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26卷

 卷二十五 樂府詩集
卷二十六 相和歌辭一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六·相和歌辭一编辑

《宋書·樂志》曰:「相和,漢舊曲也,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本一部,魏明帝分為二,更遞夜宿。本十七曲,朱生、宋識、列和等復合之為十三曲。」其後晉荀勖又采舊辭施用於世,謂之清商三調歌詩,即沈約所謂「因弦管金石造歌以被之」者也。《唐書·樂志》曰:「平調、清調、瑟調,皆周房中曲之遺聲,漢世謂之三調。又有楚調、側調。楚調者,漢房中樂也。高帝樂楚聲,故房中樂皆楚聲也。側調者,生於楚調,與前三調總謂之相和調。」《晉書·樂志》曰:「凡樂章古辭存者,並漢世街陌謳謠,《江南可採蓮》、《烏生十五子》、《白頭吟》之屬。」其後漸被於弦管,即相和諸曲是也。魏晉之世,相承用之。承嘉之亂,五都淪覆,中朝舊音,散落江左。後魏孝文宣武,用師淮漢,收其所獲南音,謂之清商樂,相和諸曲,亦皆在焉。所謂清商正聲,相和五調伎也。凡諸調歌詞,並以一章為一解。《古今樂錄》曰:「傖歌以一句為一解,中國以一章為一解。」王僧虔啟云:「古曰章,今日解,解有多少。當時先詩而後聲,詩敘事,聲成文,必使志盡於詩,音盡於曲。是以作詩有豐約,製解有多少,猶詩《君子陽陽》兩解,《南山有台》五解之類也。」又諸調曲皆有辭、有聲,而大曲又有豔,有趨、有亂。辭者其歌詩也,聲者若羊吾夷伊那何之類也,豔在曲之前,趨與亂在曲之後,亦猶吳聲西曲前有和,後有送也。又大曲十五曲,沈約並列於瑟調。今依張永《元嘉正聲技錄》分於諸調,又別敘大曲於其後。唯《滿歌行》一曲,諸調不載,故附見於大曲之下。其曲調先後,亦準《技錄》為次云。

相和六引编辑

《古今樂錄》曰:「張永《技錄》相和有四引,一曰箜篌,二曰商引,三曰徵引,四曰羽引。箜篌引歌瑟調,東阿王辭。《門有車馬客行》、《置酒篇》並晉、宋、齊奏之。古有六引,其宮引、角引二曲闕,宋為箜篌引有辭,三引有歌聲,而辭不傳。梁具五引,有歌有辭。凡相和,其器有笙、笛、節歌、琴、瑟、琵琶、箏七種。」

箜篌引(唐·李賀)编辑

一曰《公無渡河》崔豹《古今注》曰:「《箜篌引》者,朝鮮津卒霍裏子高妻麗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髮提壺,亂流而渡,其妻隨而止之,不及,遂墮河而死。於是援箜篌而歌曰:『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將奈公何』聲甚淒愴,曲終亦投河而死。子高還,以語麗玉。麗玉傷之,乃引箜篌而寫其聲,聞者莫不墮淚飲泣。麗玉以其曲傳鄰女麗容,名曰《箜篌引》。又有《箜篌謠》,不詳所起,大略言結交當有終始,與此異也。」

公乎,公乎,提壺將焉如?屈平沉湘不足慕,徐衍入海誠為愚。公乎,公乎,床有菅席,盤有魚,北里有賢兄,東鄰有小姑。隴畝油油黍與葫,瓦甒濁醪蟻浮浮,黍可食,醪可飲,公乎,公乎,其奈居。被髮奔流竟何如?賢兄小姑哭嗚嗚。

公無渡河(梁·劉孝威)编辑

請公無渡河,河廣風威厲。檣偃落金烏,舟傾沒犀枻。紺蓋空嚴祀,白馬徒牲祭。銜石傷寡心,崩城掩孀袂。劍飛猶共水,魂沈理俱逝。君為川後臣,妾作姜妃娣。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金堤分錦纜,白馬渡蓮舟。風嚴歌響絕,浪湧榜人愁。棹折桃花水,帆橫竹箭流。何言沉璧處,千載偶陽侯。

同前(唐·李白)编辑

黃河西來決昆侖,咆哮萬里觸龍門。波滔天,堯谘嗟,大禹理百川,兒啼不窺家。殺湍湮洪水,九州始蠶麻。其害乃去,茫然風沙。被髮之叟狂而癡,清晨徑流欲奚為?旁人不惜妻止之,公無渡河苦渡之。虎可搏,河難憑,公果溺死流海湄。有長鯨白齒若雪山,公乎公乎掛骨於其間。箜篌所悲竟不還。

