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制番夷事宜詔

條制番夷事宜詔
作者:李隆基 唐
(唐玄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28

制國立軍,以為武備,安人和眾,諒在師貞,必將簡其車徒,務其蒐獮。不教人戰,何以訓兵?今寰宇雖寧,燧燔時警,故設備邊之政,更深用武之略。其劍南磧西關內隴右河東,北通燕薊,既接邊隅,是防夷狄,據山川險要,量寇賊多少,分置軍旅,足成修備。有事赴敵,可以拉朽摧枯,無事養人,可以拔距投石。而將吏非謹,甲兵不修,加之侵暴,仍且役使。雖則屢提綱領,然猶故忽科條,豈法有未明,將官無所畏,永言此弊,增歎於懷。又諸道軍城,例管夷落,舊戶久應淳熟,新降更佇綏懷。如聞頗失於宜,蕃情不得其所。若非共行割剝,何乃相繼離散。既往者理宜招討,見在者須加安全。熟戶既是王人,章程須依國法。比來表奏,多附漢官,或泄其事宜,不為聞達,或換其文狀,乖違本情。自今已後,蕃臣應有表奏,並令自差蕃使,不須更附漢官。雖復化染淳風,終是情因本性。刑罰不中,心固不安,共有犯法應科,不得便行決罰,具狀奏聞,然後科繩。谘爾軍僚,勉我王事,兵必須賈勇奮力,馬必須芻牧秩養,器仗必須磨礪,糧儲必須贍積,馭蕃夷必須以威以恩,誓將士必須以罰以賞。辨於旗物,稱爾戈矛,使有勇而知方,將料敵而常勝。所謂文武並用,國之大經,團結十萬眾兵,別令訓習,分割數萬匹馬,皆有供須。什物備陳,行裝具足,候時而動,我武惟揚。俾夫涼風至白露下,將以執有罪覆昏慝,宏厥戎略,振斯天聲,清彼四方,期此一舉。其諸軍官吏,輒更私役兵,及侵漁一錢已上,兼失偵候,仍墮教習,倉儲或乏,器械莫修,番部不能安,窮寇不能制,有一違犯,國有嚴誅。事或未同,仍令所司作條件處分。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