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十四·規制二 下一卷▶


凡滿、漢章京繕寫諭㫖、記載檔案、查核奏議,係清字者,皆由滿洲章京辦理,系漢字者,皆歸漢章京辦理。在京旗營及各省駐防、西北兩路補放應進單者,內、外蒙古藩部及喇嘛並哈薩克、霍罕、廓爾喀朝貢應擬賞者,皆隸滿洲章京。在京部院及各省文員、綠營武員補放應進單者,王公內外大臣應擬賞者,及朝鮮、琉球、越南、暹羅、緬甸、南掌等各外國朝貢應擬賞者,皆隸漢章京。惟承審案件,無論滿、漢章京,一體由軍機大臣酌派。

謹按:朝鮮等國國王及使臣正賞,均由禮部承辦,惟加賞使臣由本處擬進賞單。又該國各使等能詩者恭進詩章,復加賞該國王及獻詩使臣,皆臨時派漢章京二人承辦。凡西北兩路駐邊大臣,皆由軍機處繕具月摺,每月於初五、二十日兩次開單呈遞。應換防者則稽其班,於每年十月將各處期滿大臣開單呈遞。除伊犁將軍、定邊左副將軍、烏魯木齊都統外,叅贊大臣有塔爾巴哈臺一人、喀什噶爾一人、烏裏雅蘇臺一人、科布多一人,辦事大臣有喀喇沙爾一人、阿克蘇一人、烏什一人、葉爾羌一人、和闐一人、哈密一人、西寧一人、西藏一人、庫倫一人,幫辦大臣有哈什噶爾一人、葉爾羌一人、和闐一人、哈密一人,領隊大臣有伊犁五人、庫爾喀喇烏蘇一人、塔爾巴哈臺二人、烏魯木齊一人、古城一人、吐魯番一人、巴裏坤一人。謹查,現在西北兩路駐邊將軍大臣:伊犁將軍一人、叅贊大臣一人、領隊大臣五人(巴彥岱、錫伯、索倫、察哈爾、厄魯特各一人),塔爾巴哈臺叅贊大臣一人、領隊大臣二人,烏魯木齊都統一人、領隊大臣一人,巴裏坤領隊大臣一人,吐魯番領隊大臣一人,古城領隊大臣一人,庫爾喀喇烏蘇領隊大臣一人,葉爾羌叅贊大臣一人、幫辦大臣一人,喀什噶爾辦事大臣一人,英吉沙爾領隊大臣一人,和闐辦事大臣一人,烏什辦事大臣一人、幫辦大臣一人,阿克蘇辦事大臣一人,庫車辦事大臣一人,喀喇沙爾辦事大臣一人,哈密辦事大臣一人、幫辦大臣一人,烏裏雅蘇臺將軍一人(卽定邊左副將軍),叅贊大臣二人,科布多叅贊大臣一人、幫辦大臣一人,庫倫辦事大臣二人,西寧辦事大臣一人,駐藏辦事大臣一人、幫辦大臣一人。凡伊犁、烏魯木齊暨南路各囘城章京內,例由廢員補放者,伊犁糧餉章京缺二、駝馬章京缺一、管倉章京缺四,烏魯木齊管倉章京缺三,喀喇沙爾糧餉章京缺一,庫車糧餉章京缺一,阿克蘇糧餉章京缺一,葉爾羌糧餉章京缺一,喀什噶爾糧餉章京缺一,烏什糧餉章京缺一,皆由軍機處豫行八旗查明各廢員獲咎案由開送清冊。軍機大臣傳齊該廢員,揀選將獲咎較輕、年力富強者,每次酌取數員引見,記名者,遇缺按名補放。凡恭遇頒賞御書處所進新刊御製詩文集,武英殿所進新刊御纂、欽定各書並其他珍幣,有㫖令軍機大臣擬賞者,各按數多寡,開列皇子、皇孫、王大等名單呈遞。請㫖發下後,在京者交內閣知照各處祗領,外省者傳各省駐京提塘祗領。至西北兩路大臣端午、中秋、歲除例賜藥物及果餌等物,皆交兵部由驛遞發往。

