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95卷

 卷九十四 樂府詩集
卷九十五 新樂府辭六
卷九十六 

卷九十五•新樂府辭六编辑

樂府雜題六编辑

長安羈旅行(唐•孟郊)编辑

十日一理發,每梳飛旅塵。三旬九過飲,每食唯舊貧。萬物皆及時,獨餘不覺春。失名誰肯訪,得意爭相親。直木有恬翼,靜流無躁鱗。始知喧競場,莫處君子身。野策藤竹輕,山蔬薇蕨新。潛歌歸去來,事外風景真。

羈旅行(唐•張籍)编辑

遠客出門世路難,停車斂策在門端。荒城無人霜滿路,野火燒橋不得度。寒蟲入窟鳥歸巢,僮僕問我誰家去。行尋田頭暝未息,雙轂長轅礙荊棘。緣岡入澗投田家,主人舂米為夜食。晨雞喔喔茆屋傍,行人起掃車上霜。舊山已別行已遠,身計未成難復返。長安陌上相識稀,遙望天門白日晚。誰能聽我苦辛行,為向君前歌一聲。

求仙曲(唐•孟郊)编辑

仙教生為門,仙宗靜為根。持心苦妄求,服食安足論。鏟惑有靈藥,餌真成本源。自當出塵網,馭鳳升昆侖。

求仙行(唐•張籍)编辑

漢皇欲作飛仙子,年年采藥東海裏。蓬萊無路海無邊,方士舟中相就死。招搖在天回白日,甘泉玉樹無仙實。九皇真人終不下,空向離宮祠太一。丹田有氣凝素華,君能保之升絳霞。

結愛(唐•孟郊)编辑

心心復心心,結愛務在深。一度欲離別,千回結衣襟。結妾獨守志,結君早歸意。始知結衣裳,不如結心腸。坐結行亦結,結盡百年月。

節婦吟(唐•張籍)编辑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繫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裏。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何不相逢未嫁時。

楚宮行(唐•張籍)编辑

章華宮中九月時,桂花半落紅橘垂。江頭騎火照輦道,君王夜從雲夢歸。霓旌鳳蓋到雙闕,台上重重歌吹發。千門萬戶開相當,燭籠左右列成行。下輦更衣入洞房,洞房侍女盡焚香。玉階羅幕微有霜,齊言此夕樂未央。玉酒湛湛盈華觴,絲竹次第鳴中堂。巴姬起舞向君王,回身垂手結明璫。願君千年萬年壽,朝出射麋夜飲酒。

山頭鹿(唐•張籍)编辑

山頭鹿,角芟芟,尾促促。貧兒多租輸不足,夫死未葬兒在獄。旱日熬熬蒸野崗,禾黍不收無獄糧。縣家唯憂少軍食,誰能令爾無死傷。

各東西(唐•張籍)编辑

遊人別,一東復一西。出門相背兩不返,唯信車輪與馬蹄。道路悠悠不知處,山高海闊誰辛苦。遠遊不定難寄書,日日空尋別時語。浮雲上天雨墮地,暫時會合終離異。我今與子非一身,安得死生不相棄。

湘江曲(唐•張籍)编辑

湘水無潮秋水閣,湘中月落行人發。行人發,送人歸,白蘋茫茫鷓鴣飛。

雀飛多(唐•張籍)编辑

雀飛多,觸網羅。網羅高樹顛,汝飛蓬蒿下,勿復投身網羅間。粟積倉,禾在田,巢之雛望其母來還。

夢上天(元稹)编辑

夢上高高天,高天蒼蒼高不極。下視五嶽塊累累,仰天依舊蒼蒼色。踏雲聳身身更上,攀天上天攀未得。西瞻若水兔輪低,東望蟠桃海波黑。日月之光不到此,非暗非明煙塞塞。天悠地遠身跨風,下無階梯上無力。來時畏有他人上,截斷龍胡斬鵬翼。茫茫漫漫方自悲,哭向青雲椎素臆。哭聲厭咽旁人惡,喚起驚悲淚飄露。千慚萬謝喚厭人,向使無君終不寤。

