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33卷

 卷三十二 樂府詩集
卷三十三 相和歌辭八
卷三十四 

卷三十三·相和歌辭八编辑

平調曲四编辑

從軍行二首(唐·虞世南)编辑

塗山烽候驚,弭節度龍城。冀馬樓蘭將,燕犀上谷兵。劍寒花不落,弓曉月逾明。凜凜嚴霜節,冰壯黃河絕。蔽日卷征蓬,浮天散飛雪。全兵值月滿,精騎乘膠折。結髮早驅馳。辛苦事旌麾。馬凍重關冷,輪推九折危。獨有西山將,年年屬數奇。

爟火發金微,連營出武威。孤城寒雲起,絕陣虜塵飛。俠客吸龍劍,惡少縵胡衣。朝摩骨都壘,夜解谷蠡圍。蕭關遠無極,蒲海廣難依。沙鐙離旌斷,晴川候馬歸。交河梁已畢,燕山旆欲飛。方知萬里相,侯服有光輝。

同前(駱賓王)编辑

平生一顧念,意氣溢三軍。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劍文。弓弦抱漢月,馬足踐胡塵。不求生入塞,唯當死報君。

同前(劉希夷)编辑

秋來風瑟瑟,群胡馬行疾。嚴城晝不開,伏兵暗相失。天子廟堂拜,將軍玉門出。紛紛伊洛間,戎馬數千匹。軍門壓黃河,兵氣衝白日。平生懷伏劍,慷慨既投筆。南登漢月孤,北走燕雲密。近取韓彭計,早知孫吳術。丈夫清萬里,誰能掃一室。

同前(喬知之)编辑

南庭結白露,北風掃黃葉。此時鴻雁來,驚鳴催思妾。曲房理針線,平砧搗文練。鴛綺裁易成,龍鄉信難見。窈窕九重閨,寂寞十年啼。紗窗白雲宿,羅幌月光棲。雲月曉微微,愁思流黃機。玉霜凍珠履,金吹薄羅衣。漢家已得地,君去將何事?宛轉結蠶書,寂寞無雁使。生平賀恩信,本為容華進。況復落紅顏,蟬聲催綠鬢。

同前(李頎)编辑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行人刁斗風砂暗,公主瑟琶幽怨多。野營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萄入漢家。

同前三首(李約)编辑

看圖閑教陣,畫地靜論邊。烏壘天西戍,鷹姿塞上川。路長須算日,書遠每題年。無復生還望,翻思未別前。

柵高三面鬥,箭盡舉烽頻。營柳和煙暮,關榆帶雪春。邊城多老將,磧路少歸人。點盡三河卒,牛年添塞塵。

候火起雕城,塵砂擁戰聲。遊軍藏漢幟,降騎說蕃情。霜降滮池淺,秋深太白明。嫖姚方虎視,不覺請添兵。

同前(戎昱)编辑

昔從李都尉,雙鞬照馬蹄。擒生黑山北,殺敵黃雲四。太白沈虜地,邊草復萋萋。歸來邯鄲市,百尺青樓梯。感激然諾重,平生膽力齊。芳筵暮歌發,豔紛輕鬟低。半醉秋風起,鐵騎門前嘶。遠戍報烽火,孤城嚴鼓鼙。揮鞭望塵去,少婦莫含啼。

同前(厲玄)编辑

邊草早不春,劍花增濘塵。廣場收驥尾,清瀚怯龍鱗。帆色已歸越,松聲厭避秦。幾時逢范蠡,處處是通津。

同前二首(李白)编辑

從軍玉門道,逐虜金微山。笛奏梅花曲,刀開明月環。鼓聲鳴海上,兵氣擁雲間。願斬單于首,長驅靜鐵關。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同前(王維)编辑

吹角動行人,喧喧行人起。笳鳴馬嘶亂,爭渡金河水。日暮沙漠垂,戰聲煙塵裏。盡係名王頸,歸來報天子。

同前(王昌齡)编辑

向夕臨大荒,朔風軫歸慮。平沙萬里餘,飛鳥宿何處?虜騎獵長原,翩翩傍河去。邊聲搖白草,海氣生黃霧。百戰苦風塵,十年履霜露。雖投定遠筆,未坐將軍樹。早知行路難,悔不理章句。

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上海風秋。更吹橫笛關山月,誰解金閨萬里愁!