凡恭遇祗謁陵寢及駐蹕南苑、湯山、盤山,歲幸熱河木蘭行圍,並東巡、西巡、南巡各地方,其有行宮者,軍機大臣入直子宮門外之左偏直廬;如在行營,則於白布城東門夾道內設蒙古包入直;其在看城等城,則皆於黃布城左右設帳房入直。滿、漢章京等設帳房,隨帶短幾坐褥,按資格列坐其中。

謹按:乾隆初年恭遇聖駕時巡,軍機大臣是否隨往,皆候㫖遵行。乾隆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本處奏,皇上南苑大閱,等辦理軍機處除臣訥親、臣海望總理行營隨往外,臣鄂爾泰、張廷玉、徐本、納延泰隨駕之處,合行請㫖。奉㫖,大學士徐本、尚書納延泰去。至二十八日又諭,朕駐蹕南苑,天氣寒冷,吏、兵二部輪班之日,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不必前往。近日軍機大臣除特派留京辦事或先已出差外省及鄉、會典試外,凡恭遇時巡無不隨往者,不待奏請矣。 又:同治十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諭,嗣後恭渴慕陵、定陵之日,軍機大臣俱著隨入陵寢門。 又按:軍機章京隨圍系輪班前往,不隨往者每日滿、漢各二人詣內閣聽報,滿洲章京在誥敕房,漢章京在蒙古堂祗候。遇有行在,軍機處文件分別照行。 又:乾隆三十三年七月初七日本處奏,等向在熱河遇有軍機處會同刑部、內務府、步軍統領衙門查辦事件,均借副都統衙門旁屋暫住審辦,並無公所。伏查園明圓遇有審辦事件,向在步軍統領衙門官廳辦理,殊屬便易。今增福查出高恆房屋一所,約有三十餘間,可否照園明圓官廳之例,仰懇聖恩,卽將此項房屋賞給等作為辦事之地。如蒙俞允,等仍交與熱河總管照看,毋致稍有損壞。奉㫖:知道了。

凡各直省有應前往查辦之事,奉㫖專派軍機大臣或會同部院大臣者,軍機大臣於滿、漢章京中選擇一二員奏明,一體馳驛前往。

謹按嘉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諭,向來軍機大臣出差隨帶軍機章京,原以堂司統屬,故令帶往辦事。乃年來出差及簡放外任大員,如阿迪斯、長麟、長齡等,並非軍機大臣,亦在朕前率意請帶軍機章京,殊屬非是。大等奉派出差,各有屬員可以隨往,何以將素非所屬之員帶往辦事?至簡放外任,向無隨帶京員之例。況軍機章京現有定額,若出差大臣俱請帶往,軍機處安得有如許人員?且難保無軍機章京向出差大臣營謀前往,沿途倚仗軍機處虛張聲勢。此時軍機大臣實皆小心謹慎,不敢作福作威,章京等亦皆奉公守法,若屢派出差,恐小軍機之故態復萌:沿途又受苦累,是朕並非欽派各大臣出差,竟系派軍機章京出差矣。嗣後出差人員除軍機大臣仍准其隨帶章京外,其餘如有率行奏請者,卽將該大臣治罪,另行簡放。 又:乾隆十七年十月十四日㫖,著派軍機處行走郎中福德、刑部郎中官保押帶該犯等馳驛前往,協同該署撫楊應琚查辦。 又:四十年正月二十日㫖,侍郎高樸著同軍機章京永保馳驛前往山西,有查辦事件。此皆以章京專膺使節,為樞曹異數。而嘉慶十四年間,章京盧蔭溥以鴻臚寺少卿遂與軍機大臣托津同奉命往江南查辦案件,則更前此未聞之榮遇也。