君莫非(元稹)编辑

鳥不解走,獸不解飛,兩不相解,那得相譏。犬不飲露,蟬不啖肥,以蟬易犬,蟬死犬饑。燕在梁棟,鼠在階基,各自窠窟,不能改移。婦好針縷,夫讀書詩。男翁女嫁,卒不相知。懼聾摘耳,效痛嚬眉,我不非爾,爾無我非。

田頭狐兔行(元稹)编辑

種豆耘鋤,種禾溝川。禾苗豆甲,狐搰兔翦。割鵠餧鷹,烹麟啖犬,鷹怕兔毫,犬被狐引。狐兔相須,鷹犬相盡。日暗天寒,禾稀豆損。鷹犬就烹,狐兔俱哂。

人道短(唐•元稹)编辑

古道天道長,人道短,我道天道短,人道長。天道晝夜回轉不曾住,春秋冬夏忙。顛風暴雨電雷狂,晴被陰暗,月奪日光,往往星宿,日亦堂堂。天既職性命,道德人自強。堯、舜有聖德,天不能遣,壽命永昌,泥金刻玉與秦始皇,周公、傅說何不長宰相,老聃、仲尼何事棲遑,莽、卓、恭、顯皆數十年貴富,梁冀夫婦車馬煌煌,若此顛倒事,豈非天道短,豈非人道長!堯、舜留得神聖事,百代天子有典章。仲尼留得孝順語,千年萬歲父子不敢相滅亡。沒後千餘載,唐家天子封作文宣王。老君留得五千字,子孫萬萬稱聖唐,諡作玄元帝,魂魄坐天堂。周公《周禮》十二卷,有能行者知紀綱。傅說《說命》三四紙,有能師者稱祖宗。天能夭人命,人使道無窮。若此神聖事,誰道人道短,豈非人道長!天能種百草,蕕得十年有氣息,才一日芳,人能揀得丁沈蘭蕙,料理百和香;天解養禽獸,餧虎豹豺狼,人解和麹糵,充禴祀烝嘗。杜鵑無百作,天遣百鳥哺雛,不遣哺鳳凰,巨蟒壽千歲,天遣食牛吞象充腹腸,蛟螭與變化,鬼怪與隱藏,蚊蚋與利嘴,枳棘與鋒铓。賴得人道有揀別,信任天道真茫茫。若此撩亂事,豈非天道短,賴得人道長。

苦樂相倚曲(唐•元稹)编辑

古來苦樂之相倚,近於掌上之十指。君心半夜猜恨生,荊棘滿懷天未明。漢皇眼瞥飛燕時,可憐班女恩已衰,未有因由相決絕,猶得半年佯暖熱,轉將深意喻旁人,緝綴疵瑕遣潛說。一朝詔下辭金屋,班姬自痛何倉卒,呼天撫地將自明,不悟尋時已銷骨。白首宮人前再拜,願將日月相輝解,苦樂相尋晝夜間,燈光那得天明在。主今被奪心應苦,妾奪深恩初為主,欲知妾意恨主時,主今為妾思量取。班姬收淚抱妾身,我曾排擯無限人。

捉捕歌(唐•元稹)编辑

捉捕復捉捕,莫捉狐與兔。狐兔藏窟穴,豺狼妨道路。道路非不妨,最憂螻蟻聚。豺狼不陷阱,螻蟻潛幽蠹。切切主人窗,主人輕細故。延緣蝕欒櫨,漸入棟樑柱。梁棟盡空虛,攻穿痕不露。主人坦然意,晝夜安寢寤。網羅布參差,鷹犬走回互。盡力窮窟穴,無心自還顧。客來歌捉捕,歌竟淚如雨。豈是惜狐兔,畏君先後誤。願君掃梁棟,莫遣螻蟻附。次及清道途,盡滅豺狼步。主人堂上坐,行客門前度。然後巡野田,遍張畋獵具。外無梟獍援,內有熊羆驅。狡兔掘荒榛,妖狐熏古墓。用力不足多,得禽自無數。畏君聽未詳,聽客有明喻。蟣虱誰不輕,鯨鯢誰不惡。在海尚幽遐,在懷交穢汙。歌此勸主人,主人那不悟。不悟還更歌,誰能恐違忤。

