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0卷

 卷三十九 樂府詩集
卷四十 相和歌辭十五
卷四十一 

卷四十·相和歌辭十五编辑

瑟調曲五编辑

門有車馬客行(晉·陸機)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門有車馬客行》歌東阿王置酒一篇。』」《樂府解題》曰:「曹植等《門有車馬客行》皆言問訊其客,或得故舊鄉里,或駕自京師,備敘市朝遷謝,親友凋喪之意也。」按曹植又有《門有萬里客》,亦與此同。

門有車馬客,駕言發故鄉。念君久不歸,濡跡涉江湘。投袂赴門塗,攬衣不及裳。拊膺攜客泣,掩淚敘溫涼。借問邦族間,惻愴論存亡。親友多零落,舊齒皆凋喪。市朝互遷易,城闕或丘荒。墳壟日月多,松柏鬱茫茫。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長。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

同前(宋·鮑照)编辑

門有車馬客,問君何鄉士。捷步往相訊,果得舊鄰里。淒淒聲中情,慊慊增下俚。語昔有故悲,論今無新喜。清晨相訪慰,日暮不能已。歡戚競尋諸,談調何終止。辭端竟未究,忽唱分塗始。前悲尚未弭,後戚方復起。嘶聲盈我口,談言在我耳。手跡可傳心,願爾篤行李。

同前(陳·張正見)编辑

飛觀霞光啟,重門平旦開。北闕高過,東方連騎來。紅塵揚翠轂,赭汗染龍媒。桃花夾逕聚,流水傍池回。捎鞭聊靜電,接軫暫停雷。非關萬里客,自有六奇才。琴和朝雉操,酒泛夜光杯。舞袖飄金谷,歌聲繞鳳台。良時不可再,騶馭鬱相催。安知太行道,失路車輪摧。

同前(隋·何妥)编辑

門前車馬客,言是故鄉來。故鄉有書信,縱橫印檢開。開書看未極,行客屢相識。借問故鄉人,潺湲淚不息。上言離別久,下道望應歸。寸心將夜鵲,相逐向南飛。

同前(唐·虞世南)编辑

財雄重交結,戚里擅豪華。曲台臨上路,高門抵狹斜。赭汗千金馬,繡轂五香車。白鶴隨飛蓋,朱路入鳴笳。夏蓮開劍水,春桃發露花。輕裙染回雪,浮蟻泛流霞。高談辯飛兔,摛藻握靈蛇。逢恩借羽翼,失路委泥沙。曖曖風煙晚,路長歸騎遠。日斜青瑣第,塵飛金谷苑。危弦促柱奏巴渝,遺簪墮珥解羅襦。如何守直道,翻使谷名愚。

同前(李白)编辑

門有車馬客,金鞍曜朱輪。謂從丹霄落,乃是故鄉親。呼兒掃中堂,坐客論悲辛。對酒兩不飲,停觴淚盈巾。歎我萬里遊,飄颻三十春。空談霸王略,紫綬不掛身。雄劍藏玉匣,陰符生素塵。廓落無所合,流離湘水濱。借問宗黨間,多為泉下人。生苦百戰役,死讬萬鬼鄰。北風揚胡沙,埋翳周與秦。大運且如此,蒼穹寧匪仁。惻愴竟何道,存亡任大鈞。

門有萬里客行(魏·曹植)编辑

門有萬里客,問君何鄉人,褰裳起從之,果得心所親。挽裳對我泣,太息前自陳。本是朔方士,今為吳越民。行行將復行,去去適西秦。

牆上難為趨(晉·傅玄)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牆上難用趨行》,荀錄所載,牆上一篇,今不傳。』」

門有車馬客,驂服若騰飛。革組結玉佩,蘩藻紛葳蕤。馮軾垂長纓,顧盼有餘輝。貧主屣弊履,整比藍縷衣。客曰嘉病乎,正色意無疑。吐言若覆水,搖舌不可追。渭濱漁釣翁,乃為周所諮。顏回處陋巷,大聖稱庶幾。苟富不知度,千駟賤采薇。季孫由儉顯,管仲病三歸。夫差耽淫侈,終為越所圍。遺身外榮利,然後享巍巍。迷者一何眾。孔難知德希。甚美致憔悴,不如豚豕肥。楊朱泣路歧,失道今人悲。子貢欲自矜,原憲知其非。屈伸各異勢,窮達不同資。夫唯體中庸,先天天不違。

