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七·恩敘二 下一卷→


乾隆四十五年二月十五日本處奏:內閣中書汪日章,在軍機處行走五年,頗為勤慎,現在派出隨營辦事,亦能奮勉。懇將該員賞給臣福隆安所管之兵部,在額外主事上行走,俟有缺出,奏請補用。奉㫖:知道了。

二十四日本處奏:軍機處滿洲學習中書德倫,行走勤慎,諸事奮勉,凡遇頒發班禪額爾德尼敕書等件,俱系該員繕寫,實為得力。懇恩遇有中書缺出,不論旗分,卽令該員實授。奉㫖:知道了。

四月初八日㫖:候補戶部郎中汪承霈,現在軍機處行走。著加恩令其先行食俸,遇有戶部郎中缺出,卽行補授。

五月十四日㫖:侍郎董誥、福長安俱在軍機處行走,著加恩於紫禁城內騎馬。

十一月二十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之宗人府主事李楘,京察一等,例應簽掣調補六部主事。該員行走勤慎,可否將該員賞給等戶部,在額外主事上行走,俟有缺出,奏請補用。奉㫖:知道了。

四十六年五月初七日本處奏:現在出有中書方維甸等五缺。查候補中書章煦、毛上炱在軍機處行走,尚屬勤慎。可否於此五缺內賞補二缺,以示鼓勵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七月初九日本處奏:現在出有中書二缺。查有候補中書張敦培在軍機處行走,頗屬勤慎。可否於此二缺內賞補一缺,以示鼓勵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十二月初二日本處奏:查軍機處行走出力人員,遇有升遷等事,向經等奏懇賞給升銜,仍留本處辦事在案。茲有內閣中書裘行簡,俸滿引見,記名同知。該員在軍機處行走五年,辦理一切承發事件,頗為勤奮,以之升補外任,殊覺可惜。可否仰懇賞給升銜,仍留中書之任,俟有應陞相當缺出,或由內閣照例陞用,或等酌量題補,再行請㫖。謹奏。奉㫖:知道了。

四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本處奏:查現在軍機處之中書德倫、杜兆基、毛上炱,筆帖式托錦,各已行走有年,俱屬勤慎奮勉,於各部事務尚能諳悉。可否仰懇賞給等所管各部,令其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奏請補授,出自天恩。至所遺漢中書員缺,現有候補中書毛鳳儀、秦瀛,行走亦屬勤慎,可否卽將該員等頂補實缺之處,謹奏。奉㫖:知道了。

七月初九日本處奏:升銜留任中書裘行簡升補侍讀,所遺中書一缺。查有候補中書沈琨在軍機處行走有年,人亦勤慎細心,可否卽以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四十九年□月□日諭:此次勦辦囘匪,三月以來,朕披覽奏章,指示機宜,和坤首承諭㫖,繕寫奇發,鉅細無遺,一體宣勞。和坤本身現襲輕車都尉,再著給與輕車都尉世職,歸並前職,照例議襲。其餘在事慶成之軍機大臣梁國治、董誥、福長安,並軍機章京之勤勞出力者,著一併交部議敘,所有此次賞給各世職著世襲罔替。

八月初八日本處奏:現在軍機處之中書趙秉淵、王學海,候補筆帖式福成額,俱勤慎奮勉,人亦明白。可否懇將趙秉淵、王學海二員賞給等所管各部,先令其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奏請補授。福成額遇有理藩院筆帖式缺出,卽行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依議。

五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諭:給事中劉謹之在軍機章京上行走二十餘年,奉職勤慎,茲患病身故,伊妻湯氏因夫亡殉節,殊屬可憫。劉謹之著加恩賞鴻臚寺卿銜,並賞銀一百兩治理喪事,湯氏著該部照例旌表,以示軫恤。

五十三年□月□日諭:逆首林爽文經福康安等設法生擒,辦理周妥,實屬可嘉。大學士和坤始終承㫖書諭,於一切清、漢事件,鉅細無遺,懋著勤勞,自應特加優賞。和坤本係一等男爵,著照從前大學士張廷玉之例,晉封為三等伯。大學士阿桂、王杰,尚書福長安、董誥,夙興夜寐,一體宣勞,俱著交部議敘。