凡恭遇臨幸西苑、景山或詣雍和宮,在園明圓日或幸清漪園、靜明園、黑龍潭,如在臨幸處所召見者,軍機大臣皆隨往,如在宮召見者,卽不隨往。

凡臨幸處所皆有軍機直廬,達拉密及直日之滿、漢章京各二人先往接摺,並祗候軍機大臣入見。若恭遇幸靜宜園駐蹕之日,軍機大臣率章京等均隨往入直,略如隨扈之儀。

凡京外王大臣有奉特㫖到軍機處恭聽諭㫖、恭讀朱筆及閱看各處摺奏者,方得在軍機堂簾內拱立,事畢卽出。其餘部院內外大小官員不得擅入,其簾前窗外階下均不許閑人窺視,滿、漢章京之直房亦如之。

謹按嘉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諭,軍機處為辦理樞務承寫密㫖之地,首以嚴密為要,軍機大臣傳述朕㫖,令章京繕寫,均不應稍有泄漏。自去年正月以後,軍機處頗覺整飭嚴肅,閑雜人等亦覺稀少。近日又覺廢弛,軍機處臺階上下窗外廊邊,擁擠多人,藉囘事畫稿為名,探聽消息。摺稿未達於宮庭,新聞早傳於街市,廣為談說,信口批評,實非政體,必應嚴定章程,以昭法守。此後軍機大臣止准在軍機處承寫本日所奉上諭,其部院稿案不准在軍機處辦理,本管司員不准至軍機處囘事,軍機章京辦事之處不准閑人窺視,自王、貝勒、貝子、公,文武滿、漢大臣,俱不准至軍機處同軍機大臣談說事體,違者重處不赦。自今日始,每日著都察院科道一人輸流進內,在隆宗門內北首內務府直房監視,軍機大臣散後方准退直。如有前次情弊,卽令直班科道參奏,候㫖嚴懲;若科道曠班或推故早散,亦准軍機大臣指名參奏。再此後有通諭王大臣之事,俱在乾清門外階下傳述,不准在軍機處傳㫖。此㫖通諭中外,各衙門敬謹凜遵,違者不恕。特諭。 又:六年四月初二日㫖,圓明園距城較遠,其軍機辦事處所若仍令科道前往值日,設遇陰雨遲散,該科道等不及進城,無處住宿。嗣後不必派員前往,以示體恤,遇進城之時,仍著照舊值日稽查。 又:二十五年十月初三日㫖,稽查軍機處御史著裁撤。

凡軍機大臣及章京每日晨直飯食,皆由膳房承應,其滿、漢章京散直後在城中則退食於方略館,在圓明園則退食於外直廬。均由內務府、戶部銀庫支領飯銀,其會計出入以兩班達拉密及方略館提雕分掌之。