採珠行(唐•元稹)编辑

海波無底珠沉海,採珠之人判死採。萬人判死一得珠,斛量買婢天何在!年年採珠珠避人,今年採珠由海神。海神採珠珠盡死,死盡明珠空海水。珠為海物屬海神,神今自採何況人。

同前(唐•鮑溶)编辑

東方暮空海面平,驪龍弄珠燒月明。海人驚窺水底火,百寶錯落隨龍行。浮心一夜生奸見,月質龍軀看幾遍。擘波下去忘此身,迢迢謂海無靈神。海宮正當龍睡重,昨夜孤光今得弄。河伯空憂水府貧,天吳不敢相驚動。一團冰容掌上清,四面人入光中行。騰華乍搖白日影,銅鏡萬古羞為靈。海邊老翁怨狂子,抱珠哭向無底水。一富何須龍頷前,千金幾葬魚腸裏。鱗蟲變化回陰陽,填海破山無景光。拊心彷彿失珠意,此土為爾離農桑。飲風衣日亦飽暖,老翁擲卻荊雞卵。

平戎辭二首(王涯張仲素)编辑

太白秋高助漢兵,長風夜卷虜塵清。男兒解卻腰間劍,喜見君王道化平。

卷旆生風喜氣新,早持龍節靜邊塵。漢家天子圖麟閣,身是當今第一人。

望春辭二首(令狐楚)编辑

高樓曉見一花開,便覺春光四面來。暖日晴雲知次第,東風不用更相催。

雲霞五采浮天闕,梅柳千般夾御溝。不上黃山南北望,豈知春色滿神州。

思君恩三首(令狐楚)编辑

小苑鶯歌歇,長門蝶舞多。眼看春又去,翠輦不經過。

紫禁香如霧,青天月似霜。雲韶何處奏?祇是在昭陽。

雞鳴天漢曙,鶯語禁林春。誰入巫山夢,唯應洛水神。

漢苑行三首(張仲素)编辑

二月風光變柳條,九天清樂奏雲韶。蓬萊殿後花如錦,紫閣階前雪未銷。

回雁高翻太液池,新花低發上林枝。年光到處皆堪賞,春色人間總不知。

春風淡淡影悠悠,鶯轉高枝燕入樓。千步回廊聞鳳吹,珠簾處處上銀鉤。

燒香曲(唐•李商隱)编辑

細雲蟠蟠牙比魚,孔雀翅尾蛟龍須。漳宮舊樣博山爐,楚嬌捧笑開芙蕖。八蠶繭綿小分炷,獸焰微紅隔雲母。白天月澤寒未冰,金虎含秋向東吐。玉珮嗬光銅照昏,簾波日暮衝斜門。西來欲上茂陵樹,柏梁已失栽桃魂。露庭月井大紅氣,輕衫薄袖當君意。蜀殿瓊人伴夜深,金鑾不問殘燈事。何當巧吹君懷度,襟灰為土填清露。

房中曲(唐•李商隱)编辑

薔薇泣幽素,翠帶花錢小。嬌郎癡若雲,抱日西簾曉。枕是龍宮石,割得秋波色。玉簟失柔膚,但見蒙羅碧。憶得前年春,未語悲含辛。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今日澗底松,明日山頭蘖。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識。

