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樊川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樊川文集 卷第九
唐 杜牧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宋刊本
卷第十

樊川文集第九

        中書舎人杜牧字牧之

   唐故平盧軍節度廵官隴西李府君墓

   誌銘

大和元年舉進士及第郷貢上都有司試扵東

都在二都群進士中徃徃有言前十五年有進

士李飛自江西來貌古文髙始就禮部試賦吏

大呼其姓名熟視符驗然後入飛曰如是選賢

耶即求貢如是自以為賢耶因䄂手不出明日

徑返江東某曰誠有是人吾輩不可得與為伍

矣後二年事故吏部沈公於鍾陵宣城為幕吏

兩府凡五年間同舎生蘭陵蕭寘京兆韓乂愽

陵崔夀每品量人之等第必曰有道有學有文

如李䖏士戡者寡矣是卑進士不舉嘗名飛者

某益恨未靣其人且喜其人之在世也大和九

年為監察御史分司東都今諫議大夫李中敏

左拾遺韋楚老前監察御史盧簡求咸言於某

曰御史法當檢謹子少年設有與遊冝得長厚

有學識者因訪求得失資以為官洛下莫若李

䖏士戡某謝曰素所恨未見者即日造其廬遂

旦夕往來開成元年春二月平盧軍節度使王

公彦威聞君名挈卑辭於簡副以幣馬請爲節

度廵官明年春乎盧府改西歸病於路卒於洛

陽友人王廣思恭里第享年若干君諱戡字定

臣七代祖渤海王奉慈祖杠衢州SKchar川令父䔲

婺州浦陽尉浦陽晩無子夫人吴興沈氏夢一

人狀甚偉捧一嬰兒曰予爲孔丘以是與爾及

期而生君因名曰夫授君㓜孤旁無羣從可以

附託年十餘歳即好學寒雪拾薪自炙夜無然

膏黙念所記年三十盡明六經書解決微隠蘇

融雪釋鄭玄至于孔頴逹軰凡所爲䟽注皆能

短長其得失一舉進士耻不肯試歸晉陵陽羡

里得山水居之始開百家書縁飾事業每有小

功丧訖制不食肉飲酒語言行止皆有法度陽

羡民有𨷖諍不決不之官人必以詣君所著文

數百篇外于仁義一不𨵿筆甞曰詩者可以歌

可以流於竹皷於𢇁婦人小兒皆欲諷誦國俗

薄厚扇之於詩如風之疾速甞痛自元和已來

有元白詩者纎𧰟不逞非莊士雅人多爲其所

破壞流於民間䟽于屏壁子父女母交口敎授

滛言媟語冬寒夏𤍠入人肌骨不可除去吾無

位不得用法以治之欲使後代知有發憤者因

集國朝巳來𩔖於古詩得若干首編爲三卷目

爲唐詩爲序以導其志居江南秀人張知實蕭

寘韓又崔壽宋邢楊發王廣皆趨君交之後皆

得進士第有名聲官職君尚爲布衣然於君不

敢稍怠君在洛中困甚河陽節度使蕭洪移鎭

鄜州諌議大夫蕭俶以君言於洪洪素敬諌議

即欲謁君以請君曰人間譁言洪盗籍外戚一

窺其面能易吾死尚且不忍死况爲其黨乎居

數月洪果敗晏弘農楊氏女早卒子二人長曰

審之次曰鼎郎始五歳以某年月權葬於常州

義興縣某郷里某於君爲晚交得君㝡厚因爲

之銘曰

命如煙雲道比宫宅煙雲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莫知往來爲道

不至無以偃息有道有命偶然相值命不在我

不肖亦貴豈可指此與彼爲市嗚呼定臣曰徳

孔脩曰學必聖飭我兢兢一不言命可傳其心

以敎後生嗚呼哀哉

   唐故淮南支使試大理評事兼監察御

   史杜君墓誌銘

君諱顗字勝之曽祖凉州節度使襄陽公贈左

僕射希望大父司徒平章事太保致仕岐國

公贈太師某皇考駕部貟外郎贈禮部尚書某

君㓜孤多疾目視昏近先夫人不令就學年十

七讀尚書十三篇禮記七篇漢書止賈𧨏傳

下復執卷年二十四明年當舉進士始握筆茸

闕下獻書裴丞相度書指言時事書成各数千

字不半𡻕遍傳天下進士崔岐有文學峭澁不

許可人詣門贈君詩曰賈馬死来生杜顗中間寥

落一千年年二十五舉進士二十六一舉登上第

時賈相國餗為禮部之二年朝士以進士干賈公