二月十二日本處奏:軍機處司員修撰戴衢亨,前在山西學政任內,失察武生戕斃人命一案,部議降調,奉㫖改為革職留任。該員在軍機處行走有年,素為勤慎,此次勦捕臺灣逆匪,一切查檢檔案,交發文報事件,俱為奮勉出力,並無貽誤。可否請將該員革職留任之案,准其開復,以示鼓勵。如蒙俞允,現在軍功告竣,卽毋庸給予議敘。謹奏。奉㫖:知道了。

十九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中書張姚成,現經升補侍讀,所遺中書員缺,查有候補中書程振甲行走勤慎,可否卽將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四月十七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中書柴模出有一缺。查有候補中書張師誠,行走勤慎,可否卽將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五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㫖:理藩院蒙古郎中向無調補銀庫郎中之例。軍機章京臺布行走有年,辦事甚為出力,著加恩調補戶部銀庫郎中。

十一月初六日本處奏:現在軍機處之中書張師誠,行走有年,甚屬勤慎奮勉,人亦明白。現在軍機處並無吏部司員,懇將該員賞給吏部,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奏請補授。所遺中書員缺,軍機處現有呈請情願註銷同知候補沈琨,人亦勤慎,可否卽以該員補授,伏候訓示。奉㫖:知道了。

五十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本處奏:中書沈琨、程振甲,行走有年,俱屬勤慎奮勉。懇將二員賞給等所管各部,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奏請補授。所遺中書之缺,查有軍機處候補中書金應琦,人亦勤慎,可否扣留一缺,將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嘉慶三年□月□日諭:勒保奏,掃蕩安樂坪賊巢,膚公克奏。軍機大臣大學士伯和坤襄贊機宜,承㫖書諭,一手經理,夙夜宣勞,著加恩晉封公爵。福長安日直樞禁,勞績倍著,自辦理軍務以來,一體始終其事,著加恩賞給侯爵。王杰、董誥、沈初、戴衢亨、那彥成均著交部從優議敘。

四年三月初三日㫖:向來軍機大臣多有賞給紫輔城騎馬者。那彥成、戴衢亨現在軍機處行走,不必論其年歲,著加恩在紫禁城騎馬。

五年正月三十日本處奏:軍機章京章煦,現屆俸滿截取知府,給事中汪日章於五月內,亦屆俸滿截取。該二員在軍機處行走二十餘年,於一切事務尚為熟習,懇恩內用,仍留軍機處辦事等因。奉㫖:給事中汪日章御史章煦著仍留軍機處,加恩以四五品京堂陞用,遇缺提奏。

七月十三日諭:朕承天考默佑,各路軍營連獲勝仗。今又於河南葉縣擒獲邪教首逆多年漏網之劉之協,所糾合之逆黨,一日一夜全行勦捕凈盡,實屬事機順利,年內庶可完功。而大學士慶桂等日侍籌幾,盡心運畫,錫爵酬庸之典,應俟全行底定再沛恩綸。軍機大臣四人,每人先加軍功一級,紀錄三次。軍機章京等,著軍機大臣選擇數名,交部議敘。傅森著賞戴花翎,用示殊恩,不許固讓。

十四日本處奏:昨奉恩㫖,令等將軍機章京選擇數名,交部議敘。等謹擇其尤為奮勉者十員,開單敬呈御覽,恭候命下,卽交部議敘。奉㫖:知道了。

銀庫員外郎玉凝、刑部員外郎景敏、戶部員外郎瑞麟、內閣中書多容安,以上滿章京四員。通政司參議汪日章,山西道御史章煦,兵部郎中茅豫,內閣中書何金、吳光悅、傅淦,以上漢章京六員。