瑟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別情。撩亂邊愁彈不盡,高高秋月照長城。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雁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同前(盧綸)编辑

二十在邊城,軍中得勇名。卷旗收敗馬,斷磧擁殘兵。覆陣烏鳶起,燒山草木明。塞間思遠獵,師老厭分營。雪嶺無人跡,冰河足雁聲。李陵甘此沒,惆悵漢公卿。

同前六首(劉長卿)编辑

回看虜騎合,城下漢兵稀。白刃兩相向,黃雲愁不飛。手中無尺鐵,徒欲突重圍。

落日更蕭條,北方動枯草。將軍追虜騎,夜失陰山道。戰敗仍樹勳,韓、彭但空老。

草枯秋塞上,望見漁陽郭。胡馬嘶一聲,漢兵淚雙落。誰為吮癰者,此事今人薄。

目極雁門道,青青邊草春。一身事征戰,匹馬同辛勤。末路成白首,功歸天下人。

倚劍白日暮,望鄉登戍樓。北風吹羌笛,此夜關山愁。回首不無意,滹河空自流。

黃沙一萬里,白首無人憐。報國劍已折,歸鄉身幸全。單于古台下,邊色寒蒼然。

同前(杜頠)编辑

秋草馬蹄輕,角弓持弦急。去為龍城侯,正值胡兵襲。軍氣橫大荒,戰酣日將入。長風金鼓動,白霧鐵衣濕。四起愁邊聲,南轅時佇立。斷蓬孤自轉,寒雁飛相及。萬里雲沙漲,路平冰霰澀。夜聞漢使歸,獨向刀環泣。

同前(僧皎然)编辑

侯騎出紛紛,元戎霍冠軍。漢鞞秋聒地,羌火晝燒雲。萬里戎城合,三邊羽檄分。烏孫驅未盡,肯顧遼陽勳。

漢旆拂丹霄,漢軍新破遼。紅塵驅鹵簿,羽羽擁嫖姚。戰苦軍猶樂,功高將不驕。至今丁令塞,朔吹空蕭蕭。

百萬逐呼韓,頻年不解鞍。兵屯絕漠暗,馬飲濁河乾。破虜功未錄,勞師力已殫。須防肘腋下,飛禍出無端。

飛將下天來,奇謀閫外裁。水心龍劍動,地肺雁山開。望氣燕師銳,當鋒虜陣摧。從今射雕騎,不敢過雲堆。

黃紙君王詔,青泥校尉書。誓師張虎落,選將擐犀渠。霧暗津浦失,天寒塞柳疏。橫行十萬騎,欲掃虜塵餘。

同前(王建)编辑

漢軍逐單于,日沒處河曲。浮雲道傍起,行子車下宿。槍城圍鼓角,氈帳依山谷。馬上懸壺漿,刀頭分頓肉。來時高堂上,父母親結束。回首不見家,風吹破衣服。金瘡生肢節,相與拔箭鏃。聞道西涼州,家家婦人哭。

同前(張祜)编辑

少年金紫就光輝,直指邊城虎翼飛。一卷旌收千騎虜,萬全身出百重圍。黃雲斷塞尋鷹去,白草連天射雁歸。白首漢廷刀筆吏,丈夫功業本相依。

同前五首(令狐楚)编辑

荒雞隔水啼,汗馬逐風嘶。終日隨旌旆,何時罷鼓鼙?

孤心眠夜雪,滿眼是秋沙。萬里猶防塞,三年不見家。

卻望冰河闊,前登雪嶺高。征人幾多在,又擬戰臨洮。

胡風千里驚,漢月五更明。縱有還家夢,猶聞出塞身。

暮雪連青海,陰雲覆白山。可憐班定遠,出入玉門關!