同前(北周·王褒)编辑

昔稱梁孟子,兼聞魯孔丘。訪政聊為述,問陳豈相酬。末代多僥幸,卿相盡經由。台郎百金價,台司千萬求。當朝少直筆,趨代皆曲鉤。廷尉十年不得調,將軍百戰未封侯。夜伏擁門作常伯,自有蒲萄得涼州。白璧求善價,明珠難暗投。高牆不可踐,井水自難浮。風胡有年歲,銛利比吳鉤。

日重光行(晉·陸機)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日重光行》,今不傳。」崔豹《古今注》曰:「《日重光》,《月重輪》,群臣為漢明帝作也。明帝為太子,樂人作歌詩四章,以讚太子之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輪》,三曰《星重輝》,四曰《海重潤》。漢末喪亂,後二章亡。舊說云,天子之德,光明如日,規輪如月,眾輝如星,霑潤如海。太子比德,故云重也。」

日重光,奈何天回薄。日重光,冉冉其遊如飛征。日重光,今我日華華之盛。日重光,倏忽過,亦安停。日重光,盛往衰,亦必來。日重光,譬如四時,固恒相催。日重光,惟命有分可營。日重光,但惆悵才志。日重光,身沒之後無遺名。

月重輪行(魏·文帝)编辑

三辰垂光,照臨四海。煥哉何煌煌,悠悠與天地久長。愚見目前,聖睹萬年。明暗相絕,何可勝言。

同前(魏·明帝)编辑

天地無窮,人命有終。立功揚名,行之在躬。聖賢度量,得為道中。

同前(晉·陸機)编辑

人生一時,月重輪。盛年焉可恃,月重輪。吉凶倚伏,百年莫我與期。臨川曷悲悼,茲去不從肩,月重輪。功名不勖之,善哉古人,揚聲敷聞九服,身名流何穆。既自才難,既嘉運,亦易愆。俯仰行老,存沒將何觀?志士慷慨獨長歎,獨長歎。

同前(梁·戴暠)编辑

皇基屬明兩,副德表重輪。重輪非是暈。桂滿自恒春。海珠含更滅,階蓂翳且新。婕妤比團扇,曹王譬洛神。浮川疑讓璧,入戶類燒銀。從來看顧兔,不曾聞鬥麟。北堂豈盈手,西園偏照人。

蜀道難二首(梁·簡文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蜀道難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蜀道難》備言銅梁玉壘之阻,與《蜀國弦》頗同。」《尚書談錄》曰:「李白作《蜀道難》,以罪嚴武。後陸暢謁韋南康皋於蜀郡,感韋之遇,遂反其詞作《蜀道易》云:『蜀道易,易於履平地。』」按銅梁玉壘在蜀郡西南,今永康是也。非入蜀道,失之遠矣。

建平督郵道,魚復永安宮。若奏巴渝曲,時當君思中。巫山七百里,巴水三回曲。笛聲下復高,猿啼斷還續。

同前二首(劉孝威)编辑

玉壘高無極,銅梁不可攀。雙流逆巇道,九阪澀陽關。鄧侯束馬去,王生斂轡還。懼身充叱馭,奉玉若猶慳。

嵎山金碧有光輝,遷停車馬正輕肥。彌思王褒擁節去,復憶相如乘傳歸。君平子雲寂不嗣,江漢英靈已信稀。

同前(陳·陰鏗)编辑

王尊奉漢朝,靈關不憚遙。高岷長有雪,陰棧屢經燒。輪摧九折路,騎阻七星橋。蜀道難如此,功名詎可要。

同前(唐·張文琮)编辑

梁山鎮地險,積石阻雲端。深谷下寥廓,層岩上鬱盤。飛梁駕絕嶺,棧道接危巒。攬轡獨長息,方知斯路難。

同前(李白)编辑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乃與秦塞通人煙。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方鉤連。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緣。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歎,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見悲鳥號枯木,雄飛呼雌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其險也若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谘嗟。