六年□月□日諭:額勒登保奏,將賊匪掃蕩無遺:軍機大臣慶桂、董誥、戴衢亨承㫖書諭,尚能周到勤勉,著加恩交部從優議敘。

九月二十六日㫖:軍機大臣奏「太僕寺少卿章煦已升任大理寺少卿,照例不應兼辦章京」等語。但念該員在軍機處行走有年,於勦辦教匪一切事宜,本係熟手。此時大功指日告竣,若令其卽離樞直,轉不能仰邀恩敘。著加恩暫在軍機章京上行走,俟大功告竣,再囘本衙門供職。

十月十一日諭:內閣中書姚祖同著加恩以各部主事用,遇缺卽補,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十一月二十四日㫖:慶桂、董誥、戴衢亨俱著軍功加三級,成德著軍功加一級,紀錄三次。至章煦只系軍機章京,雖繕辦一切尚能明晰,但與慶桂等一體優敘,同加軍功三級,未免無所區別。章煦著改為軍功加二級,餘依議。

七年□月□日諭:德楞泰節次殲擒首逆,疊次加恩,此次又復將元凶極惡之樊人傑及首逆曾芝秀等奮勇逼勦,投河淹斃,德楞泰著加恩晉封三等侯。軍機大臣慶桂、董誥、戴衢亨承㫖書諭,甚屬周到勤勉,著加恩從優議敘。軍機章京承辦軍務最久,亦著交部議敘。

四月初五日本處奏:查向來軍機處行走之候補內閣中書,有辦事勤慎未經得缺者,節經奏請補授實缺在案。今內閣中書姚祖同補授兵部主事,其所遺中書一缺,查有候補中書袁煦在軍機處行走,尚屬勤慎,卽以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謹奏。奉㫖:依議。

六月初十日諭:軍機處出力滿、漢章京,著慶桂等擇其尤為勤奮者奏明,交部議敘。

十二日覆奏:等查滿、漢章京玉凝、文孚、富綿、興科,錢楷、黃躍之、盧蔭溥等,辦事較為奮勉,應請㫖將該員等交部議敘。其刑部主事汪彥博、工部主事楊懋恬、吏部候補主事萬雲在軍機處行走,均屬勤勉,應請量加鼓勵。將汪彥博、楊懋恬遇有應陞本部題選缺出,卽行陞用,萬雲一員遇有本部主事缺出,先行實授,俱毋庸另給議敘。謹奏。

又片奏:再等查從前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內有辦事奮勉者,每隔三五年均經保奏一次,分別陞用,以示鼓勵。乾隆四十七年、四十九年、五十四年疊經保題各在案,自五十五年以後至今未經保奏。茲等看得內閣中書松寧,吏部筆帖式德克津布,刑部筆帖式吉祥,以主事用之俸滿內閣中書趙佩湘、胡枚,內閣中書曹德華、吳光悅等,行走有年,俱屬勤慎奮勉,亦能留心部務。可否仰懇天恩,俯准將該員等賞給等所管吏、戶、刑三部,及理藩院衙門,先令其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如蒙俞允,除吏部筆帖式德克津布、刑部筆帖式吉祥仍在本部行走外,所有松寧等五員,等公同令其簽分行走。再松寧一員,現在丁憂,俟服闋後再行遇缺請補,謹奏。奉㫖:向來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內,有辦事奮勉者,每隔三五年經軍機大臣保奏一次,加恩分別陞用,自乾隆五十五年以後,久未辦及。且數年來,辦理軍務該章京等繕寫諭㫖、抄錄檔案,甚為出力。現在軍營連次擒渠奏捷,大功指日告成,據軍機大臣將出力章京遵㫖查明保奏。所有辦事奮勉之章京玉凝、文孚、富綿、興科、錢楷、黃躍之、盧蔭溥著交部議敘。刑部主事汪彥博、工部主事楊懋恬遇有本部應陞題選缺出,著卽行陞用。吏部候補主事萬雲著遇缺卽補。內閣中書松寧、趙佩湘、胡枚、曹德華、吳光悅著以主事陞用,先令在吏部、戶部、刑部、理藩院各衙門簽分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吏部筆帖式德克津布、刑部筆帖式吉祥著各以本部主事陞用,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該部知道。

