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五

卷第八十四 樂府詩集 卷第八十五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八十六

樂府詩集卷第八十五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雜歌謠辭

   歌辭

    五侯歌

     漢書曰成帝河平二年悉封舅大將軍王

     鳳庶弟譚為平阿侯商成都侯立紅陽侯

     根曲陽侯逢時高平侯五人同日封故世

     謂之五侯時五侯羣弟爭為奢侈後庭姬

     妾各數十人羅鍾磬舞鄭女作優倡狗馬

     馳逐大治第室起土山漸臺(“士”換為“亠”)洞門高廊閣

     道連屬彌望百姓歌之言其奢僭如此按

     𫝊稱成都侯穿長安城引內澧水注第中

     大陂曲陽侯第園中土山漸臺(“士”換為“亠”)𩔖白虎殿

     則穿城引水非曲陽與歌辭不同高都外

     杜皆長安里名

五侯初起曲陽最怒壞決高都連竟外杜土山漸臺(“士”換為“亠”)西

白虎

    上郡歌

     漢書曰成帝時馮野王爲上郡太守其後

     弟立亦自五原徙西河上郡立居職公廉

     治行略與野王相似而多知有恩貸好爲

     條教吏民嘉美野王立相代為太守乃歌

     之云

大馮君小馮君兄弟繼踵相因循聰朙賢知惠吏民政

如魯衛德化鈞周公康叔猶二君

    燕王歌

     漢書曰燕剌王旦武帝第四子也昭帝時

     謀事不成妖祥數見燕倉知其謀告之由

     是發覺王憂懣置酒萬載宮會賔客羣臣

     妃妾坐飮王自歌華容夫人起舞坐者皆

     泣王遂自殺

歸空城兮狗不吠雞不鳴橫術何廣廣兮固知國中之

無人

    華容夫人歌

髮紛紛兮寘渠骨籍籍兮亾居母求死子兮妻求死夫

裴囘兩渠間兮君子獨一作安居

    廣陵王歌

     漢書曰廣陵厲王胥武帝第五子也昭帝

     時胥見帝年少無子有覬欲心迎女巫李

     女須使下神祝詛宣帝卽位祝詛事發覺

     胥置酒顯陽殿召太子霸及子女董訾胡

     生等夜飮使所幸八子郭昭君家人子趙

     左君等𡔷瑟歌舞王自歌左右悉涕泣奏

     酒至雞鳴時罷

欲久生兮無終長不樂兮安窮奉天期兮不得須㬰

里馬兮駐待路黃泉下兮幽深人生要死何為苦心何

用爲樂心所喜出入無悰為樂亟一作蒿里召兮郭門

閱死不得取代庸身自逝

    鮑司隸歌

     樂府廣題曰列異傳云鮑宣宣子永永子

     昱三世皆爲司隸而乘一驄馬京師人歌

     之

鮑氏驄三人司隸再入公馬雖瘦行步工

    五噫歌

     三輔決錄曰梁鴻東出關過京師作五噫

     之歌肅宗聞而悲之求鴻不得

陟彼北邙兮噫顧瞻帝京兮噫宮闕崔巍兮噫民之劬

勞兮噫遼遼未央兮噫

    董少平歌

     後漢書曰董宣字少平光武時爲洛陽令

     搏擊豪彊京師號爲臥虎而歌之云

枹𡔷不鳴董少平

    張君歌

     後漢書曰張堪爲漁陽太守捕擊姦猾賞

     罰必信吏民皆樂爲用乃於狐奴開稻田

     八千餘頃勸民耕種以致殷富百姓歌之

桑無附枝麥穗兩歧張君為政樂不可支

    廉叔度歌

     後漢書曰廉范字叔度建初中為蜀郡太

     守成都民物豐衍邑宇逼側舊制禁民夜

     作以防火災而㪅相隱蔽燒者日屬范乃

     毁削先令但嚴使儲水而已百姓為便乃

     歌之云

廉叔度來何𦱤不禁火民安作平生無襦今五袴

    范史雲歌

     後漢書曰范冉字史雲桓帝時為萊蕪長

     遭母喪不到官後於梁沛間徒行敝服賣

     卜於市遭黨人禁錮遂推鹿車載妻子捃

     拾自資或寓息客廬或依宿樹陰如此十

     餘年乃治草堂而居焉所止單漏有時絕

     粒閭里歌之及黨禁解為三府所辟乃應

     司空命冉或作丹

甑中生塵范史雲釜中生魚范萊蕪

    岑君歌

     後漢書曰岑熙為魏郡太守招聘隱逸與

     參政事無為而化視事二年輿人歌之

我有枳𣗥岑君伐之我有蟊賊岑君遏之狗吠不驚足

下生氂含哺𡔷腹焉知凶災我喜我生獨丁斯時美矣

岑君於戲休兹

    皇甫嵩歌

     後漢書曰皇甫嵩為冀州牧請冀州一年

     田租以贍飢民百姓歌之

