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詠雪编辑

予向有詠雪斷句云:「本色還他天下素,窮冬著遍樹頭花。」後見鮑西園茂才《詠雪》有云「原來世界都清白,始信乾坤無淡濃」之句,意蓋相類。

胡文忠薦賢编辑

胡文忠薦舉賢才疏有云:「某某均未識面,亦無文字往來,訪問既確,據實附陳,以備聖明采擇。夫用人行政,朝廷自有其權,舉爾所知芻蕘,不嫌下問。臣力疾從軍,不敢自逸,惟恐先犬馬填溝壑,若目睹時局艱危,避忌模棱,知而不言,負恩實大。」云云。近日封疆專閫,大半皆出公門,曾侯相謂為「薦賢滿天下」,良不誣也。昔東坡與友人書薦黃魯直、秦少遊,不但以為後出之秀,直以為天人。後二君得以成家,名傳後世,東坡之力也。彭雪琴宮保謂為聖賢作用,菩薩心腸,英雄手段,能令千古文人豪傑一齊下淚。予謂今之胡文忠,與昔之蘇文忠,豈曰古今人不相及哉!

封岳鄂王敕語编辑

宋寧宗封岳鄂王敕,起語云:「人主無私,予奪一歸萬世之公;天下有公,是非豈待百年而定。」中有云:「時屬講好,將歸馬華山之陽;爾猶奮威,欲撫劍伊吾之北。遂至樊蠅之集,遽成市虎之疑。雖懷子儀貫日之忠,曾無其福;卒墮林甫偃月之計,孰拯其冤。」云云。寧宗善補先過,然於敕中語,使高宗置身何地耶?武穆在九泉下知之,自必涕零,吾輩生千載後,讀之亦為淚溢。

青玉案编辑

予嘗言:裘小華侍御詞華粗豪,小華一日出示《午夜無聊枕上偶成調寄〈青玉案〉二闋》,一變而為柔曼之音,令人擊節不置。其詞云:

夢回枕畔疑風雨,忽引逗閑愁緒,還省夢中離合趣,千般恩愛,萬般冤楚,一例渾無據。西園夜半猶歌舞,怎不覺歡娛苦?輾轉衾稠天欲曙,雞聲淒緊,漏聲容與,曉色濃於絮。(其一)

凝眸漫把歸鴉數,卻早又霜林暮,徙倚畫闌干曲處,含情無語。多應有恨,早又初更鼓。香巢紫燕都飛去,定不肯和依住。默誦出山泉水句,佳人空谷,蕭條修竹,秋盡今霄雨。(其二)

保舉創格编辑

同治庚午三月,曾侯相出任直督,保舉十員疏語有云「不過表其政績,並不稍乞恩施,古來循良之吏,或有璽書褒異,非必歲歲遷官、人人進秩也。近世各省保舉浮濫,習見不珍,該員等雖無獎拔之實,而循聲達於聖聰,即光寵逾於華袞」等語,人謂為保舉創格。近見沈幼丹制軍薦舉賢才十二員疏有「兩江急切需才,舉其姓名而不敢遽求恩澤」之語,先後同揆,若合符節。

遊侍御疏語编辑

同治庚午正月,遊侍御百川以《雪澤愆期,日食遞見,請增修聖德》一折中有云「查道光年間國家廣庶富之業,內而廷臣,外而督撫,率以粉飾太平為務。州縣習於侈汰,以能逢迎者為良吏,以多機械者為幹員,吏治既頹,亂機斯伏」等語,奏奉諭旨。直言無隱之臣際虛懷納諫之主,為古來所罕睹也。

金陵城垣考编辑

按查金陵之名始自周末,楚威王滅越置金陵邑,秦始皇改為秣陵。漢初名彭郡,元封二年改為丹陽。三國時,吳王權建都名為建業。西晉末避亂,湣帝東渡駐蹕於此,王丞相導營建國都於舊城,稍加增擴,以天子所居禁省為臺,遂稱臺城,雞鳴寺、北極閣等處即臺城北址也。嗣後割據東南,如宋、齊、梁、陳皆建國都。隋文帝統一區宇,更名蔣州。唐初名潤州,至德二載置江寧郡,乾元元年改升州。五代楊溥時為金陵府,徐知誥名江寧府。宋初為升州,建炎三年改建康。元初為建康路,天歷二年改為集慶路,明初為應天府,成祖以後為南京。雖地名紛更,實則皆指為臺城。六朝舊城,均近覆舟山,去秦準北約五里許;臺城之西為石頭城,即今之鬼臉城,孫吳時,江在石頭城下,為險要必爭之地。初築土塢,後因山加甓,遂為石頭城,設揚州官廨於其中。臺城之東南為東府城,孝文王道子領揚州牧,乃居先舍,故俗稱東府,即今通濟門左右也。六朝時,太子宮及王侯士大夫府第皆在焉。