同前(王建)编辑

渡頭惡天兩岸遠,波濤塞川如疊阪。幸無白刃驅向前,何用將身自棄捐。蛟龍齧屍魚食血,黃泥直下無青天。男兒縱輕婦人語,惜君性命還須取。婦人無力挽斷衣,舟沉身死悔難追,公無渡河公自為。

同前(溫庭筠)编辑

黃河怒浪連天來,大響谹谹如殷雷。龍伯驅風不敢上,百川噴雪高崔嵬。二十五弦何太哀,請公勿渡立徘徊。下有狂蛟鋸為尾,裂帆截棹磨霜齒。神錐鑿石塞神潭,白馬じす赤塵起。公乎躍馬揚玉鞭,滅沒高蹄日千里。

同前(王叡)编辑

濁波洋洋兮凝曉霧,公無渡河兮公苦渡。風號水激兮呼不聞,提壺看入兮中流去。浪擺衣裳兮隨步沒,沉屍深入兮蛟螭窟。蛟螭盡醉兮君血乾,推出黃沙兮泛君骨。當時君死妾何適,遂就波濤合魂魄。原持精衛銜石心,窮取河源塞泉脈。

宮引(梁·沈約)编辑

《晉書·樂志》曰:「五聲,宮為君,宮之為言中也。中和之道,無往而不理焉。商為臣,商之為言強也,謂金性之堅強也。角為民,角之為言觸也,謂象諸陽氣,觸物而生也。徵為事,徵之為言止也,言物盛則止也。羽為物,羽之為言舒也,言陽氣將復,萬物孳育而舒生也。是以聞宮聲使人溫良而寬大,聞商聲使人方廉而好義,聞角聲使人惻隱而仁愛,聞徵聲使人樂養而好施,聞羽聲使人恭儉而好禮。」《隋書·樂志》曰:「梁有相和五引,三朝第一奏之,陳氏因焉。隋文帝開皇中,改五引為五音。唯迎氣於五郊,降神奏之。《月令》所謂『孟春其音角』也。」按古有清角、清徵之流,此則當聲為曲,即五音是也。《唐書·樂志》曰:「五郊迎氣,各以月律而奏其音。」蓋因隋舊制云。

八音資始君五聲,興比和樂感百精。優遊律呂被咸英。

同前(蕭子雲)编辑

宅中為君聲之始,氣和而應律生子,四宮既作陰陽理。

商引(梁·沈約)编辑

司秋紀兌奏西音,激揚鍾石和瑟琴,風流福被樂愔愔。

同前(蕭子雲)编辑

君臣數九發涼風,三弦夷則白藏通,充諧候管和六同。

角引(梁·沈約)编辑

萌生觸發歲在春,《咸池》始奏德尚仁,怗滯以息和且均。

同前(蕭子雲)编辑

蟄蟲始振音在斯,五聲六律旋相為,《韶》繼《夏》盡備《咸池》。

徵引(梁·沈約)编辑

執衡司事宅離方,滔滔夏日火德昌,八音備舉樂無疆。

同前(蕭子雲)编辑

朱明在離日長至,候氣而動徵為事,六樂成文從之備。

羽引(梁·沈約)编辑

玄英紀運冬冰坼,物為音本和且悅,窮高測深長無絕。

同前(蕭子雲)编辑

其音為物登玄英,制留循短位濁清,惟皇創則和且平。

相和曲上编辑

《古今樂錄》曰:「張永《元嘉技錄》:相和有十五曲,一曰《氣出唱》,二曰《精列》,三曰《江南》,四曰《度關山》,五曰《東光》,六曰《十五》,七曰《薤露》,八曰《蒿里》,九曰《覲歌》,十曰《對酒》,十一曰《雞鳴》,十二曰《烏生》,十三曰《平陵東》,十四曰《東門》,十五曰《陌上桑》。十三曲有辭,《氣出唱》、《精列》、《度關山》、《薤露》、《蒿里》、《對酒》並魏武帝辭,《十五》文帝辭,《江南》、《東光》、《雞鳴》、《烏生》、《平陵東》、《陌上桑》並古辭是也。二曲無辭,《覲歌》、《東門》是也。其辭《陌上桑》歌瑟調,古辭《豔歌羅敷行》『日出東南隅』篇。《覲歌》,張錄云無辭,而武帝有《往古篇》。《東門》,張錄云無辭,而武帝有《陽春篇》。或云歌瑟調古辭《東門行》『入門悵欲悲』也。古有十七曲,其《武陵》、《鶤雞》二曲亡。」按《宋書·樂志》《陌上桑》又有文帝《棄故鄉》一曲,亦在瑟調。《東西門行》及《楚辭鈔》「今有人」、武帝「駕虹」二曲,皆張錄所不載也。

