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卷第二十六 樂府詩集 卷第二十七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二十八

樂府詩集巻第二十七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相和歌辭

   相和曲中

    度關山        魏武帝

     樂府解題曰魏樂奏武帝辭言人君當自

     勤苦省方黜陟省刑薄賦也若梁戴暠云

     㫺聽隴頭吟平居已流涕但叙征人行役

     之思焉

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車轍馬迹經緯四

極黜陟幽朙黎庶繁息於鑠賢聖總統邦域封建五爵

井田刑獄有燔丹書無普赦贖臯陶甫侯何有失職嗟

哉後世改制易律勞民為君役賦其力舜漆食器畔者

十國不及唐堯采椽不斵世歎伯夷欲以厲俗侈惡之

大儉為共德許由推讓豈有訟曲兼愛尚同疏者為戚

      右一曲魏樂所奏

    同前         簡文帝

關山遠可度逺度復難思直指遮歸道都護總前期力

農争地利轉戰逐天時材官蹶張皆命中弘農越騎盡

搴旗搴旗逺不息驅虜何窮極狼居一封難再覩閼氏

永去無容色銳氣且横行朱旗亂日精先屠光禄塞却

破夫人城凱還歸舊里非是衒功名

    同前         戴 暠

㫺聽隴頭吟平居巳流涕今上關山望長安樹如薺千

里非鄉邑百姓為兄弟軍中大體自相襃其間得意各

分曹博陵輕俠皆無位幽中重氣本多豪馬銜苜蓿葉

劒寶一作鷿鵜膏初征心未習一作復值雁飛入山頭

看月近草上知風急笛喝曲難成笳繁響還澀武帝初

承平東伐復西征薊門海作塹榆塞冰為城催令四校

出倚望三邊平箭服潮來動刀環臨陣鳴將軍一百戰

都䕶五千兵且决雄雌眼前利誰道功名身後事丈夫

意氣本自然來時辭弟一作已聞一作天但令此身與

命在不持烽火照甘泉

    同前         桺 惲

長安倡家女出入燕南垂與持德自羙本以容見知舊

聞關山道何事總金羈妾心日已亂秋風鳴細枝

    同前         劉 遵

隴樹寒色落塞雲朝欲開谷聲鼙易響路狹幰難囘當

知結綬去非是棄繻來行人SKchar顧返道别且徘徊願度

關山鶴勞歌立可哀

    同前         王 訓

邊庭多警急羽檄未曽閒從軍出隴坂驅馬度關山關

山恒晻靄高峰白雲外遥望秦川水千里長如帶好勇

自秦中意氣本豪雄少年便習戰十四已從戎㫺年經

上郡今嵗出雲中遼水深難渡榆關斷未通折衘凌絶

域流蓬驚未息胡雲朝夜起平沙不相識兵法貴先聲

兵中自有程逗遛皆贖罪先登盡一城都護疲詔吏將

軍擅發兵平盧凝縱火飛鴟畏犯營輕重一為鹵一作

金刀何用盟誰知出塞外獨有漢飛名

    同前         張正見

關山度曉月劒客遠從征雲中出迥陣天外落奇兵輪

摧偃去節樹倒礙懸旌沙揚折坂暗雲積榆溪朙馬倦

時銜草人疲屢看城寒隴胡笳澀空林漢𡔷鳴還聽嗚

咽水併切斷腸聲

    同前         李 端

雁塞日初晴胡關雪復平危竿縁廣漠古竇𠊓長城拔

劒金星出彎弧玉羽鳴誰知係虜者賈誼是書生

    同前         馬 戴

金鎖耀兜鍪黄雲拂紫騮叛羌旗下戮䧟壁夜中收霜

霰戎衣故關河磧氣秋箭瘡殊未合更遣擊蘭州

火發龍山北中宵易左賢勒兵臨漢水驚雁𢿱胡天木

落防河急軍孤受敵偏猶聞漢皇怒按劒待開邊

    東光         古 辭

     古今樂録曰張永元嘉技録云東光舊但

     絃無音宋識造其歌聲

東光乎倉梧何不乎倉梧多腐粟無益諸軍糧諸軍遊

蕩子早行多悲傷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十五         魏文帝

     古今樂録曰十五歌文帝辭後解歌瑟調

     西山一何髙彭祖稱七百篇辭在瑟調

登山而遠望谿谷多所有楩柟千餘尺衆草之一作

茂蕐葉耀人目五色難可紀雉雊山雞鳴虎嘯谷風起

號羆當我道狂顧動牙齒

      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登髙丘而望逺     李 白

登髙丘而望遠海六鼇骨已霜三山流安在扶桑半摧

折白日沉光彩銀臺金闕如夢中秦皇漢武空相待精

衛費木石黿鼉無所憑君不見驪山茂陵盡灰滅牧羊

之子來攀登盗賊劫寳玉精靈竟何能竆兵黷武今如

此鼎湖飛龍安可乘

    薤露         古 辭

     崔豹古今注曰薤露蒿里竝䘮歌也本出

     田横門人横自殺門人傷之為作悲歌言

     人命奄忽如薤上之露易晞滅也亦謂人

     死魂魄歸於蒿里至漢武帝時李延年分

     為二曲薤露送王公貴人蒿里送士大夫

     庶人使挽柩者歌之亦謂之挽歌譙周法

     訓曰挽歌者漢髙帝召田横至尸鄉自殺

     從者不敢哭而不勝哀故為挽歌以寄哀

     音樂府解題曰左傳云齊將與呉戰於艾

     陵公孫夏命其徒歌虞殯杜預云送死薤

     露歌即䘮歌不自田横始也按蒿里山名

     在泰山南魏武帝薤露行曰惟漢二十二

     世所任誠不良曹植又作惟漢行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朙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同前         魏武帝

