惟

孔子之於老𣆀左丘明之於孔子公羊髙榖梁赤之於

子夏房杜王魏之於王通世皆以爲師弟子也或謂其

不然學者未免乎疑焉謂孔子不師老𣆀也固嘗適周

而問禮矣果惟𣆀是師則彼槌提仁義絶㓕禮學夫子

乃爲禮樂仁義之主何耶謂丘明不師孔子也固嘗見

稱於魯語與聖人同好惡矣果惟孔是師則子不語怪

而丘明乃失之誣且傳經多不合於聖人之㫖何耶謂

公榖不師子夏也則先儒應劭軰固嘗有是語矣謂果

出其門則春秋之成商不能賛一辭二子乃各以經名

家何耶謂房杜王魏不師王通也則通著之中說固嘗

弟子之矣謂果出其門則數子俱顯於唐反無一語以

称師抑又何耶以爲果師果弟子則其學必不相戾而

其心必不相忘也以爲非師非弟子則載諸古人之書

傳諸學者之口豈盡妄耶諸君尚論古人之日乆矣師

自柱下而至河汾弟子自将聖而至正觀諸子必能熟

究其源流而素知其然否也幸即其道攷其時推前人

之議論以其實告

問韓愈栁宗元俱以文鳴于唐世目曰韓栁二人更相

推遜雖議者亦莫得而雌雄之然其好惡議論之際顧

多不同者韓排釋氏甚嚴其送浮屠序責子厚不以聖

人之道告之栁謂釋氏之說與易論語合且譏退之知

石而不知韞玉韓謂世無孔子則巳不在弟子列作師

說以號召後學栁則以好爲人師爲患有師友箴有荅

韋嚴二書且有雪白之喻又有母以韓責我之說韓著

𫉬麟觧以麟爲聖人之祥賀白龜表以龜爲𫉬蔡之驗

栁則作正符詆談符瑞者爲滛巫瞽史韓碑淮西歸功

裴度而不及李愬栁於裴李則各有雅章韓以作史有

人禍天刑之可畏栁則移書以辯之韓以人禍元氣爲

天所罰栁則著論以非之其指意不同多此𩔗者且退

之名在子厚先友記中盖其父兄行且年又長栁冝以

兄事之可也然韓毎及栁則字而稱之栁語及韓則斥

而名之爾抑又何耶今二文並行於世學者之所取法

真文章宗匠也然讀其文切疑二人陽(⿱艹石)更譽而隂相

矛盾者不可以不辯夫韓栁邪正士君子固能言之至

於議論則未可因人而䡖重𩓑與諸君辯其當否

問五常之道莫大於仁以夫子之聖猶曰豈敢故於許

與之際尤謹焉古之逸民非不多也獨許夷齊爲得仁

大臣如伊吕之徒𥘉無一言之賛也獨稱商有三仁門

弟子之中如仲由冉求公西赤者皆所不許而獨許顔

冉諸侯之大夫如令尹子文陳文子皆所不許而獨許

一管仲此八人者雖窮逹死生去就之迹不同而聖人

許之以仁𥘉無異辭後世有大儒王通者鳴道河汾間

與弟子難疑荅問動以洙泗爲法中說十篇猶孔氏論

語也其以仁許前賢及髙弟者亦八人焉曰東平王蒼

仁人也曰羊祜陸遜仁人也曰荀氏有二仁曰仁哉樂

毅許董常以顔氏之流盖以其三月不違仁也稱薛𭣣

仁而不佞盖許其爲冉雍也夫子所稱八人者後世以

聖人之言莫得而議之通所稱八人者或未之信然自

蒼至𭣣七子皆顯事在信史可考而知董常早世其言

論粗見於中說亦可以想見其爲人也是果可當仁者

之名否乎通之許與其亦有得有失乎孰可以方夷齊

孰可以比三仁孰無媿於顔冉之徳孰能爲管仲之功

𩓑併陳之以佐文中之垂教

問太史公作史記采古今名臣賢士列而傳者凢七十

焉其共列之人必𦤀味之同者如管仲晏子以佐主之

迹同孫武呉起以論兵之術同樗里甘茂以智略同范

睢蔡澤以其談辯同仲尼弟子學術同也屈原賈生風

騷同也萬石張叔謹厚同也凢傳而同之者必其𩔗之

相近焉然亦有不冝同而同者使學者不能無惑其爲

老子傳也與荘周同冝矣而乃列申不害韓非於其中

申韓之術至殘忍惨酷也其可與深於道徳者同耶其

爲孟子傳也與荀卿同冝矣而乃列鄒衍淳干髠于其

間以衍之迃誕髠之滑稽正儒者之罪人也其可與主

盟仁義者同耶謂遷不精於選擇則彼之同者何是謂

遷不妄於條例則此之同者何乖豈偶得於彼而有失

於此耶抑識見不明曽珷玞羙玉之不辯耶不然其不

同而同之必有深意乎其間不可不熟究而詳辯也

問君子之學必先正其心術而不惑於異端邪說然後

聖人之道斯可得而入焉茍惟心術不正而異端邪說

從而䧟溺之望其入聖人之道猶航断港絶潢而𣣔求

