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五 楊盈川集 卷第六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七

楊盈川集巻六

 神道碑

   後周青州刺史齊貞公宇文公神道碑

惟黃帝大電之精以太清而張樂惟高辛招摇之象

以人事而紀官於是乎生我司徒敬敷五教翼贊虞

帝而咸熈庶績惟殷湯受天明命以統九有之師惟

㣲子崇德𧰼賢以爲萬邦之式於是乎生我丞相約

法三章光輔漢室而威加四海大齊宣皇帝商周之

日號西伯以稱臣太祖高皇帝堯舜之朝避南河而

革故司空臨川獻王懿親明德論道經邦中庶子平

樂侯開國承家丹書白馬於是乎生我齊貞公惟魏

之寶惟周之幹開上帝而格天地變隂陽而平水土

詳求典載歴選台衡或大澤而康帝圖或高丘而濟

王業諸侯五百伊尹岀於庖厨甲士三千太公起於

屠釣未有上從軒后下及全齊聖主明君三居域中

之大帝師王佐累及人臣之重古所謂歿而不朽者

抑斯之謂與公諱彪字明俊蘭陵人也即宣帝之𤣥

孫高皇之曾孫臨川王之孫平樂侯之子禀神河岳

藉慶王侯攀兩曜之末光乗五行之秀氣温厚亷讓

當時以為逹人宣慈惠和天下謂之才子屬三方鼎

立九土星分禄去公朝失諸侯之盟㑹政由梁國建

天子之旌旗士女同嘆於商墟鬼神共謀於曹社公

杜門屏迹心不自安與門生故吏數百人歸於後魏

宣武皇帝以客禮待之詔除給事中假龍驤將軍正

光五年兼彭城府長史假節則將軍比於王濬優禮

則長史兼於杜襲龍驤可畏晉后任之於渡江騏驥

不乗魏氏託之於留府六年除通直郎散騎常侍中

書侍郎永安三年帝北廵遷撫軍將軍銀青光禄大

夫散騎常侍散騎通直起於天興之元中書侍郎始

自黃初之代宣王撫軍之號僕射光祿之名竒才總

於文武重任歸於將相徐方叛逆以公爲行軍長史

兼統别部仍加鼓節彭城宋邑海岳徐州嶧陽孤桐

羽𤱶夏翟昔稱都㑹今實邉陲魯伯禽始得征伐周

穆王遂行天討公手執旗鼓入侍帷幄以陶侃部分

之明當阮孚戎旅之重有如荀羡獨負逸群之才不

學江逌空有連雞之喻徐州平遷黃門侍郎揚州大

中正黃扉藹藹青𤨏沉沉有若張公之萬戸千門博

觀圖藉太湖爲浸㑹稽爲山有若荀朂之十郡一州

詮藻人物累遷大司農秦稱内史漢曰司農管夷吾

陳不涸之名耿壽昌立常平之議時播百榖后稷讓

於虞書阜成兆民列卿拜於周典普泰元年遷車騎

將軍加右光禄大夫永熈二年岀爲頴川大守地稱

汝潁俗尚申韓有鄭伯之别都有周公之朝邑教之

德化無囚歴於八年任於賢能旁潤踰於九里於時

齊武王居中作相實有遷鼎之謀周太祖在外持兵

深懷事君之道昭公失位由季氏之執權襄王出居

成晉文之覇業三年秋八月武帝幸長安以義兵從

大統元年授開府儀同三司封靈璧縣開國子邑

三百戸金提石印清濟濁河爰賜土田以為藩屏漢

之宰相始開封邑周之列侯實兼卿士二年拜車騎

大將軍九年遷五兵尚書十年遷中書監領驃騎大

將軍加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增邑一千戸天子

有詔不入軍門匈奴未滅不營私第蔡謨兼五兵之