惟漢二十二世所任誠不良沐猴而冠帶知小而謀彊

猶豫不敢斷因狩執君王白虹為貫日已亦先受殃賊

臣持一作國柄殺主滅宇京蕩覆帝基業宗廟以燔䘮

播越西遷移號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微子為哀傷

      右一曲魏樂所奏

    同前         曹 植

     樂府解題曰曹植擬薤露行為天地

天地無竆極隂陽轉相因人居一世間忽若風吹塵願

得展功勤輸力於朙君懷此王佐才慷慨獨不羣鱗介

尊神龍走獸宗麒麟蟲獸豈知德何况於士人孔氏删

詩書王業粲已分騁我徑寸翰流藻垂蕐芬

    同前         張 駿

在晉之二葉一作皇道昧不朙主暗無良臣艱一作

起朝廷七柄失其所權綱䘮典刑愚猾窺神器牝鷄又

晨鳴哲婦逞幽虐宗祀一朝傾儲君縊新昌帝執金墉

城禍釁萌宮掖胡馬動北坰三方風塵起玁狁竊上京

義士㧖素婉感慨懷憤盈誓心蕩衆狄積誠徹昊靈

    惟漢行        曹 植

太極定二儀清濁始以形三光炤八極天道甚著朙為

人立君長欲以遂其生行仁章以瑞變故誡驕盈神髙

而聽卑報若響應聲朙主敬細微三季瞢天經二皇稱

至化盛哉唐虞庭禹湯繼厥德周亦致太平在㫺懷帝

一作日昃不敢寧濟濟在公朝萬載馳其名

    同前         傅 玄

危哉鴻門會沛公㡬不還輕裝入人軍投身湯火間兩

雄不俱立亞父見此權項莊奮劒起白刃何翩翩伯身

雖為蔽事促不及旋張良慴坐側髙祖變龍顔頼得樊

將軍獸當作叱項王前嗔目駭三軍磨牙咀豚肩空巵

讓霸主臨急吐奇言威凌萬乘主指顧回泰山神龍困

鼎鑊非噲豈得全狗屠登上將功業信不原健兒寔可

慕腐儒何足歎

    蒿里         古 辭

蒿里誰家地聚歛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

不得少踟蹰

    同前         魏武帝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羣凶初期會盟津乃心在咸陽軍

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勢利使人争嗣還自相𢦤淮南

弟稱號刻璽於北方鎧甲生蟣蝨萬姓以死亾白骨露

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右一曲魏樂所奏

    同前         鮑 照

同盡無貴賤殊願有竆伸馳波催永夜零露逼短晨

漏馳催永夜露宿逼短晨結我幽山駕去此滿堂親虚容遺劒佩羙

一作貌戢衣巾斗酒安可酌尺書誰復陳年代稍推遠

懐抱日幽淪人生良自劇天道與何人齎我長恨意歸

為狐SKchar

    同前         僧貫休

SKchar不遲烏更急但恐穆王八駿著鞭不及所以蒿里墳

出蕺蕺氣凌雲天龍騰鳳集盡為風消土喫狐掇蟻拾

