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11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十一·恩敘六 下一卷▶


咸豐五年正月二十四日諭:工部尚書彭蘊章、吏部右侍郎穆蔭、工部左侍郎杜翰,夙夜在公,辛勤倍著,均著交部議敘。

四月十八日諭:現在馮官屯逆匪全股蕩平,北路一律肅清,軍機大臣贊襄軍務,夙夜勤勞,允宜分別加思,以昭優眷。恭親王奕沂著交宗人府從優議敘;尚書彭蘊章,侍郎穆蔭、杜翰均著交部從優議敘;侍郎瑞麟著交部議敘。致仕大學士祁寯藻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懋著勞勩,著一併交部從優議敘。其滿、漢章京各員,均著交部議敘。

六年十一月十八日諭:戶部尚書柏葰,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十二月初五日諭:軍機章京焦祐瀛,著加恩以四五品京堂候補,遇缺提奏。該員本任戶部郎中,著卽開缺。

七年十月十九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咸豐四年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資格較深、辦事勤奮者數員,公同酌擬。戶部員外郎瑞享,請作為候補郎中。該員現在丁憂,擬俟服闋後,遇有本部題選咨留郎中缺出,卽行奏補。戶部筆帖式達春布,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本部題選咨留缺出,卽行奏補。內閣中書文吉、英祥,請作為候補侍讀。該二員現在均未服滿,擬俟服闋後,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起居註主事段承實,請作為候補員外郎,由等公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工部員外郎梁經先、禮部員外郎白恩佑,請作為候補郎中,遇有各本部題選咨留郎中缺出,卽行奏補。內閣典籍曾協均,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十二月二十六日本處奏:繕辦漢檔告竣,所有派出總校之起居註主事裴季芳、刑部額外主事夏獻雲,總司校對,頗為詳慎,自應量子鼓勵。懇恩准令裴季芳以六部員外郎盡先選用,並先分部行走。夏獻雲系額外主事,業經期滿,因丁憂尚未引見。可否俟服闋引見後,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淪題選咨留,盡先補用。謹奏。奉㫖:裴季芳著以六部員外郎盡先選用,並先分部行走。夏獻雲業經學習期滿,著俟服闋引見後,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

八年正月二十五日諭:大學士彭蘊章、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柏葰、吏部右侍郎穆蔭、工部左侍郎杜翰,贊襄樞務,矢慎矢勤,均著交部議敘。

二月二十四日本處奏:軍機章京內閣典籍曾協均,前經等保奏,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缺出,卽行奏補,奉㫖依議。茲查有內閣侍讀葉名灃告假一缺,據內閣行查吏部轉據咨覆,應由等援案奏補。相應請㫖,將曾協均補授內閣侍讀。謹奏。奉㫖:知道了。

五月十六日本處奏:此次承辦清檔,等派軍機章京理藩院筆帖式慶霖、理藩院題署主事文衡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為鼓勵。慶霖、文衡均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理藩院滿洲、蒙古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補用。謹奏。奉㫖:慶霖、文衡均著作為候補主事,遇有理藩院滿洲、蒙古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補用。

九月初九日諭:杜翰現丁母憂,著加恩賞銀四百兩辦理喪事,由廣儲司給發。

十月二十九日諭:吏部左侍郎匡源、禮部右侍郎文祥,均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十一年四月初二日本處奏:繕辦漢檔告竣,所有派出總校之工部候補主事朱智、戶部候補主事蔡兆槐,總司校對,頗為詳慎,自應量子鼓勵。懇恩准令朱智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蔡兆槐俟補缺後,遇有本部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補用。謹奏。奉㫖:朱智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蔡兆槐著俟補缺後,遇有本部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補用。

十一月初二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咸豐七年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資格較深、辦事勤奮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中書英廉,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內閣候補中書松齡、慶裕,請俟補缺後,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工部筆帖式增壽,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候選主事內閣中書方鼎銳,請以主事簽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戶部主事朱學勤,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內閣典籍許庚身,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缺出,卽行奏補。工部候補主事蔣繼洙,請俟補缺後,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十二月初七日議政王、軍機大臣面奉諭㫖:軍機章京當差勞苦,著賞給銀二千兩,由廣儲司給發。