署鄧隲比三台之儀掌中書之綸翰加上公之冕服

十六年遷侍中驃騎大將軍以下並如故昔惟常伯

今則侍中切問近對拾遺補闕冕旒無象先問顧和

玉佩不存即徴王粲廢帝後二年公不賀出為使持

節華州刺史侍中並如故桃林國邑大荔城隍三秦

六輔之奥區五嶽四瀆之襟帶倪寛之為内史惟事

漑田薛宣之守馮翊但知拱黙尋加特進餘如故官

品弟一朝廷所敬辟吏如五府之間班列在三公之

後唐虞之繼文德也稷契謨明於兩朝魏晉之順大

名也裴王建功於二代周武成三年進聞青州齊郡

公邑二千戸賜號東岳先生詔曰堯有四岳朕惟公

一人賜雜彩二千叚甲第一區雍州良田百頃其優

禮如此堯命羲仲星鳥嵎夷之官周賜姜牙穆陵無

棣之境三王不襲同盟固於泰山百代相因舊國傳

於負海惟寶定四年公薨於長安私第天子罷朝群

臣赴弔䘮用官給嗚呼哀哉五年贈少保使持節揚

光桂三州諸軍事揚州刺史謚曰貞公禮也公少丁

外艱州黨稱其孝齊武皇帝見而嘆曰可謂吾家曾

閔外祖大尉公王儉謂其子侍中騫曰成汝宅相者

在此孫乎公之北歸也後魏宣武帝勅曰昔㣲子去

殷項伯歸漢卿又得之於今公泣涕橫流跪而對曰

臣家國不造鼎祚淪亡進不能匡正退不能死節今

復託身有道何敢比德古人帝因此重之及周太祖

作相西朝王侯之下皆望塵而拜公與之抗禮太祖

尤相敬待屢有咨詢嘗從容曰國家之子房也公體

淳和之至性負廊廟之大才孝通神明忠定社稷馬

伏波來遊二帝晏平仲能事百君在魏則賈詡荀攸

在周則太顚閎夭惟司徒克愼厥始惟丞相克和厥

中惟公載德克成厥終三后同其政道子孫訓其成

式輝光助於日月德積廣於宇宙以某年月日葬於

少陵原國遷三代年移十紀杜當陽之碑石沉漢水

而無聞仲山甫之鼎銘入匈奴而不岀曾孫皇朝右

金吾將軍同州刺史得照宏才大節玉振金聲入當

天子之右軍岀臨帝京之左輔承積善之餘慶襲太

宗之不遷願述家風思傳祖德是用勒銘刻石相質

披文載於景鍾大夫稱伐之義書於太常諸侯計功

之道追題瓦屑鄭康成北海之門重刻碑隂張平子

南陽之墓其詞曰黄帝攝政勤勞耳目居於軒轅戰

于涿鹿咸陽黜夏登壇受福表正萬邦纘禹舊服

逮乎㣲子周之國賔降及蕭叔宋之懿親高祖丞相

王迹是因宣王御史社稷之臣太隂所立皇齊誕

聖旣創元基仍集大命謀孫翼子重熈累盛天禄永

終南風不競惟公載誕克嗣家聲千丈多節三年

一鳴待時而動以族而行才歸晉國璧入秦庭

堅拜首降天之使陶豫策名勤王之事任隆起草榮

高近侍赫奕禁門雍容貂珥日暮青𤨏夕郎之職

法駕華陳黄門次直帝王之盛誠在農殖如京如坻

我黍我稷呉王舊國採山鑄錢公爲中正佩以韋

絃夏禹遺跡今來潁川公爲太守示以蒲鞭齊稱

東帝周稱西伯諸侯謀王天子下席公子忠義如彼

松栢發自新邑歸於陸海魏德雖衰天命未改功

成晉鄭爲而不宰寵茂山河於是乎在亞夫真將

去病元勲持兵對揖絶漠行軍尚書武庫抑有前聞

侍中重席曾何足云當途遜位有周經野二國唐

虞兩朝裴賈出守馮翊人無訟者受封於齊實匡天

其十晨占赤烏夜辨黄熊曾參易簀期於令終子

囊城郢殁有遺忠明君輟朝群臣㑹同其十黄屋左

纛輕車介士朝發桐鄉暮歸蒿里積善餘慶由來尚

矣公侯子孫必復其始其十

