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

卷第六十九 樂府詩集 卷第七十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七十一

樂府詩集卷第七十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雜曲歌辭

    行路難十九首     鮑 照

     樂府解題曰行路難備言世路艱難及離

     别悲傷之意多以君不見爲首按陳武别

     傳曰武常牧羊諸家牧豎有知歌謠者武

     遂學行路難則所起亦遠矣唐王昌齡又

     有變行路難

奉君金巵一作之美酒瑇瑁玉匣之彫琴七綵芙蓉之

羽帳九華蒲萄之錦衾紅顏零落歲將𦱤寒光宛轉時

欲沉願君裁悲且減思聽我抵節行路吟不見柏梁銅

雀上寧聞古時淸吹音

洛陽名工鑄爲金博山千斲萬鏤上刻秦女攜手仙承

君淸夜之歡娛一作娛樂列置幃裏朙燭前外發龍鱗之丹

綵内含蘭芬之紫烟如今君心一朝異對此長歎終百

璿閨玉墀上椒閣文牕繡戶垂綺幕中有一人字金蘭

被服纎羅藴一作芳藿春鷰差池風𢿱梅開幃對影弄

一作爵含歌攬涕𢘆抱愁人生㡬時得爲樂寧作野

中之雙鳧不願雲間之別鶴一作

瀉水置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歎

復坐愁酌酒以自寛舉杯斷絶歌路難心非木石豈無

感吞聲躑躅不敢言

君不見河𫟪草冬時枯死春滿道君不見城上日今暝

没山去朙朝復㪅出今我何時當得然一去永滅入黄

泉人生苦多懽樂少意氣敷腴在盛年且願得志數相

就牀頭恒有酤酒錢功名竹帛非我事存亾貴賤委皇

對案不能食拔劒擊柱長歎息丈夫生世能一作㡬時

安能疊燮垂羽翼棄檄罷官去還家自休息朝出與親

辭𦱤還在親側弄兒牀前戲看婦機中織自古聖賢盡

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

愁思忽而至跨馬出北門舉頭四顧望但見松柏園荆

棘鬰蹲蹲中有一鳥名杜鵑言是古時蜀帝魂聲音哀

苦鳴不息羽毛憔悴似人髠飛走樹間啄蟲蟻豈憶往

日天子尊念此死生變化非常理中心惻愴不能言

中庭五株桃一株先作花陽春沃若一作妖冶二三月一作二月

從風簸蕩落西家西家思婦見悲一作見之惋零淚沾衣

撫心歎初我送君出戶時何言淹畱節𢌞换牀席生塵

朙鏡垢纎腰瘦削髮蓬亂人生不得𢘆稱意惆悵徙倚

至夜半

剉蘖染黄絲黄絲歷亂不可治我㫺與君始相値爾時

自謂可君意結帶與我言死生好惡不相置一作結帶與君何死

生好惡不擬相棄置今日見我顏色衰意中索寞一作䥘亂與先異還

君金(⿰釒义)瑇瑁簪不忍見之益愁思

君不見蕣華不終朝須㬰淹冉零落銷盛年妖豔浮華

輩不久亦當詣冢頭一去無還期千秋萬嵗無音詞孤

魂焭焭空隴間獨魄徘徊遶墳基但聞風聲野鳥吟豈

憶平生盛年時爲此令人多悲悒君當縱意自熙怡

君不見枯籜走階庭何時復靑著故莖君不見亾靈蒙

享祀何時傾盃竭壺𦉍君當見此起憂思寧反得與時

人争生人倐忽如絶電華年盛徳㡬時見但令縱意存

髙尚旨酒佳肴相胥讌持此從朝竟夕𦱤差得㤀憂消

愁怖胡為惆悵不能已難盡此曲令君忤

今年陽初花滿林朙年冬末雪盈岑推移代謝紛交轉

我君𫟪戍獨稽沉執袂分別已三載邇來淹寂無分音

朝悲慘慘遂成滴𦱤思遶遶最傷心膏沐芳餘久不御

蓬首亂鬢不設簪徒飛輕埃舞空帷粉筐黛器靡復遺