謹按:圓明園滿、漢章京外直廬一在掛甲屯,一在冰窖,均係乾隆年間賞給居住。恭查乾隆三十三年八月十八日本處奏,軍機司員前蒙皇上天恩,賞給慶復入官花園一所。該員等在圓明園該班直宿迄今已逾多年,除歷次將木植拆卸官用外,所存之屋口久無人修理,漸致損壞。查該處地面甚大,司員等不能修整,若聽其頹廢,將一切墻垣屋壁坍塌,不惟該處系聖駕經行之所,有礙觀瞻:且園池樹木繁盛,無人專管照料,亦甚可惜。查莊親王現在圓明園所置五福書房窄狹,不敷居住,情願將現住房屋換給該司員等。因房間無多,尚不敷用,並願將圓明園高恆入官房屋一所,照內務府估價按數買交軍機處司員分住。若准其調換,卽以軍機處司員所住之園賞給莊親王,聽其自行修理。一轉移問,莊親王得有寬敞園亭,隨時酌修,官園既可不致日就坍廢,而軍機處司員亦得有整齊房屋居住,可否如此,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又:乾隆十三年奏准戶部堂司官員並戶部銀庫飯銀內,每年各撥銀二千兩作為軍機司員飯銀之用。 又:乾隆五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㫖,銀庫司員每年所得養廉內,每人各撥出銀五百兩賞給軍機章京,以為公費之用。 又:嘉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㫖,管理三庫大臣慶桂等奏「每年應賞御前、乾清門侍衛,軍機章京並三庫官員養廉共需銀八萬餘兩,因各省所解飯銀不敷支給,請將戶部寄存捐納飯銀歸入銀庫借支備用」等語。此等賞項,從前原因三庫飯銀為數較多,是以每年格外分賞各處,用昭恩賚,並非正俸及養廉町比。年來外省應解錢糧,俱因撥給軍需,隨解飯銀短絀,除三庫官員養廉照例動支外,其餘應賞各處之項,自當酌量撙節。應如何裁減分給之處,著軍機大臣詳議具奏,俟軍需告蕆,各省飯銀解部充裕,仍著照前例給賞。八月十三日本處覆奏,查向來外省隨正項錢糧解到飯銀,貯存銀庫有盈無絀,每年作為御前、乾清門侍衛,軍機章京等賞項。此皆仰賴鴻慈,恩施格外,俾當差充裕,誠如聖諭,並非正俸養廉可比。現在軍務善後事宜需用尚多,各省應解錢糧俱已就近協撥,銀庫所收飯銀既不敷支用,自應隨時酌減。所有每年應賞御前、乾清門侍衛銀一萬兩,軍機章京銀三千兩,理藩院銀一千二百兩,等公同酌減十分之三等因。奉㫖:依議。 又:八年六月二十二日㫖,總管內務府大臣奏「該衙門官員等得項不敷,請於浸銀項下原撥軍機處賞項五千兩內,歸還銀一千兩,原撥步軍統領衙門賞項三千兩內,歸還銀二千兩添補辦公」等語。此項撥給軍機處、步軍統領衙門銀兩,向來如何分給該司員等當差辦公之處,著軍機大臣、步軍統領衙門查明詳晰具奏,再降諭㫖。二十六日本處覆奏,查軍機司員每年除應領內務府浸價五千兩外,尚有戶部飯銀及銀庫飯銀,謹將各項銀兩數目及每年如何支用之處,一併開單恭呈御覽。計開軍機處原領戶部飯銀一千兩,銀庫飯銀三千兩,於嘉慶六年間遵㫖酌議減銀九百兩,現領銀三千一百兩;又於乾隆三十六年間,因軍機章京差使繁重,費用甚多,經原任尚書公福隆安奏清,將內務府浸價銀撥給軍機處司員五千兩;又乾隆五十六年間,奉特㫖於戶部銀庫司員養廉內,每年撥給軍機處司員二千兩:三共領銀一萬一百兩。查軍機處滿、漢司員直班十六員,及方略館清、漢檔房收掌等官,並蘇拉供事人等,每日早晚飯共十二棹,約計銀十五兩,每年共用銀五千四百兩;又春秋兩次滿、漢司員隨圍十六員,春圍每員幫貼銀二十兩,秋圍每員五十兩,管理檔房蘇拉八名,每名春圍幫貼銀十兩,秋圍每人四十兩,計每年用銀一千五百餘兩;又該班房茶燭冰炭等項每日約用銀一兩,計每年用銀三百餘兩:三共開除銀七千二百餘兩。餘銀於每年冬季滿、漢司員三十二員分別等第,每員約分銀七八九十兩不等額,設蘇拉十二名,每名賞銀二十餘兩不等。是日奏上,奉諭,前因內務府大臣奏請於浸銀項下,原撥軍機處賞項內,歸還銀一千兩,原撥步軍統領衙門賞項內,歸還銀二千兩,添補辦公,當卽諭令軍機大臣、步軍統領衙門詳查奏明。茲據查明,將歷年分賞銀兩數目據實復奏。軍機章京等差使繁重,費用甚多,前已於應領項下暫減銀九百兩。步軍統領衙門司員每年當差辦公之用,亦惟資此項分給,由來已久,朕一視同仁,未便遽照內務府大等所請如數撥還。但念該衙門司員人數較多,公項不敷分給,著於原撥軍機處賞項下扣出銀五百兩,步軍統領衙門下扣出銀一千兩交內務府收領。嗣後該大臣亦不得聽屬員不知足之言,再行瀆請。 又:嘉慶二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本處奏,查軍機處滿、漢章京向由戶部銀庫飯銀內,蒙撥給銀三千兩添補每年辦公之用。嗣於嘉慶六年遵㫖議奏,將應給內閣及御前、乾清門侍衛,軍機章京等飯食銀兩俱減去十分之三,嘉慶十四年內閣因辦公缺乏,奏蒙恩准,仍照舊例免其扣減。本年侍衛處亦因公拮據,懇仍照舊例全數支領,奏蒙允准各在案。等伏查滿、漢軍機章京常川在內該班,一切用項較多,每年例支銀兩不敷辦公。現在內閣侍衛處飯銀俱經奏復舊例,全數支領,所有軍機章京應領戶部銀庫飯銀三千兩,可否免其扣減三成,仍照舊例支領。奉㫖:准其全數支領。謹查,現在本處每年五月內領銀庫養廉銀六百六十六兩六錢零,又領內務府浸價銀四千五百兩;八月內領銀庫養廉銀六百六十六兩六錢零;十月內領銀庫飯銀三千兩,又領戶部飯銀一千兩;十二月內領銀庫飯銀六百六十六兩六錢零:計全年領銀一萬五百兩。