   後周明威將軍梁公神道碑

蓋聞君為元首臣作股肱或論道三槐或折衝千里

至有道存爼豆藝揔干戈高視翰墨之英猶布爪牙

之旅䆒青編於學府業有多聞受黄石於兵符筭無

遺䇿故得九功咸叙七德攸彰文武不墜公實兼美

公諱待賔安定臨涇人也竦以英才遠邁知州縣之

徒勞鴻以抗節遐征覽帝京而有作由是五噫標興

播金石而騰徽七貴承榮綰銀黄而叠茂貞規盛烈

映史凝圖映紀詠歌無俟詳確高祖禦後魏駙馬都

尉侍中少保金紫光禄大夫揚州總管贈太尉謚昭

公食邑二千戸銀牓增輝玉壺流渥位隆三少化浹

五胥旣而幽壠埋魂終降槐庭之贈高門納駟式居

茅土之封曾祖睿宇文周駙馬都尉鄜秦二州揔管

光禄大夫兵部尚書隋益州揔管蔣國公贈司空食

邑三千戸白水時清乳武之謡行息禄符垂異扣馬

之諫必申加以主西子之群英名高八座遵文翁之

遺訓學富三巴茂先榮級忽光泉壤漢祖寵章永有

帶礪祖海隋沙州刺史上柱國公踐仲寧之餘躅奸

邪歛手簽孝仁之逺蹤群胡革靣連州跨郡邁陶氏

之隆基開國承家掩張門之累葉父贊隋左千牛備

身驪山府上騎柱國唐朝豐王府諮議雲州司馬冀

州長史蔣國公襲良弓於簪笏榮侍紫宫翼雕㦸於

巖廊肅趨丹地西園坐讌侣明月而飛文北土行康

望浮雲而展足公漸潤膏腴發靈川嶽七年可識抱

杞梓而呈才千里見知負騏驥而騁駿靈臺逺鍳與

霜月而齊明智府𢎞深共烟波而等曠踐仁義於區

域白璧巳輕許然諾於樞機黃金豈重因心孝友宜

於自然率志謙冲得乎天性不脂韋而求達不詭計

而自媒被玉軸之文章三冬遽足窮金壇之祕訣百

戰不孤譽滿寰中聲蓋天下而學優將仕允属名家

欲昇鴻漸之姿終佇鶴鳴之問以唐朝麟德二年

左親衛從資例也属金甲出戰玉帳論兵從命文皇

問罪遼碣公提戈赴海投筆從燕智者有謀仁者必

勇孤鋒直進九種於是克清疋馬横行三韓由其殄

滅疇庸賞最我有力焉俯洽恩波泛承勲級即授上

柱國公深慚位薄命舛數竒雖霑勒石之勲未展披

堅之効嗟乎揚子雲之才藻空疲執㦸馬相如之文

詞猶勞武騎今古同貫夫復何言旣而從牒隨班牽

絲祗務起家拜朝議郎永淳元年正月三十日授伊

州伊吾縣丞非所好也路指金河途連玉塞塵沙共

起烽火相驚秋草將腓胡笳動吹寒膠欲折虜騎騰

雲公佐佑多方掌司攸寄服叛懐逺擒奸擿伏於是

寇敵不敢窺邊歌頌因兹溢境曾未朞月政令大行

特簡帝心超居不次永淳二年二月四日制授昭節

校尉守右衛蒲州府佐果毅仍令長上兼上陽洛城

等門供奉公洞曉戎章妙詳兵律軍國是賴戎幕允

歸由是徼道長廵嚴扄每奉朝求夕警不怠於風霜

善牧能防更申於閑皁其年十月七日奉勅命於大

内祥麟廐檢校馬公識高東野職叅西極勵衘策而

追風逐日加剪拂則絶電奔星駃騠將駙騄齊衡驥

騮共騊駼伏𭬒於是龍媒間岀麟駒挺生伯樂多謝

於精㣲日磾有慙於牧養恩制褒奬又加崇秩文明

元年二月二十日遷游擊將軍仍依舊長上大周革

命兩儀開闢爰覃作解之恩式暢惟新之典勤勞夙

著體望允歸拜職遷榮寔符僉議天授元年九月十

六日加威武將軍守左玉鈐衛翊善府折衝都尉依

舊長上封安定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公祗奉王庭

