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100卷

 卷九十九 樂府詩集
卷一百 新樂府辭十一
 

卷一百•新樂府辭十一编辑

樂府倚曲(唐•溫庭筠)编辑

漢皇迎春辭编辑

春草芊芊晴掃烟,宮城大錦紅殷鮮。海日如融照仙掌,淮王小隊纓鈴響。獵獵東風展焰旗,畫神金甲蔥籠網。鉅公步輦迎句芒,復道掃塵鸞篲長。豹尾竿前趙飛燕,柳風吹盡眉間黃。碧草含情古花喜,上林鶯囀遊絲起。寶馬搖環萬騎歸,恩光暗入簾櫳裏。

夜宴謠编辑

長釵墜髮雙蜻蜓,碧盡山斜開畫屏。虯鬚公子五侯客,一飲千鐘如建瓴。鸞咽奼唱圓無節,眉斂湘煙袖回雪。清夜恩情四座同,莫令溝水東西別。亭亭蠟淚香珠濺,闇露小風羅幕寒。飄飄戟帶儼相次,二十四枝龍畫竿。裂管縈弦共繁曲,芳樽細浪傾春醁。高樓客散杏花多,脈脈新蟾如瞪目。

蓮浦謠编辑

鳴橈軋軋溪溶溶,廢綠平煙吳苑東。水清蓮媚兩相向,鏡裏見愁愁更紅。白馬金鞭大堤上,西江日夕多風浪。荷心有露似驪珠,不是真圓亦搖蕩。

遐水謠编辑

天兵九月渡遐水,馬踏沙鳴雁聲起。殺氣空高萬里情,塞寒如箭傷眸子。狼煙堡上霜漫漫,枯葉飄風天地乾。犀帶鼠裘無暖色,清光炯冷黃金鞍。虜塵如霧罩亭障,隴首年年漢飛將。麟閣無名期未歸,樓中思婦徒相望。

曉仙謠编辑

玉妃喚月歸海宮,月色淡白涵春空。銀河欲轉星靨靨,雪浪疊山埋早紅。宮花有露如新淚,小苑茸茸入寒翠。綺閣空傳唱漏聲,網軒未辨凌雲字。遙遙珠帳連湘煙,鶴扇如霜金骨仙。碧簫曲盡彩露動,下視九州皆悄然。秦王女騎紅尾鳳,乘空回首晨雞弄。霧蓋狂塵億兆家,世人猶作牽情夢。

水仙謠编辑

水客夜騎紅鯉魚,赤鸞雙鶴蓬瀛書。輕塵不起雨新霽,萬里孤光含碧虛。露魄冠輕見雲髮,寒絲七炷香泉咽。夜深天碧亂山姿,光碎玉波滿船月。

東峰歌编辑

錦礫潺湲玉溪水,曉來微雨藤花紫。冉冉山雞紅尾長,一聲樵斧驚飛起。松刺梳空石差齒,煙香風軟人參蕊。陽崖一夢伴雲根,仙菌靈芝夢魂裏。

罩魚歌编辑

朝罩罩城東,暮罩罩城西。兩槳鳴幽幽,蓮子相高低。持罩入深水,金鱗大如手。魚尾迸圓波,千珠落湘藕。風颸颸,雨離離,菱尖茭刺鸂鶒飛。水連網眼白如影,淅瀝篷聲寒點微。楚岸有花花蓋屋,金塘柳色前溪曲。悠溶杳若去無窮,五色澄潭鴨頭綠。

生禖屏風歌编辑

玉墀暗接崑崙井,井上無人金索冷。畫壁陰森九子堂,階前細月鋪花影。繡屏銀鴨香蓊濛,天上夢歸花繞叢。宜男漫作後庭草,不似櫻桃千子紅。

湘宮人歌编辑

池塘芳意溼,夜半東風起。生綠畫羅屏,金壺貯春水。黃粉楚宮人,方飛玉刻鱗。娟娟照棋燭,不語兩含嚬。

太液池歌编辑

《漢書》曰:「建章宮北有太液池,池中有蓬萊、方丈、瀛州,象神山也。」顏師古曰:「太液池者,言其津潤所及廣也。」

齋腥鮮龍氣連清防,花風漾漾吹細光。疊瀾不定照天井,倒影蕩搖晴翠長。平碧淺春生綠塘,雲容雨態連青蒼。夜深銀漢通柏梁,二十八宿朝玉堂。

雞鳴埭歌编辑

南朝天子射雉時,銀河耿耿星參差。銅壺漏斷夢初覺,寶馬塵高人未知。魚躍蓮東蕩宮沼,蒙濛御柳懸棲鳥。紅妝萬戶鏡中春,碧樹一聲天下曉。盤踞勢窮三百年,朱方殺氣成愁煙。彗星拂地浪連海,戰鼓渡江塵漲天。繡龍畫雉填宮井,野火風驅燒九鼎。殿巢江燕砌生蒿,十二金人霜炯炯。芊綿平綠臺城基,暖色春空荒古陂。寧知《玉樹後庭曲》,留待野棠如雪枝。

