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律全書 (四庫全書本)/卷17

卷十六 樂律全書 卷十七 卷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樂律全書卷十七
  明 朱載堉 撰
  律呂精義外篇七
  古今樂律雜説并附録
  論禮樂二者不可偏廢第六之下
  臣甞聞臣父曰樂經者何詩經是也書不云乎帝曰夔命汝典樂敎胄子直而温寛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此之謂也迄於衰周詩樂互稱尚未歧而為二故孔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又曰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此稱詩為樂也孟子曰齊景公召大師曰為我作君臣相説之樂蓋徵招角招是也其詩曰畜君何尤畜君者好君也此稱樂為詩也秦政坑儒滅學之後禮樂崩壊漢初制氏世在樂官但能紀其鏗鏘鼓舞而不能言其義齊魯韓毛但能言其義而不知其音於是詩與樂始判而為二魏晋已降去古彌遠遂謂樂經亡殊不知詩存則樂未甞亡也惟笙詩六篇者不可得而見矣先儒或謂笙詩元起有聲無辭愚見論之殆不然也今夫畫角之類其為器也五音六律未能備具也而其三弄之曲尚且有辭焉何況笙乃五音六律備具之器而六詩既有聲矣安得無辭乎既無辭矣安得謂之詩乎又安得復有南陔等名與夫孝子相戒以養等義乎以此觀之則彼有聲無辭之説滯閡不通矣小序以為其辭亡者是也先儒以為元起無辭非也雖然其辭亡矣推之於理亦可補焉譬如冬官之篇亡而以考工記補之格致之傳亡而以程子之意補之夫考工記之與程子之意皆與本文不類而補之亦未為害何獨於詩靳之不敢補哉南陔等篇前賢多補之者如夏侯湛之作今存一章可考而不見其全文惟束廣微之作備載於文選者是也裴耀卿守宣州歌此詩觀者感泣豈即束氏所補者歟抑夏侯氏所補者歟夏作見劉孝標世説註其辭曰既殷斯處仰説洪恩夕定晨省奉朝侍昏宵中告退鷄鳴在門孶孶㳟誨夙夜是敦潘岳見是詩曰此非徒温雅乃别見孝悌之性以今觀之其意固善矣其語頗重複晨昏夙夜只是一義束詩亦無甚動人處豈能令感泣乎間甞效顰為之依次第附録焉臣謹按絃歌三終者鹿鳴為一終四牡為一終皇皇者華為一終笙奏三終者南陔為一終白華為一終華黍為一終間歌三終者魚麗由庚共為一終嘉魚崇丘共為一終有臺由儀共為一終合樂三終者關雎鵲巢共為一終葛覃采蘩共為一終卷耳采蘋共為一終共為一終者蓋接續奏之非並奏也
  絃歌三終凡三篇
  鹿鳴第一
  毛詩序曰鹿鳴燕羣臣嘉賔也既飲食之又實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嘉賔得盡其心矣又曰鹿鳴廢則和樂缺矣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賔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

  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賔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

  子是則是傚我有㫖酒嘉賔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賔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

  樂且湛我有㫖酒以燕樂嘉賔之心

  鹿鳴三章章八句
  四牡第二
  毛詩序曰四牡勞使臣之來也有功而見知則説矣又曰四牡廢則君臣缺矣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懐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懐歸王事靡盬不遑啓處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懐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四牡五章章五句
  皇皇者華第三
  毛詩序曰皇皇者華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禮樂言遠而有光華也又曰皇皇者華廢則忠信缺矣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懐靡及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

  我馬維駰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皇皇者華五章章四句
  笙奏三終凡三篇
  南陔第一
  毛詩序曰南陔孝子相戒以養也又曰南陔廢則孝友缺矣
  南陔有風吹彼苞𣗥厥景婆娑欲靜弗得孝子事親當

  竭其力父母之恩昊天㒺極

  南陔有風吹彼桑梓慕我父母終身敬止朂哉伯仲以

  及娣姒恪爾晨昏絜爾甘旨

  景薄桑榆日亦云暮父母俱存兄弟無故雖有至樂寧

  不深慮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南陔三章章八句新補
  白華第二
  毛詩序曰白華孝子之絜白也又曰白華廢則亷恥缺矣
  嗟彼白華瑩然如玉君子立身必慎其獨無貽親辱

