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68卷

 卷六十七 樂府詩集
卷六十八 雜曲歌辭八
卷六十九 

卷六十八•雜曲歌辭八编辑

浩歌(唐•李賀)编辑

《楚辭》屈原《九歌》曰:「望美人兮不來,臨風怳而浩歌。」浩,大也。

南風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吳移海水。王母桃花千遍紅,彭祖巫咸幾回死。青毛驄馬參差錢,嬌春楊柳含細煙。箏人勸我金屈卮,神血未凝身問誰。不須浪飲丁督護,世上英雄本無主。買絲繡作平原君,有酒唯澆趙州土。漏催水咽玉蟾蜍,衛娘髮薄不勝梳。看見秋眉換深綠,二十男兒那刺促。

浩歌行(白居易)编辑

天長地久無終畢,昨夜今朝又明日。鬢髮蒼浪牙齒疏,不覺身年四十七。前去五十有幾年,把鏡照面心茫然。既無長繩繫白日,又無大藥駐朱顏。朱顏日漸不如故,青史功名在何處。欲留年少待富貴,富貴不來年少去。去復去兮如長河,東流赴海無回波。賢愚貴賤同歸盡,北邙塚墓高嵯峨。古來如此非獨我,未死有酒且酣歌。顏回短命伯夷餓,我今所得亦已多。功名富貴須待命,命若不來知奈何。

歸去來引(張熾)编辑

《晉書》曰:「陶潛素簡貴,不私事上官。義熙初為彭澤令。郡遣督郵至縣,吏曰:『應束帶見之。』潛歎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兒。』即日解印綬去。乃賦《歸去來》。其辭曰:『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言人生幾時,不願富貴,樂天知命,故去之無疑也。」

歸去來,歸期不可違。相見故明月,浮雲共我歸。

麗人曲(崔國輔)编辑

《樂府廣題》曰:「《劉向別錄》云:『昔有麗人善雅歌,後因以名曲。』」

紅顏稱絕代,欲並真無侶。獨有鏡中人,由來自相許。

麗人行(杜甫)编辑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バ葉垂鬢唇。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絲絡送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灸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望城行(齊•王融)编辑

金城十二重,雲氣出表裏。萬戶如不殊,千門反相似。車馬若飛龍,長衢無極已。簫鼓相逢迎,信哉佳城市。

東飛伯勞歌(古辭)编辑

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誰家女兒對門居,開顏發豔照里閭。南窗北牖桂月光,羅帷綺帳脂粉香。女兒年幾十五六,窈窕無雙顏如玉。三春已暮花從風,空留可憐誰與同。

