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四

卷第九十三 樂府詩集 卷第九十四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九十五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四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新樂府辭

   樂府雜題

    寄逺曲        王 建

美人别來無處所巫山月朙湘江雨千回想見不分明

井底看星夢中語兩心相對尚難知何况萬里不相疑

    同前         張 籍

美人去來春江暖江頭無人湘水滿浣沙石上水禽棲

江南路長春日短蘭舟桂檝常渡江無因重寄雙瓊璫

    征婦怨四首      孟 郊

良人昨日去朙月又不圎别時各有淚零落青樓前

君淚濡羅巾妾淚滿路塵羅巾去在手今得隨妾身路

塵如因風得上君車輪

生在絲羅下不識漁陽道良人自戍來夜夜夢中到

漁陽千里道近如中門限中門踰有時漁陽長在眼

    同前         張 籍

九月匈奴殺邊將漢軍全歿遼水上萬里無人收白骨

家家城下招魂葬婦人依倚子與夫同居貧賤心亦舒

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

    織婦詞        孟 郊

夫是田中郎妾是田中女當年嫁得君爲君秉機杼筋

力日已疲不息窗下機如何織紈素自著藍縷衣官家

𤗒村路更索栽桑樹

    同前         元 稹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

絲稅抽徵早早徵非是官人惡去嵗官家事戎索征人

戰苦束刀槍主將勲髙换羅幕繅絲織帛猶努力變䌰

撩機苦難織東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不得簷前

梟裊游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羡他蟲豸觧縁天能向

虛空織羅網

    同前         鮑 溶

百日織綵絲一朝停杼機機中有雙鳳化作天邊衣使

人馬如風誠不阻音徽影響隨羽翼雙雙繞君飛行人

豈願行不怨不知歸所怨天處處何人見光輝

    織錦曲        王 建

大女身為織錦戸名在縣家供進簿長頭起樣呈作官

聞道官家中苦難回花側葉與人别唯恐秋天絲線乾

紅縷葳㽔紫茸軟蝶飛參差花宛轉一梭聲盡重一梭

玉腕不停羅袖巻窗中夜久睡髻偏横釵欲墮垂著肩

合衣卧時參沒後停燈起在雞鳴前一匹千金亦不賣

限日未成官裏怪錦江水涸貢轉多宫中盡著單絲羅

莫言山積無盡日百尺髙樓一曲歌

    織錦歌        溫庭筠

丁東細漏侵瓊瑟影轉髙梧月初出簇䔩金梭萬縷紅

鴛鴦豔錦初成匹錦中百結皆同心蘂亂雲盤相間深

此意欲傳傳不得玫瑰作柱朱弦琴為君裁破合歡被

星斗迢迢芺千里象尺薰爐未覺秋碧池中一作有新

蓮子

    當窗織        王 建

     梁横吹曲折楊桺曰門前一株棗嵗嵗不

     知老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唧唧復唧

     唧女子臨窗織不聞機杼聲只聞女歎息

     當窗織其取諸此

歎息復歎息園中有棗行人食貧家女大富家織父

母隔墻不得力水寒手澀絲脆斷續來續去心腸爛草

蟲促促機下啼兩日催成一匹半輸官上頭有零落姑

未得衣身不著當窗却羡青樓倡十指不動衣盈箱

    𢷬衣曲

     班媫妤𢷬素賦曰廣儲縣月暉木流清桂

     露朝滿涼衿夕輕改容餙而相命卷霜帛

     而下庭於是投香杵加紋砧擇鸞聲争鳳