凡滿、漢軍機章京,每逾三年,准軍機大臣擇其尤為勤慎者,酌保數人交部議敘。

謹按:每屆奏案及諭㫖均詳恩敘卷中。

凡本處清字、漢字清檔,每屆五年由軍機大臣奏請另繕一分,以備闕失。清字檔令方略館譯漢官繕寫,漢字檔令內閣中書繕寫,皆派本處章京二人校對,事竣,請㫖議敘。

謹按乾隆二十二年奏准各衙門凡奉清、漢上諭,譯漢翻清,俱送軍機處翻譯,該大臣於行走官內揀擇翻譯精通者六人,定為六缺,專司辦理。五年之後,如果辦理無誤,奏明交部議敘紀錄二次。 又:六十年四月十七日本處奏,纂輯《廓爾喀紀略》五十四卷現已完竣,並恭錄御製紀事詩文列為天章四冊,冠於卷首,一併進呈。等查向來纂辦紀略等書告竣,將纂修、謄錄、供事人等奏請給與議敘在案。前次纂輯《巴勒布紀略》二十六卷,未經奏請議敘,此次續辦之《廓爾喀紀略》計共五十八冊,卷帙較多,所有纂修各員及譯漢官、謄錄、供事人等,尚屬奮勉。再軍機檔案向派中書等另行鈔錄一分,以備查閱,每屆五年告竣一次,前於乾隆五十四年奏蒙賞給議敘。嗣又將近年以來所奉諭㫖及議覆等件檔案繕成九十二冊,所有繕寫各員及承辦之供事人等,均無錯誤。可否將《廓爾喀紀略》纂修等官並校繕檔案中書及謄錄、供事人等俱各照例分別議敘,以示鼓勵。謹奏。奉㫖:著照例議敘。 又:嘉慶六年八月十四日本處奏,查軍機處錄存檔案,自乾隆五十三年起至六十年止,所奉諭㫖及議覆等件,經等於上年循照歷次之例,選派中書另錄一分,以備查閱,奏准在案。今中書等業將各檔繕成,共計一百二十三冊,等檢查,俱無舛錯。向來繕辦軍機檔案每次告竣,俱給予議敘。此次繕辦檔案內有平定廓爾喀並苗匪、臺灣各檔案,卷帙浩繁,較之上屆六十年繕寫九十二冊之數多至三十餘冊,卽比較五十四年繕寫清檔一百零五冊之數亦多十餘冊。所有繕寫中書及承辦之供事,趕緊繕辦,均屬奮勉,可否飭部查照前例,按檔冊多寡,給與議敘,以示鼓勵。謹奏。奉㫖,著照例議敘。 又:十年十二月十八日本處奏,竊照軍機處自嘉慶元年以來,所奉漢字諭㫖、寄信及議覆等項冊檔繁多,歷年隨帶翻閱,間有擦損,又緣六年大雨,潮氣侵濕,前經等奏明查照向例,派員另繕一分,恭貯備查在案。自本年二月起,等督飭該員等上緊謄繕,次第完竣,計自嘉慶元年春季起至十年夏季止,現經一律辦出。等因卷帙浩繁,恐有舛漏,復經派員詳校,尚無草率。查此次所辦,除尋常各檔案外,並將勦平邪匪及工賑、衡工各檔案均經另辦一分,查對齊全,共計有二百餘冊,比較上三次乾隆五十四年、六十年、嘉慶六年所辦清、漢各檔俱多五六十冊及七八十冊不等,所有繕寫、校對之中書及承辦之供事,均尚奮勉,仰懇照例給與議敘,以示鼓勵。再查檔案關係緊要,此次所繕各檔,從元年至今年所積太多,未免有擦損侵濕之處,除經查補完善外,此後漢字各檔案,請每積有五年奏辦一次,以昭慎重,謹奏。奉㫖,著照例賞給議敘,餘依議。 又: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本處奏,竊照軍機處自嘉慶十年以後,所奉漢字諭㫖、寄信及議覆等項冊檔繁多,前經等奏定章程,奏明派員繕寫一分,並因從前節年舊檔經各館查閱,多有參差訛脫之處,一併飭令修理在案。自本年三月起,等督飭該員上緊繕校,次第完竣,計自嘉慶十年秋季起,至十五年冬季止,共六十八冊,均一律辦出。