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

復安居

    郭喬卿

     後漢書曰郭賀字喬卿建武中為尚書令

     在職六年拜荆州刺史到官有殊政百姓

     歌之顯宗廵狩到南陽特見嗟賞賜以三

     公之服敕行部去襜帷使百姓見其容服

     以章有德

厥德仁朙郭喬卿中正朝廷上下平

    賈父歌

     後漢書曰中平元年交趾屯兵執刺史及

     合浦太守自稱柱天將軍靈帝敕三府精

     𨕖能吏有司舉賈琮為交趾刺史琮到部

     卽移書告示各使安其資業百姓為之歌

賈父來晚使我先反今見淸平吏不敢飯

    朱暉歌

     東觀漢記曰朱暉字文季再遷臨淮太守

     吏民畏愛而為之歌

直自遂南陽朱季吏畏其威民懷其惠

    劉君歌

     後漢書曰劉陶舉孝廉除順陽長縣多姦

     猾陶到官按發若神以病免吏民思而歌

     之

邑然不樂思我劉君何時復來安此下民

    洛陽令歌

     長沙耆舊傳曰祝良字石卿為洛陽令歲

     時亢旱天子祈雨不得良乃㬥身階庭告

     誠引罪自晨至中紫雲沓起甘雨登降人

     為之歌

天久不雨蒸人失所天王自出祝令特苦精符感應滂

沱下雨

    滎陽令歌

     殷氏世傳曰殷褒為滎陽令廣築學館會

     集朋徒民知禮讓乃歌之云

滎陽令有異政脩立學校人易性令我子弟恥訟爭

    徐聖通歌

     㑹稽典錄曰徐弘字聖通為汝陰令誅鉏

     姦桀道不拾遺民乃歌之

徐聖通政無𩀱平刑罰姦宄空

    王世容歌

     吳錄曰王鐔字世容為武城令民服德化

     㝛惡奔迸父老歌之

王世容政無𩀱省徭役盗賊空

    晉高祖歌

     晉陽秋曰高祖伐公孫淵過故鄉賜牛酒

     穀帛會父老故舊飮讌高祖作歌

天地開闢日月重光遭逢際會奉辭遐方將掃逋穢還

過故鄉肅淸萬里總齊八荒告誠歸老待罪武陽

    徐州歌

     晉書曰王祥隠居廬江三十餘年不應州

     郡之命後徐州刺史呂䖍檄爲别駕固辭不

     受弟覽爲具車牛䖍乃召祥委以州事于

     時宼盜充斥祥率勵兵士頻討破之州界

     淸靜政化大行時人歌之

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别駕之功

    束晳歌

     晉書曰束晳陽平元城人太康中郡界大

     旱晳爲邑人請雨三日而雨注衆謂晳誠

     感而爲作歌

束先生通神朙請天三日甘雨零我黍以育我稷以生

何以疇之報束長生

    豫州歌

     晉書曰祖逖為豫州刺史躬自儉約督課

     農桑克巳務施不畜資產子弟耕耘負擔

     樵薪又收葬枯骨為之祭醊百姓感悅嘗

     置酒大會耆老中坐流涕曰吾等老矣㪅

     得父母死將何恨乃作此歌其得人心如

     此

幸哉遺黎免俘虜三辰旣朗遇慈父玄酒㤀勞甘瓠脯

何以詠思歌且舞

    應詹歌

     晉書曰王澄為荆州牧應詹督南平天門

     武陵三郡軍事天下大亂詹境獨全百姓

     歌之

亂離旣暜殆爲灰朽僥倖之運賴兹應后歲寒不凋孤

境獨守拯我塗炭惠隆丘阜潤同江海恩猶父母

    吳人歌

     晉書曰鄧攸爲吳郡守載米之官俸祿無

     所受唯飮吳水而已及去郡百姓數千人

     畱牽攸船不得進乃以小舟夜中發去吳

     人歌之

紞如打五𡔷雞鳴天欲曙鄧侯挽不來謝令推不去

    幷州歌

     樂府廣題曰晉汲桑力能扛鼎呼吸聞數

     里殘忍少恩六月盛暑重裘累裀使人扇

     之忽不淸涼便斬扇者幷州大姓田蘭薄

     盛斬於平原士女慶賀奔走道路而歌之

士爲將軍何可羞六月重茵披豹裘不識寒暑斷他頭

雄兒田蘭爲報仇中夜斬首謝幷州

    隴上歌

     晉書載記曰劉曜圍陳安于隴城安敗南

     走陜中曜使將軍平先丘中伯率勁騎追

     安安與壯士十餘騎於陜中格戰安左手

     奮七尺大刀右手執丈八蛇矛近交則刀

     矛俱發輒SKchar五六遠則𩀱帶鞬服左右馳

     射而走平先亦壯徤絕人與安摶戰三交

     奪其蛇矛而退遂追斬于澗曲安善於撫

     接吉凶夷險與衆同之及其死隴上爲之

     歌曜聞而嘉傷命樂府歌之

隴上壯士一作徤兒有陳安軀幹雖小腹中寛愛養將士同

心肝䯀驄父馬鐵瑖鞍七尺大刀奮如湍丈八蛇矛左