同前三首(王涯)编辑

旌甲從軍久,風雲識陣難。今朝韓信計,日下斬成安。

燕頷多奇相,狼頭敢犯邊。寄言班定遠,正是立功年。

旄頭夜落捷書飛,來奏金門著賜衣。白馬將軍頻破敵,黃龍戍卒幾時歸。

從軍五更轉五首(陳·伏知道)编辑

《樂苑》曰:「《五更轉》,商調曲。」按伏知道已有《從軍辭》,則《五更轉》蓋陳以前曲也。

一更刁斗鳴,校尉逴連城。遙聞射雕騎,懸憚將軍名。

二更愁未央,高城寒夜長。試將弓學月,聊持劍比霜。

三更夜警新,橫吹獨吟春。強聽梅花落,誤憶柳園人。

四更星漢低,落月與雲齊。依稀北風裏,胡笳雜馬嘶。

五更催送籌,曉色映山頭。城烏初起堞,更人悄下樓。

從軍有苦樂行(唐·李益)编辑

魏王粲《從軍行》曰:「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因以為題也。

勞者且勿歌,我欲送君觴。從軍有苦樂,此曲樂未央。僕本居隴上,隴水斷人腸。東過秦宮路,宮路入咸陽。時逢漢帝出,諫獵至長楊。詎馳遊俠窟,非結少年場。一旦承嘉惠,輕命重恩光。秉筆參帷帟,從軍至朔方。邊地多陰風,草木自淒涼。斷絕海雲去,出沒胡沙長。參差引雁翼,隱轔騰軍裝。劍文夜如水,馬汗凍成霜。俠氣五都少,矜功六郡良。山河起目前,睚眥死路傍。北逐驅獯虜,西臨復舊疆。昔還賦餘資,今出乃贏糧。一矢致夏服,我弓不再張。寄言丈夫雄,苦樂身自當。

苦哉遠征人(鮑溶)编辑

晉陸機《從軍行》曰:「苦哉遠征人,飄飄窮四遐。」宋顏延年《從軍行》曰:「苦哉遠征人,畢力幹時艱。」蓋苦天下征伐也。又有《苦哉行》、《遠征人》,皆出於《從軍行》也。

征人歌古曲,攜手上河梁。李陵死別處,杳杳玄冥鄉。憶昔從此路,連年征鬼方。久行迷漢歷,三洗氈衣裳。百戰身且在,微功信難忘。遠承雲台議,非勢孰敢當。落日吊李廣,白身過河陽。閑弓失月影,勞劍無龍光。去日姑束髮,今來髮成霜。虛名乃閑事,生見父母鄉。掩抑《大風歌》,徘徊少年場。誠哉古人言,鳥盡良弓藏。

苦哉行五首(戎昱)编辑

彼鼠侵我廚,縱貍授粱肉。鼠雖為君卻,貍食自須足。冀雪大國恥,翻是大國辱。膻腥逼綺羅,磚瓦雜珠玉。登樓非騁望,目笑是心哭,何意天樂中,至今奏胡曲。

官軍收洛陽,家住洛陽里。夫婿與兄弟,目前見傷死。吞聲不許哭,還遣衣羅綺。上馬隨匈奴,數秋黃塵裏。生為名家女,死作塞垣鬼。鄉國無還期,天津哭流水。

登樓望天衢,目極淚盈睫。強笑無笑容,須妝舊花靨。昔年買奴僕,奴僕來碎葉。豈意未死間,自為匈奴妾。一生忽至此,萬事痛苦業。得出塞垣飛,不如彼蜂蝶。

妾家青河邊,七葉承貂蟬。身為最小女,偏得渾家憐。親戚不相識,幽閨十五年。有時最遠出,祗到中門前。前年狂胡來,懼死翻生全。今秋官軍至,豈意遭戈鋋。匈奴為先鋒,長鼻黃髮拳。彎弓獵生人,百步牛羊膻。脫身落虎口,不及歸黃泉。苦哉難重陳,暗哭蒼蒼天。

