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18卷

 卷十七 樂府詩集
卷十八 鼓吹曲辭三
卷十九 

卷十八•鼓吹曲辭三编辑

漢鐃歌下编辑

雉子斑(梁•吳均)编辑

可憐雉子斑,群飛集野甸。文章始陸離,意氣已驚狷。幽并遊俠子,直心亦如箭。死節報君恩,誰能孤恩眄。

同前(陳•後主)编辑

四野秋原暗,十步啄方前。雊聲風處遠,翅影雲間連。箭射妖姬笑,裘值盛明然。已足南皮賞,復會北宮篇。

同前(張正見)编辑

陳倉雉未飛,斂翮依芳甸。朱冠色尚淺,錦臆毛初變。雊麥且專場,排花聊勇戰。唯當渡弱水,不怯如皋箭。

同前(毛處約)编辑

春物始芳菲,春雉正相追。澗響連朝雊,花光帶錦衣。竄跡時移影,驚媒或亂飛。能使如皋路,相逢巧笑歸。

同前(江總)编辑

麥壟新秋來,澤雉屢徘徊。依花似協妒,拂草乍驚媒。三春桃照李,二月柳爭梅。暫往如皋路,當令巧笑開。

同前(唐•李白)编辑

《古今樂錄》曰:「梁三朝樂第四十一,設辟邪伎鼓吹作《雉子斑》曲引去來。」

辟邪伎作鼓吹驚,《雉子斑》之奏曲成,喔咿振迅欲飛鳴。扇錦翼,雄風生。雙雌同飲啄,趫悍誰能爭。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黃金籠下生。天地至廣大,何惜遂物情。善卷讓天子,務光亦逃名。所貴曠士懷,朗然合太清。

臨高台(魏•文帝)编辑

臨台高,高以軒。下有水,清且寒。中有黃鵠往且翻。行為臣,當盡忠。願令皇帝陛下三千歲,宜居此宮。鵠欲南遊,雌不能隨。我欲躬銜汝,口噤不能開;我欲負之,毛衣摧頹。五里一顧,六里徘徊。

同前(齊•謝朓)编辑

千里常思歸,登台臨綺翼。才見孤鳥還,未辨連山極。四面動春風,朝夜起寒色。誰知倦遊者,嗟此故鄉憶。

同前(王融)编辑

遊人欲騁望,積步上高台。井蓮當夏吐,窗桂逐秋開。花飛低不入,鳥散遠時來。還看雲棟影,含月共徘徊。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高台半行雲,望望高不極。草樹無參差,山河同一色。仿佛洛陽道,道遠難別識。玉階故情人,情來共相憶。

同前(沈約)编辑

高台不可望,望遠使人愁。連山無斷絕,河水復悠悠。所思曖何在?洛陽南陌頭。可望不可至,何用解人憂。

同前(陳•後主)编辑

晚景登高台,迥望春光來。霧濃山後暗,日落雲傍開。煙裏看鴻小,風來望葉回。臨窗已響吹,極眺且傾杯。

同前(張正見)编辑

曾台邇清漢,出迥架重棼。飛棟臨黃鶴,高窗度白雲。風前朱幌色,霞處綺疏分。此中多怨曲,地遠詎能聞。

同前(隋•蕭愨)编辑

崇台高百尺,迥出望仙宮。畫栱浮朝氣,飛梁照晚虹。小衫飄霧縠,豔粉拂輕紅。笙吹汶陽筱,琴奏嶧山桐。舞逐飛龍引,花隨少女風。臨春今若此,極宴豈無窮。

同前(唐•褚亮)编辑

高台暫俯臨,飛翼聳輕音。浮光隨日度,漾影逐波深。迥瞰周平野,開懷暢遠襟。獨此三休上,還傷千歲心。

同前(王勃)编辑

臨高台,高台迢遞絕浮埃。瑤軒綺構何崔嵬,鸞歌鳳吹清且哀。俯瞰長安道,萋萋御溝草。斜對甘泉路,蒼蒼茂陵樹。高台四望同,帝鄉佳氣鬱蔥蔥。紫閣丹樓紛照曜,璧房錦殿相玲瓏。東彌長樂觀,西指未央宮。赤城映朝日,綠樹搖春風。旗亭百隊開新市,甲第千甍分戚里。朱輪翠蓋不勝春,疊樹層楹相對起。復有青樓大道中,繡戶文窗雕綺櫳。錦衣晝不襞,羅帷夕未空。歌屏朝掩翠,妝鏡晚窺紅。為吾安寶髻,娥眉罷花叢。狹路塵間黯將暮,雲間月色明如素。鴛鴦池上兩兩飛,鳳皇樓下雙雙度。物色正如此,佳期那不顧。銀鞍繡轂盛繁華,可憐今夜宿倡家。倡家少婦不須嚬,東園桃李片時春。君看舊日高台處,柏梁銅雀生黃塵。

