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八

卷第五十七 樂府詩集 卷第五十八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五十九

樂府詩集巻第五十八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琴曲歌辭

    SKchar歸引        石 崇

     一曰離拘操琴操曰衛有賢女邵王聞其

     賢而請聘之未至而王薨太子曰吾聞齊

     桓公得衞姬而霸今衛女賢欲畱之大夫

     曰不可若賢必不我聴若聴必不賢不可

     取也太子遂畱之果不聴拘於深宫SKchar

     不得遂援琴而作歌曲終縊而死晉石崇

     SKchar歸引序曰崇少有大志晚節㪅樂放逸

     因覽樂篇有SKchar歸引古曲有弦無歌乃作

     樂辭但SKchar歸河陽别業與琴操異也樂府

     解題曰若梁劉孝威胡地憑良馬備言SKchar

     歸之狀而已按謝希逸琴論曰箕子作離

     拘操不言衛女作未知孰是

SKchar歸引歸河陽假余翼鴻鶴髙飛翔經芒阜濟河梁望

我舊館心恱康清渠激魚彷徨雁驚泝波羣相將終日

周覽樂無方登雲閣列姬姜拊絲竹叩宫商宴華池酌

玉觴

    同前         劉孝威

胡地憑良馬懷驕負漢恩甘泉烽火入回中宫室燔錦

車勞逺駕繡衣疲屢奔貳師已喪律都尉亦銷魂龍堆

求援急狐塞請先屯櫪下驅雙駿腰邉帶兩鞬乘障無

期限思歸安可論一作

    同前         張 祜

重重作閨清旦鐍兩耳深聲長不徹深宫坐愁百年身

一片玉中生憤血焦桐罷彈絲自絶漠漠暗魂愁夜月

故鄉不歸誰共穴石上作蒲蒲九節

    猗蘭操        孔 子

     一曰幽蘭操古今樂録曰孔子自衛反魯

     見香蘭而作此歌琴操曰猗蘭操孔子所

     作孔子歴聘諸侯諸侯莫能任自衛反魯

     隱谷之中見香蘭獨茂喟然嘆曰蘭當為

     王者香今乃獨茂與衆草為伍乃止車援

     琴𡔷之自傷不逢時託辭於香蘭云琴集

     曰幽蘭操孔子所作也

習習谷風以隂以雨之子于歸逺送于野何彼蒼天不

得其所逍遥九州無所定處時一作人闇蔽不知賢者

年紀逝邁一身將老

    同前         辛得源

奏事傳青閣拂除乃陶嘉𢿱條凝露彩含芳映日華

知香若麝無怨直如𢊆不學芙蓉草空作眼中花

    同前         韓 愈

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採而佩於蘭何傷今天之旋其

曷爲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雪霜貿貿薺麥之茂子如

不傷我不爾覯薺麥之茂薺麥之有君子之傷君子之

    幽蘭五首       鮑 照

傾暉引𦱤色孤景流恩顔梅歇春欲罷期渡往不還

(⿱𥫗亷)委蘭蕙露帳含桃李風攬帶㫺何道坐令芳節終

結佩徒分朙抱梁輙乖互華落知不終空愁坐相悞

眇眇蛸挂網漠漠蠶弄絲空慙不自信怯與君盡一作

陳國鄭東門古來共所知長袖蹔徘徊駟馬停路歧

    同前         崔 塗

幽植衆能知貞芳只暗持自無君子佩未是國香衰白

露沾長早青春到每遲不知當路草芳馥欲何為

    將歸操        孔 子

     一曰郰操琴操曰將歸操孔子所作也孔

     叢子曰趙使聘夫子夫子聞鳴犢與竇犨

     之見殺也回輿而旋為操曰將歸史記世

     家曰孔子既不得用於衛將西見趙簡子

     至於河而聞竇鳴犢舜華之死臨河而嘆

     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濟此命也夫子

     貢曰何謂也孔子曰竇鳴犢舜華晉國之

     賢大夫也趙簡子未得志之時須此兩人

     而后從政及其已得志殺之乃從政夫鳥

     獸之不義也尚知辟之况乎丘哉乃還息

     乎郰鄉作為郰操以哀之徐廣曰竇鳴犢

     舜華或作鳴鐸竇犨王肅曰郰操琴曲名

     也

翺翔于衛復我舊居從我所好其樂只且

    同前         韓 愈

狄之水兮其色幽幽我將濟兮不得其由涉其淺兮石

齧我足乘其深兮龍入我舟我濟而悔兮將安歸尤歸

乎歸乎無與石鬬兮無應龍求

    龜山操        韓 愈

     琴操曰龜山操孔子所作也季桓子受齊

     女樂孔子欲諫不得退而望魯龜山作此