雉場歌编辑

茭葉萋萋接煙樹,雞鳴埭上梨花露。彩仗鏘鏘已合圍,繡翎白頸遙相妒。雕尾扇張金縷高,碎鈴素拂驪駒豪。綠場紅跡未相接,箭發銅牙傷彩毛。麥壟桑陰小山晚,六虯歸去凝笳遠。城頭卻望幾含情,青畝春蕪連古苑。

東郊行编辑

鬥雞臺下東西道,柳覆斑騅蝶縈草。坱靄韶容鎖澹愁,青筐葉盡蠶應老。綠渚幽香注白蘋,差差小浪吹魚鱗。王孫騎馬有歸意,林彩空中如細塵。安得一生各相守,燒船破棧休馳走。世上方應無別離,路傍更長千枝柳。

春野行编辑

草淺淺,春如翦。花壓李娘愁,飢蠶欲成繭。東城年少氣堂堂,金丸驚起雙鴛鴦。含羞更問衛公子,月到枕前春夢長。

吳苑行编辑

錦雉雙飛梅結子,平春遠綠窗中起。吳江澹畫水連空,三尺屏風隔千里。小苑有門紅扇開,天絲舞蝶俱徘徊。綺戶雕楹長若此,韶光歲歲如歸來。

塞寒行编辑

燕弓弦勁霜封瓦,樸簌寒雕睇平野。一點黃塵起雁喧,白龍堆下千蹄馬。河源怒濁風如刀,翦斷朔雲天更高。晚出榆關逐征北,驚沙飛迸衝貂袍。心許凌煙名不滅,年年錦字傷離別。彩毫一畫竟何榮,空仗青樓泣成血。

臺城曉朝曲编辑

司馬門前火千炬,闌幹星斗天將曙。朱網龕驂丞相車,曉隨疊鼓朝天去。博山鏡樹香豐茸,裊裊浮航金畫龍。大江斂勢避宸極,兩闕深嚴煙翠濃。

走馬樓三更曲编辑

春姿暖氣昏神沼,李樹拳枝紫芽小。玉皇夜入未央宮,長火千條照棲鳥。馬過平橋通畫堂,虎幡龍戟風悠揚。簾間清唱報寒點,丙含無人遺燼香。

春曉曲编辑

家臨長信往來道,乳燕雙雙拂煙草。油壁車輕金犢肥,流蘇帳曉春雞早。籠中嬌鳥暖猶睡,簾外落花閒不掃。衰桃一樹近前池,似惜紅顏鏡中老。

惜春詞编辑

百舌問花花不語,低回似恨橫塘雨。蜂爭粉蕊蝶分香,不似垂楊惜金縷。願君留得長妖韶,莫逐東風還蕩搖。秦女含嚬向煙月,愁紅帶露空迢迢。

春愁曲编辑

紅絲穿露珠簾冷,百尺啞啞下纖綆。遠翠愁山入臥屏,兩重雲母空烘影。涼簪墜髮春眠重,玉兔煴香柳如夢。錦疊空寸委墮紅,颸颸掃尾雙金鳳。蜂喧蝶駐俱悠揚,柳拂赤欄纖草長。覺後梨花委平綠,春風和雨吹池塘。

春洲曲编辑

韶光染色如蛾翠,綠濕紅鮮水容媚。蘇小慵多蘭渚閒,融融浦日鵁鶄寐。紫騮蹀躞金銜嘶,岸上揚鞭煙草迷。門外平橋連柳堤,歸來晚樹黃鶯啼。

晚歸曲编辑

格格水禽飛帶波,孤光斜起夕陽多。湖西山淺似相笑,菱刺惹衣攢黛蛾。青絲繫船向江木,蘭芽出土吳江曲。水極晴搖泛灩紅,草平春染煙綿綠。玉鞭騎馬白玉兒,刻金作鳳光參差。丁丁暖漏滴花影,催入景陽人不知。彎堤弱柳遙相矚,雀扇團圓掩香玉。蓮塘艇子歸不歸,柳闇桑穠聞布穀。