同前(僧貫休)编辑

涼風吹遠念,使我升高台。寧知數片雲,不是舊山來。故人天一涯,久客殊未回。雁來不得書,空寄聲哀哀。

遠期(梁•張率)编辑

遠期終不歸,節物坐將變。白露愴單衫,秋風息團扇。誰能久離別,他鄉且異縣。浮雲蔽重山,相望何時見。寄言遠期者,空閨淚如霰。

同前(庾成師)编辑

憶別春花飛,已見秋葉稀。淚粉羞明鏡,愁帶減寬衣。得書言未反,夢見道應歸。坐使紅顏歇,獨掩青樓扉。

玄雲(張率)编辑

壞陣壓峨壟,遮窗暗思扉。映日斜生海,跨樹似鵬飛。夢山妾已去,落靨何由歸。

黃雀行(唐•莊南傑)编辑

穿屋穿牆不知止,爭樹爭巢入營死。林間公子挾彈弓,一丸致斃花叢裏。小雛黃口未有知,青天不解高高飛。虞人設網當要路,白日啾嘲禍萬機。

釣竿(魏•文帝)编辑

崔豹《古今注》曰:「《釣竿》者,伯常子避仇河濱為漁者,其妻思之而作也。每至河側輒歌之。後司馬相如作《釣竿詩》,遂傳為樂曲。」

東越河濟水,遙望大海涯。釣竿何珊珊,魚尾何簁簁。行路之好者,芳餌欲何為。

同前(梁•沈約)编辑

桂舟既容與,綠浦復回紆。輕絲動弱芰,微楫起單鳧。扣舷忘日暮,卒歲以為娛。

同前(戴暠)编辑

試持玄者釣,暫罷池陽獵。翠羽飾長綸,蕖花裝小艓。鉤利斷蓴絲,帆舉牽菱葉。聊載前魚童,過看後舟妾。

釣竿篇(劉孝綽)编辑

釣舟畫采鷁,漁子服冰紈。金轄茱萸網,銀鉤翡翠竿。斂橈隨水脈,急槳渡江湍。湍長自不辭,前浦有佳期。船交棹影合,浦深魚出遲。荷根時觸餌,菱芒乍罥絲。蓮渡江南手,衣渝京兆眉。垂竿自來樂,誰能為太師。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結宇長江側,垂釣廣川潯。竹竿橫翡翠,桂髓擲黃金。人來水鳥沒,楫渡岸花沈。蓮搖見魚近,綸盡覺潭深。渭水終須卜,滄浪徒自吟。空嗟芳餌下,獨見有貪心。

同前(隋•李巨仁)编辑

潺湲面江海,滉瀁矚波瀾。不惜黃金餌,唯憐翡翠竿。斜綸控急水,定楫下飛湍。潭迥風來易,川長霧歇難。寄言朝市客,滄浪徒自安。

同前(唐•沈佺期)编辑

朝日斂紅煙,垂竿向綠川。人疑天上坐,魚似鏡中懸。避楫時驚透,猜鉤每誤牽。湍危不理轄,潭靜欲留船。釣玉君徒尚,徵金我未賢。為看芳餌下,貪得會無全。

魏鼓吹曲(繆襲)编辑

《晉書•樂志》曰:「魏武帝使繆襲造鼓吹十二曲以代漢曲:一曰《楚之平》,二日《戰滎陽》,三曰《獲呂布》,四曰《克官渡》,五曰《舊邦》,六曰《定武功》,七曰《屠柳城》,八曰《平南荊》,九曰《平關中》,十曰《應帝期》,十一曰《邕熙》,十二曰《太和》。」

楚之平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朱鷺》為《楚之平》,言魏也。」《古今樂錄》作《初之平》。