  嗟彼白華瑩然如琇君子立身必謹所守無貽親咎

  嗟彼白華瑩然如霜君子立身如圭如璋為親之光

  嗟彼白華瑩然如雪君子立身清潔絜絜庻無玷𡙇

  嗟彼白華瑩然如冰君子立身戰戰兢兢庶無怨憎

  白華五章章五句新補
  華黍第三
  毛詩序曰華黍時和嵗豐宜黍稷也又曰華黍廢則蓄積缺矣
  彼華者黍彼實者稷相彼秋成時萬時億

  彼華者黍彼實者麥時和嵗豐囷盈倉積

  彼華者黍彼實者菽農夫之慶邦家之福

  彼華者黍彼實者麻君子愛民不驕不奢

  彼華者黍彼實者禾君子愛物不溢不過

  華黍五章章四句新補
  間歌三終凡六篇
  魚麗第一之上
  毛詩序曰魚麗美萬物盛多能備禮也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於憂勤終於逸樂故美萬物盛多可以告於神明矣又曰魚麗廢則法度缺矣
  魚麗于罶鱨鯊君子有酒旨且多

  魚麗于罶魴鱧君子有酒多且旨

  魚麗于罶鰋鯉君子有酒㫖且有

  物其多矣維其嘉矣

  物其㫖矣維其偕矣

  物其有矣維其時矣

  魚麗六章三章章四句三章章三句
  由庚第一之下
  毛詩序曰由庚萬物得由其道也又曰由庚廢則隂陽失其道理矣
  天運元亨萬物由庚王道正直蕩蕩平平

  寒暑以序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時百榖用成庶績咸熙

  草木蕃廡鳥獸咸若仰覩鳶飛俯窺魚躍

  習習景風甘雨其濛醴泉洩洩玉燭融融

  由庚四章章四句新補
  南有嘉魚第二之上
  毛詩序曰南有嘉魚樂與賢也太平之君子至誠樂與賢者共之也又曰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
  南有嘉魚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賔式燕以樂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賔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纍之君子有酒嘉賔式燕綏之

  翩翩者鵻烝然來思君子有酒嘉賔式燕又思

  南有嘉魚四章章四句
  崇丘第二之下
  毛詩序曰崇丘萬物得極其高大也又曰崇丘廢則萬物不遂矣文選註引此序文不遂之下有其性二字
  瞻彼崇丘積土成高相彼大海積水成濤

  卷石積多其形嵯峨勺水積久勢若江河

  寳藏貨財靡所不足積善之家必有餘福

  鳥獸魚龍咸遂其性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崇丘四章章四句新補
  南山有臺第三之上
  毛詩序曰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得賢則能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又曰南山有臺廢則為國之基墜矣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

  壽無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樂只君子萬

  壽無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樂只君子德

  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樂只君子遐不眉壽樂只君子德

  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樂只君子遐不黄耉樂只君子保

  艾爾後

  南山有臺五章章六句
  由儀第三之下
  毛詩序曰由儀萬物之生各得其宜也又曰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
  肅肅令儀君子由之秩秩彛倫君子求之率性之道君

  子脩之

  何謂彛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朋友有信兄愛弟敬夫

  和妻順

  君令臣㳟父慈子孝夫妻相敬兄弟相好惠于朋友無

  德不報

  維物有則維民秉𢑱好斯美德由此令儀上和下睦皥

  皥熙熙

  由儀四章章六句新補
  已上小雅十二篇黄鍾徵調曲也每章皆以林鍾起調畢曲
  合樂三終凡六篇
  關雎第一之上
  毛詩序曰關雎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繫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騶虞之德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敎故繫之召公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關雎五章章四句
  鵲巢第一之下
  毛詩序曰鵲巢夫人之德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鳲鳩乃可以配焉
  維鵲有巢維鳩居之之子于歸百兩御之

  維鵲有巢維鳩方之之子于歸百兩將之

  維鵲有巢維鳩盈之之子于歸百兩成之

  鵲巢三章章四句
  葛覃第二之上
  毛詩序曰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天下以婦道也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黄鳥于飛集于灌木其

  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

  之無斁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薄汙我私薄澣我衣害澣害否歸

  寧父母

  葛覃三章章六句
  采蘩第二之下
  毛詩序曰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采蘩三章章四句
  卷耳第三之上
  毛詩序曰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内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懐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維以不永懐

  陟彼高岡我馬𤣥黄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

  卷耳四章章四句
  采蘋第三之下
  毛詩序曰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于以采蘋南澗之濵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維筐及筥于以湘之維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采蘋三章章四句
  已上國風六篇黄鍾角調曲也每章皆以姑洗起調畢曲
  鳴賛唱禮定規鳴賛即樂正也篇名下或加之詩字則俗勿加則不俗是故表出之
  絃歌鹿鳴  絃歌四牡  絃歌皇皇者華笙奏南陔  笙奏白華  笙奏華黍
  歌魚麗奏由庚
  歌南有嘉魚奏崇丘
  歌南山有臺奏由儀
  合樂關雎鵲
  合樂葛覃采蘩
  合樂卷耳采蘋
  正歌備   賔出奏陔陔夏也疑即南陔或曰既醉見大雅






  樂律全書卷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