東府、石頭皆為臺城之屏蔽。六朝以來,凡兵自南入,皆先取東府、石頭二城,自京口來者,則直取臺城焉。

冶城在石頭城之南,孫吳時,李宏茂治為鼓鑄之所,今朝天宮即其遺址。後瑯琊城一名白下城,齊武帝以其依山帶江,徙金城治於此(金城即前瑯琊城,亦名宣武城,晉元渡江,僑立瑯琊郡,在上元東北金陵鄉)。在臺之北,今神策門外之石灰山下,其故址也。《晉書》:蘇峻據石頭城,將攻京口,晉兵之屯白下者,得聞其集眾鼓聲以相望,不及十里故也。同夏縣城在東府城之南隅,梁武帝生於同夏里,置縣為城,以舊宅為光宅寺,今城南飲虹橋、孝侯臺(即周臺)即其故城遺址。考之志載,臺城北雞鳴寺南之通濟門,即別為東府城,臺城之不廣可知。故東宮及王侯第皆不居臺城,而居東府城。世說會稽王繞東府城行散,則東府城可以徐步周行,其不廣亦可知。他如白下城僅屯兵二千,石頭城因山為壘,專為扼江岸之險而設,冶城但為鼓鑄,置城示治邑,規模之小可想見矣。楊吳度其形勢,並合各城,從新改築,跨秦淮南北,周二十五里。建宮城於天津橋北,其外城南盡長幹橋,西帶冶城、石頭城,東止今之通濟門,北至北門橋。當時迤北西流小水,皆截入城濠,今之北門橋及浮橋、竹橋、大中橋一帶河水,即東北城濠也。

紹興渡江,仍即故都稍加修治。洪武初,因宋元舊城推而廣之,西南就其遺基,東自東門截濠開拓,增建南門二:曰通濟、曰正陽。東北跨雞籠山,轉折而西,循湖濱迤𨓦而北,其北從北門橋外包北郭十餘里,江寧縣所屬之舊村,並括獅子山悉為城內。二年九月興築,六年八月告成,周九十六里,共十三門,建宮城於東隅。順治初,改宮城為駐防城,略因其舊。西南一帶,順治十七年重築,起太平門至通濟門東止,長九百三十丈,連女墻高二丈五尺,遂以外城為江寧府治。此則得自吾衡曾雲門司馬尋譯江南省志,詳備可考。

古今同姓名人编辑

古今同姓名人,兩賈舉,兩曾參,兩孔忠(魯漢),兩毛遂,兩韓信,六公孫宏,十一王褒、劉宏,九張良,八張敞、王吉,三李密、張萬福,兩劉德(父子同名),嚴延年(均漢),兩孫叔敖(楚、漢),兩朱買臣、徐庶(漢、南北朝),兩劉歆(新莽),兩安屈(魏安同之父子),兩桓彜(吳、晉),兩王肅(魏、後魏),兩高湛(北魏、北齊),兩薛收(隋、唐),兩羅靖(隋,父子同名),兩李願、李益、韓翊(均唐),兩李煜(唐、南唐),兩蔡京(唐、宋),兩張旭(唐、明),兩李之芳(唐、國朝),兩王鋒(唐、國朝),兩陳詵(晉、國朝),兩訛可,兩韓玉糸金,三婁室(均金),兩張載(晉、宋),兩王安國(宋、國朝),兩脫脫(元俺答明義子),兩劉江(明父子同名、國朝)兩於成龍、張鵬翮、又楚、漢均有虞美人。