氣出唱(魏·武帝)编辑

駕六龍乘風而行。行四海外,路下之八邦。歷登高山臨溪谷,乘雲而行。行四海外,東到泰山。仙人玉女,下來翱遊。驂駕六龍,飲玉漿,河水盡,不東流。解愁腹,飲玉漿。奉持行,東到蓬萊山。上至天之門。玉闕下,引見得入。赤松相對,四面顧望,視正焜煌。開王心正興,其氣百道至,傳告無窮。閉其口,但當愛氣壽萬年。東到海,與天連。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當專之。心恬澹,無所愒欲。閉門坐自守,天與期氣。願得神之人,乘駕雲車,驂駕白鹿,上到天之門,來賜神之藥。跪受之,敬神齊,當如此,道自來。

華陰山,自以為大。高百丈,浮雲為之蓋。仙人欲來,出隨風,列之雨。吹我洞簫鼓瑟琴,何誾誾。酒與歌戲,今日相樂誠為樂。玉女起,起舞移數時。鼓吹一何嘈嘈。從西北來時,仙道多駕煙,乘雲駕龍,鬱何茂茂。遨遊八極,乃到昆侖之山,西王母側。神仙金止玉亭,來者為誰?赤松、王喬,乃德旋之門。樂共飲食到黃昏,多駕合坐,萬歲長,宜子孫。

遊君山,甚為真。磪砟硌,爾自為神。乃到王母台,金階玉為堂,芝草生殿旁。東西廂,客滿堂。主人當行觴,坐者長壽遽何央。長樂甫始宜孫子,常願主人增年,與天相守。

──右三曲,魏、晉樂所奏

精列(魏·武帝)编辑

厥初生,造化之陶物,莫不有終期。莫不有終期,聖賢不能免,何為懷此憂。原螭龍之駕,思想昆侖居。思想昆侖居,見期於迂怪,志意在蓬萊。志意在蓬萊,周、孔聖徂落,會稽以墳丘。會稽以墳丘,陶陶誰能度?君子以弗憂。年之暮奈何,時過時來微。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江南(古辭)编辑

《樂府解題》曰:「江南古辭,蓋美芳晨麗景,嬉遊得時。若梁簡文『桂楫晚應旋』,唯歌遊戲也。」按梁武帝作《江南弄》以代西曲,有《采蓮》、《采菱》,蓋出於此。唐陸龜蒙又廣古辭為五解云。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江南思(宋·湯惠休)编辑

幽客海陰路,留戍淮陽津。垂情向春草,知是故鄉人。

同前二首(梁·簡文帝)编辑

桂楫晚應旋,歷岸扣輕舷。紫荷擎釣鯉,銀筐插短蓮。人歸浦口暗,那得久回船。

江南有妙妓,時則應璿樞。月暈蘆灰缺,秋還懸炭枯。含丹和九轉,芳樹蔭三株。何辭天後誚,終是到仙都。

江南曲(梁·柳惲)编辑

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故人何不返,春華復應晚。不道新知樂,只言行路遠。

同前(沈約)编辑

擢歌發江潭,采蓮渡湘南,宜須閑隱處,舟浦予自諳。羅衣織成帶,墮馬碧玉簪。但令舟楫渡,寧計路嵌嵌。

同前(唐·宋之問)编辑

妾住越城南,離居不自堪。采花驚曙鳥,摘葉喂春蠶。懶結茱萸帶,愁安玳瑁簪。侍臣消瘦盡,日暮碧江潭。

同前(劉慎虛)编辑

美人何蕩漾,湖上風月長。玉手欲有贈,徘徊雙鳴璫。歌聲隨綠水,怨色起朝陽。日暮還家望,雲波橫洞房。

同前(丁仙芝)编辑

長幹斜路北,近浦是兒家。有意來相訪,明朝出浣沙。發向橫塘口,船開值急流。知郎舊時意,且請攏船頭。昨暝逗南陵,風聲波浪阻。入浦不逢人,歸家誰信汝。未曉已成妝,乘潮去茫茫。因從京口渡,使報邵陵王。始下芙蓉樓,言發琅琊岸。急為打船開,惡許傍人見。

