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25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十五·詩文六 下一卷▶

潘世恩詩十三首编辑

甲午正月廿一日奉命入直樞廷,翼日卽蒙恩賜第,恭紀编辑

夙夜趨公敢計私,燕居早又荷鴻慈。
庭留花木安排好,坐有琴書位置宜。
入直近依天咫尺,退歸真覺日舒遲。
巢林已慰鷦鷯願,況許朝陽借一枝。

八月二十六日蒙恩賜紫禁城內乘轎恭紀编辑

紫禁森嚴漏未闌,趨朝特荷聖恩寬。
榮叨策騎心猶壯(己丑十一月,蒙恩賜紫禁城內騎馬),詔許乘軒體卽安。
上界星辰真覺近,五更風雪不知寒。
卻慚半載承三錫(本年二月,奉恩㫖:「御門免其入班,並免帶領引見。」),異數頻仍報稱難。

恩㫖給扶恭紀编辑

待漏晨趨拾級時,覲光咫尺敢倭遲。
人詩腰腳年來健,自覺精神老漸衰。
特遣朝臣頻問訊,親承天語許扶持。
從今跬步期加慎,勉效馳驅報聖慈。

新正蒙恩晉加太傅銜賞用紫韁恭紀编辑

迎年六出早占豐,獻歲祥雲耀碧空。
天以庥徵昭聖德,帝敷闓澤逮臣工。
拜恩春殿三元會,數典香山九老同(同日被恩者九人:世恩年八十,肅親王敬敏,貝勒綿偲,大學士寶興,尚書保昌、阿勒清阿、李振祜,都察院左都御史戍剛,都統中山,年皆七十以上)
何幸輇材膺懋賞,矢將精白勵丹衷。


自愧衰庸蒲柳姿,每邀曲體荷恩私。
得臻耄耋皆君賜,豈有涓埃答聖慈。
寵晉上公慚燮理,輝分下乘勉驅馳。
願賡《天保》升恆頌,仰和虞廷喜起詩。

八十生辰紀恩述懷詩八首编辑

帝許延祺紀七旬(世恩七十生辰,蒙賞「熙載延祺」額、「弼亮宣猷襄密勿,靖共介福錫康強」楹聯),十年今又拜溫綸。
衰遲已迫桑榆景,長養還滋雨露春。
獻歲迎祥恩載渥(本年元旦,蒙晉加太傅,賞用紫韁),自天錫嘏命重申。
門閭忽訝星雲燦,丹詔輝煌下紫宸。


休沐親承天語溫(奉面諭:「二十日、二十二日毋庸進內。」),先期星使早臨門。
璇題拜捧龍章煥,寶墨欽瞻鳳藻騫。
棐几敷陳增璀璨,尚方瑰異錫便蕃。
卽看被體衣裘稱,安燠胥叨大造恩。


異數榮膺懋賞延,孫枝特荷寵恩偏(孫祖蔭蒙賞給舉人)
鹿嗚遽預興賢列,蛾術方慚射策年。
盡有功名磨鐵硯,莫忘世業守青氈。
從茲魯鈍宜加勖,詩詠周行益勉旃。


銅龍曉辟問安囘(用唐人句),詩句新成荷聖裁。
正喜恩光天上至,又看麗藻日邊來。
搞詞具仰偽謙吉,應教慚非大雅才。
侍學頻年蒙獎勵,頹齡何幸得追陪


記從通籍到蓬瀛,五十年來歲序更。
八袠光陰眞迅速,三朝知遇總生成。
和羹敢擬王曾詠乾隆癸丑,蒙恩授修撰),絮膳欣陳李密情嘉慶丙子,蒙恩準在籍侍養)
綸閣超遷思日贊道光癸巳,由吏部尚書蒙恩超遷大學士,下午入直樞廷),捫心何以答昇平。


年來稠疉主恩優,樗質頻邀體恤周。
寵畀安輿榮策馬道光癸卯,賞紫禁城乘轎,榮逾錫馬,益深感幸),掖從中禁勝扶鳩(乙已冬日,分南書房太監於進宮時扶掖)
康莊敢說馳驅瘁(近年春巡,恩免隨扈),大典時虞隕越羞(御門免入班,各衙門引見免帶領,坤寧宮吃肉免入班,經筵謝講後毋庸至文淵閣)
如此矜全真破格,此生萬一豈能酬。


蕓窗世業本青箱,科第蟬聯被寵光。
東閣簪毫輝棣萼(子曾沂、曾綬先後直內閣,曾綬以纂修玉牒賞加侍讀升銜),西清接武晉芝坊(世恩嘉慶戊午大考一等,由修撰濤升庶子。
曾瑩道光丁未大考一等,由修撰洊升庶子)