     音又曰調無定律聲無定本任落手之參

     差從風飈之近逺或連躍而更投或暫舒

     而長卷盖言擣素裁衣緘封𭔃逺也

月朙中庭擣衣石掩帷下堂來擣帛婦姑相對初力生

雙揎白腕調杵聲髙樓敲玉節會成家家不睡皆起聴

秋天丁丁復凍凍玉(⿰釒义)低昻衣帶動夜深月落冷如刀

溼著一雙纎手痛回編易裂㸔生熟鴛鴦紋成水波曲

垂燒熨斗帖兩頭與郎裁作迎寒裘

    同前         劉禹錫

爽砧應秋律繁杵含淒風一一逺相續家家音不同户

庭凝露清伴侶朙月中長裾委襞積輕珮垂璁瓏汗餘

衫更馥鈿移麝半空報寒驚邊雁促思聞候蟲天狼正

芒角虎落定相攻盈篋寄何處征人如轉蓬

    送衣曲        王 建

去秋送衣渡黄河今秋送衣上隴坂婦人不知道徑處

但聞新移軍近逺半年著道經雨溼開籠見風衣領急

舊來十月初㸃衣與郎著向營中集絮時厚厚綿纂纂

貴欲征人身上暖願郎莫著裏屍歸願妾不死長送衣

    寄衣曲        張 籍

纎素縫衣獨苦辛逺因回使寄征人官家亦自寄衣去

貴從妾手看君身髙堂姑老無侍子不得自到邊城裏

殷勤為看初著時征夫身上宜不宜

    淮隂行五首      劉禹錫

     劉禹錫序曰古有長干行備言三江之事

     禹錫阻風淮隂乃作淮隂行

簇簇淮隂市竹樓縁岸上好曰起檣竿鳥飛驚五兩

今日轉船頭金烏指西北𤎆波與春草千里同一色

船頭大銅鐶摩挲光陳陳早晚使風來沙頭一眼認

何物令儂羨羨𭅺船尾鷰銜泥趂檣竿㝛食長相見

隔浦望行船頭昻尾幰幰無奈脫葉時清淮春浪軟

    泰娘歌

     劉禹錫歌序曰㤗娘本韋尚書家主謳者

     初尚書為吳郡得之命樂工敎以琵琶歌

     舞盡得其技後攜之歸京師京師多善士

     又捐去故技授以新聲而泰娘頗見稱於

     貴遊間元和初尚書薨於東都泰娘出居

     民間久之為蘄州刺史張愻所得其後愻

     坐事謫武陵郡愻卒泰娘無所歸地逺無

     有知其容與藝者故日抱樂器而哭其音

     甚悲禹錫聞之乃作泰娘歌云

泰娘家本閶門西門前渌水環金堤有時妝成好天氣

走上臯橋折花戲風流太守韋尚書路𠊓忽見停隼𣄣

斗量朙珠鳥傳意紺幰迎入專城居長鬟如雲衣似霧

錦茵羅薦承輕歩舞學驚鴻水榭春歌傳一作上客蘭

堂𦱤從郎西入帝城中貴遊簪組香簾櫳低鬟緩視抱

朙月纎指破撥生胡風繁蕐一旦有消歇題劒無光履

聲絶洛陽舊宅生草萊杜陵蕭蕭松柏哀妝奩蟲網厚

如蠒博山鑪側傾寒灰蘄州刺史張公子白馬新到銅

駞里自言買笑擲黄金月堕雲中從此始安知鵩鳥坐

隅飛寂寞旅魂招不歸秦嘉鏡有前時結韓夀香銷故

篋衣山城少人江水碧斷雁哀猿風雨夕朱弦已絶為

知音雲鬢未秋私自惜舉目風𤎆非舊時夢歸歸路多

參差如何將此千行淚更灑湘江斑竹枝

    更衣曲

     漢武帝故事曰武帝立衞子夫為皇后初

     上行幸平陽主家主置酒作樂子夫為主

     謳者善歌能造曲每歌挑上上意動起更

     衣子夫因侍得幸頭解上見其美髪恱之

     主遂納子夫於宮更衣曲其取於此

博山炯炯吐香霧紅燭引至更衣處夜如何其夜漫漫

鄰雞未鳴寒雁度庭前雪壓松桂叢廊下㸃㸃懸紗籠

滿堂醉客争笑語嘈囋琵琶青幕中

    視刀環歌

常恨言語淺不如人意深今朝兩相視脉脉萬重心

    堤上行三首

     古今樂録曰清商西曲襄陽樂云朝發襄

     陽城𦱤至大堤㝛大堤諸女兒花豔驚郎

     目梁簡文帝由是有大堤曲堤上行又因

     大堤曲而作也

酒旗相望大堤頭堤下連檣堤上樓日𦱤行人争渡急

槳聲幽軋滿中流

江南江北望烟波入夜行人相應歌桃葉傳情竹枝怨

水流無限月朙多

長堤繚繞水一作徘徊酒舍旗亭次第開日晚上簾招

賈客軻峩大艑落帆來

    競渡曲

     劉異事始曰楚傳云競渡起於越王句踐

     荆楚嵗時記云舊傳屈原死於汨羅時人

     傷之競以舟檝拯焉因以成俗嵗蕐紀麗

     云因句踐以成風拯屈原而為俗是也劉