河內詩编辑

樓上曲二首(唐•李商隱)编辑

鼉鼓沈沈虯水咽,秦絲不上蠻弦絕。常娥衣薄不禁寒,蟾蜍夜豔秋河月。碧城冷落空濛煙,簾輕幕重金鉤欄。

靈香不下兩皇子,孤星直上相風竿。八桂林邊九芝草,短襟小鬢相逢道。入門暗數一千春,願去閏年留月小。梔子交加香蓼繁,停辛佇苦留待君。

湖中曲(唐•李商隱)编辑

閶門日下吳歌遠,陂路綠菱香滿滿。後溪暗起鯉魚風,船旗閃斷芙蓉幹。輕身奉君畏身輕,雙橈兩槳樽酒清。莫因風雨罷團扇,此曲斷腸唯此聲。低樓小徑城南道,猶自金鞍對芳草。

同前(唐•李賀)编辑

長眉越沙采蘭若,桂葉水葓春漠漠。橫船醉眠白晝閑,渡口梅風歌扇薄。燕釵玉股照青蕖,越王嬌郎小字書。蜀紙封中報雲鬢,晚漏壺中水淋盡。

春懷引(唐•李賀)编辑

芳蹊密影成花洞,柳結濃煙香帶重。蟾蜍碾玉掛明弓,捍撥裝金打仙鳳。寶枕垂雲選春夢,鈿合碧寒龍腦凍。阿侯係錦覓周郎,憑仗東風好相送。

靜女春曙曲(唐•李賀)编辑

嫩蝶憐芳抱新蕊,泣露枝枝滴夭淚。粉窗香咽頹曉雲,錦堆花密藏春睡。戀屏孔雀搖金尾,鶯舌分明呼婢子。冰洞寒龍半匣水,一只商鸞逐煙起。

白虎行(唐•李賀)编辑

火烏日暗崩騰雲,秦皇虎視蒼生群。燒書滅國無暇日,鑄劍佩玦唯將軍。玉壇設醮思衝天,一世二世當萬年。燒丹未得不恐藥,挐舟海上尋神仙。鯨魚張鬛海波沸,耕人半作征人鬼。雄豪氣猛如焰煙,無人為決天河水。誰最苦兮誰最苦,報人義士深相許。漸離擊築荊卿歌,荊卿把酒燕丹語。劍如霜兮腸如鐵,出燕城兮望秦月。天授秦封祚未終,袞龍衣點荊卿血。朱旗卓地白蛇死,漢皇卻是真天子。

月漉漉篇(唐•李賀)编辑

月漉漉,波咽玉。莎青桂花繁,芙蓉別江木。粉態裌羅寒,雁羽鋪煙濕。誰能看石帆,乘船鏡中入。秋白鮮紅死,水香蓮子齊。挽菱隔歌袖,綠刺罥銀泥。

黃頭郎(唐•李賀)编辑

《漢書•佞幸傳》曰:「鄧通以棹船為黃頭郎。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上天。覺而之漸台,以夢陰求推者郎,得鄧通,夢中所見也。」顏師古曰:「棹船,能持棹行船也。土勝水,其色黃,故刺船之郎皆著黃帽,因號曰黃頭郎。黃帽,蓋染綃帛為之也。」

黃頭郎,撈攏去不歸。南浦芙蓉影,愁紅獨自垂。水弄湘娥珮,竹啼山露月。玉瑟調青門,石雲濕黃葛。沙上蘼蕪花,秋風已先發。好持掃羅薦,香出鴛鴦熱。

倚瑟行(唐•鮑溶)编辑

漢書》曰:「文帝至霸陵,慎夫人從。帝指視新豐道曰:『此走邯鄲道也。』使慎夫人鼓瑟,帝自倚瑟而歌,意淒愴悲懷。」李奇曰:「聲氣依倚瑟也。」顏師古曰:「慎夫人,邯鄲人。倚瑟即今之以歌合曲也。」

金輿傳警灞水涯,龍旗參天行殿巍。左文皇帝右慎姬,北面侍臣張釋之。因高知處邯鄲道,壽陵已見生秋草。萬世何人不此歸,一言出口堪生老。高歌倚瑟揚清悲,樂餘哀生知為誰。臣驚謠歎不可放,願賜一言釋名妄。明珠為日紅亭亭,水銀為河玉為星。泉宮一閉秦國喪,牧童弄火驪山上。與世無情在速貧,棄屍於野由斯葬。生死茫茫不可知,是不一姓君莫悲。始皇有訓二世誓,君獨何人至於斯。灞陵一代無發毀,儉風本自張廷尉。

江南別(唐•羅隱)编辑

去年今夜江南別,鴛鴦翅冷飛蓬熱。今年今夜江北邊,鯉魚腸斷音書絕。男兒心事無了時,出門上馬不自知。


 卷九十四 ↑返回頂部 卷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