同前二首(梁•簡文帝)编辑

翻階蛺蝶戀花情,容華飛燕相逢迎。誰家總角歧路陰,裁紅點翠愁人心。天窗綺井暖徘徊,珠簾玉篋明鏡台。可憐年幾十三四,工歌巧舞入人意。白日西落楊柳垂,含情弄態兩相知。

西飛迷雀東羈雉,倡樓秦女乍相隨。誰家妖麗鄰中止,輕妝薄粉光閭里。網戶珠綴曲瓊鉤,芳茵翠被香氣流。少年年幾方三六,含嬌聚態傾人目。餘香落蕊坐相催,可憐絕世誰為媒。

同前(劉孝威)编辑

雙棲翡翠兩鴛鴦,巫雲洛月戶相望。誰家妖冶折花枝,衫長釧動任風吹。金鋪玉鎖琉璃扉,花鈿寶鏡織成衣。美人年幾可十餘,含羞騁笑斂風裾。珠丸出彈不可追,空留可憐持與誰。

同前(陳•後主)编辑

池側鴛鴦春日鶯,綠珠絳樹相逢迎。誰家佳麗過淇上,翠釵綺袖波中漾。雕軒繡戶花恒發,珠簾玉砌移明月。年時二七猶未笄,轉顧流眄鬟鬢低。風飛蕊落將何故,可惜可憐空擲度。

同前(陸瑜)编辑

西王青鳥秦女鸞,姮娥婺女慣相看。誰家玉顏窺上路,粉色衣香雜風度。九重樓檻芙蓉華,四鄰照鏡菱茭花。新妝年幾才三五,隱幔藏羞臨網戶。然香氣歇不飛煙,空留可憐年一年。

同前(江總)编辑

南飛烏鵲北飛鴻,弄玉蘭香時會同。誰家可憐出窗牖,春心百媚勝楊柳。銀床金屋掛流蘇,寶鏡玉釵橫珊瑚。年時二八新紅臉,宜笑宜歌羞更斂。風花一去杳不歸,只為無雙惜舞衣。

同前(隋•辛德源)编辑

合歡芳樹連理枝,荊王神女乍相隨。誰家妖豔蕩輕舟,含嬌轉眄騁風流。犀枻蘭橈翠羽蓋,雲羅霧縠蓮花帶。女兒年幾十六七,玉面新妝映朝日。落花從風俄度春,空留可憐何處新。

同前(唐•張柬之)编辑

青田白鶴丹山鳳,婺女姮娥兩相送。誰家絕世綺帳前,豔粉芳脂映寶鈿。窈窕玉堂褰翠幕,參差繡戶懸珠箔。絕世三五愛紅妝,冶袖長裾蘭麝香。春去花枝俄易改,可歎年光不相待。

同前(李嶠)编辑

傳書青鳥迎簫鳳,巫嶺荊台數通夢。誰家窈窕住園樓,五馬千金照陌頭。羅裙玉珮當軒出,點翠施紅競春日。佳人二八盛舞歌,羞將百萬呈雙蛾。庭前芳樹朝夕改,空駐妍華欲誰待。

同前(李暇)编辑

秦王龍劍燕後琴,珊瑚寶匣鏤雙心。誰家女兒抱香枕,開衾滅燭願侍寢。瓊窗半上金縷幬,輕羅隱面不障羞。青綺幃中坐相憶,紅羅鏡裏見愁色。簷花照月鶯對棲,空將可憐暗中啼。

鳴雁行(宋•鮑照)编辑

《匏有苦葉》詩曰:「雝雝鳴雁,旭日始旦。」鄭康成云:「雁者隨陽而處,似婦人從夫,故昏禮用焉。雝雝,聲和也。」《鳴雁行》蓋出於此。

雝雝鳴雁鳴正旦,齊行命侶入雲漢。中夜相失羣離亂,留連徘徊不忍散。憔悴容儀君不知,辛苦霜雪亦何為。

同前(隋•李元操)编辑

聽琴旋蔡子,張羅避翟公。夕宿寒林上,朝飛空井中。既並玄雲曲,復變海魚風。一報黃苑惠,還遊萬歲宮。

同前(唐•李白)编辑

胡雁鳴,辭燕山,昨發委羽朝度關。一一銜蘆枝,南飛散落天地間,連行接翼往復還。客居煙波寄湘吳,淩霜觸雪毛體枯,畏逢矰繳驚相呼。聞玄虛墜良可籲,君更彈射何為乎?

同前(韓愈)编辑

嗷嗷鳴雁鳴且飛,窮秋南去春北歸。去寒就暖識所處,天長地闊棲息稀。風霜酸苦稻粱微,羽毛摧落身不肥。徘徊反顧群侶違,哀鳴欲下洲渚非。江南水闊朝雲多,草長沙軟無網羅。閑飛靜集鳴相和,違憂懷息性匪他,淩風一舉君謂何。

同前(鮑溶)编辑

七月朔方雁心苦,聯影翻空落南土。八月江南陰復晴,浮雲繞天難夜行。羽翼勞痛心虛驚,一聲相呼百處鳴。楚童夜宿煙波側,沙上布羅連草色。月暗風悲欲下天,不知何處容棲息。楚童胡為傷我神,爾不曾任遠行人。江南羽族本不少,寧得網羅此客鳥。

