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38卷

 卷三十七 樂府詩集
卷三十八 相和歌辭十三
卷三十九 

卷三十八·相和歌辭十三编辑

瑟調曲三编辑

飲馬長城窟行(古辭)编辑

一曰《飲馬行》。長城,秦所築以備胡者。其下有泉窟,可以飲馬。古辭云:「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言征戍之客,至於長城而飲其馬,婦人思念其勤勞,故作是曲也。酈道元《水經注》曰:「始皇二十四年,使太子扶蘇與蒙恬築長城,起自臨洮,至於碣石。東暨遼海,西並陰山,凡萬餘里。民怨勞苦,故楊泉《物理論》曰:『秦築長城,死者相屬。』民歌曰:『生男慎勿舉,生女哺用脯。不見長城下,屍骸相支拄。』其冤痛如此。今白道南谷口有長城,自城北出有高阪,傍有土穴出泉,挹之不窮。歌錄云:『飲馬長城窟,』信非虛言也。」《樂府解題》曰:「古詞,傷良人遊蕩不歸,或云蔡邕之辭。若魏陳琳辭云:『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則言秦人苦長城之役也。」《廣題》曰:「長城南有溪阪,上有土窟,窟中泉流。漢時將士征塞北,皆飲馬此水也。按趙武靈王既襲胡服,自代並陰山下至高闕為塞,山下有長城,武靈王之所築也。其山中斷,望之若雙闕,所謂高闕者焉。」《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飲馬行》,今不歌。』」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展轉不相見。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長跪讀素書,書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

同前(魏·文帝)编辑

浮舟橫大江,討彼犯荊虜。武將齊貫甲,征人伐金鼓。長戟十萬隊,幽冀百石弩。發機若雷電,一發連四五。

同前(陳琳)编辑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官作自有程,舉築諧汝聲。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鬱築長城。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善事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同前(晉·傅玄)编辑

青青河邊草,悠悠萬里道。草生在春時,遠道還有期。春至草不生,期盡歎無聲。感物懷思心,夢想發中情。夢君如鴛鴦,比翼雲間翔。既覺寂無見,曠如參與商。河洛自用固,不如中嶽安。回流不及反,浮雲往自還。悲風動思心,悠悠誰知者。懸景無停居,忽如馳駟馬。傾耳懷音響,轉目淚雙墮。生存無會期,要君黃泉下。

同前(陸機)编辑

驅馬陟陰山,山高馬不前。往問陰山候,勁虜在燕然。戎車無停軌,旌旆屢徂遷。仰憑積雪岩,俯涉堅冰川。冬來秋未反,去家邈以綿。獫狁亮未夷,征人豈徒旋。末德爭先鳴,凶器無兩全。師克薄賞行,軍沒微軀捐。將遵甘、陳跡,收功單于旃。振旅勞歸士,受爵槁街傳。

同前(梁·沈約)编辑

介馬渡龍堆,塗縈馬屢回。前訪昌海驛,雜種寇輪台。旌幕卷煙雨,徒御犯冰埃。

同前(陳·後主)编辑

征馬入他鄉,山花此夜光。離群嘶向影,因風屢動香。月色含城暗,秋聲雜塞長。何以酬君子,馬革報疆場。

同前(張正見)编辑

秋草朔風驚,飲馬出長城。群驚還怯飲,地險更宜行。傷冰斂凍足,畏冷急寒聲。無因度吳阪,方復入羌城。

同前(北周·王褒)编辑

北走長安道,征騎每經過。戰垣臨八陣,旌門對兩和。屯兵戍隴北,飲馬傍城阿。雪深無復道,冰合不生波。塵飛連陣聚,沙平騎跡多。昏昏隴坻月,耿耿霧中河。羽林猶角牴,將軍尚雅歌。臨戎常拔劍,蒙險屢提戈。秋風鳴馬首,薄暮欲如何。