多忠勇公编辑

多禮堂將軍(隆阿)戰功卓著,身之所臨,無不出民水火,而秦中百性尤感戴焉。蓋回逆未經巨創,迨數年公入陜後,每戰輒斬獲無算,諸回畏若天神,甚以公名,怖小兒啼。後以捻匪陷盩厔,公督隊攻城,中炮陣亡,民聞之皆巷哭,鄉間多肖像以祀,猶山東人之於僧忠王也。嘗讀胡文忠與公書云:「聞兄日夜憂勤,又身在炮於中經過,甚為馳念。兵事貴乎審機以待戰,尤貴蓄銳以待時,大將自臨城下四五十歲,縱不自惜,如軍事何?如國事何?且吾聞臨陣而不避矢石、不避槍炮謂之勇,未聞城下仰攻、我動彼靜、我勞彼逸、我無備彼有準、從炮子經過而謂之勇也。天下強兵良將本不易得,若再不自尊重,則東南半壁何以支持。」云云。公卒坐此病以罹於難,文忠其知言哉。公籍滿洲,謚中勇。

論三督撫编辑

胡文忠致曾侍郎云:林翼嘗笑昆臣為督(葉名琛,督兩廣),而不知粵西為何人所轄。根雲為督(何桂清,督兩江)而割皖南、皖北並割江北,其失機在推諉,不肯任事。福元修(濟)以皖北之府而割南岸以予浙江,又割淮北以予公路,宜其日蹙百里而軍政日非也。葉、何名節不終,福則再起為定邊將軍,論得坐病之本,並非刻以繩人也。

魯竹亭詩编辑

詩貴有性靈,有寄托,若徒作門面語,味同嚼蠟而已。張仲軒誦其友人與魯竹亭孝廉(栻)詩云:「深紅淺白雨中鮮,雨太多時花可憐。但乞春陰不乞雨,兒家門巷海棠天。」又《遊仙》斷句二韻:「玉皇昨夜論勛伐,香案仙官賜福多。」「聞道劉安朝帝闕,一朝雞犬盡同升。」興比之遺風,味雋永。

癡人莫若英雄编辑

嘗讀甌北詩,有「英雄大抵是癡人」之句。又讀劉省三爵帥詩有云:「高官足榮貴,身後何所有?李廣若封侯,至今猶在否?」因憶小說《石頭記》中有歌語云:「古來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措詞異而用意同。是則千古癡人,莫英雄若也。然使英雄而不癡,非為山林之真隱,即為廊廟之大奸矣。

走作编辑

俗語有曰:走作者,失也。又如釀製,泄氣而變壞之謂。昔朱子在同安,夜聞鐘鼓聲,聽其一聲未終,而此心已自走作。則宋時遂有此語。出於朱子口中,便合理學精義。

詩文集编辑

趙雲松先生云:有以明人詩文集二百餘種來售,余所知者不及十之二三。文人仰屋著書,不數百年,終歸湮沒,古今來如此者何限!因有「準擬驚人都有句,誰知點鬼也無名」之句。又以近日刻詩集者又十數家,戲題有云:「後代時逾前代久,今人傳比古人難。」又閱近人詩稿,戲題云:「名士求名氣力殫,到頭不出百年間。那知世有神通大,臥作長河立作山。」夫功德不足傳,而欲借雕蟲小技以壽世,真是苦心。無如爝火之光,雖照不遠,可勝喟然!先命匠刷印詩集之作有云:「恨不借祖龍火,燒盡好詩獨剩我;恨不借黃虎刀(《明史·流賊傳》),殺盡才士讓我豪。」大可借以自解。又先生刻集時詠云:「書有一卷傳,亦抵公卿貴。」固自負亦自信也。然而傳之一字談何容易。

消息、信息编辑

消息、信息同義,皆俗語也。諸葛恪圍合肥新城,城中遣士劉整出圍傳消息。見《三國志》。王子真佺期曰:「正叔欲來,信息甚大。」嵩前隱者董五經謂明道曰:「先生欲來,信息甚大。」見《二程外書》。

題畫松编辑

興化李復堂孝廉(鱓)善畫,自題《五松圖》云:「予以直者比之大臣,禿者比之名將,一側一臥,似蛟似龍,蒲團之松,或仙或佛。」復堂在揚州八怪之列,涉筆均有怪氣,然其天趣不可及也。

詠被中繡鞋编辑

「雲裏蟾鉤落鳳窩,玉郎沈醉也摩挲。陳王當日風流減,只向波心見襪羅。」此唐夏侯審詠被中繡鞋也。詩集不傳,惟此一絕及《織錦圖》「君承皇詔安邊戍」一歌而已。余亦戲仿其七絕云:「顛倒鴛鴦蜀錦偎,合歡床上夢初回。幾曾蓮步輕移動,著向西廂立月來。」

