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 樊川文集
卷十五
卷十六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全書

李訥除浙東觀察使兼御史大夫制编辑

敕。仲尼以舉賢才則理,大禹以能官人則安。況西界浙河,東奄左海,機杼耕稼,提封七州,其間繭稅魚鹽,衣食半天下,不有可仗,豈宜委之。正議大夫使持節華州諸軍事守華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潼關防禦鎮國軍等使上柱國隴西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賜紫金魚袋李訥,溫良恭儉,齊莊中正,實以君子之德,華以才人之辭。揚曆清顯,昭彰令聞,輟自掌言,式是近輔。子貢為清廟之器,仲弓有南面之才,智莫能欺,剛亦不吐,表率教化,皆有法度。今者兵為農器,革作軒車,言於共理,在擇循吏。是故用已效之績,托分寄之任,擁蒨旆而服元玉,化千里而有三軍,儒者之榮,莫過於此。孔子曰:「仁者愛人,智者知人。」愛人則疲羸可蘇,知人則才幹不棄。土宇既廣,殺生在我,達此二者,可以報政。榮加副相,用壓大邦,爾其勉之,無忝所舉。可使持節都督越州諸軍事守越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充浙江東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散官勳封賜如故。

盧博除廬州刺史制编辑

敕。夫立人長伯,此周文王所以敬事上帝也。況廬江五城,環地千里,口眾賦重,豈可輕授。朝議郎守尚書刑部郎中上柱國賜緋魚袋盧博,以文學策名,才能入仕,周曆台閣,嚐宰繁劇,鬱有佳譽,兼報善政。今者出郎官之帳,懸太守之章,言於清時,不為不遇。上有命則違之,上有好則效之,此乃成王命君陳之言也。故行令不如行化,律人不如律身,念茲二者,可長人矣,無忝分寄,爾其勉之。可使持節廬州諸軍事守廬州刺史,散官勳賜如故。

李暨除絳州刺史魏中庸除亳州刺史曹慶除威遠營使等制编辑

敕。中散大夫使持節亳州諸軍事守亳州刺史充本州團練鎮遏使雲騎尉賜紫金魚袋李暨等。昔貞觀末,遣孫伏伽等二十二人,各以六條巡察郡縣,以能進者止二十人,獲死者七人,流竄黜免,僅千百輩。以太宗皇帝上聖憂勤之切,百執事奉法公謹之心,守臣為奸,如此之眾。況今黜陟久廢,仕進多門,緬思疲人,每渴良吏,牧守之念,予常軫懷。暨實文士,出典兵郡,不薄為吏,愛我百姓,盜賊奸究。寢而不作,鰥寡孤獨,皆有所養。中庸再分符竹,聞立善政,凡為理者,皆高仰之。今用已效之才,各委共理之任。簿書刀筆,俗吏事耳,慈惠教化,君子宜之,二者較然,爾欲何取。慶乃身帶兩綬,兵分禁營,得佩牛刀,立於交戟。或有鄉裏之譽,克肖友悌之風,百里長人,在王畿內,各思答效,無忝寵榮。可依前件。

李誠元除朔州刺史制编辑

敕。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國子祭酒前使持節都督勝州諸軍事兼勝州刺史御史中丞充本州押蕃落及義勇軍等使上柱國李誠元。開元時吐蕃上書,悖慢無禮,皆邊將造偽,交鬥華夷,冀立功勳,以求爵賞。自長慶己降,怠於制置,西北守帥,多非其人,侵虐種落,厚自封殖。至使忿鷙之性,不甘欺奪之苦,近者聚為內寇,至乃騷動天下。因令循撫,果效信順,是以屢詔執事,慎於選求。僉曰誠元家本北邊,誌氣慷慨,將軍之子,頗傳父業,學萬人敵,知四夷事。跡榆林之前政,寄馬邑之名邦,仍留兼官,用震殊俗。夫車馬甲兵,戰之器也;禮樂慈愛,戰所蓄也。然後要之誠信,禦以堅明,雖曰戎狄,豈不畏服。深期國士,無頹家聲。可檢校國子祭酒使持節朔州諸軍事兼朔州刺史御史中丞,散官勳如故。

薛逵除秦州刺史制编辑

敕。兵者凶器也,將者死官也,若不擇才,必有陷敗。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右散騎常侍使持節隴州諸軍事兼隴州刺史御史大夫充本州防禦使上柱國薛逵。匈奴犯塞,李廣逢時,爪牙甚堅,翅翼頗健,任以汧隴,倚戎守封,當賜輒分,軍租不入,士爭為死,虜不敢犯。今以天水名郡,號為新都,用汝守之。期於鎮靜,無召戎生事,無玩兵邀功,正封疆,守禮信,險走集,嚴候伍,邊將之道,莫過於斯。玉印貂冠,皆為榮秩,壯爾軍旅,惟恐不多,勉礪鋒铓,以期報效。可檢校左散騎常侍使持節秦州諸軍事兼秦州刺史御史大夫充天雄軍使兼秦成兩川經略及義寧軍行營鎮遏都知兵馬使本道營田等使,散官勳如故。