同前(尚法師)编辑

長城征馬度,橫行且勞群。入冰穿凍水,飲浪聚流文。澄鞍如漬月,照影若流雲。別有長松氣,自解逐將軍。

同前(隋·煬帝)编辑

肅肅秋風起,悠悠行萬里。萬里何所行,橫漠築長城。豈台小子智,先聖之所營。樹茲萬世策,安此億兆生。詎敢憚焦思,高枕於上京。北河秉武節,千里卷戎旌。山川互出沒,原野窮超忽。摐金止行陣,鳴鼓興士卒。千乘萬騎動,飲馬長城窟。秋昏塞外雲,霧暗關山月。緣岩驛馬上,乘空烽火發。借問長安候,單于入朝謁。濁氣靜天山,晨光照高關。釋兵仍振旅,要荒事方舉。飲至告言旋,功歸清廟前。

同前(唐·太宗)编辑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雲臺凱歌入。

同前(虞世南)编辑

馳馬渡河干,流深馬渡難。前逢錦車使,都護在樓蘭。輕騎猶銜勒,疑兵尚解鞍。溫池下絕澗,棧道接危巒。拓地勳未賞,亡城律詎寬。有月關猶暗,經春隴尚寒。雲昏無復影,冰合不聞湍。懷君不可遇,聊持報一餐。

同前(袁朗)编辑

朔風動秋草,清蹕長安道。長城連不窮,所以隔華戎。規模唯聖作,荷負曉成功。鳥庭已向內,龍荒更鑿空。玉關塵卷靜,金微路已通。湯征隨北怨,舜詠起南風。畫野功初立,綏邊事雲集。朝服踐狼居,凱歌旋馬邑。山響傳鳳吹,霜華藻瓊鈒。屬國擁節歸,單于款關入。日落寒雲起,驚河被原隰。零落葉已寒,河流清且急。四時徭役盡,千載干戈戢。太平今苦斯,汗馬竟無施。唯當事筆硯,歸去草封禪。

同前(王翰)编辑

長安少年無遠圖,一生惟羨執金吾。騏驎前殿拜天子,走馬為君西擊胡。胡沙獵獵吹人面,漢虜相逢不相見。遙聞鼙鼓動地來,傳道單于夜猶戰。此時顧恩寧顧身,為君一行摧萬人。壯士揮戈回白日,單于濺血染朱輪。回來飲馬長城窟,長城道傍多白骨。問之耆老何代人,云是秦王築城卒。黃昏塞北無人煙,鬼哭啾啾聲沸天。無罪見誅功不賞,孤魂流落此城邊。當昔秦王按劍起,諸侯膝行不敢視。富國強兵二十年,築怨興徭九千里。秦王築城何太愚,天實亡秦非北胡。一朝禍起蕭牆內,渭水咸陽不復都。

同前(王建)编辑

長城窟,長城窟邊多馬骨。古來此地無井泉,賴得秦家築城卒,征人飲馬愁不回,長城變作望鄉堆。蹄跡未幹人去近,續後馬來泥汙盡。枕弓睡著待水生,不見陰山在前陣。馬蹄足脫裝馬頭,健兒戰死誰封侯?

同前(僧子蘭)编辑

遊客長城下,飲馬城長窟。馬嘶聞水腥,為浸征人骨。豈不是流泉,終不成潺湲。洗盡骨上土,不洗骨中冤。骨若比流水,四海有還魂。空流鳴咽聲,聲中疑是言。

青青河畔草(齊·王融)编辑

容容寒煙起,翹翹望行子。行子殊未歸,寤寐君容輝。夜中心愛促,覺後阻河曲。河曲萬里餘,情交襟袖疏。珠露春華返,璿霜秋照晚。入室怨蛾眉,情歸為誰婉。

同前(梁·沈約)编辑

漠漠床上塵,心中憶故人。故人不可憶,中夜長歎息。歎息相容儀,不言長別離。別離稍已久,空床寄杯酒。

同前(何遜)编辑

春蘭已應好,折花望遠道。秋夜苦復長,抱枕向空床。吹台下促節,不言於此別。 歌筵掩團扇,何時一相見。弦絕猶依軫,葉落裁下枝。即此雖云別,方我未成離。

同前(梁·武帝)编辑

幕幕繡戶絲,悠悠懷昔期,昔期久不歸,鄉國曠音輝。音輝空結遲,半寢覺如至。既寤了無形,與君隔平生。月以雲掩光,葉以霜摧老。當途競自容,莫肯為妾道。

同前(荀昶)编辑

熒熒山上火,苕苕隔隴左,隴左不可至,精爽通寤寐。寤寐衾幬同,忽覺在他邦。他邦各異邑,相逐不相及。迷墟在望煙,木落知冰堅。升朝各自進,誰肯相攀牽。客從北方來,遺我端弋綈。命僕開弋綈,中有隱起珪。長跪讀隱珪,辭苦聲亦淒,上言各努力,下言長相懷。