右盤十盪十決無當前戰始三交失蛇矛棄我䯀驄竄

巖幽爲我外援而懸頭西流之水東流河一去不還奈

子何

    司馬將軍歌      李 白

     司馬將軍歌李白所作以代隴上徤兒陳

     安

狂風吹古月竊弄章華臺(“士”換為“亠”)北落朙星動光彩南征猛將

如雲雷手中電曵倚天劒直斬長鯨海水開我見樓船

壯心目頗似龍驤下三蜀揚兵習戰張虎旗江中白浪

如銀屋身居玉帳臨河魁紫髯若㦸冠崔嵬細桺開營

揖天子始知灞上爲嬰孩𦍑笛橫吹阿嚲囘向月樓中

吹落梅將軍自起舞長劒壯士呼聲動九垓功成獻凱

見朙主丹靑𦘕像麒麟臺(“士”換為“亠”)

    鄭櫻桃歌       李 頎

     晉書載記曰石季龍勒之從子也性殘忍

     勒爲聘將軍郭榮之妹爲妻季龍寵惑優

     僮鄭櫻桃而殺郭氏㪅納淸河崔氏櫻桃

     又譖而殺之櫻桃美麗擅寵宮掖樂府由

     是有鄭櫻桃歌

石季龍僭天祿擅雄豪美人姓鄭名櫻桃櫻桃美顏香

且澤娥娥侍寢專宮掖後庭卷衣三萬人翠睂淸鏡不

得親官軍一作女騎一千匹繁花照耀漳河春織成花

映紅綸巾紅旗掣曵鹵簿新鳴鼙走馬接飛鳥銅𮡧琴

瑟隨去塵鳳陽重門如意館百尺金梯倚銀漢自言富

貴不可量女爲公主男爲王赤花𩀱簟珊瑚床盤龍斗

帳琥珀光滛昬僞位神所惡滅石者陵終不誤鄴城蒼

蒼白露微世事飜覆黃雲飛

    襄陽童兒歌

     晉書曰山簡永嘉中鎭襄陽時四方宼亂

     朝野危懼簡優游卒歲唯酒是耽諸習氏

     荆土豪族有佳園池簡每出嬉遊多之池

     上置酒輒醉名之曰高陽池於是童兒皆

     歌之有葛彊者簡之愛將家於幷州故歌

     云舉鞭向葛彊何如幷州兒

山公出何許往至高陽池日夕倒載歸酩酊無所知時

時能騎馬倒著白接䍦舉鞭向葛彊何如幷州兒

    襄陽歌        李 白

落日欲没峴山西倒著接䍦花下迷襄陽小兒齊拍手

攔街争唱白銅鞮𠊓人借問笑何事笑殺山公醉似泥

鸕鷀杓鸚鵡杯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遙

看漢水鴨頭綠恰似蒲萄初醱醅此江若變作春酒壘

麴便築糟丘臺千金駿馬換少妾醉坐雕鞍歌落梅車

𠊓側挂一壺酒鳳笙龍管行相催咸陽市上歎黃犬何

如月下傾金罍君不見晉朝羊公一片石一作一片古碑材

龍剝落生莓苔淚亦不能爲之墮心亦不能爲之哀誰

能憂彼身後事金鳧銀鴨葬死灰淸風朗月不用一錢

買玉山自倒非人推舒州杓力士鐺李白與爾同死生

襄王雲雨今安在江水東流猿夜聲

    襄陽曲四首      李 白

襄陽行樂處歌舞白銅鞮江城囘淥水花月使人迷

山公醉酒時酩酊襄陽下頭上白接䍦倒著還騎馬

峴山臨漢江水淥沙如雪一作水色如霜雪上有墮淚碑靑苔

久磨滅

且醉習家池莫看墮淚碑山公欲上馬笑殺襄陽兒

    蘇小小歌       古 辭

     一曰錢塘蘇小小歌樂府廣題曰蘇小小

     錢塘名倡也葢南齊時人西陵在錢塘江

     之西歌云西陵松柏下是也

我乘油壁車郎乘靑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同前         李 賀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烟花不堪翦草如茵松如

葢風為裳水為佩油壁車久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

下風吹雨

    同前         溫庭筠

買蓮莫破劵買酒莫解金酒裏春容抱離恨水中蓮子

懷芳心吳宮女兒腰似束家在錢塘小江曲一自檀郎

逐便風門前春水年年綠

    同前三首       張 祜

車輪不可遮馬足不可絆長怨十字街使郎心四散

新人千里去故人千里來翦刀横眼底方覺淚難裁

登山不愁峻渉海不愁深中擘庭前棗教郎見赤心

    河中之水歌      梁武帝

河中之水向東流洛陽女兒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織綺

十四採桑南陌頭十五嫁為盧郎婦十六生兒似阿侯

盧家蘭室桂為梁中有鬱金蘇合香頭上金(⿰釒义)十二行

足下絲履五文章珊瑚挂鏡爛生光一作生輝光平頭奴子

擎履箱人生富貴何所望恨不早嫁東家王


樂府詩集卷第八十五

       東吳毛晉訂正  男扆再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