不𫉬有傑強毀嘲者賈公曰我秪以杜某敵𢾗

百軰足矣始命試秘書正字匭使判官李丞相

德𥙿出為鎮海軍節度使辟君試恊律郎為廵

官後貶𡊮州語親善曰我聞杜廵官言晩十年

故有此行大和九年夏君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六月授咸陽

尉直史舘君曰訓註必亂可徐行俟之至汴二

兇敗及洛以疾辭東下居揚州龍興寺丞相竒

章公僧孺請君入幕府君謝曰李公在困未

願副知巳開成二年春目益昬冬遂䘮明李爲

淮南節度使復請爲試評事兼監察觀察支使

兄自馮翊迎醫石至曰是狀腦脂下融名曰内

障如蠟塞管蠟去管明俟脂凝可以抉去無不

愈者後二年石曰可冶治不効自馮翊别迎醫

醫曰嗟乎障有赤脉如木根橫去牢不可㫁是

法名曰日脚内障生日脚者法不可治君因居

淮南築室治生不復言治眼事聞於天下無不

嗟嘆君安泰自如令人旁讀十三代史書一聞

不遺客來與之議論證引𦗟者忘去年四十五

大中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卒一男麟師年十歳

女曰暑兒始五歳六年二月八日歸葬先塋實

萬年縣洪原郷陵西南二里某今年五十假使

更生十年爲六十人不夭矣與君别止三千六

百日爾況早衰多病敢期六十人乎忍不㧕哀

以銘吾弟銘曰

古之逹人以生爲𭔃爲夢以死爲歸爲竟不知

生偶然乎其有裁受乎偶然即泯爲大空與不

生同其有裁受乎嗚呼勝之今旣歸而竟矣其

自知矣何爲而然乎嗚呼哀哉

   唐故㶚陵駱處士墓誌銘

㶚陵駱處士名峻字肅之華州華隂人也當建

中四年年二十遊京師值泚亂爲其黨源休拘

委以事處士逸一日夕行二百里拜親於華隂

因啓度賊終不䏻東出百里間郷里不足憂願

得一見天子於艱危中遂入奉天至漢中屡以

兵食干執事者後長安李懐光踵叛關中公私

饑李馬渾兵十餘萬計日餉食有司因請授處

士岳州㶚陵尉繋職於饋運間後四遷上揚州

士曹參軍至元和𥘉以母䘮去職哀哭濵死終

䘮因曰汚吾跡二十餘年者食豊衣鮮以有飬

也今可以行吾志也乃於㶚陵東坡下得水𣗳

以居之相國杜公黄裳在蒲津相國張公弘静

在并州大梁渾尚書鎬在易定潘侍郎孟陽在

蜀之東川司徒薛公革在鄭滑皆挈卑詞幣馬

至門曰處士不䏻一起助我爲治乎皆以疾辭

長慶𥘉桂府觀察使杜公凢兩拜章乞爲梧州

刺史詔因授之衆皆曰今黄家洞賊熾邕容兵

連敗縮首不出猶鼎鼈爾交阯殺都護復旱亂

相仍朝廷豈捐 --捐此三處不以公治之而乆置公

爲梧守耶處士慘而讓祇以疾辭解訖不言其

他爾後人知其堅不可復動矣田三百畒菓𬞞

占其一捽墾辛苦不受人一錢惠朝之名士多

造其廬未甞以栖退超脫之髙露於言色温敬

畏下如勇於仕進者論及當代利病活人緩邊

之䇿必亹亹盡吐兾逹於在位者至於安危機

鍵之語黙不出口尤不信浮圗學有言者必約

其條目引六經以窒之曰是乃其徒盗夫子之

旨而爲其辭是安能自爲之善圗山水狀鑑者

比之朱審王維之儔里百家𨷖訴㓙吉一來决

凡三十六年無一日不自得也以㑹昌元年十

一月某日卒年七十九以某月日歸葬於華隂

縣先人之墓處士甞曰相國劉公晏不急征不

横賦承亂亡之餘食數十萬兵者二十餘年斯

過蕭何逺矣每長短校量今古冨人強國之術

我烈祖司徒歧國公趙國公李公當貞元元和

時儒學術業SKchar天下每與處士語未甞不嗟嘆

其才恨其尚壯不可屈以仕優禮接之嗚呼賢

哉銘曰

不見可欲使心不亂古之作者窮栖自㫁

伯子至王覇乆卧向栩相趙馬良車煥子夏髙

第心中交𢧐處士之居落青門畔文駟連覊繡

軒交貫危冠自喜首萦後絆言訖揖去一如

不見我齒未衰誰知巳知岐公主師見必迎喜

語必移時論兵計食屈指無遺功名冨貴不䏻

釣之諸侯六辟南服一麾𥬇而不荅亦無事非

三百畒田百實繁滋三十六年食具衣完今其

去矣誰知其端嗚呼賢哉

   唐故復州司馬杜君墓誌銘并序

公諱詮字謹夫河西隴右節度使襄陽公贈司

空之曽孫司徒岐國公贈太師之孫司農少卿