黄金不啼玉不泣白楊騷屑亂風愁月折碑石人莾穢

榛𣳚牛羊窸窣時見牧童兒弄枯骨

    挽歌         繆 襲

生時遊國都死没棄中野朝發髙堂上暮㝛黄泉下白

日入虞淵懸車息駟馬造化雖神朙安能復存我形容

稍歇滅齒髮行當墮自古皆有然誰能離此者

    同前         陸 機

卜釋考休貞嘉命咸在兹夙駕警徒御結轡頓重基龍

㡛被廣桺前驅矯輕旗殯宮何嘈嘈哀響沸中闈闈中

且勿喧聽我薤露詩死生各異倫祖載當有時舍爵兩

楹位啓殯進靈轜飲餞觴莫舉出㝛歸無期帷袵曠遺

影棟宇與子辭周親咸奔湊友朋自遠來翼翼飛輕軒

駸駸䇿素騏按轡遵長薄送子長夜臺(“士”換為“亠”)呼子子不聞泣

子子不知歎息重櫬側念我疇㫺時三秋猶足收萬世

安可SKchar殉歿身易亾救子非所能含言言哽咽揮涕涕

一作流離

重阜何崔嵬玄廬竄其間磅礴立四極穹崇效一作

天測一作聽隂溝涌臥觀天井懸壙宵何寥廓大暮安

可晨人往有返嵗我行無歸年㫺居四民宅今託萬鬼

鄰㫺為七尺軀今成灰與塵金玉㫺一作所佩鴻毛今

不振豐肌饗螻蟻妍骸永夷泯夀堂延魑魅虚無自相

賓螻蟻爾何怨魑魅我何親拊心痛荼毒永歎莫為陳

流離親友SKchar惆悵神不㤗素驂佇轜軒玄駟騖飛葢哀

鳴興殯宮㢠遲悲野外魂輿寂無響但見冠與帶備物

象平生長旌誰為斾悲風𡔷行軌傾雲結流藹振䇿指

靈丘駕言從此遊

    同前三首       陶 潛

荒草何茫茫白楊亦蕭蕭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四

面無人居髙墳正嶕嶢鳥為動哀鳴一作馬為仲天鳴林風自

蕭條幽室一已閉千年不復朝千年不復朝賢達無奈

何向來相送人各以一作歸其家親戚或餘悲佗人亦

已歌死去何所道託體同山阿

有生必有死早終非命促昨暮同為人今旦在鬼録魂

氣𢿱何之枯形寄空木嬌兒索父啼良友拊我哭得失

不復知是非安能覺千秋萬嵗後誰知榮與辱但恨在

世時飲酒恒不足

在㫺無酒飲今但一作但恨湛空觴春醪生浮蟻何時更能

嘗肴案盈一作我前親戚一作哭我𠊓欲語口無音欲

視眼無光㫺在髙堂寢今㝛荒草鄉荒草無人眠極視

正茫茫一朝出門去歸家一作良未央

    同前         鮑 照

獨處重冥下憶㫺登髙臺(“士”換為“亠”)傲岸平生中不為物所裁埏

門只復閉白蟻相將來生時芳蘭體小蟲今為災玄鬢

無復根枯髏依青苔憶㫺好飲酒素盤進青梅彭韓及

廉藺疇㫺已成灰壯士皆死盡餘人安在哉

    同前         祖孝徵

㫺日驅駟馬謁帝長楊宮旌懸白雲外騎獵紅塵中今

來向漳浦素葢轉悲風榮華與歌笑萬事盡成空

    同前         趙微朙

寒日蒿上朙凄凄郭東路素車誰家子丹旐引将去原

下荆棘叢叢邊有新墓人間痛傷别此是長别處曠野

何蕭條青松白楊樹

    同前二首       于 鵠

隂風吹黄蒿挽歌渡秋水車馬却歸城孤墳月朙裏

𩀱轍出郭門綿綿東西道送死多於生㡬人得終老見