楚之平,義兵征。神武奮,金鼓鳴。邁武德,揚洪名。漢室微,社稷傾。皇道失,桓與靈。閹官熾,群雄爭。邊、韓起,亂金城。中國擾,無紀經。赫武皇,起旗旌。麾天下,天下平。濟九州,九州寧。創武功,武功成。越五帝,邈三王。興禮樂,定紀綱。普日月,齊輝光。

《楚之平》曲凡三十句,句三字。

戰滎陽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思悲翁》為《戰滎陽》,言曹公也。」

戰滎陽,汴水陂。戎士憤怒,貫甲馳。陣未成,退徐榮。二萬騎,塹壘平。戎馬傷,六軍驚,勢不集,眾幾傾。白日沒,時晦冥,顧中牟,心屏營。同盟疑,計無成,賴我武皇,萬國寧。

《戰滎陽》曲凡二十句,其十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獲呂布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艾如張》為《獲呂布》,言曹公東圍臨淮,生擒呂布也。」

獲呂布,戮陳宮。芟夷鯨鯢,驅騁群雄。囊括天下,運掌中。

《獲呂布》曲凡六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克官渡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上之回》為《克官渡》,言曹公與袁紹戰,破之於官渡也。」

克紹官渡,由白馬。僵屍流血,被原野。賊眾如犬羊,王師尚寡。沙塠旁,風飛揚。轉戰不利,士卒傷。今日不勝,後何望。土山地道,不可當。卒勝大捷,震冀方。屠城破邑,神武遂章。

《克官渡》曲凡十八句,其八句句三字,一句五字,九句句四字。

舊邦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翁離》為《舊邦》,言曹公勝袁紹於官渡,還譙收藏死亡士卒也。」

舊邦蕭條,心傷悲。孤魂翩翩,當何依。遊士戀故,涕如摧。兵起事大,令願違。傳求親戚,在者誰。立廟置後,魂來歸。

《舊邦》曲凡十二句,其六句句三字,六句句四字。

定武功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戰城南》為《定武功》,言曹公初破鄴,武功之定始乎此也。」

定武功,濟黃河。河水湯湯,旦暮有橫流波。袁氏欲衰,兄弟尋干戈。決漳水,水流滂沱,嗟城中如流魚,誰能復顧室家。計窮慮盡,求來連和。和不時,心中憂戚。賊眾內潰,君臣奔北。拔鄴城,奄有魏國。王業艱難,覽觀古今,可為長歎。

《定武功》曲凡二十一句,其五句句三字,三句句六字,十二句句四字,一句五字。

屠柳城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巫山高》為《屠柳城》,言曹公越北塞,歷白檀,破三郡烏桓於柳城也。」

屠柳城,功誠難。越度隴塞,路漫漫。北逾岡平,但聞悲風正酸。蹋頓授首,遂登白狼山。神武慹海外,永無北顧患。

《屠柳城》曲凡十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平南荊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上陵》為《平南荊》,言曹公南平荊州也。」

南荊何遼遼,江漢濁不清。菁茅久不貢,王師赫南征。劉琮據襄陽,賊備屯樊城。六軍廬新野,金鼓震天庭。劉子面縛至,武皇許其成。許與其成,撫其民。陶陶江漢間,普為大魏臣。大魏臣,向風思自新。思自新,齊功古人。在昔虞與唐,大魏得與均。多選忠義士,為喉唇。天下一定,萬世無風塵。

《平南荊》曲凡二十四句,其十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平關中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將進酒》為《平關中》,言曹公征馬超,定關中也。」

平關中,路向潼。濟濁水,立高墉。鬥韓、馬,離群凶。選驍騎,縱兩翼,虜崩潰,級萬億。

《平關中》曲凡十句,句三字。

應帝期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有所思》為《應帝期》,言文帝以聖德受命,應運期也。」

應帝期,於昭我文皇,曆數承天序,龍飛自許昌。聰明昭四表,恩德動遐方。星辰為垂耀,日月為重光。河、洛吐符瑞,草木挺嘉祥。麒麟步郊野,黃龍遊津梁。白虎依山林,鳳皇鳴高岡。考圖定篇籍,功配上古羲皇。羲皇無遺文,仁聖相因循。期運三千歲,一生聖明君。堯授舜萬國,萬國皆附親。四門為穆穆,教化常如神。大魏興盛,與之為鄰。