贈給事中之子公以岐公䕃調授揚州參軍同

州馮翊縣丞衛尉寺主簿鄂州江夏縣令復州

司馬年六十某年月日終于漢上别業岐公外

殿内輔凡十四年貴冨繁大孫兒二十餘人晨

昏起居同堂環侍公爲之親不以進門内家事

條治裁酌至於筐篋細碎悉歸於公稱謹而治

自罷江夏令卜居於漢北泗水上烈日笠首自

督耕夫而一年食足二年衣食兩餘三年而室

屋完新六畜肥繁器用皆具凡十五年起於墾

荒不假人之一毫之助至成冨家翁常曰忍耻

入仕不縁妻子衣食者舉丗幾人彼忍耻我劳

力等衣食尓顧我何如後授復州司馬半歳棄

去終不復仕以某月日歸葬於長安城南少陵

原司馬村先塋某爲從父弟泣涕而書銘曰

公侯之家所業唯官薄官業農墾荒室完入仕

多耻以農力勞等衣食尓勞力者賢歸全故丘

慶期孫子

   唐故邕府廵官裴君墓誌銘

君諱希顔字某裴氏於百氏中獨摽其族曰眷

三分之爲東西中君東春裴在國朝名位㝡大

曰冕艱難中定𠕋立肅宗於靈武而相之繼相

代宗僅十五年國史有傳冕於君爲堂伯祖父

王考某終朗州刺史娶宣州寧國令滎陽鄭某

女生四男爲首生朗州爲𥂕厔河西令道朗二

州刺史公廉剛簡強於愛人凢𨵿百姓一毫事

與京兆尹節度使爭論大聲於延府間前如無

人然未甞以杖貴治家家人有過失則諭之諭

不變者出之爲良人終不忍牽鬻於市將終鄭

夫人泣請遺令曰吾之廄騾爲𥂕厔時役之今

踰十年聽其老死愼不可賣言訖而絶君生寖

染仁父之化温良柔友窮居鄠縣飢寒餘二十

年未甞出一言以愠不足司農卿裴及爲邕府

經略使辟君爲從事得南方疾歸大中二年

月日卒于其家享年若干不娶無子某娶裴氏

實君之私其弟𮗜泣來請銘銘曰

淑其性生無位死無子孰識其端

   唐故范陽盧秀才墓誌

秀才盧生名霈字子中自天寳後三代或仕燕

或仕趙兩地皆多良田畜馬生年二十未知古

有人曰周公孔夫子者擊毬飲酒馬射走兎語

言習尚無非攻守戰𨷖之事鎮州有儒者黄建

鎭人敬之呼爲先生建因語生以先王儒學之

道因復曰自河而南有土地數萬里可如燕趙

比者百數十處有西京東京西京有天子公卿

士人畦居兩京間皆億萬家萬國皆持其土産

出其珍異時節朝貢一取約束無禁限疑忌廣

大寛易嬉遊終日但能爲先王儒學之道可得

其公卿之位𩔰榮冨貴流及子孫至老不見戰

爭殺戮生立悟其言即隂約母弟雲𥨸家駿馬

日馳三百里夜抵襄國界捨馬歩行徑入王屋

山請詣道士觀道士憐之置之外門廡下席地

而處始開孝經論語布褐不襪椊草爲茹或竟

日不得食如此凡十年年三十有文有學日閑

習人事誠敬通逹汝洛間士人稍稍知之開成

三年來京師舉進士於羣軰中酋酋然凡曰進

士名者多趨之願與之爲交生甞曰丈夫一日

得志天子召座於前以笏畫地取山東一百二

十城唯我知其甚易爾因言燕趙間山川禹儉

敎令風俗人情之所短長三十年來王師攻擊

利與不利其所來由明白如彩𦘕一一可以目

開成四年客遊代州南歸某月日於晉州霍

邑縣界晝日盗殺之京師名進士聞之多有哭

者資其弟雲至霍邑取生喪來長安以某年月

日葬於城南某郷里其所資費皆岀於交遊間

曽祖昌嗣涿州刺史祖顗易州長史父勸鎭州

石邑令某常以生之林節薦生於公卿間聞生

之死哭之因誌其墓

   唐故進士龔軺墓誌

㑹昌五年十二月某自秋浦守桐廬路由餞塘

龔軺䄂詩以進士名來謁時刺史趙郡李播曰

龔秀才詩人兼鼓琴因令操流波弄清越可聽

及飲酒頗攻章程謹雅而和飲罷某南去舟中

閱其詩有山水閑淡之思後四年守吴興因與

進士嚴惲言及鬼神事嚴生曰有進士龔軺去

歳來此晝坐客館中若有二人召軺者軺命馬

甚速始跨鞍馬驚墯地折左脛旬日卒余始了

然憶錢塘見軺時徐徐㝷思如昨日事因知尚

殯于野乃命軍吏徐良改葬于卞山南去州城

西北一十五里嚴生與軺善亦不知其郷里源

流故不得記嗚呼胡爲而來二鬼驚馬折脛而

死哉大中五年辛未歳五月二日記


樊川文集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