人切肺肝不如歸山好不聞哀哭聲黙默安懐抱時盡

從物化又免生憂擾世間夀者稀盡為悲傷惱

    同前         孟雲卿

草草門巷喧塗車儼成位冥寞何所須盡我生人意北

邙路非一作遠此别終天地臨穴頻撫棺至哀反無淚

爾形未衰老爾息猶童稚骨SKchar一作可離皇天若容

易房帷卽虚張庭宇為哀次薤露歌若斯人生盡如寄

    同前         白居易

丹旐何飛揚素驂亦悲鳴晨光照閭巷轜車儼欲行蕭

條九月天哀挽出重城借問送者誰妻子與弟兄蒼蒼

上古原峨峨開新瑩含酸一慟哭異口同哀聲舊壠轉

蕪絶新墳日羅列春風草緑北邙山此地年年生死别

    對酒         魏武帝

     樂府解題曰魏樂奏武帝所賦對酒歌太

     平其旨言王者德澤廣被政理人和萬物

     咸遂若梁范雲對酒心自足則言但當為

     樂勿徇名自欺也

對酒歌太平時吏不呼門王者賢且朙宰相股肱皆忠

良咸禮讓民無所争訟三年耕有九年儲倉榖滿盈班

白不負戴雨澤如此百榖用成却走馬以糞其上田爵

公侯伯子男咸愛其民以黜陟幽朙子養有若父與兄

犯禮法輕重隨其刑路無拾遺之私囹圄空虚冬節不

斷人耋耋皆得以夀終恩德廣及草木昆蟲

      右一曲魏樂所奏

    同前         范 雲

對酒心自足故人來共持方悅羅矜解誰念髪成絲徇

一作良為達求名本自欺迨君當歌日及我傾樽時

    同前         張 率

對酒誠可樂此酒復芳醇如華良可貴似乳更甘珍何

當留上客為寄掌中人金樽清復滿玉椀亟來親誰能

共遲暮對酒惜芳辰一作君歌尚未罷却坐避梁塵

    同前         張正見

當歌對玉酒匡坐酌金罍竹葉三清泛蒲萄百味開風

移蘭氣入月逐桂香來獨有劉將阮㤀情寄羽杯

    同前         岑之敬

色映臨池竹香浮滿砌蘭舒文泛玉盌漾蟻溢金盤簫

曲隨鸞易笳聲出塞難唯有將軍酒川上可除寒

    同前         𢈔 信

春水望桃花春洲藉芳杜琴從綠珠借酒𭕒文君取牽

馬向渭橋日曝山頭脯山簡接䍦倒王戎如意舞筝鳴

金谷園笛韻平陽塢人生一百年歡笑唯三五何處覔

錢刀求為洛陽賈

    同前         崔國輔

行行日將夕荒村古塜無人跡朦朧荆棘一鳥飛屢唱

提壺沽酒喫古人不達酒不足遺恨精靈傳此曲寄言

當代諸少年平生且盡杯中渌

    同前二首       李 白

松子棲金華安期入蓬海此人古之仙羽化竟何在浮

生速流電倐忽變光彩天地無凋換容顔有遷改對酒

不肯飲含情欲誰待

勸君莫拒杯春風笑人來桃李如舊識傾花向我開流

鶯啼碧樹朙月窺金罍昨來朱顔子今日白髮催棘生

石虎殿鹿走姑蘇臺(“士”換為“亠”)自古帝王宅城闕閉黄埃君若不

飲酒㫺人安在哉









樂府詩集巻第二十七東吳毛晉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