曲成人才编辑

滇督劉公(岳昭)疏劾川督吳公(棠),經李少荃爵相遵旨查辦,奏言劉岳昭傳聞失實,率行彈劾大員,惟以時事多艱,人才難得,蒙恩嚴行申飭。山東兗沂曹濟道長賡捕拿博匪,濫刑斃命,以長為東省必不可少之員,蒙恩革職留任。賈侍御(瑚)以申飭不足以昭炯戒,革留不足以蔽處分,奏請另議重辦。奉旨:所奏不為無見,惟未悉朝廷曲成人才之意,著毋庸議。見同治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邸抄。

丹心萬古编辑

同治八年,天津捐建科爾沁親王僧忠王專祠,蒙御賜「丹心萬古」匾額,天語褒崇,幾與關仁勇齊驅並駕矣。薄海臣民,能無觀感?

《春秋屬辭辨例》编辑

庚午十月,夏公(同善)等進呈《春秋屬辭辨例》八十卷,為浙江前內閣中書張應昌所著。奉旨留覽。《春秋》大旨,曰事,曰文,曰義。屬辭辨例三者,所以數其事,顯其文,因以著其義也。蓋不必立例而義自見,屬辭可賅,比事原本宋儒,兼及眾說,間附按語,搜羅四百餘家之多,研求數十餘年之久,而始成是書也。中翰舉嘉慶庚午鄉科,前歲例得重宴鹿鳴,年已八十又八矣。

臘底庚申编辑

俗以冬至後逢庚申日為臘底庚申,凡婚嫁喪葬不必諏吉,多不可用之。先大夫信地師言,葬我先曾王父母,遂用此日,乃大不利,深自疚悔,時舉為戒。爰附記如此,以為後車之鑒。

直隸水災编辑

辛未夏秋,直隸大水、順天、保定、天津、河間境內有成為澤國者,自保定至京師須用舟楫,乃數百年來罕見之災,李伯相截留南漕二萬石以賑。然黃河漸歸故道,北方水患恐難免歟。

鑄奸编辑

張睢陽廟鐵鑄賀蘭進,明鄂王廟鐵鑄秦檜、王氏、万俟卨、張俊(河南增鑄王貴),陳太學祠鐵鑄汪伯彥、黃潛善,少快千古人心。康書臣讀史詩云:「剛強盛德為狂狷,志大才疏笑史官。曲阜擬添北海廟,也將白鐵鑄曹瞞。」予謂楊忠湣祠宜鑄嚴嵩,于忠肅祠宜鑄徐有貞、石亨,睢陽廟添鑄許叔冀。表忠懲奸,方更快人。

海運编辑

海運漕糧,取其速而簡便也。後因黃河水歸故道,運路不通,遂歲以糧米航海由津運京。創自元之朱清、張瑄,本朝至道光間,乃屢行之。今則著為定章,無復河運之議。光緒紀元四月,劉侍御(瑞祺)以河運暫停,由於運道難阻,奏請復行河運,依時舉行,以復向章,而維久遠一疏有云:「臣查上年前督臣李宗羲等,奏將江北漕米改歸海運。原聲明俟山東治河事定,即復向章,誠以奏改海運者,權宜之議;酌復河運者,經久之模者也。而臣竊有慮者:李宗羲等奏陳江蘇、山東境內漕船難運情形,皆以黃水南趨為害。本年山東撫臣丁寶楨督辦堤工,實為不避艱勞,而於南趨溜勢能否全行挽救,尚未可知。設使黃流別繞,仍益南趨,一則淮揚漸受其患,欲為屏蔽之計,只有堵閉一法,而江蘇境內之艱阻如故也。一則北流之水愈少,濟寧以北,難以借資浮送,而山東境內之艱阻如故也。治河未有定局,來年雖欲復河運,奚可得哉?昔孟子云: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為間不用,則茅塞之矣。今日以艱阻之故而停河運,此後恐因停河運之故,以致各工棄弛,節節淤塞,而艱阻日甚一日,是數百年之運道,自此馴就堙廢也,是南北之氣脈,自此隔而不理也。況乎海運非可常恃,本年運糧輪船,聞有沈覆之患,向之樂其便者,將來恐咸憚其險,若不先事籌防於河運,力求擴充之道,何以重倉儲耶?臣明知河工辦理之難,經費之絀,而度勢審時,急務莫先於此。應請飭下管河諸臣,速查全河形勢,統籌疏治,為來年復行河運地步」等語。奉旨報可。憶少陵《後出塞》詩有云:「漁陽豪俠地,擊鼓吹笙竽。雲帆轉遼海,粳稻來東吳。」則海運自唐始也。