職司兵衛八屯由其增峻五校於是克宣翼翼競心

積劬勞於歲月勤勤忠志懷跼蹐於序時憂能傷人

竟成沉疾以長壽二年正月六日終於神都旌善里

私第春秋五十惟公弱不好弄卓爾不群九嵗明詩

七齡通易月初能對即習黃童目不相訓還慙夫子

經耳不忘歴口不遺性沉深有器度能倜儻無拓落

尤重交友雅愛林泉月愰風襟每吟謡於牋綵花新

葉早必賞㑹於琴樽加以啼猿落鴈之奇鸞驚鳳翥

之妙㵼水懸河之辨背碑覆局之精標映前哲公實

多敏至孝過人雍和絶俗事父母則造次不違友弟

兄則温柔必盡旣風樹興感霜露纒悲聿修之德惟

新欲報之恩罔極䖍誠大象𢎞誓小乗廣樹慈仁庶

慿因果月抽官俸日减私財並入薰修咸資檀施故

得雕壇之妙俯對禪龕記葉之文式盈梵宇粤以大

長壽二年嵗次癸巳二月辛酉朔二十四日甲申

遷窆於雍州藍田縣驪山原舊塋禮也葬事之属一

皆官給鼓吹儀仗送至墓所墳開白日終留恨於滕

城禮被皇家忽霑榮於霍隧嗚呼哀哉嗣子左千牛

去疑哀纒泣栢思結飡荼仰庭禮而不追覩汲書而

增慕恐𤣥穹倚杵碧海成桑敬勒貞堅乃為銘曰

大哉嬴國逺矣少梁與秦同祖今則夏陽爰曁伯翳

胙土惟良自兹厥後人物克昌逮乎漢朝令望不巳

三世連輝七侯承祉或顯或晦有文有史舄奕珪璋

芬芳蘭芷少保名揚司空道泰惟祖惟禰蟬聨軒蓋

挺生令則在邦之最丱歲騰芳髫年超靄君號神童

晚稱英傑佩仁服義旣明且哲七歩立成五行不輟

家惟萬巻韋實三絶詞高許下學富淹中志惟謹㓗

心亦冲融温淳植性朗潤在躬閨門禮洽朋友財通

思若雲飛辨同河瀉兼該小説邕容大雅武擅孫呉

文標董賈樹下啼猿封中試馬且文且武執㦸登位

海隅不賔命我偏帥旣陪勒石還從飲至輔翊百里

褒昇佐貳旣揔兵權入司宫掖徼道宵警禁門曉闢

式重其駿載懷斯癖我馬旣良我軍旣雄折衝千里

趨奉九重行承芝詔坐啓茅封恨深負米榮曁擊鐘

爰持戒律思答慈容將福有徴謂仁必壽如何淑德

遭此㐫咎孺慕崩心惸𭒀宿首夜泉扄閉天長地乆

   唐同州長史宇文公神道碑

諸侯計功其銘曰仲山甫誡于百辟大夫稱伐其銘

曰正考甫恭于三命所以揚其先祖所以示其子孫

上古之初刋於禮樂之言中年以降述於宗廟之碑

文質旣殊源流遂廣山河永配金石長存或旌原氏

之阡或表滕公之墓觀百林之字者孝㢘之舊業於

是乎不愆不忘讀黃鳥之詞者文範之餘風於是乎

可乆可大公諱珽字叔珉河南洛陽人也宇文歸之

逺𣲖宇文翰之餘秩燭龍晝夜於鍾山鵬雲南北於

溟海自中州圯坼上國崩離魏氏忘其寶圖齊人弄

其神器則天有成命周雖舊邦文王以業重三分昭

事上帝武王以功成八百隂隲下人車書混一於域

中子弟星羅於海内方乎劉澤乃天漢之懿親匹以

曹洪即當塗之近屬及其陏室遷鼎重運握符固亦

壇社仍存山河不替曾祖顯和後魏將軍朱衣直閣

東夏州刺史車騎將軍散騎常侍長廣郡公周贈使

持節開府儀同三司延丹綏三州諸軍事延州刺史

周書有傳對揚天命保乂王家霍去病初封冠軍周

亞夫始為車騎剖符之重任在於六條建國之榮禮

高於五等祖神舉使持節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京兆尹柱國大將軍并潞肆石四州十二鎭諸軍并