     曲以喻季氏若龜山之蔽魯也

龜之氣兮不能雲舊作雨龜山枿兮不中梁柱龜之大

兮祗以奄魯知將隳兮哀莫余伍周公有SKchar兮嗟余歸

    殘形操        韓 愈

     琴操曰殘形操曽子所作曽子夢一狸不

     見其首而作此曲也

有獸維狸兮我夢得之其身孔朙兮而頭不知吉凶何

爲兮覺坐而SKchar巫咸上天兮識者其誰

    𩀱鷰離        梁簡文帝

     琴集曰獨處吟流澌咽𩀱鷰離處女吟四

     曲其詞俱亾琴歴曰河間新歌二十一章

     此其四曲也

𩀱鷰有雄雌照日兩差池銜花落北户逐蝶上南枝桂

棟本曽㝛虹梁早自窺願得長如此無令𩀱鷰離

    同前         沈君攸

𩀱鷰𩀱飛𩀱情想SKchar容色已改故心不衰𩀱入幕𩀱出

帷秋風去春風歸幕上危𩀱鷰離銜羽一别涕泗垂夜

夜孤飛誰相知左回右顧還相慕翩翩桂水不忍渡懸

目挂心SKchar越路縈鬱摧折意不泄願作鏡鸞相對絶

鸞對鏡絶武本願作鏡鸞相對絶

    同前         李 白

雙鷰復雙鷰雙飛令人羡玉樓珠閣不獨棲金窗繡户

長相見柏梁失火去因入呉王宫呉宫又焚蕩鶵盡巢

亦空憔悴一身在孀雌憶故雄雙飛難再得傷我寸心

    處女吟        魯處女

     琴操曰處女吟魯處女所作也古今樂録

     曰魯處女見女貞木而作歌亦謂之女貞

     木歌

菁菁茂木隱獨榮兮變化垂枝含蕤英兮脩身養志建

令名兮厥道不同善惡幷兮屈身身獨去微清兮懷忠

見疑何貪生兮

    貞女行        梁簡文帝

     琴操曰魯次室女作貞女引

𠎥問懷春臺百尺凌雲霧北有歲寒松南臨女貞樹庭

花對帷滿隙月依枝度但使朙妾心無嗟坐遲𦱤

    同前         沈 約

貞心信無矯𠊓隣也見疑輕生本非惜賤軀良足悲傳

芳託嘉樹弦歌寄好詞

    列女操        孟 郊

     琴集曰楚樊姬作列女引

梧桐相待老鴛鴦㑹雙死貞婦貴徇夫捨生亦如此波

瀾誓不起妾心井中水

    别鶴操        商陵牧子

     崔豹古今注曰别鶴操商陵牧子所作也

     娶妻五年而無子父兄將為之改娶妻聞

     之中夜起倚户而悲嘯牧子聞之愴然而

     悲乃援琴而歌後人因為樂章焉琴譜曰

     琴曲有四大曲别鶴操其一也

將乖比翼兮隔天端山川悠逺兮路漫漫攬衣不寐兮

㤀

    同前         鮑 照

雙鶴俱起時徘徊滄海間長弄若天漢輕軀似雲懸幽

客時結侣提攜遊一作三山青繳凌瑶臺丹蘿籠紫𤎆

海上疾風急三山多雲霧𢿱亂一相失驚孤不得住緬

然日月馳逺一作矣絶音儀有願而不遂無怨以生離

鹿鳴在深草蟬鳴隱髙枝心自有所懷一作㫄人那得

    同前         韓 愈

雄鶴一作銜枝來雌鶴啄泥歸巢成不生子大義當乖

離江漢水之大鶴身鳥之微㪅無相逢日安可相隨飛

    别鶴         梁簡文帝

接翮同發燕孤飛獨向楚值雪已迷羣驚風復失侣

    同前         呉 均

别鶴尋故侣聯翩遼海間單棲孟津水驚唳隴頭山

    同前         楊巨源

海鶴一為别髙程方杳然影揺江海路SKchar結瀟湘天皎

然仰白日真姿棲紫𤎆含情九霄際顧侣五雲前遐心

屬清都淒響激朱弦超揺間雲雨迢遞各山川東南信

多水㑹合當有年雄飛戾冥寞此意何由傳

    同前         王 建

主人一去池水絶池鶴𢿱飛不相别青天漫漫碧海重

知向何山風雪中萬里雖然音影在兩山終是死生同

池邉巢破松樹死樹頭年年烏生子

    同前         張 籍

雙鶴出雲谿分飛各自迷空巢在松杪折羽落江泥尋

水終不飲逢林亦未棲别離應易老萬里兩淒淒

    同前         杜 牧

分飛共所從六翮勢摧風聲斷碧雲外影孤朙月中青

田歸路逺月桂舊巢空矯翼知何處天涯不可竆

    走馬引        張 率

     一曰天馬引崔豹古今注曰走馬引樗里

     牧恭所作也為父報怨殺人而亾匿於山

     之下有天馬夜降圍其室而鳴覺聞其聲

     以為追吏奔而亾去朙旦視之乃天馬跡

     也因惕然大悟曰豈吾所處之將危乎遂

     荷糧而逃入于沂澤中援琴而𡔷之為天

     馬之聲故曰走馬引也

良馬龍為友玉珂金作羈馳騖一作相去宛與洛半驟復半

馳倐忽而千里光景不及移九方惜未見辥公寧所知

斂轡且歸去吾畏路傍兒

    同前         李 賀

我有辭鄉劒玉鋒堪截雲襄陽一作長安走馬客意氣自生

春朝嫌劒光靜𦱤嫌劒花冷能持劒向人不解持照身

一作解持照身影