泛舟橫大江(梁·簡文帝)编辑

魏文帝《飲馬長城窟行》曰「泛舟橫大江」,因以為題也。

滄波白日暉,遊子出王畿。旁望重山轉,前觀遠帆稀。廣水浮雲吹,江風引夜衣。旅雁同洲宿,寒鳧夾浦飛。行客誰多病,當念早旋歸。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大江修且闊,揚舲度回磯。波中畫鷁湧,帆上錦花飛。舟移歷浦月,棹舉濕春衣。王孫客若遠,詎待送將歸。

上留田行(魏·文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上留田行》,今不歌。」崔豹《古今注》曰:「上留田,地名也。人有父母死不字其孤弟者,鄰人為其弟作悲歌以風其兄,故曰《上留田》。」《樂府廣題》曰:「蓋漢世人也。云『里中有啼兒,似類親父子。回車問啼兒,慷慨不可止。』」

居世一何不同,上留田。富人食稻與梁,上留田。貧子食糟與糠,上留田。貧賤亦何傷,上留田。祿命懸在蒼天,上留田。今爾歎息將欲誰怨?上留田。

同前(晉·陸機)编辑

嗟行人之藹藹,駿馬陟原風馳。輕舟泛川雷邁,寒往暑來相尋。零雪霏霏集宇,悲風徘徊入襟。歲華冉冉方除,我思纏綿未紓,感時悼逝淒如。

同前(宋·謝靈運)编辑

薄遊出彼東道,上留田。薄遊出彼東道,上留田。循聽一何矗矗,上留田。澄川一何皎皎,上留田。悠哉逷矣征夫,上留田。悠哉逷矣征夫,上留田。兩服上阪電遊,上留田。舫舟下遊飆驅,上留田。此別既久無適,上留田。此別既久無適,上留田。寸心係在萬里,上留田。尺素遵此千夕,上留田。秋冬迭相去就,上留田。秋冬迭相去就,上留田。素雪紛紛鶴委,上留田。清風飆飆入袖,上留田。歲雲暮矣增憂,上留田。歲雲暮矣增憂,上留田。誠知運來詎抑,上留田。熟視年往莫留,上留田。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正月土膏初欲發,天馬照耀動農祥。田家鬥酒群相勞,為歌長安金鳳皇。

同前(唐·李白)编辑

行至上留田,孤墳何崢嶸。積此萬古恨,春草不復生。悲風四邊來,腸斷白楊聲。借問誰家地,埋沒蒿里塋。古老向余言,言是上留田。蓬科馬鬛今已平,昔之弟死兄不葬,他人於此舉銘旌。一鳥死,百鳥鳴。一獸走,百獸驚。桓山之禽別離苦,欲去回翔不能征。田氏倉卒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荊。交柯之木本同形,東枝憔悴西枝榮。無心之物尚如此,參商胡乃尋天兵。孤竹延陵,讓國揚名。高風緬邈,頹波激清。尺布之謠,塞耳不能聽。

同前(僧貫休)编辑

父不父,兄不兄,上留田,蝥賊生。徒陟崗,淚崢嶸。我欲使諸凡鳥雀,盡變為鶺鴒。我欲使諸凡草木,盡變為田荊。鄰人歌,鄰人歌,古風清,清風生。

新城安樂宮(梁·簡文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新城安樂宮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新城安樂宮行》,備言雕飾刻斫之美也。」