《應帝期》曲凡二十六句,其一句三字,二句句四字,二十二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邕熙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芳樹》為《邕熙》,言魏氏臨其國,君臣邕穆,庶積咸熙也。」

邕熙,君臣合德,天下治。隆帝道,獲瑞寶,頌聲並作,洋洋浩浩。吉日臨高堂,置酒列名倡。歌聲一何紆餘,雜笙簧。八音諧,有紀綱。子孫永建萬國,壽考樂無央。

《邕熙》曲凡十五句,其六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一句二字,三句句五字,二句句六字。

太和编辑

《晉書•樂志》曰:「改漢《上邪》為《太和》,言明帝繼體承統,太和改元,德澤流布也。」

太和元年,皇帝踐阼,聖且仁,德澤為流布。災蝗一時為絕息,上天時雨露。五穀溢田疇,四民相率遵軌度。事務澄清,天下獄訟察以情。元首明,魏家如此,那得不太平。

《太和》曲凡十三句,其二句句三字,五句句五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七字。

吳鼓吹曲(韋昭)编辑

《晉書•樂志》曰:「吳使韋昭製鼓吹十二曲:一曰《炎精缺》,二曰《漢之季》,三曰《攄武師》,四曰《伐烏林》,五曰《秋風》,六曰《克皖城》,七曰《關背德》,八曰《通荊門》,九曰《章洪德》,十曰《從曆數》,十一曰《承天命》,十二曰《玄化》。」

炎精缺编辑

《古今樂錄》曰:「《炎精缺》者,言漢室衰,孫堅奮迅猛志,念在匡救,王跡始乎此也。當漢《朱鷺》。」

炎精缺,漢道微。皇綱弛,政德違。眾奸熾,民罔依。赫武烈,越龍飛。陟天衢,耀靈威。鳴雷鼓,抗電麾。撫乾衡;鎮地機。厲虎旅,騁熊羆。發神聽,吐英奇。張角破,邊、韓羈。宛、潁平,南土綏。神武章,渥澤施。金聲震,仁風馳。顯高門,啟皇基。統罔極,垂將來。

《炎精缺》曲凡三十句,句三字。

漢之季编辑

《古今樂錄》曰:「《漢之季》者,言孫堅悼漢之微,痛董卓之亂,興兵奮擊,功蓋海內也。當漢《思悲翁》。」

漢之季,董卓亂。桓桓武烈,應時運。義兵興,雲旗建。厲六師,羅八陣。飛鳴鏑,接白刃。輕騎發,介士奮。醜虜震,使眾散。劫漢主,遷西館。雄豪怒,元惡僨。赫赫皇祖,功名聞。

《漢之季》曲凡二十句,其十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攄武師编辑

《古今樂錄》曰:「《攄武師》者,言孫權卒父之業而征伐也。當漢《艾如張》。」

攄武師,斬黃祖。肅夷凶族,革平西夏。炎炎大烈,震天下。

《攄武師》曲凡六句,其三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伐烏林编辑

《古今樂錄》曰:「《伐烏林》者,言魏武既破荊州,順流東下,欲來爭鋒。孫權命將周瑜逆擊之於烏林而破走也。當漢《上之回》。」

曹操北伐,拔柳城。乘勝席卷,遂南征。劉氏不睦,八郡震驚。眾既降,操屠荊。舟車十萬,揚風聲。議者狐疑,慮無成。賴我大皇,發聖明。虎臣雄烈,周與程。破操烏林,顯章功名。

《伐烏林》曲凡十八句,其十句句四字,八句句三字。

秋風编辑

《古今樂錄》曰:「《秋風》者,言孫權悅以使民,民忘其死也。當漢《擁離》。」

秋風揚沙塵,寒露沾衣裳。角弓持弦急,鳩鳥化為鷹。邊垂飛羽檄,寇賊侵界疆。跨馬披介胄,慷慨懷悲傷。辭親向長路,安知存與亡。窮達固有分,志士思立功。思立功,邀之戰場。身逸獲高賞,身沒有遺封。