同治元年正月初一日諭:朕奉母后皇太后、聖母皇太后懿㫖:恭親王以議政王在軍機處辦理一切政務,勤勞懋著,加恩著在紫禁城內坐四人轎,以示優異。

二十三日諭:朕奉母後皇太后、聖母皇太后懿㫖:恭親王自簡授議政王以來,首贊樞廷,賢親輔翼,公忠體國,於一切用人行政、事無巨細,綜覈靡遺,著交宗人府從優議敘。大學士桂良、戶部尚書沈兆霖、都察院左都御史文祥、戶部左侍郎寶鋆在軍機處行走,實力劻勷,和衷共濟;順天府府丞曹毓瑛自參機務,克稱厥職:均著交部議敘。

閏八月十九日諭:軍機大臣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棠階,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九月二十日本處奏:軍機章京內閣典籍許庚身,前經等保奏,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缺出,卽行奏補,奉㫖依議。嗣於本年壬戌科中式進土,奉㫖著仍作為候補侍讀,遇有缺出,卽行奏補。茲查有內閣侍讀陳寯升任山東道監察御史,所遺一缺,據內閣行查吏部轉據咨覆,應由等援案奏補。相應請㫖,將許庚身補授內閣侍讀。謹奏。奉㫖:依議。

十二月二十六日本處奏:竊等於本月十八日將編輯新檔十函進呈御覽,並聲明該章京供事著有微勞,懇請量子獎敘。奉㫖:依議。欽此。查此次冊檔,事閱十年,頭緒紛繁,該章京等分年編纂,詳加校勘,不無微勞足錄,該供事等常川在方略館繕寫辦理,尤為出力,相應籲懇天恩獎敘,以昭激勸。謹繕清單恭呈御覽。謹奏。

太常寺少卿王拯,內閣侍讀瑞廉、許庚身,以上三員擬請賞隨帶加二級。廣東高廉道前內閣侍讀英秀、戶科給事中前內閣侍讀文吉、河南道監察御史前內閣侍讀曾協均、候選道前戶部員外郎吳兆麟、山西試用直隸州知州前工部主事裕彰,以上五員擬請交部從優議敘。刑部郎中胡家玉,擬請賞加四品銜。戶部員外郎朱學勤,擬請遇有該部郎中缺出,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理藩院員外郎衡光,擬請以該衙門郎中卽補。刑部主事嵩壽,工部主事增壽、朱智,以上三員均擬請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理藩院題署主事崇繕,擬請俟服闋後,以本衙門主事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是日奉㫖:依議。

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清字檔案,等派軍機章京刑部員外郎嵩壽、理藩院候補主事崇繕總司校對,尚屬詳慎,自應量加獎勵。懇恩准令嵩壽作為候補郎中,遇有本部郎中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崇繕作為候補員外郎,俟補主事後,遇有本衙門滿洲、蒙古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嵩壽著作為候補郎中,遇有本部郎中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崇繕著作為候補員外郎,俟補主事後,遇有本衙門滿洲、蒙古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

九月初一日諭:本日引見之俸滿截取刑部郎中胡家玉,著開缺以四五品京堂候補。

十月初五日諭:軍機大臣兵部左侍郎曹毓瑛,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十二月二十一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咸豐十年保奏一次,系展限一年,於十一年辦理,現計咸豐十年至今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資格較深、辦事勤奮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中書奎綬,請分理藩院行走,作為候補主事,遇有理藩院滿洲、蒙古無論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內閣候補中書額圖琿,請遇有滿、漢本堂實缺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理藩院筆帖式英貴,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本衙門滿洲、蒙古無論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內閣貼寫中書文海,請俟補缺後,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工部候補主事杜來錫,請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戶部主事范運鵬,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內閣中書沈淮,請以主事簽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刑部候補主事周瑞清,請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三年正月二十三日諭:朕奉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議政恭親王賢親最著,輔翼公忠,自首贊樞廷,於今三載,於用人行政,一切克盡匡襄,勤勞罔懈,著交宗人府從優議敘。工部尚書文祥、戶部尚書寶鋆、工部尚書李棠階、兵部左侍郎曹毓瑛,同心協贊,克慎克勤,均著交部議敘。