遙看雲霧中,刻桷映丹紅。珠廉通晚日,金華拂夜風。欲知歌管處,來過安樂宮。

同前(陰鏗)编辑

新宮實壯哉,雲裏望樓台。迢遞翔鶤仰,聯翩賀燕來。重寒露簷宿,返景夏蓮開。砌石披新錦,花梁畫早梅。欲知安樂盛,歌管雜塵埃。

同前(唐·陳子良)编辑

春色照蘭宮,秦女坐窗中。柳葉來眉上,桃花落臉紅。拂塵開扇匣,卷帳卻薰籠。衫薄偏憎日,裙輕更畏風。

安樂宮(李賀)编辑

深井桐烏起,尚復牽清水。未盥邵陵瓜,瓶中弄長翠。新城安樂宮,宮如鳳凰翅。歌回蠟板鳴,左悺提壺使。綠繁悲水曲,茱萸別秋子。

婦病行(古辭)编辑

婦病連年累歲,傳呼丈人前一言。當言未及得言,不知淚下一何翩翩。「屬累君兩三孤子,莫我兒饑且寒,有過慎莫苴笞,行當折搖,思復念之」。亂曰:抱時無衣,襦復無裏。閉門塞牖舍,孤兒到市,道逢親交,泣坐不能起。從乞求與孤買餌,對交啼泣淚不可止。「我欲不傷悲不能已」。探懷中錢持授,交入門,見孤兒啼索其母抱,徘徊空舍中,行復爾耳,棄置勿復道!

同前(陳·江總)编辑

窈窕懷貞室,風流挾琴婦。唯將角枕臥,自影啼妝久。羞開翡翠帷,懶對蒲萄酒。深悲在縑素,託意忘箕帚。夫婿府中趨,誰能大垂手。

孤兒行(古辭)编辑

《孤子生行》,一曰《孤兒行》。古辭言孤兒為兄嫂所苦,難與久居也。《歌錄》曰:「《孤子生行》,亦曰《放歌行》。」《樂府解題》曰:「鮑照《放歌行》云:『蓼蟲避葵堇』,言朝廷方盛,君上好才,何為臨歧相將去也。」

孤兒生,孤子遇生,命獨當苦!父母在時,乘堅車,駕駟馬。父母已去,兄嫂令我行賈。南到九江,東到齊與魯。臘月來歸,不敢自言苦。頭多蟣虱,面目多塵。大兄言辦飯,大嫂言視馬。上高堂,行取殿下堂,孤兒淚下如雨。使我朝行汲,暮得水來歸。手為錯,足下無菲。愴愴履霜,中多蒺藜。拔斷蒺藜,腸肉中愴欲悲。淚下渫渫,清涕累累。冬無復襦,夏無單衣。居生不樂,不如早去,下從地下黃泉。春氣動,草萌芽。三月蠶桑,六月收瓜。將是瓜車,來到還家。瓜車反覆,助我者少,啗瓜者多。原還我蒂,兄與嫂嚴,獨且急歸。當興校計。亂曰:里中一何饒饒,願欲寄尺書,將與地下父母,兄嫂難與久居。

放歌行(晉·傅玄)编辑

靈龜有枯甲,神龍有腐鱗。人無千歲壽,存質空相因。朝露尚移景,促哉水上塵。丘塚如履綦,不識故與新。高樹來悲風,松柏垂威神。曠野何蕭條,顧望無生人。但見狐狸跡,虎豹自成群。狐雛攀樹鳴,離鳥何繽紛。愁子多哀心,塞耳不忍聞。長嘯淚雨下,太息氣成雲。

同前(宋·鮑照)编辑

蓼蟲避葵堇,習苦不言非。小人自齷齪,安知曠上懷。雞鳴洛城裏,禁門平旦開。冠蓋縱橫至,車騎四方來。素帶曳長飆,華纓結遠埃。日中安能止,鍾鳴猶未歸。夷世不可逢,賢君信愛才。明慮自天斷,不受外嫌猜。一言分珪爵,片善辭草萊。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台。今君有何疾,臨路獨遲回。

同前(唐·王昌齡)编辑

南渡洛陽津,西望十二樓。明堂坐天子,月朔朝諸侯。清樂動千門,皇風被九州。慶雲從東來,泱漭抱日流。升平貴論道,文墨將何求。有詔征草澤,微誠獻謀猷。冠冕如星羅,拜揖曹與周。望塵非吾事,入賦且遲留。幸蒙國士識,因脫負薪裘。今者放歌行,以慰梁甫愁。但營數斗祿,奉養母豐羞。若得金膏遂,飛雲亦可儔。


 卷三十七 ↑返回頂部 卷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