棹歌行五解(魏·明帝)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棹歌行》歌明帝『王者布大化』一篇,或云左延年作,今不歌。梁簡文帝在東宮更製歌,少異此也。」《樂府解題》曰:「晉樂,奏魏明帝辭云『王者布大化』,備言平吳之勳。若晉陸機『遲遲春欲暮』,梁簡文帝『妾住在湘川』,但言乘舟鼓棹而已。」

王者布大化,配乾稽後祇。陽育則陰殺,晷景應度移。文德以時振,武功伐不隨。重華舞干戚,有苗服從媯。蠢爾吳蜀虜,憑江棲山阻。哀哉王士民,瞻仰靡依怙。皇上悼湣斯,宿昔奮天怒。發我許昌宮,列舟於長浦。翌日乘波揚,棹歌悲且涼。太常拂白日,旗幟紛設張。將抗旄與鉞,曜威於彼方。伐罪以吊民,清我東南疆。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晉·陸機)编辑

遲遲暮春日,天氣柔且嘉。元吉隆初已,濯穢遊黃河。龍舟浮鷁首,羽旗垂藻葩。乘風宣飛景,逍遙戲中波。名謳激清唱,榜人縱棹歌。投綸沉洪川,飛繳入紫霞。

同前(宋·孔甯子)编辑

君子樂和節,品物待陽時。上祖降繁祉,元已命水嬉。倉武戒橋梁,旄人樹羽旗。高檣抗飛帆,羽蓋翳華枝。佽飛激逸響,娟娥吐清辭。溯洄緬無分,欣流愴有思。仰瞻翳雲繳,俯引沈泉絲。委羽漫通渚,鮮染中填坻。鷁鳥威江使,揚波駭馮夷。夕影雖已西,終無期。

同前(吳邁遠)编辑

十三為漢使,孤劍出皋蘭。西南窮天險,東北畢地關。岷山高以峻,燕水清且寒。一去千里孤,邊馬何時還?遙望煙嶂外,瘴氣鬱雲端。始知身死處,平生從此殘。

同前(鮑照)编辑

羈客離嬰時,飄颻無定所。昔秋寓江介,茲春客河滸。往戢於役身,願令懷永楚。冷冷儵疏潭,邕邕雁循渚。飂戾長風振,遙曳高忛舉。驚波無留連,舟人不躊佇。

同前(梁·簡文帝)编辑

妾家住湘川,菱歌本自便。風生解刺浪,水深能捉船。葉亂由牽荇,絲飄為折蓮。濺妝疑薄汗,霑衣似故湔。浣紗流暫濁,汰錦色還鮮。參同趙飛燕,借問李延年。從來入弦管,誰在棹歌前?