州總管東平郡公贈少保周書有傳材優輔弼業贊

雲雷晉則羊祜儀同楚則若敖柱國王章之拜京兆

天子聞其直言郭伋之蒞并州諸童符其恩信考誼

隋文皇帝挽郎皇朝益州青城瀛州清苑二縣令鈎

深致逺直道正詞不汲汲於富貴每乾乾於日夕廣

都蔣公琰非無社稷之能太丘陳仲弓自有閨門之

德公慶成弧矢氣襲芝蘭劔則赤山之精照牽牛於

北斗鼎則黃雲之寶入天駟於東方資大孝而立身

藴中和以成德詞叅變化稽百代之闕文學富圖書

閱三冬之舊史司徒袁粲許之以栝栢豫章處士禰

衡目之以椅桐梓漆初任國子生擢第授道王府叅

軍兼鄭州叅軍事横經太學射䇿王庭高陽才子宣

慈惠和之譽武公新邑濟河洛潁之聞兼攝務殷叅

卿位重王徽之任逹國士升車劉簡之博聞中郎寓

直秩滿授遂州司戸叅軍事天開并洛地洩江源才

雄翕習於外區棟宇相望於近甸尹子為政知陸續

於衆人黃讜臨官識包咸於數子尋遷綘州翼城令

大梁星野少澤封圻城故綘以深其宫都新田以流

其惡實惟繁劇載着循良魯國有司無擅徴之事南

陽郡吏罷休沐之娯州府狀聞鄉亭頌德亦由禮讓

之化綿竹於是乎作歌風俗之夷浚儀於是乎刋石

稍遷符璽郎尋奉勅檢校鴻臚本官如故環濟要畧

掌天子之符璽劉熈釋名表京師之心腹是分麾節

式贊王侯國信不差郊迎有序遷尚書職方貟外郎

夏書禹貢辨其川澤周禮職方明其物土清晨伏奏

幾承題柱之恩閑夜㓗齋惟有張燈之宿詔除朝散

大夫晉州司馬尋遷長史平陽舊縣姑射靈山玉印

仍存瑶城未改習鑿齒之逢宣武三命而踐侍中管

公明之謁冀州四見而登别駕詔遷同州長史河西

輻輳渭北膏腴秦地之下邦漢京之左輔使君何以

為政端右宜其得人江統知賢直言則陳留阮宣子

唐林薦善通理則汝南王叔度王祥紏合屈公輔之

宏材荀羡逸群杜冲天之勁翮享年六十有五以永

淳元年六月二十一日終于華州之别業嗚呼哀哉

公元亨利貞文行忠信禮樂之君子儒林之丈夫當

在顔冉中求自是風塵外物友于之義伯淮與季江

同寢朋從之道鮑叔與管仲推財優㳺大學之中籍

甚平臺之下輜車就列化洽於二州油軾當官政成

於半刺道尊德貴而大位不躋有志無時而天年不

永即以其年十月遷窆於鄭縣安樂鄉之西源嗣子

某官等詩禮預聞箕裘早學生則盡其養劉殷積粟

於七年歿則致其哀唐頌絶漿於九日占白鶴相青

烏鄭伯所封有咸林之采地晉侯所輅有河外之城

邑其川渭水而玉璜其鎭華山而金石沓習旟旐紛

紜野田范巨卿則素車來哭韓元良則緦麻設位大

夫受梁鴻之命終陪列士之墳妻子從田豫之言竟

托神人之墓嗚呼哀哉銘曰

國自東部承家北平遂荒中縣奄有神京時逢日薄

運改天正二王之後三代之英惟宗惟祖有典有

則大魏將軍隆周柱國於穆顯考其儀不忒禮樂宣

風閨門表德五才鍾秀百福與賢蜀都曾子漢代

顔淵公之廣學其積如山公之大辨其流如川

則郕霍地居周鄭人物㑹同歌謡鼎盛設官外職天

子有命束髪登朝叅卿軍政江漢之表河汾之都

禮優懸榻任重前樞六璽為貴皇天降符九州為廣

益地開圖平陽土守下部風俗秦晉閭閻山河軌

躅緹油之化海沂之曲始聽鷄晨行復驥足龜長

筮短吉往㐫來賔朋永訣徒御相哀華舘無家𤣥堂

不開青龍水曲白馬車廻漠漠古墓郭門之路摵

摵寒桐平林之東天光少日地氣多風凡生物而必

死唯君令始而善終










楊盈川集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