箴言编辑

人生不外「動」、「靜」二字,靜無不動,一定之理也。動而能靜,則存乎一定之心矣。每於此下工夫而未之逮,因摘箴言與「靜」字一一符合者,常留座右,亦顓孫書紳之意也,敬錄於後。天地間真滋味,惟靜者能嘗得出;天地間真機,惟靜者能看得透。灑脫是養心第一法,謙退是保身第一法,安靜是處事第一法,涵容是待人第一法。自處超然,處人靄然,無事澄然,有事斬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有才而性緩,定屬大才;有勇而氣和,斯為大勇。有作用者,氣宇定是不凡;有受用者,才情泱然不露。意粗性躁,一事無成;心平氣和、千祥駢集。以和氣迎人,則乖戾滅;以正氣接物,則妖氛清;以浩氣臨事,則疑畏釋;以靜氣養身,則夢寐恬。觀操守在利害時,觀度量在喜怒時,觀存養在紛華時,觀鎮定在震驚時。寡欲故靜,有主則虛。大事難事看擔當,逆境順境看襟度,臨喜臨怒看涵養,群行群止看識見。

電報编辑

西人以藥物制銅線,能發電氣,曰電線。綿長萬里,傳遞信息,數刻可達,謂之電報。其線如達水程,裹以象皮,周圍將鐵線護之,再以膠漆外塗,沈巨浸中。陸路則排列大柱,線架其上。至遞報之法,彼此線尾各置針盤一具,列二十六字母,此擊彼應,此處針指某字母,彼處亦指某字母,由字母配合數目號碼,一號配一字。共六千八百九十九號,配六千八百九十九字,刊成一書曰《電報新書》,所報皆號碼,有書即可檢查。行棧家有秘密信,可將號數暗訂,兩地心照,謂之金匙開鎖,則局外人不知作何語矣。

毛詩註编辑

《論語》云:「鄭聲淫。」謂其聲之淫,非謂其詩也,非鄭、衛之詩無一不淫也。要知聲、詩自有分別。至朱子註詩,一則曰淫奔之詩,再則曰男女相贈,未免臆度。余誦《毛詩》感賦一絕云:「諷誦篇章動我疑,世間難事數佳期。如何鄭衛淫奔者,情到濃時盡作詩。」見者失笑。

怪魚编辑

李淳風《感應經》云:河有怪魚,乃名為鱷,其身已朽,其齒一作。此即鱷魚也。《南州志》云:斬其首,幹之㭬,去其齒,而更復生。余上年駐軍北塘海口,有漁者舉網甚重,收視之,乃一水族而獅形者。目怒聲吼,遍身鱗甲,雖海濱老漁,莫能詳其種類。遂出資囑漁者仍送之海,似有知識,翹首者三,若拜揖然。殆大海之中無所不有,不必少見多怪也。

老萊子编辑

「可食以酒肉者,可加以鞭捶;可授以官祿者,可隨以斧鉞。」此老萊子語也。人生在世,自有衣祿,與人無爭,與世無求,可也。而乃攖心富貴,自取束縛,何不將萊子數語往復玩味耶!又況天空鳥飛,海闊魚躍,人而酒食官祿之是騖,將鞭捶斧鉞其奚辭?直魚鳥之不若矣。噫!

罡風匣编辑

洋人有罡風匣者,高尺許,四方如斗,以匙啟之,剨然出一凸玻璃,中空無物。少頃,則玻璃色漸白,下開小穴,納一活麻雀,雀初入,猶在匣底跳躍,漸飛高近白氣,若力不勝,而又不能已者,旋即渺然。未幾,蓋自閣內有風歸穴,聲殊振厲駭疾也。復啟小門,以銅管吹之,但見毛出如綴而已。罡風在天,凡血肉之軀皆不能禦,不知洋人何術取得之也。

地形如肺编辑

大地之土,環北冰海而生披離,下垂如肺葉,凹凸參差,不一其形。泰西人分為四土,地球東半之土相連,曰亞細亞,曰歐羅巴,曰阿非利加,西半曰亞墨利加,中華僅得亞細亞四分之一耳。

◀上一卷 全書終
椒生隨筆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