二月十五日本處奏:繕修漢檔告竣,所有派出總校之工部主事王汝訥、內閣侍讀馮柏年,總司校對,頗為詳慎,白應量子鼓勵。懇恩准令王汝訥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馮柏年系應陞郎中之員,以郎中由等簽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郎中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謹奏。奉㫖:王汝訥著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馮柏年著以郎中簽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郎中缺出,無淪題選咨留,卽行奏補。

七月初二日諭:恭親王自簡授議政王以來,於今三載。適值東南等省兵事方殷,用人行政,徵兵籌餉,一切深資贊畫,弼亮宣猷,忠勤丕著。軍機大臣文祥等,翼贊樞廷,同心輔治,前於蘇、杭省城克復各案內,屢欲降㫖加恩,均經該王大等再三懇辭,不忍重違其意。茲當江甯省城克復,紅旗馳報,殲擒首逆,本欲援照從前優獎成案,降㫖施恩。乃該王大等仍復懇切力辭,鑒其誠悃,不得已酌中給於思施,以獎勞勩。議政恭親王著加恩賞加軍功三級,仍加賞一貝勒,令伊子奉恩輔國公載澂受封,並封伊子載濬入八分輔國公、載瀅不入八分鎮國公;軍機大臣工部尚書文祥,著賞加太子太保銜,伊姪凱肇並賞給員外郎,分部學習行走;戶部尚書寶鋆,著賞加太子少保銜,並賞戴花翎;工部尚書李棠階,著賞加太子少保銜,伊子李洊並賞給舉人,准其一體會試;兵部左侍郎曹毓瑛,著賞加頭品頂戴,賞戴花翎:以示朕慶賞酬庸之意。此次辦理軍務十有餘年,軍報絡繹,事務殷繁,軍機章京等昕夕從公,承書諭㫖,均無貽誤,尚屬著有微勞。著議政王、軍機大臣分別等第,酌量從優保獎,候㫖施恩。