同前(劉孝綽)编辑

日暮楚江上,江深風復生。所思竟何在,相望徒盈盈。舟子行催棹,無所喝流聲。

同前(阮研)编辑

芙蓉始出水,綠荇葉初鮮。且停《白雪》和,共奏《激楚》弦。平生此遭遇,一日當千年。

同前(王籍)编辑

揚舲橫大江,乘流任蕩蕩。輕橈莫不息,復逐夜潮上。時見湘水仙,恒聞解佩響。

同前(北齊·魏收)编辑

雪溜添春浦,花水足新流。桃發武陵岸,柳拂武昌樓。

同前(隋·蕭岑)编辑

桂酒既潺湲,輕舟亦乘駕。鼓枻何吟吟,吟我皇唐化。容與滄浪中,淹留明月夜。

同前(盧思道)编辑

秋江見底清,越女復傾城。方舟共采摘,最得可憐名。落花流寶珥,微吹動香纓。帶垂連理濕,棹舉木蘭輕。順風傳細語,因波寄遠情。誰能結錦纜,薄暮隱長汀。

棹歌行(唐·駱賓王)编辑

寫月塗黃罷,淩波拾翠通。鏡花搖芰日,衣麝入荷風。葉密舟難蕩,蓮疏浦易空。鳳媒羞自讬,鴛翼恨難窮。秋帳燈花翠,倡樓粉色紅。相思無別曲,並在棹歌中。

同前(徐堅)编辑

棹女飾銀鉤,新妝下翠樓。霜絲青桂楫,蘭枻紫霞舟。水落金陵曙,風起洞庭秋。扣船過曲浦,飛帆越回流。影入桃花浪,春飄杜若洲。洲長殊未返,蕭散雲霞晚。日下大江平,煙生歸岸遠。岸遠聞潮波,爭途遊戲多。因聲趙津女,來聽采菱歌。

蒲阪行(齊·陸厥)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蒲阪行》,今不歌。」《通典》曰:「河東,唐虞所都蒲阪也。漢為蒲阪縣。春秋時秦晉戰於河曲,即其地也。」

江南風已春,河間柳已把。雁返無南書,寸心何由寫。流泊祁連山,飄颻高闕下。

同前(梁·劉遵)编辑

漢使出蒲阪,去去往交河。間諜敢虧對,驂馬脫鳴珂。乍作渡瀘怨,何辭上隴歌。

白楊行(晉·傅玄)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白楊行》,今不歌。」

青雲固非青,當云奈白雲。驥從西北馳來,吾何憶。驥來對我悲鳴,舉頭氣淩青雲。當奈此驥正龍形。足蹉跎長坡下,蹇驢慷愾,敢與我爭馳。躑躅鹽車之中,流汗兩耳盡下垂。雖懷千里之逸志,當時一得施。白雲彯彯,舍我高翔。青雲徘徊,戢我愁啼。上眄增崖,下臨清池。日欲西移,既來歸君。君不一顧,仰天太息。當用生為,青雲乎,飛時悲,當奈何邪!青雲飛乎!

胡無人行(梁·徐摛)编辑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胡無人行》,今不歌。」

刻楹登魯殿,擁絮拭胡妝。猶將漢閨曲,誰忍奏氈房。遙憶甘泉夜,暗淚斷人腸。

同前(吳均)编辑

劍頭利如芒,恒持照眼光。鐵騎追驍虜,金羈討黠羌。高秋八九月,胡地草風霜。男兒不惜死,破膽與君嘗。

同前(唐·徐彥伯)编辑

十月繁霜下,征人遠鑿空。雲搖錦更節,海照角端弓。暗磧埋砂樹,衝飆卷塞蓬。方隨膜拜入,歌舞玉門中。

同前(聶夷中)编辑

男兒徇大義,立節不沽名。腰間懸陸離,大歌胡無行。不讀戰國書,不覽黃石經。醉臥咸陽樓,夢入受降城。更願生羽儀,飛身入青冥。請攜天子劍,斫下旄頭星。自然胡無人,雖有無戰爭。悠哉典屬國,驅羊老一生。

同前(李白)编辑

嚴風吹霜海草凋,筋幹精堅胡馬驕。漢家戰士三十萬,將軍兼領霍嫖姚。流星白羽腰間插,劍花秋蓮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關,虜箭如沙射金甲。雲龍風虎盡交回,太白入月敵可摧。敵可摧,旄頭滅。履胡之腸涉胡血。懸胡青天上,埋胡紫塞旁。胡無人,漢道昌。陛下之壽三千霜,但歌大風雲飛揚。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故無人,漢道昌。

同前(僧貫休)编辑

霍嫖姚,趙充國,天子將之平朔漠。肉胡之肉,燼胡帳幄。千里萬里,唯留胡之空殼。邊風蕭蕭,榆葉初落。殺氣晝赤,枯骨夜哭。將軍既立殊勳,遂有《胡無人》曲。我聞之,天子富有四海,德被無垠。但令一物得所,八表來賓。亦何必令彼胡無人!


 卷三十九 ↑返回頂部 卷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