白生畱世苦不幸心中惕惕𢘆懐悲

春禽喈喈旦𦱤鳴最傷君子憂思情我初辭家從軍僑

榮志溢氣干雲霄流浪漸冉經三齡忽有白髮素髭生

今𦱤臨水㧞已盡朙日對鏡復已盈恐羈死爲客思寄

滅生死空精每懐舊鄉野念我舊人多悲聲忽見過客

問何我寧知我家在南城答云我曽居君鄉知君遊宦

在此城我行離邑已萬里今方羇役去遠征來時聞君

婦閨中孀居獨㝛有貞名

亦云朝悲泣閒房又聞𦱤思淚沾裳形容憔悴非㫺悅

蓬鬢衰顔不復妝見此令人有餘悲當願君懐不暫㤀

君不見少壯從軍去白首流離不得還故鄉窅窅日夜

隔音塵斷絶阻河關朔風蕭條白雲飛胡笳哀急𫟪

寒聽此愁人兮奈何登山遠望得畱顏將死胡馬跡寧

見妻子難男兒生世轗軻欲何道綿憂摧抑起長歎

君不見柏梁臺今曰丘墟生草萊君不見阿房宫寒雲

澤雉棲其中歌妓舞女今誰在髙墳壘壘滿山隅長䄂

紛紛徒競世非我㫺時千金軀随酒逐樂任意去莫令

含歎下黄壚

君不見水上霜表裏陰且寒雖蒙朝日照信得㡬時安

民生固如此誰令摧折彊相看年去年来自如削白髪

零落不勝冠

君不見春鳥初至時百草含靑俱作花寒風蕭索一作

一旦至竟得㡬時𠈃光華日月流邁不相饒令我愁SKchar

怨恨多

諸君莫歎貧富貴不由人丈夫四十彊而仕余當二十

弱冠辰莫言草木委大雪㑹應蘇息遇陽春對酒叙長

篇竆途運命委皇天但願樽中一作金樽九醞滿莫惜牀頭

百箇錢直須優游卒一歲何勞辛苦事百年

    同前         僧寳月

君不見孤雁關外發酸嘶度揚越空城客子心腸斷幽

閨思婦氣欲絶凝霜夜下拂羅衣浮雲中斷開朙月夜

夜遥遥徒相思年年望望情不歇寄我匣中靑銅鏡倩

人爲君除白髪行路難行路難夜聞南城漢使度使我

流淚憶長安

    同前四首       吳 均

洞庭水上一株桐經霜觸浪困嚴風㫺時抽心曜白日

今旦臥死黄沙中洛陽名士見咨嗟一剪一刻作琵琶

白璧規心學朙月珊瑚映面作風花帝王見賞不見㤀

提攜把握登建章掩抑摧藏張女彈殷勤促柱楚朙光

年年月月對君王遥遥夜夜㝛未央未央綵女棄鳴箎

争先拂拭生光儀茱萸錦衣玉作匣安念㫺日枯樹枝

不學衡山南嶺桂至今千載猶未知

靑瑣門外安石橊連枝接葉夾御溝金墉城西合歡樹

垂條照綵拂鳳樓遊俠少年游上路傾心顚倒相戀慕

摩頂至足買片言開胸瀝膽取一顧自言家在趙邯鄲

翩翩舌杪復劒端靑驪白駮的盧馬金羈綠控紫絲鞶

躞蹀横行不肯進夜夜汗血至長安長安城中諸貴臣

争貴儒者席上珍復聞梁王好學問輕棄劒客如埃塵

吾丘壽王始得意司馬相如適被申大才大辯尚如此

何況我輩輕薄人

君不見西陵田從横十字成陌阡君不見東郊道荒涼

蕪没起寒烟盡是㫺日帝王處歌姬舞女達天曙今日

翩妍少年子不知華盛落前去吐心吐氣許他人今旦

𢌞惑生猶豫山中桂樹自有枝心中方寸自相知何言

歲月忽若馳君之情意與我離還君玳瑁金雀(⿰釒义)不忍

見此便心危

君不見上林苑中客冰羅霧縠𧰼牙席盡是得意㤀

者探腸見膽無所惜白酒甜鹽甘如乳綠觴皎鏡華

碧少年持名不肯嘗安知白駒應過隙博山鑪中百和

香鬱金蘇合及都梁逶迤好氣佳容貎經過靑瑣歷紫

房已入中山馮后帳復上皇帝班姬牀班姬失寵顔不

開奉箒SKchar養長信臺日𦱤耿耿不能寐秋風切切四面

來玉階行路生細草金鑪香炭變成灰得意失意須臾

頃非君方寸逆所裁

    同前二首       費 昶

君不見長安客舍門倡家少女名桃根貧竆夜紡無燈

燭何言一朝奉至尊至尊𩀌宫百餘處千門萬戶不知

曙唯聞啞啞城上烏玉闌金井牽轆轤丹梁翠柱飛屠

一作蘇香薪桂火炊雕胡一作彫苽當年翻覆無常定薄命