田克加檢校國子祭酒依前宥州刺史制编辑

敕。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賓客使持節宥州諸軍事兼宥州刺史御史中丞充經略軍使押蕃落副使左神策軍宥州行營都知兵馬使上柱國雁門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戶田克加。梟俊無敵,感激輕生,李信之氣藎關中,陳安之勇聞隴上。委以邊郡,能得士心,寇圍陰河,守陴甚寡,爾乃萬死不顧,一奮無前,奇兵徑衝,驍騎橫挑,圍開孤壘,戰敗豪羌。言念忠勞,豈愛爵賞,貽以崇秩,用酬奇功。畢萬匹夫也,百戰皆獲,有馬百乘,死於牖下。死不在寇,此乃趙鞅誓眾之辭也。宜念古人之言,勉作萬夫之持。可檢校國子祭酒,餘並如故。

薛淙除鄧州任如愚除信州虞藏玘除卬州刺史等制编辑

敕。朝議郎前使持節坊州諸軍事守坊州刺史薛淙等。仲尼對魯哀公曰:「人道之大,莫先為政。」漢宣帝曰:「與我共治者,其唯良二千石乎。」念先師賢帝之言,思疲人良吏之選,夙興夜寐,不忘於此。淙以文科入仕,命守邊郡,屬當伐叛,兵於其郊,處劇不繁,事叢皆辦。如愚進以門子,屢為長吏,其為政化,可差古人。藏玘與逢,閱官簿而頗多,言理名而亦著。紹元嚐聞謹慎,可宰百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無忘格言,副我優寄。可依前件。

鄭液除通州刺史李蒙除陳州刺史等制编辑

敕。朝議郎前守太原府晉陽縣令上柱國鄭液等。今之郡守,為人師帥,宣上教化者也。以液久在官途,嚐宰大邑,聞其為治,人歌舞之。以蒙執殳前驅,予之雄也。光祿護塞,居延視胡,虜不敢窺,士爭為死。各委分寄,實曰遷升。通州雜以華夷,淮南兩有兵賦,爾其往哉。今用誡爾,為天子之守臣,作百姓之長吏,言於仕進,可曰顯榮。夫君子之道,先有諸已,後求於人,苟能律身,始可檢下,勉詳詔令,用謹理行。從規始於門子入仕,恭謹無尤,自州佐而升在朝班,列五尚而職於三服,亦為良遇,無忝官常。可依前件。

王晏實除齊州吳初本巴州陳侹渝州刺史等制编辑

敕。正議大夫前使持節淄州諸軍事安淄州刺史上柱國太原縣開國男食邑五百戶賜紫金魚袋王晏實等。俟善政而後用,或蔑無所聞;滯序進之常途,則怨生於下。古今政柄,患斯二者。晏實、初本、侹等三人,入仕年多,亦嚐為郡,聞無悔吝,是熟詔條。濟南跨河,有兵有賦,巴渝夷俗,慷慨豪健,形於樂曲,爾其往哉。古之人有言曰:子苟為善,誰敢不勉。身率以正,孰敢不正,欲謹於行,在於廉平。宏宗溫慎有餘,王屬鹹為清秩。銖以文學,嚐佐賢侯,作掾京兆,亦曰美仕。皆有官業,慎無自薄。可依前件。

郭瓊除渠州郭宗元除興州等刺史王康除建陵臺令等制编辑

敕。大中大夫前使持節文州諸軍事守文州刺史兼侍禦史充本州鎮遏使上柱國郭瓊等。鄰山、順政,避處山穀,罕知文律,易為欺奪。瓊與宗元守郡宰邑,聞無悔吝,爾其往哉。仲尼曰:「正身而人正,欲善而人善。」撫我疲俗,宜遵格言,苟或不臧,貽爾之戚。雅康入仕,嚐在班列,青宮讚導,陵邑守奉,若非謹慎,不膺斯任。可依前件。

吳從除蓬州賈師由除瓊州蕭蕃除羅州刺史等制编辑

敕。中散大夫前使持節柳州諸軍事守柳州刺史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吳從等。地遠京邑,俗雜蠻夷,不知文律,易為欺奪。朝廷選置,多無名人,小則抑鬱不伸,大則聚以為寇。蓬緣巴徼,其風忿勁;瓊處海外,在兩漢時,往往小反;羅居百越,磎洞深阻。谘爾三吏,比嚐為郡,亦報有政,勿以荒服,侮我疲人。或異詔條,必置厥辟,稍當敘進,優以上佐,苟有聞見,無忘裨助。可依前件。

裴閱除溫州刺史伊實除獻陵臺令等制编辑

敕。正議大夫前使持節忠州諸軍事守忠州刺史上柱國裴閱等。江峽之間,其俗剽捍,聞爾為理,人惜其去,若不遷陟,豈酬攻能。洎師素等,久居官常,皆無悔吝,半刺列郡,人所谘稟。衣冠弓劍之地,霜露鹹思之心,尤藉謹良,以顓守奉。各服休命,勉於始終。可依前件。