可汗奉親詔,今月歸燕山。忽如亂刀劍,攬妾心腸間。出戶望北荒,迢迢玉門關。生人為死別,有去無時還。漢月割妾心,胡風凋妾顏。去去斷絕魂,叫天天不聞。

遠征人(北周·王褒)编辑

黃河流水急,驅馬送征人。谷望河陽縣,橋渡小平津。

鞠歌行(晉·陸機)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平調又有《鞠歌行》,今無歌者。」陸機序曰:「按漢宮閣有含章鞠室,靈芝鞠室,後漢馬防第宅卜臨道,連閣通池,鞠城彌於街路。鞠歌將謂此也。又東阿王詩『連騎擊壤』,或謂戚鞠乎?三言七言,雖奇寶名器,不遇知己,終不見重。願逢知己,以讬意焉。」

朝雲升,應龍攀,乘風遠遊騰雲端。鼓鍾歇,豈自歡,急弦高張思和彈。時希值,年夙愆,循己雖易人知難。王陽登,貢公歡,罕生既沒國子歎。嗟千載,豈虛言,邈矣遠念情愾然。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德不孤兮必有鄰,唱和之契冥相因。譬如虯虎兮來風雲,亦如形聲影響陳。心歡賞兮歲易淪。隱玉藏彩疇識真。叔牙顯,夷吾親。郢既歿,匠寢斤。覽古籍,信伊人。永言知己感良辰。

同前(謝惠連)编辑

翔馳騎,千里姿,伯樂不舉誰能知。南荊璧,萬金貲,卞和不斫與石離。年難留,時易隕,厲志莫賞徒勞疲。沮齊音,溺趙吹,匠石善運郢不危。古綿眇,理參差,單心慷慨雙淚垂。

同前(唐·李白)编辑

玉不自言如桃李,魚目笑之卞和恥。楚國青蠅何太多,連城白璧遭讒毀。荊山長號泣血人,忠臣死為刖足鬼。聽曲知寧戚,夷吾因小妻。秦穆五羊皮,買死百里奚。洗拂青雲上,當時賤如泥。朝歌鼓刀叟,虎變蟠溪中。一舉釣六合,遂荒營丘東。平生渭水曲,誰識此老翁。奈何今之人,雙目送征鴻。

清調曲一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清調有六曲:一《苦寒行》,二《豫章行》,三《董逃行》,四《相逢狹路間行》,五《塘上行》,六《秋胡行》。」荀氏錄所載九曲,傳者五曲。晉、宋、齊所歌,今不歌。武帝「北上」《苦寒行》,「上謁」《董逃行》,「蒲生」《塘上行》,「晨上」「願登」並《秋胡行》是也。其四曲今不傳。明帝「悠悠」《苦寒行》,古辭「白楊」《豫章行》,武帝「白日」《董逃行》,古辭《相逢狹路間行》是也。其器有笙、笛、下聲弄、高弄、遊弄,篪、節、琴、瑟、箏、琵琶八種。歌弦四弦。張永錄云:「未歌之前,有五部弦,又在弄後。晉、宋、齊,止四器也。」

苦寒行二首六解(魏·武帝)编辑

《樂府解題》曰:「晉樂奏魏武帝《北上篇》,備言冰雪溪谷之苦。其後或謂之《北上行》,蓋因武帝辭而擬之也。」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阪詰曲,車輪為之摧。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何蕭瑟,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道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遠行多所懷。我心何怫鬱,思欲一東歸。何怫鬱,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絕,中道正徘徊。迷惑失徑路,暝無所宿棲。失徑路,暝無所宿棲。行行日以遠,人馬同時饑。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東山詩,悠悠使我哀。

──右一曲,晉樂所奏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阪詰屈,車輪為之摧。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遠行多所懷。我心何怫鬱,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絕,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無宿棲。行行日已遠,人馬同時饑,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東山詩》,悠悠令我哀。

──右一曲,本辭

苦寒行五解(魏·明帝)编辑

悠悠發洛都,荓我征東行。悠悠發洛都,荓我征東行。征行彌二旬,屯吹龍陂城。一解顧觀故壘處,皇祖之所營。故壘處,皇祖之所營。屋室若平昔,棟宇無邪傾。二解奈何我皇祖,潛德隱聖形。我皇祖,潛德隱聖形。雖沒而不朽,書貴垂休名。三解光光我皇祖,軒曜同其榮,我皇祖,軒曜同其榮。遺化布四海,八表以肅清。四解雖有吳蜀寇,春秋足耀兵。徒悲我皇祖,不永享百齡。賦詩以寫懷,伏軾淚霑纓。五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晉·陸機)编辑