湘東宴曲编辑

湘東夜宴金貂人,楚女含情嬌翠頻。玉管將吹插鈿帶,錦囊斜拂雙麒麟。重城漏斷孤帆去,唯恐瓊簽報天曙。萬戶沈沈碧樹圓,雲飛雨散知何處。欲上香車俱脈脈,清歌響斷銀屏隔。堤外紅塵蠟炬歸,樓前澹月連天白。

照影曲编辑

景陽妝罷瓊窗暖,欲照澄明香步懶。橋上衣多抱彩雲,金鱗不動春塘滿。黃印額山輕為塵,翠鮮紅稚俱含嚬。桃花百媚如欲語,曾為無雙今兩身。

舞衣曲编辑

藕腸纖縷袖輕春,煙機漠漠嬌娥嚬。金梭淅瀝透空薄,剪落交刀吹斷雲。張家公子夜聞雨,夜向蘭堂思楚舞。蟬衫麟帶壓愁香,偷得鶯黃鎖金縷。管含蘭氣嬌語悲,胡槽雪冤鴛鴦絲。芙蓉力弱應難定,楊柳風多不自持。迴嚬笑語西窗客,星斗寥寥波脈脈。不逐秦王卷象床,滿樓明月梨花白。

故城曲编辑

漠漠沙堤煙,堤西雉子斑。雉聲何角角,麥秀桑陰間。遊絲蕩平綠,明滅時相續。白馬金絡頭,東風故城曲。故城殷貴嬪,曾占未央春。自從香骨化,飛作馬蹄塵。

蘭塘辭编辑

塘水汪汪鳧唼喋,憶上江南木蘭楫。繡頸金鬚蕩倒光,團團皺綠雞頭葉。露凝荷卷珠凈圓,紫菱刺短浮根鮮。小姑歸晚紅妝淺,鏡裏芙蓉照水鮮。東溝潏潏勞回首,欲寄一杯瓊液酒。知道無郎卻有情,長教月照相思柳。

碌碌古辭编辑

左亦不碌碌,右亦不碌碌,野草自根肥,羸牛生健犢。融蠟作杏蒂,男兒不戀家。春風破紅意,女頰如桃花。忠言未見信,巧語翻咨嗟。一鞘無兩刀,徒勞油壁車。

昆明池水戰辭编辑

汪汪積水連碧空,重疊細紋交斂紅。赤帝龍孫鱗甲怒,臨流一眄生陰風。鼉鼓三聲報天子,雕旗戰艦凌波起。雷吼濤驚白若山,石鯨眼裂蟠蛟死。滇池海浪相喧豗,青翰畫鷁相次來。箭羽槍纓三百萬,踏翻西海生塵埃。茂陵仙去菱花老,唼唼游魚近煙島。渺莽殘陽釣艇歸,綠頭江鴨眠沙草。

獵騎辭编辑

早辭平扆殿,夕奉湘南宴。香兔抱微煙,重鱗疊輕扇。僕饑使君馬,雁避將軍箭。寶柱惜離弦,流黃悲赤縣。理釵低舞鬢,換袖回歌面。晚柳未如絲,春花已如霰。所嗟故里曲,不及青樓燕。

樂府雜詠六首(陸龜蒙)编辑

雙吹管编辑

長短裁浮筠,參差作飛鳳。高樓明月夜,吹出江南弄。

東飛鳧编辑

裁得尺錦書,欲寄東飛鳧。脛短翅亦短,雌雄戀菰蒲。

花成子编辑

春風等君意,亦解欺桃李。寫得去時真,歸來不相似。

月成弦编辑

孤光照還沒,轉益傷離別。妾若是姮娥,長圓不教缺。

孤獨怨编辑

前回邊使至,聞道交河戰。坐想鼓鞞聲,寸心攢百箭。

金吾子编辑

嫁得金吾子,長聞輕薄名。君心如不重,妾腰徒自輕。

正樂府十首(皮日休)编辑

正樂府,皮日休所作也。其意以樂府者,蓋古聖王採天下之詩,欲以觀民風之美惡,而被之管弦,以為訓戒,非特以魏、晉之侈麗,梁、陳之浮艷,而謂之樂府也。故取其可悲可懼者著於歌詠,凡十篇,名之曰正樂府。

卒妻悲编辑

河隍戍卒去,一半多不回。家有半菽食,身為一囊灰。官吏按其籍,伍中斥其妻。處處魯人髽,家家杞婦哀。少者任所歸,老者無所攜。況當札瘥年,米粒如瓊瑰。纍累作餓殍,見之心若摧。其夫死鋒刃,其室委塵埃。其命即用矣,其賞安在哉!豈無黔敖恩,救此窮餓骸。誰知白屋士,念此翻欸欸。