《秋風曲》凡十六句,其十四句句五字,一句三字,一句四字。

克皖城编辑

《古今樂錄》曰:「《克皖城》者,言魏武志圖並兼,而令朱光為廬江太守。孫權親征光,破之於皖城也。當漢《戰城南》。」

克滅皖城,遏寇賊。惡此凶孽,阻奸慝。王師赫征,眾傾覆。除穢去暴,戢兵革。民得就農,邊境息。誅君吊臣,昭至德。

《克皖城》曲凡十二句,其六句句三字,六句句四字。

關背德编辑

《古今樂錄》曰:「《關背德》者,言蜀將關羽背棄吳德,心懷不軌。孫權引師浮江而擒之也。當漢《巫山高》。」

關背德,作鴟張。割我邑城,圖不祥。稱兵北伐,圍樊、襄陽。嗟臂大於股,將受其殃。巍巍夫聖主,睿德與玄通。與玄通,親任呂蒙。泛舟洪泛池,溯涉長江。神武一何桓桓,聲烈正與風翔。歷撫江安城,大據郢邦。虜羽授首,百蠻咸來同,盛哉無比隆。

《關背德》曲凡二十一句,其八句句四字,二句句六字,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

通荊門编辑

《古今樂錄》曰:「《通荊門》者,言孫權與蜀交好齊盟,中有關羽自失之愆,戎蠻樂亂,生變作患,蜀疑其眩,吳惡其詐,乃大治兵,終復初好也。當漢《上陵》。」

荊門限巫山,高峻與雲連。蠻夷阻其險,歷世懷不賓。漢王據蜀郡,崇好結和親。乖微中情疑,讒夫亂其間。大皇赫斯怒,虎臣勇氣震。蕩滌幽藪,討不恭。觀兵揚炎耀,厲鋒整封疆。整封疆,闡揚威武容。功赫戲,洪烈炳章。邈矣帝皇世,聖吳同厥風。荒裔望清化,化恢弘。煌煌大吳,延祚永未央。

《通荊門》曲凡二十四句,其十七句句五字,四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

章洪德编辑

《古今樂錄》曰:「《章洪德》者,言孫權章其大德,而遠方來附也。當漢《將進酒》。」

章洪德,邁威神。感殊風,懷遠鄰。平南裔,齊海濱。越裳貢,扶南臣。珍貨充庭,所見日新。

《章洪德》曲凡十句,其八句句三字,二句句四字。

從歷數编辑

《古今樂錄》曰:「《從歷數》者,言孫權從圖籙之符,而建大號也。當漢《有所思》。」

從歷數,於穆我皇帝。聖哲受之天,神明表奇異。建號創皇基,聰睿協神思。德澤浸及昆蟲,浩蕩越前代。三光顯精耀,陰陽稱至治。肉角步郊畛,鳳皇棲靈囿。神龜遊沼池,圖讖摹文字。黃龍覿鱗,符祥日月記。覽往以察今,我皇多噲事。上欽昊天象,下副萬姓意。光被彌蒼生,家戶蒙惠賚。風教肅以平,頌聲章嘉喜。大吳興隆,綽有餘裕。

《從歷數》曲凡二十六句,其一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二十一句句五字,一句六字。

承天命编辑

《古今樂錄》曰:「《承天命》者,言上以聖德踐位,道化至盛也。當漢《芳樹》。」

承天命,於昭聖德。三精垂象,符靈表德。巨石立,九穗植。龍金其鱗,烏赤其色。輿人歌,億夫歎息。超龍升,襲帝服。窮淳懿,體玄嘿。夙興臨朝,勞謙日昃。易簡以崇仁,放遠讒與慝。舉賢才,親近有德。均田疇,茂稼穡。審法令,定品式。考功能,明黜陟。人思自盡,唯心與力。家國治,王道直。思我帝皇,壽萬億。長保天祿,祚無極。

《承天命》曲凡三十四句,其十九句句三字,二句句五字,十三句句四字。

玄化编辑

《古今樂錄》曰:「《玄化》者,言上脩文訓武,則天而行,仁澤流洽,天下喜樂也。當漢《上邪》。」

玄化象以天,陛下聖真。張皇綱,率道以安民。惠澤宣流而雲布,上下睦親。君臣酣宴樂,激發絃歌揚妙新。脩文籌廟勝,須時備駕巡洛津。康哉泰,四海歡忻,越與三五鄰。

《玄化曲》凡十三句,其五句句五字,二句句三字,三句句四字,三句句七字。


 卷十七 ↑返回頂部 卷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