碧雞舊壤榮持節(世恩嘉慶己未視學雲南,曾瑩道光丙午簡放雲南正考官),仙蝶新篇紀奉常(曾瑋丙午補太常寺博士)
小草幸承膏澤渥,全家同祝壽無疆。

彭昌詩三十三首编辑

香山靜宜園儤直恭紀编辑

九老當年佳宴開(乾隆時,舉香山九老宴,繪圖中禁,先曾祖尚書公與焉),五雲深處翠華來。
蒼顏圖像留中禁,紫閣文章落上臺(有御製詩,諸臣賡和)
豹仗今隨還信宿,鳳池仍許共徘徊。
詞臣榮遇懷先哲(先尚書直南齋四十年),承乏螭坳愧不才。

癸丑元旦上詣壽皇殿命隨同行禮恭紀编辑

律轉青陽萬象新,焚香祗謁閟宮春。
六飛翠罕來中禁,九拜瑤墀感從臣。
孺慕未忘符舜孝,先型遠紹布堯仁。
至諴昭格天垂鑒,貔虎南驅百獸馴。

正月二十三日蒙賜御筆「其難其慎」四字匾額,敬賦一律以誌榮幸编辑

幾暇揮毫賜近臣,彩箋捧出墨痕新。
艱難宏濟期安國,敬慎常存勉致身。
喻到涉冰心戒懼,凜如執玉步遵循。
深思《一德》篇中語,四字璇題誨爾諄。

晴後復雪春寒更甚退直偶成四首编辑

雪深迷不辨西東,已脫貂裘更北風。
盡道冰堅泥路滑,退朝莫漫控花驄。


掃盡春泥舁雪溝(唐句),長橋不見水東流。
冰天一色渾無際,深鎖瓊宮十二樓。


呼酒圍爐夜未闌,紙窗風急燭花殘。
遙憐今夕河間路,篳篥聲中萬竈寒。


羽書千里馬蹄僵,諜騎聯鑣驛路長。
聞道盧溝三尺雪,橐駝腫背送糇糧。

三月初九日瀛臺入直,御槍擊中野鶩,賜軍機大臣,恭紀编辑

煙波深處水禽翔,聊試神機一發強。
介弟行廚先拜賜(恭親王領班),近臣陪鼎許分嘗。
大庖不滿春田後,珍膳猶頒太液旁。
何日更隨南苑獵,三驅同看角弓張。

方略館謁留侯祠编辑

泗上真人歌《大風》,運籌帷幄埽羣雄。
報韓未遂椎車志,輔漢終成躡足功。
黃石授書謀逐鹿,赤松辟穀羨飛鴻。
建儲聊借商山皓,脫屣榮名一笑中。

穀雨日入直瀛臺退朝泛舟至西苑門卽事書懷编辑

爛漫春光中,亭臺間花木。
西苑罷朝參,行過虹橋曲。
墻角了香叢,荼火照人目。
夾路菜花黃,沿堤楊柳綠。
揚齡趁暖風,清波紋縐縠。
參差碧藻流,出沒羣鳧浴。
自從羽檄馳,憂憤額頻蹙。
不知天地間,春意還繁縟。
羣生有亨屯,造化終亭育。
皇心保太和,剝極機將復

上巳日隨扈西陵,初六日隨駕恭謁慕陵,禮成囘至秋瀾,恭紀编辑

山陵修展謁,肅駕殷皇情。
兩載事征戍,勞民役暫停。
大禮詎久曠,感茲霜露零。
蠲言勤鑾輅,畿西三日程。
四陵次第謁,樞臣陪慕陵。
成皇猶及事,攀髯歲月更。
聖主躬孺慕,下馬動悲聲。
羣僚皆愴惻,九叩淚縱橫。
昨夜風揚沙,是時天朗晴。
孝思驗昭格,肸蠁來神靈。
念自橋山痛,五年勞甲兵。
宵旰修主德,瘡痍恤民生。
亨屯關世運,天道豈冥冥。
泣籲在天佑,江漢殲長鯨。
萬戶安耕鑿,重瞻海內平。

園居偶述三首编辑

荊扉一閉忽三秋,野蔓枯藤滿地愁。
掃徑恰逢梧葉落,披圖還羨竹林遊(沈鳳墀為余畫《竹林六逸圖》)
慣隨曉月趨深苑,閑送斜陽倚小樓。
多感主人分廣厦,一枝仍許借淹留(園分孔修師舊居之半,師今入直樞廷,仍許借居)


東籬佳會莫蹉跎,黃菊開時興若何。
送酒無人酬令節,叩門有客賀登科。
烽煙滿地名心淡,雨露一天恩澤多。
白髮蕭蕭何所慕,百年身世付謳歌。


宗伯幽棲號似園(麟梅谷大宗伯園名),當年歡會比懈樽(壬子夏,梅谷招余偕祁春圃相國、邵又村少宰、穆清軒光祿同飲於此)
裴卿挽粟猷彌壯(又村旋以漕帥出都),疏傅歸田道更尊(春圃相國因病致仕)
三載屢驚人物換,一堂依舊笑言溫(余與繼園少空同為孔修師門下士,清軒少宰亦師舊屬)
愧無籌國安民略,日與參知細討論(孔修師新拜參知之命)

