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序

樂府詩集 序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目録上

樂府之名肇於漢所以聚音律之具而命之古無有也

書云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此聲歌之所由作也良以

樂之為樂非曰彈絲鳴竹鏦金擊石然後謂之樂凡覉

竆愁悶懽忻愉懌出於口而成聲者皆樂也粤自擊壤

康衢之謡興而唐虞喜起之歌播於巖廊之上此治世

之音縱鈞天雲門不是過也嗣後夫子删詩三百雖樵

夫野叟婦人女子覉孤庶孽怵迫無聊之態侈靡華惡

之習莫不備具盖發乎情止乎禮義皆足以懲創而興

起聖人未嘗去彼而取此若曰奏其樂歌其詩如笙由

庚南陔白華之什先儒已辨其詳茲不復舉自聲韵絶

響之後太原郭茂倩編𩔖古今歌曲上際唐虞下迨叔

季目之曰樂府詩集凡歌詞之典雅純正曲調之清新

靡麗媟辭俚語長謡短謌鮮不該盡其夫風雅頌之變

與世代推移可一覽而周知而騷人墨客操觚弄翰於

斷烟斜陽之外亦足以感發其幽情者矣憲臺幕賔濟

南彭公叔儀父憫茂倩之用心悼古樂今樂之異趣慮

其湮没無聞郡博士童君萬元又能先意承志遂鳩工

鋟梓以廣其傳慧孫適承乏勉力以竟其事俾後學𮗚

此上有以知時雍之化粒蒸民之歌下有以極綺麗之

習一返而歸於正則樂府之詩非特為禮義性情之助

而樂本隂陽原情性又所以躋吾民以歸於夀域春臺

之上矣時至正初元菊月朔文學口掾周慧孫序

樂府詩集序

太原郭茂倩所輯樂府詩百卷上采堯舜時謌謠下迄

于唐而置次起漢郊祀茂倩欲因以爲四詩之續耳郊

祀若頌鐃謌𡔷吹若雅琴曲雜詩若國風以其始漢故

題云樂府詩樂府教樂之官也於殷曰瞽宗周因殷周

官又有大司樂之屬至漢乃有樂府名茂倩雜取詩謠

不可以皆被之弦歌且後人所作弗中於古率成於侈

心猶錄而不削其意或有屬也歲久將弗傳監察御史

濟南彭叔儀父前得其書手自挍讎正其𡙇譌及是㪅

購求善本吳粤之間重爲挍之使文學童萬元刻諸學

官曰將使世之學士皆得受業焉上且興禮樂此足爲

之兆屬孝光序之孝光曰㫺者聖人之作樂鬯天地之

和逹萬物之情其德神明矣徒心耳之娛哉凡樂之制

羣聖人所增㪅至於周而大備周之歌樂盡聖人之徒

之所自作其報祀天地百神又皆遵用黃帝堯舜禹湯

之樂舞宗廟之中神且下則奏九德之歌九磬之舞舞

招舞也歌招詩也然則自雲門以下樂皆自有歌因可

知矣周時於黃帝堯舜相去二千有餘歲而樂猶不壞

繇先王世世肄存以遺後聖故周公爲樂頗遵用之是

皆羣聖人之所作宜乎動盪天地變化國俗曾不崇朝

而后致或稱伏犧之立基神農之下謀祝融之屬續顓

頊之五莖帝嚳之六英以質故弗用余曰不然豈其制

久而遂亾不可復索意周公不能無遺憾曏使猶有存

者則周公竝用之矣自漢高時爲武德之舞SKchar用招舞

而㪅曰文始武舞而㪅曰五行又因秦樂人制宗廟樂

詩三侯之章而房中樂楚聲至令唐山夫人爲歌及孝

武世益爲十九章則有宛馬產芝白麟赤蛟之物以朙

得意至是聖制遂泯而黃帝以下之詩於是始併亾矣

此非獨漢過秦已帝秦以爲功德上兼三五改古制度

不師聖哲棄先王之道弗復用漢因而不修過秦過也

漢不得不任之且公子完去陳虞招猶不廢田仲微大

夫也負擔流𩀌之際不敢失墜誠令漢訪求之是時去

古未遠什二三倘可得哉孔子至自衛歎曰吾自衛反

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乃取殷周之詩皆弦歌之

以求◊韶武雅頌之音孔子所爲歎殆周公之意也然

則後之繼周者盍亦思其本矣繇今論之殷周之詩具

在漢至於唐若茂倩所次又◊◊考遺其所不可知而

講其所可知其殆庶幾乎余嘗竊謂用漢視六代其微

辭顯義◊◊古音多矣及聞叔儀父言又深有感於◊

◊之志故爲具著以俟至元六年十二月◊◊日永嘉

李孝光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