陸紹除信州刺史封載除遂州刺史鄭宗道除南鄭縣令等制编辑

敕。中大夫前使持節申州諸軍事守申州刺史上柱國賜紫金魚袋陸紹等。夫以冉求之才,方六七十,為之三年,然後可使足人。今者一州之地,五六於此。況上饒參以越俗,遂寧旁緣巴徼,號為沃野,皆有厚賦,委之分寄,實難其人。以紹其先君子仍代作相,能以儒學緣飾吏理。以載頗有長者之舉,聞於士林之間。夫二千石所係,朕常留念,舉以授爾,能不誨乎。恤孤獨,逮不足,修其教,徇其宜,凡此四者,著於《王制》,勉循古道,以活疲民。宗道宰邑,卓然善政,廉使上課,書為第一,列於遷陟,得以不時。無易初心,以失前效。可依前件。

張德翁除歸州刺史李承訓除福昌縣令盧審矩除陽翟縣令等制编辑

敕。朝議郎前京兆府渭南縣令上柱國張德翁等。德翁承訓審矩,為天子之守臣作百姓之長吏,仕而至此,斯亦達矣。匹夫為善,人猶則之,守令所為,誰敢不化。《詩》曰:「爾之教矣,人胥效矣。」可不勉之。量助奉陵邑,以謹慎選。執臨、師景參諒等,各以序進,亦為良遇。可依前件。

王樟除雅州刺史郭錥除右諭德等制编辑

敕。朝議郎前守成都縣令上柱國賜緋魚袋王樟等。盧山江關扼束,控西南夷,置吏不善,所虞非細。以樟嚐宰劇縣,在會府中,條令和平,吏人嘉美,跡爾前政,撫子遠人。《禮》曰:「人之所好,已亦好之;人之所惡,已亦惡之。」以此用心,何憂不理。暨錥與綬,門子清族,閱其官簿,入仕已久。東南諭導,名藩上寮,頗為優閑,宜服休命。可依前件。

傅孟恭除威州刺史宣敏加祭酒兼侍御史依前宣歙道兵馬使知防秋事等制编辑

敕。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國子祭酒前使持節都督銀州諸軍事兼銀州刺史御史中丞充本州押蕃落及監牧副使兼度支銀州營田使上柱國清和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傅孟恭等。孟泰山西將門,并州壯士,雖長鉟都尉,黑槊將軍,校其忠勇,無以過也。左宦非罪,誌氣益堅,守邦有聞,官業克奉。今以威州新造,蛇豕之衛,非爾材力,不能控壓。遂以武健,佐助戎臣,觀其列狀,頗著勤效。敏於窮塞,提挈孤軍,樹立和門,繕完械用,翬飛虹亙者三百間,耀雪吹毛者數萬事,言其勞績,亦少比倫。各兼憲班,或伏熊軾,可曰榮遇,無自懈怠。可依前件。

姚克柔除鳳州刺史韋承鼎除櫟陽縣令王仲連贊善大夫等制编辑

敕。中散大夫前使持節利州諸軍事守利州刺史上柱國姚克柔等。仲尼曰:「人道之大,莫先為政之功者,其長人乎。」克柔嚐典一邦,愈知為理。承鼎、增宙等,開敏有材,幹能堪事。河池名郡,畿內小侯,仕於清時,皆為良遇。大凡為理之要,先事孤弱,譬諸草木,無倦栽培。仲連荏苒宦途,歲月滋久,東朝讚道,亦曰升遷。各慎厥官,無忝榮命。可依前件。

朱載言除循州刺史袁循除渭南縣令張公及除獻陵令韋幼章除京兆府倉曹等制编辑

敕。前靈鹽節度掌書記朝請郎試大理司直兼殿中侍禦史朱載言等。刺史縣令,皆古之五等諸侯,行詔條紀綱,專教化殺生者也。得其才則疲人蘇息,非其任則百姓愁怨。載言、循、省問、遠等,或以吏理進官,或以科名入仕,當此選擇,聞無悔尤。海豐越俗,王畿召邑,夫邪正表前之影,教令草上之風,若非律身,不能為理。公及以勤謹膺陵邑慎選,幼章以才敏坐京兆劇曹,各有官業,無自廢怠。可依前件。

支某除鄆王傅盧賔除融州刺史趙全素除福陵令等制编辑

敕。銀青光祿大夫前使持節邢州諸軍事守邢州刺史兼侍御史充本州團練使上柱國支某等。近者控名責實,事不苟且,量材適用,鹹當所宜。谘爾某等,各於進官,亦以勞久。王門為傳,越徼分憂,洎守奉園陵,毗佐列郡,皆曰美秩,盡獲優安。各務清勤,無掇悔吝。可依前件。

鄭㥄除大理少卿致仕制编辑

敕。朝散大夫檢校太僕少卿前兼江陵少尹上柱圈鄭㥄。四代所貴,事皆不同,至於尚齒,其道一也。聞爾久居官次,年逾月制,家惟四壁,身無一簪。今者致政里居,亞列半俸,足得安枕几而就頤養,敬老之道,亦為優異。可守大理少卿致仕,散官勳如故。

 卷十二 ↑返回頂部 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