爲女何必麤

君不見人生百年如流電心中坎𡒄君不見我㫺初入

椒房時詎減班姬與飛燕朝踰金梯上鳳樓𦱤下瓊鉤

息鸞殿柏臺一作晝夜香錦帳自飄颺笙歌膝一作

吹琵琶陌上桑過蒙恩所賜餘光曲沾被既逢陰后不

自專復值程姬有所避黄河千年始一淸微軀再逢永

無議娥睂偃月徒自妍傅粉施朱欲誰爲不如天淵水

中鳥雙去雙歸長比翅

    同前         王 筠

千門皆閉夜何央百憂俱集斷人腸探揣箱中取刀尺

拂拭機上斷流黄情人逐情雖可恨傷畏邉遠乏衣裳

已繰一蠒催衣縷復擣百和薫衣香猶憶去時腰大小

不知今日身短長裲襠雙心共一袜袙複兩邉作八撮

襻帶雖安不忍縫開孔裁穿猶未達胸前却月兩相連

本照君心不照天願君分朙得此意勿復流蕩不如先

含悲含怨判不死封情忍思待朙年

    同前         盧照隣

君不見長安城北渭橋邉枯木横槎臥古田㫺日含紅

復含紫常時畱霧亦畱烟春景春風花似雪香車玉轝

恒闐咽若個遊人不競攀若個倡家不來折倡家寳袜

蛟龍帔公子銀鞍千萬騎黄鸎一向花嬌春兩兩三三

將子戲千尺長條百尺枝丹桂靑榆相蔽虧珊瑚葉上

鴛鴦鳥鳳凰巢裏鶵鵷兒巢傾枝折鳳歸去條枯葉落

狂風吹一朝零落無人問萬古摧SKchar君詎知人生貴賤

無終始倐忽須臾難久恃誰家能駐西山日誰家能偃

東流水漢家陵樹滿秦川行來行去盡哀憐自㫺公卿

二千石咸擬榮華一萬年不見朱唇將白貌惟聞素棘

與黄泉金貂有時須换酒玉麈但搖莫計錢寄言坐客

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處蒼龍闕下君不來白鶴山前

我應去雲間海上邈難期赤心㑹合在何時但願堯年

一百萬長作一作巢由也不辭

    同前         張 紘

君不見溫家玉鏡臺提攜抱握九重來君不見相如綠

綺琴一撫一拍鳳凰音人生意氣須及早莫負當年行

樂心荆王奏曲楚妃歎曲盡歡終夜將半朱樓銀閣正

平生碧草靑苔坐蕪澷當春對酒不須疑視日相看能

㡬時春風吹盡鷰初至此時自爲稱君意秋露萎草鴻

始歸此時衰𦱤與君違人生翻覆何常定誰𠈃容顔無

是非

    同前五首       賀蘭進朙

君不見嵓下井百尺不及泉君不見山上蒿數寸凌雲

烟人生相命亦如此何苦太息自憂煎但願親友長含

笑相逢莫吝杖頭錢寒夜邀歡須秉燭豈得空思花桺

君不見門前桺榮曜暫時蕭索久君不見陌上花狂風

吹去落誰家誰家思婦見之歎蓬首不梳心歷亂盛年

夫壻長别離嵗𦱤相逢色凋换

君不見荒樹枝春花落盡蜂不窺君不見梁上泥秋風

始髙燕不棲蕩子從軍事征戰蛾睂嬋娟空守閨獨㝛

自然堪下淚況復時聞烏夜啼

君不見雲間月暫盈還復缺君不見林下風聲逺意難

竆親故平生欲聚𢿱歡娯未盡樽酒空自歎靑靑陵上

柏嵗寒能與㡬人同

君不見東流水一去無竆已君不見西郊雲日夕空氛

氲羣雁徘徊不能去一雁悲鳴復失羣人生結交在終

始莫爲升沉中路分

    同前         崔 顥

君不見建章宫中金朙枝萬萬長條拂地垂二月三月

花如霰九重幽深君不見豔彩朝含四寳宫香風吹入

朝雲殿漢家宫女春未闌愛此芳香朝𦱤看看去看來

心不㤀攀折將安鏡臺上雙雙素手翦不成兩兩紅妝

笑相向建章昨夜起春風一花飛落長信殿長信麗人

見花泣憶此珍樹何嗟及我㫺初在昭陽時朝折𦱤折

登玉墀秖言嵗嵗長相對不寤今朝遙相思


樂府詩集卷第七十

       東呉毛晉訂正  男扆再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