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書 (四庫全書本)/卷197

卷一百九十六 樂書 卷一百九十七 卷一百九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樂書卷一百九十七
  宋 陳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撰
  樂圖論
  㓙禮
  㓙禮論
  旅上帝  旅五帝  旅四望
  舞雩   類社稷  類宗廟
  去樂   去籥   弛架
  徹架   廞樂噐  藏樂噐
  陳樂噐  廞筍簴  廞樂噐
  弔日不樂 忌日不樂 齊不舉樂
  服不舉樂 殯葬不舉樂 祥禫樂作上陵樂
  旅上帝
  先王之設旅祭上自上帝中自五帝下自四望凡國有大故未甞不旅其神而祭之則旅祭之設姑使其神託宿於此非常祭之禮也眡瞭大喪廞樂噐大旅亦如之笙師大䘮廞其樂噐大旅則陳之然則旅祭之於樂噐陳之而不架廞之而不鼓豈非以其㓙災而以䘮禮處之邪先儒以旅之廞樂噐為明噐失之逺矣
  舞雩
  周禮舞師掌教皇舞帥而舞旱暵之事司巫若國大旱則帥巫而舞巫女巫旱暵則舞雩凡邦之大烖歌哭而請月令仲夏命樂師脩鞀鞞鼓均琴瑟管簫執干戚戈羽調竽笙竾簧飭鐘磬柷敔命有司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樂爾雅曰舞號雩也然則大雩帝則昊天上帝及五帝也用盛樂則宫架歌黄鍾奏大吕舞雲門也今夫雩樂以舞為盛後世或選善謳者歌詩而已則北齊之禮非古制也
  類社稷
  周官小宗伯兆五帝於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凡天地之大烖類社稷宗廟則為位然類祭所施非特社稷宗廟也或施於上帝書所謂肆類上帝是也或施於日月星辰前所謂四類是也或施於廵守記所謂天子將出類于上帝是也或施於征伐大祝所謂太師造于祖類上帝是也
  去樂  去籥
  弛架  徹架
  周官大司樂凡日月食四鎮五嶽崩大傀異諸侯薨令去樂大禮大凶大烖大臣死凡國之大憂令弛架春秋宣八年辛巳有事于太廟仲遂卒于垂壬午猶繹萬入去籥昭十五年書癸酉有事于武宫籥入叔弓卒去樂卒事盖先王吉凶與民同患大則去樂小則去籥弛架徹架者憂以天下故也曲禮曰大夫無故不徹架亦此意歟後漢建安中晉康帝建元初以正㑹日蝕廢樂亦得先王恐懼修省之意也
  廞樂器  藏樂器  陳樂器
  廞筍虡  廞舞器
  周官大司樂大䘮廞樂器及葬藏樂器亦如之樂師凡䘮陳樂器則帥樂官太師大䘮帥瞽而廞眡瞭大䘮廞樂器笙師鎛師大䘮廞其樂器及葬奉而藏之典庸器大䘮廞筍虡司干大䘮廞舞器則樂器聲音之器也舞器形容之器也筍虡廞陳之器也䘮則陳而廞之葬則奉而藏之遏密故也與檀弓所謂琴瑟張而不平竽笙備而不和謂之明器者異矣
  弔日不樂  忌日不樂
  天之道陰陽不同時則當寒而燠者逆道也人之理哀樂不同日則弔與忌日而樂者逆理也弔日不樂斯湏之䘮也忌日不樂終身之䘮也然先代故無忌月禁樂若有忌月即有忌時忌嵗矣晉唐欲入忌月不作樂非先王之制也聖朝凡遇祖宗忌日祭祀登歌皆設而不作何其仁孝之至耶
  齊不舉樂
  禮志三日齊一日用之猶恐不敬二日伐鼓何居蓋祭祀之齊君子所以致精明之徳心不苟慮必依於道手足不苟動必依於禮夫然後可以交神明矣其將齊也不敢聽樂以散其志况已齊者乎周官膳夫王以樂侑食而齊則不樂此其意歟後漢仲長統曰散齊可宴御晉荀彧董遇曰散齊宜得宴樂不知先王制禮之意也
  服不舉樂
  父有服宫中子不與於樂母有服聲聞焉不舉樂妻有服不舉樂於其側大功將至辟琴瑟小功至不絶樂蓋樂不止於琴瑟而琴瑟特常御者而已曲禮曰君子無故不徹琴瑟大功之親有服其將至則為有故矣雖辟琴瑟可也未至則不必辟矣小功之親有服雖至不絶樂其將至又可知矣若夫於已有小功之䘮議而及樂又禮之所棄也
  殯葬不舉樂
  諸侯五月而葬同等至七月而卒哭大夫三月而葬同位至五月而卒哭士三月而葬外姻至是月而卒哭君之䘮五日而殯大夫二日而殯士三日而殯君於卿大夫比葬不食肉比卒哭不舉樂則比殯可知矣為士比殯不舉樂則比葬比卒哭可知矣王制言三日而殯合大夫士庶言之豈先王禮意哉考之春秋晉大夫智悼子未葬平公作樂為屠蒯所譏晉武帝故事王公大臣卒三日朝發哀踰日不舉樂其一朝發哀三日不舉樂豈亦得先玉之禮邪
  祥禫樂作
  魯人朝祥而暮歌孔子以為踰月則其善也孟獻子禫縣而不樂孔子以為加於人一等矣盖朝祥暮歌者於禮為不及故必踰月然後善禫縣而不樂者於禮為過故不謂之知禮特謂之加於人一等而已祥而縞是月禫徙月樂然則祥而外無哭者禫而内無哭者非樂當作之時也祥而踰月禫而徙月樂作之時也祥禫而樂作豈先王因人情而為之節文邪
  上陵樂
  三代以前未有墓祭至秦始出寢起於墓側漢因秦上陵皆有園寢寢殿起居衣服象生人之具古寢之意也後漢都洛陽于正月上丁祀郊廟畢講上陵之禮百官四姓婦女公主諸大夫外國朝者侍子郡國計吏㑹陵晝漏上水大鴻臚設九賓随立寢殿前鐘鳴謁者治禮引客羣臣就位如儀乘輿自東箱下太常道出西向行禮太官上食太常樂奏食舉舞文始五行之舞至唐罷上陵之樂是不知禮經所謂樂以迎來哀以送往之意也






  樂書卷一百九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