初四日諭:昨因江甯紅旗報捷,降㫖令議政王、軍機大臣將滿、漢軍機章京等分別等第,量予從優保獎,茲據開單具奏。該軍機章京等自軍興以來,辦理軍報,承書諭㫖,聽夕從公,尚無貽誤,均屬著有微勞,自應量予恩施,以示鼓勵。理藩院員外郎衡光,著以知府不論雙單月遇缺前卽選,仍在任候選並賞戴花翎。記名道府刑部郎中嵩壽、記名道府戶部員外郎英祥,均著專以道員用,並賞戴花翎。理藩院員外郎崇繕、工部員外郎增壽,均著賞戴花翎。內閣中書松齡,著俟補侍讀後,以知府不論雙單月在任遇缺前卽選,並先換侍讀頂戴。內閣侍讀英廉,著以道員在任卽選,並先換頂戴。侯補侍讀瑞廉,著以知府不論雙單月遇缺前卽選,仍中任侯選,並賞戴藍翎,卽補侍讀。內閣貼寫中書慶裕,著俟服闋後,遇有中書缺出,不計旗分,遇缺卽補,並賞加侍讀銜,賞戴藍翎。理藩院主事奎綬,著作為本衙門侯補員外郎,遇有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工部郎中崐玉,著俟服闋後,以知府不論雙單月在任遇缺前卽選。內閣中書額圖琿,著作為候補侍讀,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理藩院主事英貴,著以本衙門員外郎,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內閣貼寫中書文海,遇有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並賞加侍讀銜,賞戴藍翎。禮部筆帖式續昌,著作為理藩院候補主事,俟服闋後,遇有缺出,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並賞加員外郎銜。刑部主事薩隆阿,著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先換頂戴。工部主事額哲克,著以本部員外郎,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並賞加知府銜。禮部候補主事裕長,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並賞加五品頂戴。內閣貼寫中書容斌,著賞加侍讀銜,光祿寺卿胡家玉、光祿寺少卿鄭錫瀛,均著賞戴花翎,並賞給軍功加二級。刑部主事方鼎銳,著免補員外郎,以本部郎中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並賞戴花翎。內閣侍讀許庚身,著以六部郎中,不論班次,遇缺卽選,仍在任候選,並賞戴花翎。工部員外郎朱智,著以本部郎中,不論題選,遇缺卽補,並賞戴花翎。工部候補主事蔣繼洙,著免補主事,作為侯補員外郎,仍歸原保案內,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並賞戴藍翎。候選六部員外郎工部行走裴季芳,著以六部員外郎,不論班次,遇缺卽選。刑部主事夏獻雲,著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先換頂戴。戶部郎中蔡兆槐,著作為歷俸期滿並賞加四品銜工部主事。杜來錫,著以本部員外郎,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戶部員外郎范運鵬,著以本部郎中,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並賞加道銜。刑部主事沈淮、周瑞清,均著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先換頂戴。禮部郎中龔嘉俊,著作為歷俸期滿並賞加道銜記名御史。吏部郎中陳元楷,著俟升補御史後,以應陞之缺陞用。工部主事王汝訥,著俟補員外郎後,以本部郎中,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戶部郎中馮柏年,著作為歷俸期滿並賞加道銜。刑部候補主事徐用儀,著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並賞給軍功加一級。吏部候補主事史崧秀,著俟補缺後,以本部員外郎,無論題選咨留,遇缺卽補,先換頂戴。禮部主事徐景軾,著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先換頂戴。戶部主事方熊祥,著俟補員外郎後,遇有本部郎中缺出,無論題選咨留,卽行奏補。戶部主事葉衍蘭,著賞加四品銜。前戶部郎中朱學勤,著賞戴花翎。

初六日諭:咸豐十一年冬間,朕奉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自熱河旋蹕,授恭親王為議政王,並以王自留京辦事以來,諸臻妥協,因仰體皇考文宗顯皇帝酬庸未竟之志,宣示遺命,以親王世襲罔替。王涕泣固辭,不得已降㫖從緩,俟朕親政之年,再行辦理,先行賞食親王雙俸,以示優禮。昨因江甯逆首就殲,紅旗告捷,我兩宮皇太后以王首贊樞廷,賢親最著,亟思丕承先緒,仍加恩以親王世襲罔替。王乃推功諸將,再三懇辭,念其情詞諄切,俯如所請,僅加恩王之三子載澂等,於朝廷論功行賞之心,初未盡愜。茲復據奏「金陵雖克,而湖北、江西賊氛尚熾,陜、甘、雲、貴餘孽未平,軍餉浩繁,庫款支絀。且在京王公諸臣之俸糈、八旗兵丁之月餉,減成支放,未復舊章,而王公貝勒萃於一門,既忝高爵,復膺厚祿,若不痛自抑損,不獨滿則必虧,徒增咎戾,且何以副知遇之隆而塞天下之望?請將支食親王雙俸之處,卽行停止」等語。覽王所奏,具見忠愛,側怛出於至誠。惟爵以馭貴,祿以馭富,國家詔糈之典,古今所同。王自簡任樞廷,於今三載,運籌決策,成效卓然。嗣後慎始敬終,忠勤匪懈,行當廓清區宇,丕著全功。拭目昇平,更加懋賞。至此次嘉賞成功,因王偽抑為懷,僅酌中給予恩拖,未嘗加厚。若將從前所降恩命遽爾收囘,亦恐無以昭勸賞之平而示人臣之則。恭親王仍著食親王雙俸,其毋固辭。

四年十月初十日諭:禮部右侍郎汪元方,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二十八日諭:文祥奏「請假囘旗迎養」一摺,文祥著賞假三個月,前赴盛京迎養伊母來京。並賞人參六兩,卽著文祥賫去,以資頤養。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