北遊幽朔城,涼野多險艱。俯入穹谷底,仰陟高山盤。凝冰結重澗,積雪被長巒。陰雲興岩側,悲風鳴樹端。不睹白日景,但聞寒鳥喧。猛虎憑林嘯,玄猿臨岸歎。夕宿喬木下,慘慘恒鮮歡。渴飲堅冰漿,饑待零露餐。離思固已久,寤寐莫與言。劇哉行役人,慊慊恒苦寒。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歲歲曾冰合,紛紛霰雪落。浮陽滅清暉,寒禽叫悲壑。饑爨煙不興,渴汲水枯涸。

前苦寒行二首(唐·杜甫)编辑

漢時長安雪一丈,牛馬毛寒縮如蝟。楚江巫峽冰入懷,虎豹哀號又堪記。秦城老翁荊揚客,慣習炎蒸歲絺綌。玄冥祝融氣或交,手持白羽未敢釋。

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凍埋蛟龍南浦縮,寒刮肌膚北風利。楚人四時皆麻衣,楚天萬里無晶輝。三足之烏足恐斷,羲和送將安所歸。

後苦寒行二首(杜甫)编辑

南紀巫盧瘴不絕,太右已來無尺雪。蠻夷長老怨苦寒,昆侖天關凍應折。玄猿口噤不能嘯,白鵠翅垂眼流血。安得春泥補地裂?

晚來江門失大木,猛風中夜吹白屋。天兵斷斬青海戎,殺氣南行動坤軸。不爾苦寒何太酷,巴東之峽生淩澌。彼蒼回斡人得知。

苦寒行(劉駕)编辑

嚴寒動八荒,刺刺無休時。陽烏不自暖,雪壓扶桑枝。歲暮寒益壯,青春安得歸?朔雁到南海,越禽何處飛?誰言貧士歎,不為身無衣?

同前(僧貫休)编辑

北風北風,職何嚴毒!催壯士心,縮金烏足。凍雲囂囂礙雪,一片下不得。聲繞枯桑,根在沙塞。黃河徹底,頑直到海。一氣搏束,萬物無態。唯有吾庭前杉松樹枝,枝枝健在。

同前(僧齊己)编辑

冰峰撐空寒矗矗,雲凝水凍埋海陸。殺物之性,傷人之欲。既不能斷絕蒺藜荊棘之根株。又不能展鳳皇麒麟之拳。如此則何如為和煦,為膏雨,自然天下之榮枯,融融於萬戶。

吁嗟篇(魏·曹植)编辑

《樂府解題》曰:「曹植擬《苦寒行》為《吁嗟》。」

吁嗟此轉蓬,居世何獨然。長去本根逝,夙夜無休閑。東西經七陌,南北越九阡。卒遇回風起,吹我入雲間。自謂終天路,忽然下沉淵。驚飆接我出,故歸彼中田。當南而更北,謂東而反西。宕宕當何依,忽亡而復存。飄颻周八澤,連翩歷五山。流轉無恒處,誰知吾苦艱。願為中林草,秋隨野火燔。麋滅豈不痛,願與根荄連。

北上行(唐·李白)编辑

北上何所苦,北上緣太行。磴道盤且峻,巉岩淩穹蒼。馬足蹶側石,車輪摧高崗。沙塵接幽州,烽火連朔方。殺氣毒劍戟,嚴風裂衣裳。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前行無歸日,返顧思舊鄉。慘戚冰雪裏,悲號絕中腸。尺布不掩體,皮膚劇枯桑。汲水澗谷阻,采薪隴阪長。猛虎又掉尾,磨牙皓秋霜。草木不可餐,饑飲零露漿。歎此北上苦,停驂為之傷。何日王道平?開顏睹天光。


 卷三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