     禹錫序曰競渡始於武陵至今舉楫而相

     和之音咸呼何在招屈之義也競渡曲葢

     起於此

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將浮綵舟靈均何年歌已矣

哀謡振楫從此起揚枹擊節雷闐闐亂流齊進聲轟然

蛟龍得雨鬐鬛動螮蝀飲河形影聯刺史臨流褰翠幃

掲竿命爵分雄雌先鳴餘勇爭𡔷舞未至銜枚顔色沮

百勝本自有前期一飛由來無定所風俗如狂重此時

縱觀雲委江之𣾨綵旂夾岸照鮫室羅襪凌波呈水嬉

曲終人散空愁𦱤招屈亭前水東注

    沓潮歌

     劉禹錫歌序曰元和十年夏五月大風駕

     潮南海泛溢南人云沓潮也率三嵗一有

     之客或言其狀禹錫因歌之

屯門積日無廻飈滄波不歸成沓潮轟如鞭石矻且揺

亘空欲駕黿鼉橋驚湍蹙縮悍而驕大陵髙岸失岧嶤

四邊無阻音響調背負元氣掀重霄介鯨得性方逍遥

仰鼻噓吸揚朱翹海人狂顧迭相招𦋺衣髽首聲嘵嘵

征南將軍登麗譙赤旗指麾不敢囂翌日風廻沴氣消

歸濤納納景昭昭烏泥白沙復滿海海色不動如青瑶

    北邙行        王 建

     晉張協登北邙賦曰陟巒丘之𡶊升逶

     迤之脩坂回余車於峻嶺𦕼送目於四逺

     伊洛混而東流帝居赫以崇顯於是徘徊

     絶嶺踟蹰歩趾前瞻狼山郤闚大岯東眺

     虎牢西晲熊耳邪亘天際㫄極萬里莽眩

     眼以芒昧諒羣形之維紀爾乃地勢窊隆

     丘墟陂陁墳隴㟪疊棊布星羅松林摻映

     以攢列𤣥木搜寥而振柯壯漢氏之所營

     望五陵之嵬峩後漢書曰光武葬於原陵

     帝王世紀曰原陵在臨平亭東去洛陽十

     五里朱超石與兄書曰登北邙逺眺衆美

     都盡且言光武墳邊杏甚羙即原陵葢在

     北邙也魏志曰朙帝欲平北邙令登臺觀

     見孟津廷尉辛毗諫止之按北邙行言人

     死葬北邙與梁甫吟泰山吟蒿里行同意

北邙山頭少閒土盡是洛陽人舊墓舊墓人家歸葬多

堆著黄金無置處天涯悠悠葬日促崗坂崎嶇不停轂

髙張素幕繞銘旌夜唱挽歌山下宿洛陽城北復城東

一作城西并城東魂車祖馬長相逢車轍廣若長安路蒿草少

於松柏樹山頭澗底石漸稀盡向墳前作羊虎誰家石

碑文字滅後人重取書年月朝朝車馬送葬回還起大

宅與髙臺(“士”換為“亠”)

    同前         張 籍

洛陽北門北邙道喪車轔轔入秋草車前齊唱薤露歌

髙墳新起白峩峩朝朝𦱤𦱤長送葬洛陽城中人更多

千金立碑髙百尺終作誰家柱下石山頭松柏半無主

地下白骨多於土寒食家家送紙錢鴟鳶作窠銜上樹

人居朝市未解愁請君暫向北邙遊

    野田行        李 益

日沒出古城野田何茫茫寒狐上孤塜鬼火燒白楊昔

人未為泉下客行到此中曾斷腸

    同前         張 碧

風昬晝色飛斜雨寃骨千堆髑髏語八弦牢落人物悲

是箇田園荒廢主悲嗟自古争天下㡬度乾坤復如此

秦皇矻矻築長城漢祖區區白蛇死野田之骨兮又成

塵樓閣風𤎆兮還復新願得蕐山之下長歸馬野田無

復堆寃者

    斜路行        王 建

     長安有狹斜行曰長安有狹斜道隘不容

     車斜路行其義亦同

世間娶容非一作娶婦中庭牡丹勝松樹九衢大道人

不行走馬奔車逐斜路斜路行熟直路荒東西豈是

横太行南樓彈弦北户舞行人到此多徊一作徨頭

白如絲面如蠒亦學少年行不返縱令自解SKchar故鄉輪

折蹄穿白日晚誰將古曲换斜音回取行人斜路心

    雉將雛

雉咿喔雛出殼毛斑斑觜啄啄學飛未得一尺髙還逐

母行旋母脚麥壟淺淺雖蔽身逺去戀雛低怕人時時

土中𡔷兩翅引雛拾蟲不相離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四

       東呉毛晉訂正  男扆再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