橡媼歎编辑

秋深橡子熟,散落榛蕪崗。傴傴黃髮媼,拾之踐晨霜。移時始盈掬,盡日方滿筐。幾曝復幾蒸,用作三冬糧。山前有熟稻,紫穟襲人香。細獲又精舂,粒粒如玉璫。持之納於官,私室無倉箱。如何一石餘,只作五斗量。狡吏不畏刑,貪官不避贓。農時作私債,農畢歸官倉。自冬及于春,橡實誑飢腸。吾聞田成子,詐仁猶自王。吁嗟逢橡媼,不覺淚沾裳。

貪官怨编辑

國家省闥吏,賞之皆與位。素來不知書,豈能精吏理。大者或宰邑,小者皆尉史。愚者若混沌,毒者如雄虺。傷哉堯、舜民,肉袒受鞭箠。吾聞古聖王,天下無遺士。朝廷及下邑,治者皆仁義。國家選賢良,定制兼拘忌。所以用此徒,令之充祿仕。何不廣取人,何不廣歷試。下位既賢哉,上位何如矣。胥徒賞以財,俊造悉為吏。天下若不平,吾當甘棄市。

農父謠编辑

農父冤苦辛,向我述其情。難將一人農,可備十人征。如何江、淮粟,輓漕輸咸京。黃河水如電,一半沉與傾。均輸利其事,職司安敢評。三川豈不農,三輔豈不耕。奚不車其粟,用以供天兵。美哉農父言,何計達王程。

路臣恨编辑

路臣何方來?去馬真如龍。行驕不動塵,滿轡金瓏璁。有人自天來,將避荊棘叢。獰呼不覺止,推下蒼黃中。十夫制鞭策,御之如驚鴻。日行六七郵,瞥若雁無蹤。路臣慎勿愬,愬則刑爾躬。軍期方似雨,天命正如風。七雄戰爭時,賓旅猶自通。如何太平世,動步卻途窮。

賤貢士编辑

南越貢珠璣,西蜀進羅綺。到京未晨旦,一一見天子。如何賢與俊,為貢賤如此。所知不可求,敢望前席事。吾聞古聖人,射宮親選士。不肖盡屏跡,賢能皆得位。所以謂得人,所以稱多士。歎息幾編書,時哉又何異。

頌夷臣编辑

夷臣本學外,仍善唐文字。吾人本尚捨,何況夷臣事。所以不學者,反為夷臣戲。所以尸祿人,反為夷臣忌。吁嗟華風衰,何嘗不由是。

惜義鳥编辑

商顏多義鳥,義鳥實可嗟。危巢半纍纍,隱在栲木花。他巢若有雛,乳之如一家;他巢若遭捕,投之同一羅。商人海秋貢,所貢復如何?飽以稻粱滋,飾以組繡華。惜哉仁義禽,委戲於宮娥。吾聞鳳之貴,仁義亦足夸。所以不遭捕,蓋緣生不多。

誚虛器编辑

襄陽作髹器,中有庫露真。持以遺北虜,紿云生有神。每歲走其使,所費如雲屯。吾聞古聖王,修德來遠人。未聞作巧詐,用欺禽獸君。吾道尚如此,戎心安足云。如何漢宣帝,卻得呼韓臣。

哀隴民编辑

隴山千萬仞,鸚鵡巢其巔。窮危又極險,其山猶不全。蚩蚩隴之民,懸度如登天。空中覘其巢,墮者爭紛然。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隴川有戍卒,戍卒亦不閑。將命提雕籠,直到金堂前。彼毛不自珍,彼舌不自言。胡為輕人命?奉此玩好端。吾聞古聖王,珍禽皆舍旃。今此隴民屬,每歲啼漣漣。

樂,蓋六藝之一也。樂部諸書,孟堅著諸經籍之首,貴與列諸經解之後。陳氏直廁諸子錄雜藝之間,愈趨而愈微眇,迨陳三山撰樂書二百卷,凡雅俗胡部音器歌舞,下及優伶雜戲,無不備載。博則博矣,但腐氣逼人,而泉飛雲散之趣湮沒殆盡,不為之三歎耶!太原郭茂倩集樂府詩一百卷,采陶唐,迄李唐,歌謠辭曲畧無遺軼。可謂抗行周雅,長揖楚詞,當與三百篇並垂不朽矣!虞山毛晉識。


 卷九十九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