同前(陸龜蒙)编辑

朔風動地來,吹起沙上聲。閨中有邊思,玉箸此時橫。莫怕兒女恨,主人烹不鳴。

晨風行(梁•王循)编辑

《晨風》,本秦詩也。《晨風》詩曰:「窎彼晨風,鬱彼北林。」傳曰:「窎,疾飛貌。晨風,鸇也。言穆公招賢人,賢人往之,疾如晨風之入北林也。」又曰:「如何如何,忘我實多。」「蓋刺康公忘穆公之業,而棄其賢臣焉。」《益部耆舊傳》曰:「後漢楊終,徙於北地望松縣,而母於蜀物故。終自傷被罪充邊,乃作《晨風》之詩以舒其憤也。」若王循「霧開九曲瀆」,沈氏「理楫令舟人」,但歌晨朝之風爾。

霧開九曲瀆,風起千金堤。岸回分野徑,林際成牛蹊。鳧隨落潮去,日傍綺霞低。望日輕舟隱,瑟瑟遠蹇淒。還眺小平急,宴語方難齊。

同前(范靜妻沈氏)编辑

理楫令舟人,停艫息旅薄河津。念君劬勞冒風塵,臨路揮袂淚沾巾。飆流勁潤逝若飛,山高帆急絕音徽。留子句句獨言歸,中心煢煢將依誰。風彌葉落永離索,神往形返情錯漠。循帶易緩愁難卻,心之憂矣叵銷鑠。

空城雀(宋•鮑照)编辑

《樂府解題》曰:「鮑照《空城雀》云:『雀乳四鷇,空城之阿。』言輕飛近集,茹腹辛傷,免網羅而已。」

雀乳四鷇,空城之阿。朝拾野粟,夕飲冰阿。高飛畏鴟鳶,下飛畏網羅。辛傷伊何言,怵迫良已多。誠不及青鳥,遠食玉山禾。猶勝吳宮燕,無罪得焚窠。賦命有厚薄,長歎欲如何。

同前(後魏•高孝緯)编辑

百雉何寥廓,四面風雲上。紈素久為塵,池台尚可仰。啾啾雀噪城,鬱鬱無歡賞。日暮縈心曲,橫琴聊自獎。

同前(唐•李白)编辑

嗷嗷空城雀,身計何戚促。本與鷦鷯群,不隨鳳皇族。提攜四黃口,飲乳未嘗足。食君糠秕餘,常恐烏鳶逐。恥涉太行險,羞營覆車粟。天命有定端,守分絕所欲。

同前(王建)编辑

空城雀,何不飛來人家住?空城無人種禾黍。土間生子草間長,滿地蓬蒿幸無主。近村雖有高樹枝,雨中無食長苦饑。八月小兒挾弓箭,家家畏我田頭飛。但能不出空城裏,秋時百草皆有子。黃口黃口莫啾啾,長爾得成無橫死。

同前(聶夷中)编辑

一雀入官倉,所食能損幾?所慮往損頻,官倉乃害爾。魚網不在天,鳥網不在水。飲啄要自然,何必空城裏。

同前(劉駕)编辑

饑啄空城土,莫近太倉粟。一粒未充腸,卻入公子腹。且吊城上骨,幾曾害爾族。不聞莊辛語,今日寒蕪綠。

滄海雀(梁•張率)编辑

大雀與黃口,來自滄海區。清晨啄原粒,日夕依野株。唯憂鷙鳥擊,長懷沸鼎虞。況復隨時起,翻飛不可初。寄言挾彈子,莫賤隨侯珠。

雀乳空井中(劉孝威)编辑

晉傅玄詩曰:「鵲巢丘城側,雀乳空井中。居不附龍鳳,常畏蛇與蟲。依賢義不恐,近暴自當窮。」《雀乳空井中》蓋出於此。

遠去條支國,心知漢德優。聊棲丞相府,過令黃霸羞。挾子須閑地,空井共尋求。轆轤絲綆絕,桔槔冬蘚周。將憐羽翼長,誰辭各背遊。


 卷六十七 ↑返回頂部 卷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