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録 梨嶽詩集 序
唐 李頻 撰 明鈔本
詩集

梨嶽詩集序

梨山詩百九十五篇唐都官貟外郎建州

刺史

李王之𠩄作也昔王刺此州有異政遺愛

廟食梨山垂五百載大赫厥靈肇啓王封

紹定間埜客過于建西山先生眞公語之

曰梨山詩人也予欲刻其集未果子盍往

謁之埜謝未暇後七年埜来守兹土記真

公語求其詩祠下不可得乃得之京城書

肆中喟然歎曰王之治建尚禮法明條教

當亂世椎SKchar不敢起死又能大庇其民無

水旱疫癘盗賊之菑所謂百世祀者也其

遺吟舊編騷人文士之所諷詠而流傳者

不藏之兹山非缺典歟於是命工鋟梓以

報王之徳以成真公之志夫風雅莫盛於

唐王以秀悟該洽之姿發為清逸精深之

語友方干壻姚合故䏻名于當時傳之後

世豈偶然哉穹山深麓之中虹光夜起則

知兹詩之所在矣嘉熈三年仲春望日金

華王埜謹序

吾祖都官公於學靡𠩄不通尤工於詩少

監姚公一見竒之盖其詩非徒炊沙鏤氷

而已可以羙教移俗有益扵人國也𮗚其

刺建可知已近代容齋洪公紀其實于石

西山眞公濳齋王公又裒其詩而抒之非

其有関世教何諸公惓惓(⿱艹石)此哉惜乎舊

刻置之梨山年深而詩蕩然矣邦材睦人

也學籍䴡于蘇柔兆涒灘之𡻕春丁前一

夕假𥧌郡齋夢唐其衣冠者曰(⿱艹石)知余乎

(⿱艹石)祖李都官也余詩舊刻廟中散失無

(⿱艹石)惡得無情哉覺而白之郡愽士咸從

㬰使復之遂不得辭或謂都官公胡䏻見

夢扵子得母誕耶邦材應之曰柳侯死栁

州他日欲廟羅池夢歐陽翼而告之昌黎

豈欺我哉意者冥莫之情欲達扵人者既

如此都官靈扵建舊矣見夢其孫又何誕

耶板成遂志扵末峕元貞丁酉清明裔孫

邦材百拜敬書

詩大序曰詩者志之𠩄之也在心為志發

言為詩是則誦人之詩可不𮗚人之志乎

李刺史晚唐時詩成晚唐體板行於世莫

不嘉尚然人知其詩之可嘉而不知其志

之深可嘉公之志備見扵守建之日明禮

法頒教條藹然有惠政人頼以安平生之

志扵斯而可見矣其生為牧其殁為神建

人慕之而有梨山之祠睦人慕之而有壽

昌之祠由唐而来五百餘𡻕而廟食如一

日益信公之有徳扵人何其大人之報公

之徳何其乆歟余守睦㡬一載適衢郡有

頑盗出没扵壽邑間同寅議余一出而捕

之及至境㓂黨就擒人悉得以無恐因而

謁公之祠𮗚公之像而詢及公之詩或謂

𡻕久板廢有十七世孫號愛山者曽摹舊

本復鋟諸梓而未及見焉越一月愛山乃

䄂新刋公詩集来訪余味公之詩知公之

志而又知愛山為善継人之志者也扵是

乎書峕大徳元年丁酉長至前二日壽陽

齊山吕師仲書于睦之坐歗

天地秀異之氣人得之為文章千古一SKchar

不生存而死亡也昌𥠖柳州以文鳴唐其

後廟潮陽廟羅池皆此氣之不泯者

梨山李王異政遺愛與詩名並傳廟食艾

溪宜矣久矣然韓栁二集家有之人誦之

梨山詩世不多見每以為恨今南隱方君

文豹来巖翁君聖沂與予宗人大椿肖

翁及

王之靈仍邦材以好古愽雅之心扳而新

之使長留天地間是可嘉尚近得斯集快

覩為之躍然夫神行萬物之上心逰宇宙

之表故其為詩薄日月决雲河妙宻流動

天昭海⿰氵𡨋可謂無一㸃煙火氣愚學詩者

也秋蛩寒蚓豈䏻竊觀閫奥獨甞誦工部

詩云詩應有神𦔳下筆如有神(⿱艹石)隂祐濳

相以昌其詩則不無望扵明神也歟大徳

己亥仲冬吉日里人邵文龍載拜謹䟦

天球河圖國之寳金石遺文家之寳神明

窟宅玉牒金章又山嶽之鎮寳唐都官員

外郎建州刺史

李王以詩鳴以禮治廟食梨山累封王爵

食五伯祀有孫㑹同由古睦壽昌謁祠下

訪求典故䄂詩見予曰我

先王牧建神建澤在民詩篇遺文在三舘

宋嘉熈間

西山文忠真先生始刋于廟夜起虹光惟

封碣尚岸隂廊恐後日章殘字缺䏻不如

嶧山碑今欲集刋冠卷不特寳鎮兹山抑

示来者㒒亦無負斯行拜請叙復聞而起

曰吾建山水千萬古閱牧如

李王澤民以澤子孫者不二三歴代誥封

率皆鎮寳王詩有謂知将何事酬公道只

飬生靈似飬身(⿱艹石)此法言又今日士夫之

大寶後之来牧請誦斯文至元後丁丑夏

沐佛日郡進士福建漕幕佐SKchar張復熏沐

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