十二月十六日諭:本日據額勒登保、德楞泰、勒保、惠齡、吳熊光等聯銜遞到六百里加緊奏報,川、陜、楚勦捕逆匪大功戡定。此事系勦補內地亂民,雖非勦平外域拓土開疆可比,然辦理已及七載,領兵大臣及各督撫並在廷王大等均能各殫心力,用蕆鉅功,允宜普沛恩綸,酬庸懋賞。成親王於四年在軍機處行走,幾及一載,贊襄機務,一切勦捕機宜,深資擘畫,今大功告竣,自應嘉獎公勤。王已列親藩,著施恩加賞一貝勒,令其子綿勤受封。至軍機處行走之大學士慶桂、董誥,尚書戴衢亨,均經皇考簡任多年,克盡忠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自用兵以來,承㫖書諭,勤慎小心。朕敬推皇考之恩,慶桂、董誥著賞給騎都尉世職,戴衢亨著加太子少保銜,仍賞給雲騎尉世職。尚書劉權之、德瑛雖在軍機處行走未久,其素日陳奏亦時有所見,均著加恩交部議敘。大理寺少卿章煦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年久,辦理軍務,始終其事,著加恩交部從優議敘。

十七日諭:昨據額勒登保等馳遞三省大功告蕆喜報,軍機處章京除大理寺少卿章煦一員業經加恩優敘外,其列入一等滿章京郎中德綸,員外郎玉寧、文孚;漢章京郎中錢楷,內閣侍讀何金,主事吳光悅、趙佩湘、盧蔭溥、姚祖同均著交部從優議敘。列入二等滿章京員外郎瑞麟,主事德克津布、吉祥、興科、昌宜泰、松寧、祥臨,內閣中書多容安、福綿、伊星阿、明安泰,筆帖式武爾通阿、德寧額;漢章京員外郎任烜、張志緒、汪彥博,主事萬雲、糜奇瑜、胡枚、黃躍之、曹德華、楊懋恬,內閣中書袁煦均著交部議敘。

八年□月□日諭:本日由六百里遞到額勒登保、德楞泰、勒保會奏官兵勦捕餘匪全竣,三省地方肅清,喜摺覽奏,實深欣慰。軍機大等承㫖書諭,獲與觀成,大學士慶桂宣力有年,且在軍機處行走,班次居首,著加恩賞戴雙眼花翎。大學士董誥之子董淇本由蔭生任戶部員外郎,著加恩以六部郎中用。尚書劉權之、德瑛在軍機處行走已越一年,劉權之著加恩交部議敘;德瑛昨因會同禮部具摺,字句疏忽,部議時已經加恩留任,此次毋庸交部議敘。尚書戴衢亨之子年尚幼稚,伊侄候選縣丞戴嘉谷,著加恩賞加知縣升銜,仍令在實錄館效力行走。軍機章京等,著軍機大臣查開出力之員,據實保奏,候朕加恩。

三月二十九日諭:昨吏部將俸滿截取知府之刑部郎中錢楷帶領引見,已降㫖記名以繁缺知府用。本日詢之軍機大臣,據稱「該員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年久,諸事熟悉,若照例外用,轉少一得力熟手」等語。錢楷著加恩賞給升銜,仍留郎中本任,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十年閏六月初二日渝:此次軍機處擬辦保奏章京等一事,內閣典籍齊嘉紹,中書蔡炯、袁煦先後挑入軍機章京上行走,日期則袁煦尚屬較少。惟袁煦係於挑入後奏補實缺,業經邀恩,與齊嘉紹、蔡炯循例補缺者不同,自不應一併列入。所有擬定保奏章京各員除袁煦業已退出外,其餘亦且無庸保奏。