十一月初五日漪瀾堂召對作编辑

燈火虹橋曙色催,承光門外共徘徊。
湖天一望冰如鏡,無復扁舟喚渡來。


侍從身依十二樓,初寒天氣賜珍裘(是日因賜裘道旁謝恩)
可憐將士呼庚癸,挾纊何能遍九州。

二月十七日春雪初晴詣玉泉山靜明園儤直作兼懷壽陽相國城南编辑

湖山一別幾春秋,扈蹕重來憶舊遊。
春雪融泥花徑滑,水天開鏡濕雲收。
巖前塔影迎眸聳,橋下泉聲入耳幽。
遙憶城南風日美,知多清夢落滄洲。

恭和御製清漪園卽事(上巳前一日)元韻编辑

御園風景自清華,疊石幽深樹更嘉。
檻外湖光新漲合,檐前山色淡雲遮。
天囘畿甸春千里,地接瀛洲水一涯。
麥隴青青占歲稔,持盈還慮物情奢。

園居雨後编辑

雷車輕碾阿香行.摩蕩空中霹靂聲。
驟雨已過雲腳斷,斜陽還照樹頭明。
檐前幹鵲啼初歇,葉底新蟬噪不成。
黃犬寄書歸未得,軟紅依舊蔽巖城。

借園八景编辑

壬子春,假孔修師園寓居半載,今又居此一年矣。庭中有古柏、修篁、藥欄、藤架、墻纏薜荔、籬植黃花,疊石如山,小樓延月。春秋佳日,流覽怡情,因題曰借園,而系之以詩。

古柏编辑

森森古柏後雕姿,歷盡冰霜勁節支。
留得清陰消暑氣,薰風庭院午晴時。

叢竹编辑

西窗叢竹景偏幽,謖謖清風滿徑秋,一枕蘧然莊夢醒,羲皇高臥不知愁。

藥欄编辑

階前紅藥我新栽,不及陳根爛漫開。
始悟十年期樹木,幾經雨露受滋培。

藤架编辑

簾外枯藤花下垂,花開香色總相宜。
盤拿老幹龍蛇伏,絡石穿林態崛奇。

荔墻编辑

薜荔墻邊細雨收,空瀠冷翠一庭秋。
黃梅時節螔蝓畫,不似人間顧虎頭。

短籬编辑

竹籬門對夕陽開,野草閑花滿地栽。
苔徑不堪延俗客,太常仙蝶偶飛來。

疊石编辑

瘦石玲瓏辟徑新,倪迂獅子出風塵。
嶙峋縱比淮南小,五嶽天涯結比鄰。

小樓编辑

小樓高傍畫堂東,落日開簾面面風。
最好清秋明月夜,千家燈火笛聲中。

八月二十九日奉敕恭題御筆《求駿圖》,敬成七言古詩一章编辑

燕山秋高苜蓿長,驊騮伏櫪思超驤。
九重蒿目念吳楚,風塵千里弧矢張。
睹茲神駿懷遠略,安得名將埽八荒。
繪圖意在安天下,凜如朽索馭六馬。
見蝗有詔恤羣黎,憂旱命官巡四野。
宵旰勤勞聖主心,霜蹄入廄豈從禽。
早嗤赤水湟中產,何事瑤池域外尋。
揮毫尺幅英姿壯,屹立閶闔依天仗。
功成應向華山歸,羣空先自金臺訪。
由來致治重求賢,騶虞官備風詩傳。
果有王良能執轡,何勞祖逖著先鞭。
朝廷經緯兼文武,元戎十乘驂如舞。
蓮葉千旗畫鳥蛇,桃花萬騎驅貔虎。
何時薄伐歸南仲,早奏膚公燕吉甫。
年年西塞貢蒲萄,天閑十二揚玉鑣。
凱旋還欲康侯錫,恩賚榮酬汗馬勞。

別借園编辑

園林欲別增惆悵,不忘年來師弟情。
綠野伺能春久住,朱門每見主頻更。
藤因緣樹高無際,藥為移根掬不盈。
剩有一雙仙蝶在,闌珊花事夢難成。

扇子湖觀荷二首编辑

湖西未栽花,湖東香出水。
一雨花氣銷,零落已如此。


我家荷花蕩,近在葑門外。
何時泛苓管,重訪釣遊地。

散直口占三首编辑

趨朝待漏夜披衣,退直青山銜落暉。
驛路軍書催不斷,揮毫人共暮鴉歸。


銅街爆竹送新聲,玉蝀橋邊霽色澄。
九十韶光還未半,南湖流水北湖冰。


吹到東風節物妍,湖堤柳色牛含煙。
眼中誰是無雙士,日暮青天響紙鳶。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