    天馬引        傅 縡

驄色表連錢出冀復來燕取用偏開地爲歌乃號天權

竒意欲逺躞蹀勢難前本珍白玉鐙因飾黄金鞭願酬

芻秣寵千里得千年

    龍丘引        梁簡文帝

     一曰楚引琴操曰楚引者楚游子龍丘髙

     所作也龍丘髙出游三年SKchar歸故鄉望楚

     而長歎故曰楚引

龍丘一迴首楚路蒼無極水照弄珠影雲吐陽臺色浦

狹村𤎆度洲長歸鳥息遊蕩逐春心空憐無羽翼

    楚朝曲        呉邁逺

白雲縈藹荆山阿洞庭縱横日生波幽芳逺客悲如何

繡被掩口越人歌壯年流瞻襄成和清貞空情感電過

初同末異憂愁多竆巷惻愴沉汨羅延SKchar萬里挂長河

翻驚漢陰動湘娥

    楚朙妃曲       湯惠休

瓊臺彩楹桂寢雕甍金閨流耀玉牖含英香芬幽藹珠

彩珍榮文羅秋翠紈綺春輕驂駕鸞鶴往來仙靈含姿

綿視微笑相迎結蘭枝送目成當年為君榮

    渡易水        荆 軻

     一曰荆軻歌史記曰燕太子丹使荆軻刺

     秦王丹送之至於易水之上軻使髙漸離

     撃筑荆軻和而歌為變徴之聲又前而為

     此歌復為羽聲忼慨於是就車而去樂府

     廣題曰後人以為琴中曲按琴操商調有

     易水曲荆軻所作亦曰渡易水是也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同前         呉 均

雜虜客來齊時余在𧢲抵揚鞭渡易水直至龍城西日

昬笳亂動天曙馬爭嘶不能通瀚海無面見三齊

    荆軻歌        陽 縉

函谷路不通燕將重深功長虹貫白日易水急寒風壯

髮危冠下匕首地圗中琴聲不可識遺恨没秦宫

    力拔山操       項 籍

     漢書曰項羽壁垓下軍少食盡漢帥諸侯

     兵圍之數重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驚曰

     漢已得楚乎何楚人多也起飲帳中有美

     人姓虞氏常從駿馬名騅常騎乃悲歌忼

     慨自為歌詩歌數曲美人和之羽泣下數

     行遂上馬潰圍南出平朙漢軍迺覺按琴

     集有力拔山操項羽所作也近世又有虞

     美人曲亦出於此

力拔山兮氣葢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項王歌

無復拔山力誰論葢世才欲知漢騎滿但聴楚歌哀悲

看騅馬去泣望𫇢舟來

    大風起        漢髙帝

     漢書曰髙祖旣定天下還過沛畱置酒沛

     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發沛中兒得

     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帝撃筑自歌令兒

     皆和習之帝自起舞禮樂志曰至孝惠時

     以沛宫為原廟令歌兒習吹以相和常以

     百二十人為員按琴操有大風起漢髙帝

     所作也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内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

四方

    採芝操        四 皓

     琴集曰採芝操四皓所作也古今樂録曰

     南山四皓隱居髙祖聘之四皓不甘仰天

     歎而作歌按漢書曰四皓皆八十餘鬚睂

     皓白故謂之四皓即東園公綺里季夏黄

     公甪里先生也崔鴻曰四皓為秦博士遭

     世暗昧坑黜儒術於是退而作此歌亦謂

     之四皓歌二說不同未知孰是

皓天嗟嗟深谷逶迤樹木莫莫髙山崔嵬巖居穴處以

為幄茵曄曄紫芝可以療飢唐虞往矣吾當安歸

    四皓歌        崔 鴻

漠漠商洛深谷威夷曄曄紫芝可以療飢皇農邈逺余

將安歸駟馬髙葢其憂甚大富貴而畏人不如貧賤而

輕世

    八公操        劉 安

     一曰淮南操古今樂録曰淮南王好道正

     月上辛八公來降王作此歌謝希逸琴論

     曰八公操淮南王作也

煌煌上天照下土兮知我好道公來下兮公將與余生

毛羽兮超騰青雲蹈梁甫兮觀見瑶光過北斗兮馳乗

風雲使玉女兮含精吐氣嚼芝草兮悠悠將將天相𠈃


樂府詩集巻第五十八

       東吳毛晉訂正  男扆再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