十一年正月二十一日本處奏:竊查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內中書、筆帖式等官,向來每閱三四年由等遴擇當差勤奮者,分別保題,懇恩陞用在案。上年夏間,因距前次保題已逾三年,等曾公同商酌擬請將內閣典籍齊嘉紹、中書蔡炯、刑部筆帖式武爾通阿三員循例保題,未經具奏,仰蒙訓示,飭令暫緩辦理。查齊嘉紹等三員均係嘉慶四年挑補軍機章京,行走有年,均屬勤慎,自去夏以來,等隨時留心察看,亦各奮勉如常。可否准將齊嘉紹、蔡炯、武爾通阿三員以六部主事升補之處,出自聖主洪恩。如蒙俞允,應清循照舊案,將該三員由等分掣所管吏、戶、刑三部,先令在額外主事上行走,俟有各本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則該員感被恩施,白當益加奮勉。謹奏。奉㫖:齊嘉紹、蔡炯、武爾通阿,均著以主事陞用,先令分掣吏、戶、刑三部行走,遇有各本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

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諭:刑部郎中錢楷、員外郎文孚,均在軍機處行走多年,辦事勤勉,俱著加恩以四五品京堂用,遇有缺出,交吏部夾單請㫖。

十二年□月□日諭:此項京察引見三品以下京堂各官,太常寺少卿錢楷、內閣侍讀學土文孚在軍機處行走有年,供職勤慎,著加恩交部議敘。

十四年三月初一日本處奏:軍機章京上行走各員,自嘉慶十一年正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現在行走各員內,勤慎出力者居多,但一時礙難遽予升擢,惟其中有尚未得缺者數員,應行量為調劑。等詳查舊案,公同商酌,除內閣滿洲中書重倫,應俟將來不論旗分出缺時,准其奏補實缺,中書梁承福,亦俟將來有缺之時奏補,又理藩院候補主事德寧額、工部候補主事張之屏二員,均應請遇有該衙門滿、漢、蒙古題選主事缺出,先予補用外,惟查有禮部候補主事伊星阿、工部候補主事童槐二員,或本衙門原只一缺,且出缺尚早,需次無期,此次卽准其在本衙門盡先補用,仍屬淹滯。合無仰懇聖恩,將該二員改掣等所管缺分較多之戶、刑二部,伊星阿遇有滿洲、蒙古缺出,先予補用,童槐遇有題選缺出,先予補用。如蒙俞允,等公同簽掣移咨吏部,查照辦理。再查有兵部候補主事康紹鏞,嘉慶四年分部學習,按照本衙門資格,久已頂補。而該員在軍機處行走五年,實屬奮勉,茲屆保奏之期,若不量加鼓勵,未免向隅。惟此時亦未敢遽請升擢,相應請㫖,交本衙門存記,俟補缺後,遇有本衙門應陞之缺,先行擬補。又理藩院主事多容安,前由實錄館議敘,本系應陞員外郎之員,但吏部議敘分缺間補。該員資深出力,可否准其在先陞用之處,出自天恩。謹奏。奉㫖:軍機滿、漢章京未經得缺各員內,內閣滿洲中書重倫俟將來不論旗分缺出,准其補授實缺。漢中書梁承福俟將來有缺時,准其奏補。理藩院候補主事德寧額、工部候補主事張之屏,遇有該衙門滿、漢、蒙古題選缺出,先行補用。其禮部候補主事伊星阿、工部候補主事童槐著於缺分較多之戶、刑等部簽掣行走,伊星阿遇有滿洲、蒙古缺出,先行補用,童槐遇有題選缺出,先行補用。至兵部候補主事康紹鏞,原系本衙門頂補之員,著交兵部存記,俟補缺後,遇有應陞缺出,先行保奏。其本系應陞員外郎之理藩院主事多容安一員,遇有本衙門缺出,准其先行陞用。

七月十七日本處奏:軍機章京候補中書王鳳翰行走尚屬勤勉,又本年中式後,奉㫖遇缺卽補。現有中書缺出,請將王鳳翰補授。謹奏。奉㫖:知道了。

二十六日㫖:兵部郎中姚祖同在軍機處行走有年,尚為熟請。前已截取知府,現距選期不遠,著交部暫行扣選。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