同前八首(劉希夷)编辑

暮宿南洲草,晨行北岸林。日懸滄海闊,水隔洞庭深。煙景無留意,風波有異潯。歲遊難極目,春戲易為心。朝夕無榮遇,芳菲已滿襟。

豔唱潮初落,江花露未晞。春洲驚翡翠,朱服弄芳菲。畫舫煙中淺,青陽日際微。錦帆衝浪濕,羅袖拂行衣。含情罷所采,相歎惜流暉。

君為隴西客,妾遇江南春。朝遊含靈果,夕采弄風蘋。果氣時不歇,蘋花日自新。以此江南物,持贈隴西人。空盈萬里懷,欲贈竟無因。

皓如楚江月,靄若吳岫雲。波中自皎鏡,山上亦氤氳。明月留照妾,輕雲持贈君。山川各離散,光氣乃殊分。天涯一為別,江北自相聞。

艤舟乘潮去,風帆振草涼。潮平見楚甸,天際望維揚。洄溯經千里,煙波接兩鄉。雲明江嶼出,日照海流長。此中逢歲晏,浦樹落花芳。

暮春三月晴,維揚吳楚城。城臨大江氾,回映洞浦清。晴雲曲金閣,珠樓碧煙裏。月明芳樹群鳥飛,風過長林雜花落。可憐離別誰家子,於此一至情何已。

北堂紅草盛蘴茸,南湖碧水照芙蓉。朝遊暮起金花盡,漸覺羅裳珠露濃。自惜妍華三五歲,已歎關山千萬重。人情一去無還日,欲贈懷芳怨不逢。

憶昔江南年盛時,平生怨在長洲曲。冠蓋星繁江水上,衝風摽落洞庭淥。落花舞袖紅紛紛,朝霞高閣洗晴雲。誰言此處嬋娟子,珠玉為心以奉君。

同前(于鵠)编辑

偶向江邊采白蘋,還隨女伴賽江神。眾中不敢分明語,暗擲金錢卜遠人。

同前(李益)编辑

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同前(李賀)编辑

汀洲白蘋草,柳惲乘馬歸。江頭楂樹香,岸上蝴蝶飛。酒杯箬葉露,玉軫蜀桐虛。朱樓通水陌,沙暖一雙魚。

同前(李商隱)编辑

郎船安兩漿,儂舸動雙橈。掃黛開宮額,裁裙約楚腰。乖期方積思,臨醉欲{扌弃}驕。莫以採菱唱,欲羨秦臺簫。

同前(韓翃)编辑

長樂花枝雨點銷,江城日暮好相邀。春樓不閉葳蕤鎖,綠水四通宛轉橋。

同前(溫庭筠)编辑

妾家白蘋浦,日上芙蓉楫。軋軋搖漿聲,移舟入茭葉。溪長茭葉深,作底難相尋。避郎郎不見,鸂鶒自浮沉。拾萍萍無根,采蓮蓮有子。不作浮萍生,寧作藕花死。岸傍騎馬郎,烏帽紫遊韁。含愁復含笑,回道問橫塘。妾住金陵步,門前朱雀航。流蘇持作帳,芙蓉待作梁。出入金犢幰,兄弟侍中郎。前年學歌舞,定得郎相許。連娟眉繞山,依約腰如杵。鳳管悲若咽,鸞弦嬌欲語。扇薄露紅鉛,羅輕壓金縷。明月西南樓,珠簾玳瑁鉤。橫波巧能笑,彎蛾不識愁。花開子留樹,草長根依土。早聞金溝遠,底事歸郎許。不學楊白花,朝朝淚如雨。

同前(張籍)编辑

江南人家多橘樹,吳姬舟上織白紵。土地卑濕饒蟲蛇,連木為牌入江住。江村亥日常為市,落帆渡橋來浦裏。青莎覆城竹為屋,無井家家飲潮水。長幹午日沽春酒,高高酒旗懸江口。倡樓兩岸懸水柵,夜唱竹枝留北客。江南風土歡樂多,悠悠處處盡經過。

同前(羅隱)编辑

江煙濕雨鮫綃軟,漠漠遠山眉黛淺。水國多愁又有情,夜槽壓酒銀船滿。繃絲采怨凝曉空,吳王台榭春夢中。鴛鴦鸂鶒喚不起,平鋪綠水眠東風。西陵路邊月悄悄,油壁輕車嫁蘇小。

同前(陸龜蒙)编辑

為愛江南春,涉江聊采蘋。水深煙浩浩,空對雙車輪。車輪明月團,車蓋浮雲盤。雲月徒自好,水中行路難。遙遙洛陽道,夾道生春草,寄語棹船郎,莫誇風浪好。

同前五解(陸龜蒙)编辑

魚戲蓮葉間,參差隱葉扇。鵁鶄{屬鳥}鳿窺,瀲灩無因見。

魚戲蓮葉東,初霞射紅尾。傍臨謝山側,恰值清風起。

魚戲蓮葉西,盤盤舞波急。潛衣曲岸涼,正對斜光入。

魚戲蓮葉南,欹危午煙疊,光搖越鳥巢,影亂吳娃楫。

魚戲蓮葉北,澄陽動微漣。回看帝子渚,稍背鄂君船。

江南可採蓮(梁·劉緩)编辑

古《江南》辭曰「江南可採蓮」,因以為題云。

春初北岸涸,夏月南湖通。卷荷舒欲倚,芙蓉生即紅。楫小宜回逕,船輕好入叢。釵光逐影亂,衣香隨逆風。江南少許地,年年情不窮。


 卷二十五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