至海不亦難乎昔吾夫子旣𣳚而楊朱墨翟者𥨸仁義

之一偏而唱爲我兼愛之說以亂天下幸而有孟子者

出辝而闢之楊墨之害息而人心復帰於正孟子𣳚有

申韓刑名之學黄老虚無之說簧皷于世其爲害又甚

於楊墨而世之儒者徃徃堕於其間而不悟以賈𧨏之

美才猶明申韓司馬遷之愽學猶尚黄老况其下者乎

當時不惑其說毅然而麾之者一楊䧺氏而已自漢室

之東而西方之教流入於中國時君世主尊尚其說

與孔老並立而王公卿士庻䧟溺滋甚王通隋大儒也

猶称其爲聖人白居易唐賢人也猶酷SKchar之晚節用其

教以理性况衆人乎當時不惑其說毅然而力排者一

韓愈氏而已夫異端邪說之移人也愚者信之可也而

智者惑之何耶不肖者信之可也而賢者惑之何耶里

巷之人信之可也而縉紳士大夫惑之何耶豈異端之

學亦有以過人而其道誠可與堯舜周孔抗衡於世耶

豈賈𧨏司馬遷王通白居易之徒明之尚之尊之者是

而孟子楊䧺韓愈闢之麾之排之者非耶夫以其說

真可信也則與吾堯舜周孔之道大不相似以其說

妄也則世之屈已以尊崇之者又皆吾儒之傑然者焉

孟楊韓三君子不世出無有與之辯者𩓑與諸君論之

問封建尚矣自五帝三王莫能去矣後世人君易之以

郡縣則其國亦從而治亦或因之而亂此皆立國之先

務學者不可不察也唐虞列公侯伯子男爲五等相制

天子千里諸侯百里而降不及五十里者爲附庸周興

封國八百同姓居五十三焉此封建所由興也秦鍳衰

周之弊罷侯置守列天下爲三十六郡後世因之不改

復増其數此郡縣所由興然以周秦漢唐論之則其國

之或強或弱其祚之或短或長皆関乎封建之與郡縣

此又不可不辯矣謂封建無益於國耶則周何爲因之

而強秦何爲罷之而亡乎謂封建有益扵國耶則漢何

 爲而有七國之變唐何爲而有諸鎮之乱乎𣣔使罷侯

 置守而無嬴秦之危封建侯藩而無漢唐之乱果何術

 而可𩓑詳以告将䟽其說以獻于 上

 問夫樂之作尚矣先王以是正朝廷羙風俗格神物和

 上下有其舉之莫敢廢也故黄帝之樂曰咸池顓帝之

 樂曰六莖帝嚳之樂曰六英堯曰大章舜曰大韶禹曰

 大夏湯護而武武此歴代之樂所由作也而其大備莫

 盛扵成周故周禮大司徒以六樂防萬民之情則又有

 所謂大師小師磬師舞師笙師鍾師者大師樂以六律

 六同大合樂時則有奏黄鍾太簇姑洗㽔賔夷則無射

 者太師掌律同以合隂陽時則有播八音扵金石𢇁竹

匏土革木者是古作樂者必有其官奏之必有其所制

之必有其器豈非樂有自然之數而數之所舉又有自

然之義乎後世去古旣逺樂制始無一定之論而名數

音律刑噐亦莫之考矣學者審古今灼知先王所以作

樂之意者敢問咸池六莖六英韶護夏武之名所取者

何義周大司徒與大師小師磬師舞師笙師鍾師所掌

者何噐黄鍾太簇姑洗㽔賔夷則無射所奏者何所金

石𢇁竹匏土革木所應者何事與夫後代因革損益孰

得孰失幸明言之

問孟堅序六藝為九種列小學一家於其中則知字學

之有益於斯文也尚矣古者八嵗入小學學書藝之事

故周官保氏掌養國子教之六書漢簫何亦著其法於

律令太史試學童而禄其課㝡者唐選舉之法有四而

楷法遒羙居其一焉夫書雖一技然教於周試於漢選

舉於唐叅六經論語孝經而九之學者其可忽耶爰自

科斗書廢篆𨽻迭興漢晋以来乃有草楷真行雜體之

書去朴歸華舒牋㸃翰以相誇尚者不知其幾也唐太

宗歴評晋人之書而以王逸少爲盡善盡羙先翰林蘇

公嘗評唐人之書謂極於顔真卿又論近代之書以蔡

君謨爲第一議者謂顔書本出於王而蔡乃法顔而變

者然三人者各名家當代而咸造其極使其同時而並

駕未知其孰後而孰先諸君稽古之暇㳺心翰墨乆矣

其於晋唐宋三子将誰取法耶抑所好不同捨二三子

而他有所尚耶又豈得於心畫之妙而不蹈前人之陳

迹耶𩓑評古人SKchar劣之外且自論平日之所以張吾軍

者果出於自得乎抑亦何所法也幸詳以告




梅溪先生文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