其節年舊檔二百四十餘冊,亦均詳細覆核,補綴整齊。查此次繕寫五年檔案,復將乾隆三十年以後各舊檔整理完善,所有承辦之中書等,尚屬奮勉,可否仰懇照例給與議敘,其在館供事人等,當差亦均勤奮,應請照例一律議敘。惟供事內有於辦理《勦平三省邪匪方略》全部告成時,曾經奏請分發,經部議只將其銓選班次酌予從優,未經分發。今查該供事等,經屢次議敘之後,現在辦理檔案又屬奮勉,可否將等第在前尤為出力者,量予分發,以免壅滯。謹奏。又奏,查此次等派出總司校對之中書梁承福、王鳳翰二員在軍機處行走,素屬奮勉得力,現經等責令覆校各檔案,尤為詳慎,應奏明量予鼓勵。可否將該二員卽以應陞之主事分掣在等所管戶、刑二部行走,遇有題選缺出,各予補用,無庸另給議敘。謹奏。奉㫖:依議。 又:二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本處奏,竊照軍機處自嘉慶十五年以後,所奉漢字諭㫖、寄信及議覆等項冊檔繁多,經等查照歷屆辦理之例,傳內閣中書十六員繕寫,派軍機章京二員校勘,督飭上緊繕校。計自嘉慶十六年春季起,二十年冬季止,共七十冊,均一律繕出,卽舊檔三百一十餘冊,亦均覆校補綴整齊。所有承辦各員及在館供事等,可否照例給予議敘。謹奏。奉㫖,准其議敘。 又:道光二年二月十六日本處奏,竊照軍機處自嘉慶二十年以後,所奉漢字諭㫖、寄信及議覆等項冊檔繁多,經等遵照歷屆辦理之例,傳內閣中書十六員繕寫,派軍機章京二員校勘,督飭上緊繕校。計自嘉慶二十一年春季起,至二十五年冬季止,共六十三冊,並五年內逐日登記號簿十冊,均一律繕出,其節年舊檔三百八十餘冊,亦均補綴整齊。查此次繕寫五年檔案,復將乾隆三十年以後各舊檔修補完善,所有承辦各員及在館供事等,可否照例一體給與議敘。再查軍機處逐日登記號簿為收發事件總目,檢查便於翻閱,向來繕修清檔時,並不另行繕錄。此次辦理漢字檔冊,等派出軍機章京吏部員外郎陳彬、內閣中書喬用遷詳加校對,並令在館供事,將登記號簿另繕一分,責成該章京等校對無訛。查嘉慶十六年繕修檔冊,曾將總校之章京中書梁承福、王風翰二員奏請以主事陞用,分部行走。今該章京陳彬等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子鼓勵。查員外郎陳彬補缺後,例應試俸中書,喬用遷尚未補缺。可否准令陳彬銷去試俸,喬用遷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員外郎陳彬著准銷試俸,中書喬用遷著遇有本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餘依議。 又:咸豐四年正月二十五日本處奏,軍機處錄存檔案,歷屆五年奏請辦理一次,將檔冊另錄一分收存備查。自上屆繕修後,現雖僅及三年,惟當軍報紛集之時,較之五年檔冊已覺繁多,且不時翻閱,磨損過甚。若仍拘泥成案,俟至咸豐六年辦理,恐為期過久,字跡或多漫漶,將來難於查核。等擬將此三年內所奉諭㫖及寄信、會議各漢字檔冊,卽行繕錄一分,另備檢查。該章京等如果辦理妥協,查照向例,奏請鼓勵。奉㫖,知道了。

方略館在隆宗門外咸安宮之左,凡本處檔案皆藏庫中。總裁無定員,以軍機大臣領之。每次軍功告蕆及遇有政事之大者,皆奏奉諭㫖紀其始末,纂輯成書,或日方略,或曰紀略,隨時奏請欽定。亦有他書奉㫖交輯者,均率在館人員承辦。其提調、收掌、纂修皆以滿、漢軍機章京兼充。提調,滿洲二人、漢二人。收掌,滿洲二人、漢二人。纂修,滿洲三人、漢六人(內一缺由翰林院咨送編、檢以上官一人充補)

方略館設譯漢官,乾隆初定為六缺,後因應翻譯之件漸繁,隨時由吏部傳取,無定額。凡遇清字文案應譯漢者,皆令譯寫成冊,以備纂輯。

方略館校對由軍機大臣咨取內閣中書兼充,無定員,凡館中所纂書籍及所錄清檔,皆令分司校勘。其供事亦無定額,由內閣、翰林院、詹事府等衙門傳取,書成時皆分別奏請議敘。

內翻書房管理亦無定員,以滿洲軍機大臣領之。凡諭㫖,清字則譯漢,漢字則翻清,各衙門咨送於內閣者,皆錄送翻書房,其每年起居註館承辦起居註有應翻應譯者,亦如之。凡恭遇臨御經筵,則敬翻御論及講官所擬講章。凡恭遇冊立、冊封,敕諭外藩、外國及各壇廟、山川祝文,暨諭祭、諭葬之祭文、碑文,皆由內閣翰林院交翻。凡有㫖令將經史翻清者,皆隨時纂辦,以候欽定。凡御製詩文之敕翻者,皆卽恭翻錄進。

凡翻書房,提調二人,協辦提調二人,收掌四人,掌檔四人,皆由滿洲軍機大臣於翻書房行走官酌委其兼行走官。翰林院、詹事府、內閣中書、各部院司員筆帖式無定額,繙譯官四十人,各以通於繙譯者為之。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